同居

兵是老百姓 收藏 9 142
导读:文章来自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48893797

胜爷,军师,亮哥,恶少,喜子五人共寝一室。

一夜,不知何故,喜子突然鼾声大起。其声犹如天外惊雷。其音律又若索命冤魂。门外的两条巨犬实在招架不住,无奈之下互相咬断咽喉而得以解脱。

恶少和亮哥正欲自断经脉,胜爷长叹一声:看来,我等须寻得一计方可度过此劫呀。

话音一落,恶少举手道:“我有一妙计,不知可行否。。。。。。”“去,滚犊子,死去”。众人齐将恶少喝住。胜爷道:“还是军师出一良策吧。”

军师晃了晃那颗斗大,智慧的头脑说:“我等只要寻得一柔软湿滑之物,将其面部盖住。便可一解我兄弟的苦难呀。”“此法甚妙”众人齐道。“可是”亮哥问道“此屋之中并无此功效之物呀?”

“此事不难”军师手捻胡须,微微道来:“只要有一人蹲于喜子床头,屁股对准其面部,拉一泡屎出来,便大功告成。”

“此法甚妙,甚妙,甚甚妙。”所有人,加上两条怨死狗的灵魂。一齐拍手叫好。共同称赞军师的神奇智慧。

伟大而艰巨的使命落在了恶少的头上。恶少脱了裤子,蹲在床头没到片刻钟便跳将起来。跳到床下面露悲色向军师哭诉到:“他,他的呼噜太强了,震的我屁股麻酥酥的,我拉不出来。”胜爷又叹了口气说:“还是军师来吧。”

军师蹶着屁股对准喜子后便用手拄着脑袋故做沉思状。

一个时辰过去了。。。。。。

亮哥搂着恶少睡着了。。。。。。

又过了一个时辰。。。。。。

胜爷实在不耐烦了问道:“不知,军师在想什么?你到底是拉不拉呀”

军师晃了晃头说:“我在想,我是拉干的呢还是拉稀的呢?”

胜爷在也控制不了愤怒的情绪,大喝一声:“他妈的,我自己来”。当下脱了裤子“哄”的一声,一堆金灿灿落在了喜子的脸上。

编者按:

这个时候的喜子已经两个时辰没有打呼噜了。亮哥和恶少也在一个时辰之前甜甜的睡着了。。。。。。

作者在这个时候流下了伤心的泪水:“我那又二,又嘲,外加傻逼苦命的喜子呀。。。。。。


已转发铁血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