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六十一章:被挑唆起的监狱*

王大三 收藏 0 2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这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张有志和苏大康被提审,于洁这才有了单独和周健说话的机会。


“老周同志,你被判了几年徒刑?”

于洁问道。

“十年,这才是第三个月,还早那。”

“哦,这么长啊,那张有志他们那?”

“张有志被判了七年,苏大康正等待判决。怎么了,于洁同志,你问这个干吗?”

周健不大明白。


“我是看看有谁即将释放,结果还是我自己最早,但我这是假的,敌人是不会轻易的放我走的。”

于洁显得有点沮丧。

“没关系,既然敌人想利用你,那你就有反利用他们的机会不是吗。说不定可以利用某些空隙和漏洞趁机脱身那,郭书记他们也一定在想方设法的营救你那。”

周健安慰和鼓励着于洁。

“但光等不是事啊,谁知道敌人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那。”

“恩,我看敌人的药就要卖出来了,否则他们不会一起提审张有志和苏大康两人,一次提审两人肯定和你有关系。”

周健分析道。


“那怎么办?”

于洁紧张了起来。

“不要怕,有我那,还有,我相信张有志是不会站到敌人那里的,惟有苏大康需要留神点就是。”


周健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今天提审张有志和苏大康的正是军统上海站第二副站长兼行动大队队长的胡胖子。

“怎么样,二位,和美女睡了一夜感觉好吗?”

胡胖子阴险的笑了笑说。


“哦,呵呵,好好,太美妙了。”

苏大康见胡胖子提到了“于曼莉”小姐,一下都忘了自己的犯人身份了。

昨天夜里他摸到于洁的床边上想偷于洁的高跟皮鞋自慰,结果发现于洁是穿着鞋睡的,只得咽了口唾沫,摸了几下于洁脚上皮鞋的鞋跟又回到了自己铺位上去了。


“是吗。”

胡胖子说:“那么张先生你的感觉那?”

“我没什么感觉,瞌睡就睡了。”

张有志冷冷的说道。

“哎呀,那多可惜啊,你瞧苏老弟就不会放弃难得的机会啊。”

“哦,他是他,我是我。我觉得把我们和个姑娘关在一间房子里不大合适。”

“怎么不合适啊,很合适的。”苏大康没等张有志把话说完就抢着说。


胡胖子道:“对啊,有苏老弟这句话就对了。机会难得嘛,再说和于小姐关在一起还有减刑甚至释放的机会那,难道这还不好吗?”

“哦?胡长官这是什么意思?”

甭说是张有志了,连苏大康也疑惑不解了。


“哦,看来两位没明白胡某的意思。 我解释一下吧,我的意思啊只要你们肯骚扰同监室的于小姐,让她不断的向我提抗议,我就可以考虑给你们减刑啊。”

胡胖子说出了这次提审他俩的本意。


“这……,这不会吧,您……,您的意思是让我们,调…..调戏于小姐?”

苏大康不敢相信胡胖子说的是真的。

“看看,还是苏老弟反应快,就是这个意思。调戏她,让她呆不下去,拼命的喊叫提抗议,那就是你二位立功了,懂了吗?”

“我不干那缺德事。”

张有志一口拒绝了胡胖子的授意。

“呵呵,张先生,别说的那么绝对成吗。据我了解你还有六年的牢要坐,难道你不希望早点出去和老婆孩子团聚吗?”

胡胖子提醒道。


“那我也不干。”

“哦?是吗,你不想把剩下的六年牢在一个月之内全坐完了吗?一个月后我保你得到假释回家,这个条件如何那?”

“这…….,这当真?”

胡胖子的这个诱惑的条件一般人都不大可能拒绝,所以张有志一下子被打动了。

“当然,老子是军统上海站的副站长,岂有言而无信的作为。”

胡胖子肯定的说道。


“那……,那…..。”

“别这这那那的了,老张,干吧,又有美人玩,又能被释放,这种好事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还不快谢谢人家胡长官啊。”

苏大康这辈子还的确没遇见过如此的好事,他激动的想哭了,连忙推着张有志,让他答应胡胖子的条件。他知道凭着自己一人是弄不过于洁以及处处保护着她的周健的,他必须得到张有志的支持。


胡胖子楞了一眼苏大康。

“玩?谁他妈让你玩于小姐的?别给我想歪了,我只是让你们调戏调戏她,不是让你们真玩她,懂了吗?”

“哦,那我不明白了,又让我们调戏她,又不让玩她,那怎么调戏那?”

苏大康真的迷茫了起来。


“看上去你这家伙也挺花的,却连这个都不懂啊。我是叫你们适当的动手动脚,还有用语言调戏她,说什么都可以,你还以为能脱她的衣服吗?那是不允许的,只能隔着衣服摸摸,手还不能重,否则我不仅不放你出去,还要判你的重罪。”

胡胖子心想连自己都挨到于洁,她可是上海第一魔头谢长林的心爱之物,你苏大康不过一个臭犯人,能这样就不错了,还想干什么。


“哦,现在我们懂了。”

苏大康故意说我们,而不是我,为的就是把张有志拉到和自己一条战线上来。

他说:“不过不知道胡长官,我能脱于小姐的鞋子吗?”

“不能!于小姐是上海第一美脚,你没那资格脱她的鞋,连着鞋摸摸她的美脚难道还不够你享受的吗?”

胡胖子对于洁的那双超级美脚非常敏感,他早就幻想着自己能在于洁的脚上射上第一次男人的体液了,生怕被这个穷开车的家伙占了先,所以就具体细节警告着苏大康。


“第一美脚?那岂不是云水话剧社的于洁小姐或者是《申报》的俊俏记者顾燕吗,怎么会是眼下这个于曼莉小姐那?”

看来苏大康对这些研究的已经很内行了。

这倒让胡胖子察觉自己差点说漏了嘴。

他说:“我的意思是于曼莉小姐几乎可以和于洁相比了,不是说她就是于洁,懂吗,你这个蠢货。”


“哦,我说的吗,那能摸于小姐的大腿吗?”

“摸一下可以,但不许掐,要是发现于小姐腿上有青痕,那你就惨了。”

胡胖子几乎对苏大康有点不放心了,万一这小子发起野来,真的对于洁下了重手,那谢长林非得活剥了自己不可。


“好的,我们明白了,其实胡长官的要求蛮高的,我们尽量不出格。”

苏大康已经足够兴奋的了,他知道就这样也足以满足自己舒服的进行自慰动作了。

“不是尽量,是一定不可出格,否则后果刚才我也说过了。”

胡胖子给予了又一次的警告。


胡胖子问张有志:“张老弟,苏老弟的态表的不错,你那,是不是也表一下啊?”

“哦,要是你能真的把我剩下的六年刑给减了,那我也答应试一试。不过胡长官,你为何不把周健也叫来一起做这事那?”

“周健和你们不一样,他是顽固的地下党分子。至于你的六年余刑,我说话一贯是算话的,请放心吧。你们两个联起手来,周健是阻止不了你们调戏于小姐的。”

“那……,那好吧。”


外面的郭书记、汪正生和梁晴他们并没有忘记处在极度危险之中的于洁,吴八已经把胡胖子的恶毒手法传递了出来。

只不过,眼前的重点已经在杨乐乐和顾燕的身上了,他叮嘱吴八无论无何也要看好于洁不受伤害,他们正在近期会采取必要的手段救出于洁来。


原来,在罪恶花基地里工作了很长时间的女卫生员杨乐乐通过几次冒险的细心观察,已经偷偷的把高井一岚开保险箱的密码记在了心里,她决定这两天就弄到钥匙,偷拍图纸。

但是这并不容易,基地研究所长吴国栋和工程师高井一岚好象是铁定了信心,在没占有杨乐乐之前,并不打算彻底信任她。


本来这两个色鬼已经研究好了轮奸杨乐乐的方式和时间以及顺序,却正好赶上赵海龙被谢长林借调完毕,回到了基地,使得他们的计划暂告破产。

不过他们知道赵海龙在近期将去南京接受军统高级培训,因此也不急着干什么,只是做着日常的工作。

UK-2已经研制完毕,定型生产了。一旦杀伤力更大的UK-7也研制成功,那基地的使命也就算是完成了,剩下的只是成批生产就是了。


杨乐乐这些时是心急如焚,恨不得自己找机会毁了基地,高井一岚偶尔也对她动手动脚的,但是就是不肯把保险柜的钥匙拿出来露面。

“难道他和吴国栋对我有怀疑?”

女卫生员有时候这么问自己。

但想想自己并没暴露什么,所有的特务也都没见过自己,知道是自己心急了。

这期间顾燕也借故来看过杨乐乐,但是都获得有重大价值的情报。


但是今天杨乐乐终于得到了机会,高井在核心实验室里工作的累了,突然决定洗个澡轻松轻松,于是他进了他办公室兼休息室套间的浴室里,让杨乐乐给他去上面的卧室里拿换洗衣服。

这对杨乐乐可是个天赐的良机了。


她跑到上面的办公室,快速的打开高井卧室的门,到处翻了一遍,却没发现保险柜的钥匙。

“该死,这个小日本一定把钥匙放在他贴身的裤带上了。”

杨乐乐暗自骂道,草草的帮高井找好衣服,赶紧乘电梯又下到了核心实验室去。


她敲了敲了高井他们上次差点轮了自己的那间办公室的铁皮包门。

“高井先生,高井先生,你的衣服拿来了,放在哪儿啊?”

“哦,杨琴小姐,请你进来把衣服放在沙发上的干活。”

高井显然还没洗完,从浴室里发出了声音。


杨乐乐应声道:“好的,知道了。”

她蹑手蹑脚的进了核心实验室高井的办公室里,把衣服放在了高井换下的衣服堆跟前。

“高井先生,你还需要什么吗?”

杨乐乐故意放高了声音,以掩饰自己的紧张情绪。

她已经把手伸向了高井换下的长裤上的皮带了,很快她就摸到了那把让她向往已久的钥匙了。


“杨的,你的愿意进来帮我搓背的干活吗?”

高井恬不知耻的在浴室里用语言调戏杨乐乐。

“噢,这个可不行啊,请你尊重点,我走了。”

杨乐乐已经用事先带在身上的橡皮泥把钥匙模子按好了,装做生气的走出了高井的办公室。


身后,高井哈哈大笑。

“杨小姐,你的玩笑的大大的开不起。”


很快就在龙华监狱里胡胖子正在想着法子对付于洁的同时,顾燕已经把外面按杨乐乐送出的模子配好的钥匙送到了她的手上。

杨乐乐也没耽误,就在接到顾燕送进配好的钥匙的当天就利用晚间加班出实验报告的机会,终于开了那可恶的保险柜取出了那张基地新结构分布图。

乐乐也是个手脚麻利的姑娘,她只用了三分钟就把图纸完整的用微型相机拍了下来。完了后,她小心翼翼把图纸放回了原位,锁上了保险柜。


拍下图纸的女卫生员照着欧阳佳慧和于洁都做过的样子,撬掉了自己高跟皮鞋鞋跟上的钉掌,在鞋跟上挖了个小洞,把图纸胶卷放进去后再把鞋钉钉上,这样就保证了自己始终和图纸在一起了。

提前请假是不可能的,杨乐乐只能在三天后的休息天才能享受她特殊的待遇,休假一天。

这一天她不仅可以和爱人许军会面,还能把自己伟大的任务完成了。


杨乐乐知道这次再出去,就永远不在回到这个罪恶的罪恶花基地来了。

她还希望着这两天顾燕能利用机会来这里,这样情报就出去的更快点。

但是顾燕并不知道乐乐会这么快的搞到了让所有人都揪心的那张图纸,因此也没急着过多的来基地,免得次数频繁了引起敌人的警觉。


自从顾燕把钥匙送到了杨乐乐的手上,郭书记和汪正生他们就充满了期待,盼望着女卫生员能给大家带来欢呼和喜悦,因此的确暂时没顾上身陷龙华监狱里的于洁。


但是此刻的于洁似乎的确是处境不妙。

从张有志和苏大康被“提审”回来,他们的态度很明显的有了转变。

他们时不时的调戏起于洁来了。

“于小姐,你长的那么漂亮,没遇见过什么危险的事吧?”

张有志皮笑肉不笑的问。


“张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希望我遇到危险吗?”

于洁被他问的有些莫名了。

“哈哈,于小姐,那是张有志他酸,其实他想问你被男人搞过没有。”

苏大康就显得很放肆了。


“滚!你问的是人话吗,真无耻。”

于洁生气了。

“你骂我干吗,那是老张问你的,又不是我问的。要是我问的话,我会直接问你被男人强奸过吗。”

苏大康满脸的不在乎。


“苏大康,你是人吗!有你这么问一个姑娘的吗?”

周健站起了身。

“呀,怎么,老周你想打架啊,那老子可不在乎你。干吗护着这个漂亮妞那,人家又不会嫁给你。”

苏大康也站了起来,一掳袖子道。


周健知道真要动起手来,自己肯定吃亏,毕竟自己已经快五十的年纪了,苏大康才四十不到,身材又比自己粗壮的多。他看了看张有志,希望得到帮助。

谁知道张有志冷冷的嘲讽道:“老周,不至于吧,咱们是坐牢的,没义务去护着谁吧,干吗和老苏那么认真那。”

“你,你,你怎么这样了那,难道特务给你好处了,你要帮着姓苏的欺负自己的姐妹。”

周健没想到了张有志象换了个人似的。


“好处不好处的我不好说,至少我不想老在这里呆着,老周何必那么认真那,苏老弟也是坐牢坐久了太寂寞,和于小姐调调侃罢了。”

张有志干脆往他的铺上一躺,大腿翘在了二腿上。


这下,苏大康可来了精神。

他上前主动挑衅的狠推了周健一把。

“滚到一边去,这没你的事,我瞧你老小子晚上总挨着于小姐的床睡,八成是没安好心,想趁机摸人家于小姐的美腿那吧。”

“放你的狗屁”

于洁冲了上来,抬腿就给了苏大康一脚。

“我叫你嚣张,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下流吗!”


于洁这一脚正好是高跟鞋的皮鞋尖踢到了苏大康的小腿上,疼的他“哎呀”一声,抱着腿蹲了下来。

“小…..小,小娘们,你真下得了狠手啊。”

苏大康龇牙咧嘴道。


“狠的?我还没下狠的那,你以为你胳膊粗就可以到处欺负人了吗?”

于洁秉性刚烈,那里会吃苏大康那套那。

“好,好,算你狠,你……你等着,老子要你难看。”

一边观战的张有志被于洁踢苏大康这脚吓了一跳。他心里想:想完成胡胖子交代的调戏任务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报复很快就到来了,于洁想要方便时,不管周健再怎么要求,苏大康就是不肯背过脸去了。

“我没义务听你的指挥,我爱看哪儿就看哪儿,不就是女人小个便吗,至于那么紧张干吗,以为谁没见过啊。”

“你,你他妈还是人吗,你妈在家小解你也看吗?

周健愤怒了。


“老小子,你敢骂我妈啊,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苏大康一跃而起,照着周健就是几拳,由于他憋着气,所以下手特别重,一下就把周健打倒在了地上。

于洁赶紧抢在前面护着周健。


“你这个臭流氓凭什么打人啊!有本事你冲我来好了。”

“我打的就是他这不识相的老家伙,我苏大康不打女人,只玩女人。”

“下三滥!真不要脸。”

于洁骂道。

“谁下三滥了,我瞧老家伙才对你不利那,你知道他监视我们,谁监视他那?谁能保证你小便时他没趁机偷看你的屁股那!”

苏大康面对于洁的叫骂,还是振振有辞的。


“你这是强词夺理,老周不是那样的人,我在方便时他的脸是冲着你们的。”

于洁一说你们,而不是你,惹的一直没说话的张有志不高兴了。

他说:“于小姐,你打击面不要太大了好不好。我们怎么了,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偷看你那?别以为自己长了一双漂亮的脚就骄傲的可以随意指使人了。”


“你,你,你们。好,我不方便了好吧。”

于洁一时说不出什么,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呵呵,不方便你吓谁啊,你能憋的住你憋就是了,要是好好的和我们商量倒还好说。”

苏大康觉得初步的目的已经达到,放松了一点口气。


周健喘着粗气说:“于小姐,你别理他们,他们要是敢偷看,你就喊看守过来。”

“呦,老家伙,还嘴硬那,喊看守就喊看守好了,看守又没规定我们非把脸转过去。”

苏大康毫不在乎的说。


于洁觉得周健说的有道理, 就大声喊起了看守。

狱警过来问:“于小姐,怎么了?”

“我要方便,可这些男人不肯背脸,你说怎么办吧?”

“哦,那我得去请示上司,不然这不好办,他们不转脸也没违反狱规啊,我不好处罚他们。”

狱警早就接到了胡胖子的指令,当然不会帮着于洁了。


于洁这才感觉到了这是敌人安排的阴谋,从被和几个男人混合关押开始,敌人就想让自己着急,然后找出破绽来诱捕地下党的领导同志。

但是这样的侮辱自己也无法接受啊,于洁一时也想不出好的主意了。


这时候狱警的背后走过来一个穿着国军上尉军服的女军官,来的正是黄艳。

“怎么不违反狱规,我看就是违反了。狱规里规定了不许犯人之间耍流氓,难道偷看女人小解不是耍流氓吗?”

黄艳板着她那俊俏无比的脸说道。

“呵呵,黄长官啊,您说的对,说的对。我告诉你们要是敢看于小姐小解的一律给戴上重镣,不信你们试试看。”

这个狱警是何其东的手下,知道于洁是被人临时寄押的,并不是真正的“罪犯”,现在有了黄艳的指示,他当然就恢复了本来的严肃。


“哦,是是是,既然长官这么说,那我们背过脸去好了。”

苏大康看黄艳佩着上尉的领章,知道官不小,马上变了语气。

“这就好,别没事自讨苦吃。看守,你给这里送块布来,于小姐需要方便时,给她遮挡起来,真不象话。”

黄艳转身离开了。


“我的乖乖,半道上杀出了穆桂英来了,这女军官长的比于小姐漂亮几分,说话却含着杀机,吓死我了,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样啊。”

苏大康对着张有志一吐舌头。

张有志说:“听说南京第一美人黄艳到上海来了,别就是她吧?”

外面的看守乐了:“你还真没猜错,她就是黄艳上尉,军统驻龙华监狱的特派组副组长。”


就这样,于洁暂时保住了自己的尊严不受伤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