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强子一听曹羽讲夜袭敌营过瘾大嗓门喊道:“更过瘾的是我们伏击加藤的骑兵联队,刘阳先送给我一个中队鬼子,然后他把后面的鬼子炮兵和机枪中队收拾了。”

三德接说:“刘阳的水淹骑兵堪称巧用兵的典范,让加藤大亏血本。后来我在海军建设中常提到这个战例。”

成义也沉浸在当年的快意中:“彪哥的瓮中捉鳖比最初的山谷之战都过瘾,成就了我们钢班八年中的开头和结尾两场漂亮的大战。”

正文点着头说:“要不是成义让我把八门步兵炮丢下,松山也不一定乖乖入瓮,这招儿硬是把松山骗了。”

占彪长吐一口气说:“打仗总要死人的,我们这场决战袁伯和桂书记以自己的生命换来我们大家的安全。”小宝和小玉听罢相偎得更紧了。

*******************************************************************

日军中队长看到灌渠里冲出游击队马上命令整个中队全体冲上,带着两天战败的沮丧和恼怒向六十多名县大队游击队员打起了密集的排枪。毫无隐蔽的县大队很不幸,一轮弹雨过后十多名战士倒下,包括为了保护老百姓而拼命向前奔跑的共产党县委书记桂书记。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快组织乡亲们,撤回去……”

接着的一轮枪声便没有日军的戏了,强子和刘阳开火了。强子硬是在日军和灌渠间用重机枪撕出一条死亡线,鬼子再也接近不了灌渠,也顾不上向老百姓开枪仓皇自保中。老百姓趁机迅速撤离了灌渠,前一半人直起腰冲过了河,后一半人撤回了洞里。刘阳指挥其它轻重机枪和掷弹筒火力也凶猛地把日军两个中队逼退到河边。日军只有退到500米外的河边才能脱离开掷弹筒的威胁。

接着最后一轮突然剧烈的枪声让村东的松山听得心惊肉跳,也让这两个中队的剩余日兵在人生的最后时刻感受到大喜大悲的可怕落差。原来剩余的200多日兵刚退到河边,身后的河道便传来了马达声。清晨的朦胧中五艘汽艇飞驶而来。日兵们大喜,都站了起来,可以登上汽艇摆脱抗日班魔鬼般的火力追踪了。然而让他们万万没想到、永远想不到的是汽艇上的六挺重机枪、30多挺轻机枪就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内同时向他们射出了屠戳的弹雨。

松山看到面前勉强逃脱的一名中队长和身后仅剩的十几名伤痕累累的军曹又一次勃然大怒。龟村更是气急败坏,这两名中队长都是他的侄子,士兵中有很多是他家乡的族亲。汽艇伏击使他死了一个侄子,两个中队也几乎全军覆没。他二话不说,召集起自己的另两个已经损兵折将的中队向村南奔去,要赶快封锁村南,不能让抗日班跑了。龟村走了不远又回头不由分说地把袁伯牵走。

松山已看清形势,白天一到,外围和村子里的抗日班里外开花,自已将会很难受。这回他要务必先拿下村子。所以村南的枪声一响,他就快速地反应让三面同时开始进攻,配合村南的战斗。同时命加藤联队从县城出击,从外面来个再包围。

这时天色已亮,强子返回村里组织火力顶着松山三面的进攻,刘阳和迟玺则抓紧利用村南的日军被打跑的这会儿把二千多乡亲直接从村口转移走了近一大半,三德的五艘汽艇搭成了运送百姓过河的桥梁。最后刘阳让担当副射手的学生们也撤退,没想到学生们没有一个要走,都很坚决地表示从此参军当兵了。

又一批老乡刚刚过河,三德看到气势汹汹的一队日军毫不隐蔽地走过来暗叫奇怪,用望远镜一看就失声叫道:“不好,他们又拿袁伯当挡箭牌了。”若飞在报话机里向占彪的报告也变了声,刘阳也马上停止了转移老乡。

狡猾的龟村押着袁伯直奔河边三德的汽艇,龟村身后紧跟着剩下的那台97式战车和端着十多挺99式轻机枪的机枪队。这时三德的猴王枪只能打些边边角角的鬼子,日军越来越多地藏身在袁伯身后的范围里。

在占彪连声的“不惜任何代价保护袁伯”的命令中,三德只好令汽艇向上下游分开撤退。龟村很得意这块挡箭牌的作用,又重新包围了靠山镇,接着他又押着袁伯向村里走去,他想利用袁伯一举攻进村里。

袁伯这回可不干了,利用自己退走汽艇还好说,可利用自己攻进村里杀害老百姓那是绝对不行的。袁伯蹲下不走了,被几个日兵硬架了起来向前移动。眼看接触到地雷了,刘阳无奈只好喊着袁伯向左拐或者向右行,能听懂汉语的鬼子依言而行一路插着小旗,在袁伯的挣扎中日兵渐渐地接近了村南口。

正在刘阳安排袁伯进村后的解救方案时,一件震撼交战双方的事件发生了。只见快到村口的袁伯一头冲开日兵的扶搡,向左后侧刚绕过来的地雷阵奔跑过去。刘阳们震惊地叫了起来,狂喊着袁伯,大家都看明白了,袁伯不想给日军当“向导”,他宁可在奔跑中趟上地雷!龟村一见马上向后跑去,他知道如果没有人质了他们就是重机枪的活靶子。他边跑边下命令:“不许丢了人质,赶快抓住他!”四周的日兵醒悟过来,七、八个日兵向袁伯扑去。就在一群日兵堪堪抓到袁伯时,一声巨响伴着烟雾在袁伯脚下腾起,八、九个身影飞向空中。

刹那间一切静止了,村口的战士们几乎没有反应,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百名日军也集体愣神了,看着落散的硝烟。只有龟村和他的随从们拼命向后跑着,躲在了97战车后面。紧接着的场景龟村不用看也知道,抗日班会发“疯”的。

看到袁伯舍身趟雷,刘阳和三德果然“疯”了,村口的轻重机枪如火龙一样横扫着眼前的鬼子,打得鬼子四处乱跑纷纷踩响了地雷。三德的汽艇杀了回来向岸上的日军喷着烈火,掷榴弹成群地落入敌阵。愤怒的连发长射让龟村挺不住了,在战车的掩护下缓缓后撤,带来的两个中队大都留在了村南的土地上。多亏松山从村东又派来两个中队接应,使龟村和几个副官逃脱了被全歼的命运。

村南再一次打开包围,刘阳带队冲了出去找到袁伯的尸首,小心包裹好和桂书记放在一起。小宝听到爹爹舍身护村壮烈牺牲的噩耗喊了一声“爹爹”便昏在占彪怀里。

占彪咬着牙,狠狠地说:“今天要不杀了松山为袁伯报仇我占彪誓不为人!” 占彪暴怒地下令抗日班所有步兵炮、掷弹筒向日军全面轰击。没有了袁伯在敌营的顾忌和袁伯牺牲的愤怒使靠山镇周围的日军阵营成了人间地狱。充足的炮弹和集团的轻重机枪火力使日军迅速减员,冲到村边的日兵不是踩到地雷就是遇到从天而降的死神。日军也在奇怪,这回的炮弹怎么不怕伤到村里的人,抗日班真的是急了。

刘阳这时迅速把剩下的乡亲们让迟玺的县大队从村南带走,然后又按占彪的命令全体退出了靠山镇,乘三德的汽艇转移去迎击加藤的骑兵联队。60多名学生兵一出村便在四个日军中队满地遗留的武器中配全了两个加强排的轻重机枪和掷弹筒,带上了足够的弹药。学生兵们都拣来了新手枪把老兵们的手枪还回,刘阳临走前又把剩下的地雷都埋设在村边,露出几枝枪口布下了空城计。

松山听龟村讲了当时情景后也是目瞪口呆,心中不祥之感愈发沉重,袁伯的死不只是他和第十三军司令部无法交待,也不只是换不来飞行员了,关键地是使松山犯了真正勇士决斗时不光明正大的忌。如此一来抗日班和占彪怎能善罢甘休一定要拼了命的。漫天轰炸中他换了一副新的白手套戴上,用旧手套擦拭着自己的东洋刀若有所思。

龟村在旁心有余悸地说:“部队损失太大,三天的弹药量已打得差不多了,野炮的炮弹只剩下十几发,赶快求援吧。”松山咬咬牙说:“我们动用了五个多大队六千名皇军了,还被打成这样,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再求援?!现在我们去掉伤员还有两千多名兵力再加上加藤的骑兵联队,我要和占彪拼了,他不死我就死。”接着他下令:“电催加藤骑兵联队不惜一切代价尽快从外围包抄,致电航空兵中队继续轰炸,起码出动侦察机观察抗日班动向。

目前松山在被占彪包围的情况下是很被动的,他的军事方案制订得挺好但都被占彪打乱没有达到效果,结果兵力没有展开却越来越集中,成了挤在一起挨打的被动局面。如果这时他的第二环第三环起作用对占彪来个反包围,局面会大为改观。加藤中佐也清楚这点,听到松山的命令后马上率队出击。他一定要出出前两天晚上莫明其妙地损失了一个中队加一个小队的窝囊气,手里还有三个骑兵中队和精悍的炮兵中队、重机枪中队,再加上各剩下一个小队的直想复仇的特种兵和山地兵残部,包围只有数百人的抗日班应该不成为什么问题。加藤下令出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