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胡胖子坐在监狱长何其东的办公室里,翻阅着黄艳等整理好的犯人资料,他一是为了趁机给赵海龙罪恶花基地的临时看押所里找合适的女政治犯人选,二是为了先看住于洁,按照谢长林的主意来“钓鱼”。

胡胖子很是得意,自己终于象金大牙在里平做总指挥,王黑子在宝山独霸一方似的做起了龙华监狱的特派员,这里一切由他说了算,何其东此刻只是他的配角罢了。


一场阴谋和反阴谋围绕着被黄晓河的变故而被捕的于洁展开了。

于洁明白自己眨眼之间从假被捕变成了真的囚笼之鸟了。道理很简单,胡胖子在芦荡湖见过自己,打过交道,现在主管监狱的调查不可能不发现自己的。


这天晚上,于洁听着监狱外老上海口音在叫卖了云吞,汤圆的声音。都是四月底的光景了,床上的她还是觉得有点冷。

她知道这张床她睡不长了,透过窗户上的铁栏,她有点想家了。


这个时候的胡胖子也终于有了近距离观察于洁的机会了。

进驻监狱的第二天,胡胖子特意的走到于洁的监房外观察了于洁半天。

我的天啊,还有这么美丽而气质的女人啊,当时在芦荡湖夏广泰的家里见她的时候自己还没那么在意,后来也只知道这个女人被谢长林盯上了,现在才知道谢长林为何对她比对欧阳佳慧和黄艳甚至梁晴更在意了。

胡胖子胡家民这么想着。


“原来她不仅端庄美丽,身材婀娜,还有一双秀气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超级美脚那,这双脚就是跟顾燕比起来也一点不逊色。”

胡胖子盯着于洁已经换成了白色高跟皮鞋的脚不忍收眼。

这时候的于洁已经换上了何其东让人送去的一身兰色的丝绒绣金边的旗袍,长筒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了,俨然是一副标准的机关秘书的打扮。


幸好胡胖子心里最惦记的人是个他表弟叙说给他听的美女,解放军华野独立旅的气象观测站的女军人张莉莉,而不是于洁,否则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是不计后果的。

至少在他的心里上还想着于洁是谢长林的人,而谢长林又非常拿自己当知己,他不想为了个女人得罪了谢长林,不然今天于洁就逃不过他的魔爪了。

他还是决定按照谢长林的安排,审讯一下这个叫“于曼莉”的于洁。


谢长林的则毒计基本是参照了王黑子在里平的作法。

当时王黑子让里平的村民夫妻当着他们的面ML一次,结果无意中把江南大队的女政委梁晴给吓跑了,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他把王黑子的“招数”变幻了一下,教胡胖子使用。


第三天上午,也是星期天。

罪恶花基地的杨乐乐终于能出门了,她赶紧转圈后来到了商行,找到梁晴和许军把有关于洁的情况说了一遍。

“糟糕,我也才接到苏北转来的东海一号的情报,谢长林现在已经完全的控制住了于洁同志,并且想利用她把我们全都钓出来。”

听完梁晴和杨乐乐的汇报后,郭长涛表情变的凝重了起来。


“这都怪黄晓河这家伙,当着的时候不着,等想着了已经把于洁害了。”

许军非常的气愤。

郭书记道:“现在怨谁都来不及了,谢长林无论对公对私他都不会轻易的放过了于洁同志。一定是在于洁所在的龙华监狱安排了重兵看守,想通过监狱营救于洁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梁晴说:“那书记咱们能不能利用谢长林想用于洁钓我们出来的心理,反钓一下谢长林那?”


郭长涛很是惊喜,这个年轻的姑娘真的有做政委的天分,她和自己不谋而合的想到一起去了。

“好啊,梁晴,说说你的想法。”

“哦,郭书记我只是一个想法而已,还不够成熟,我想具体的的依靠东海一号,把谢长林的‘钓鱼’计划弄出来,我们才好有针对性的进行反钓鱼啊。”

“恩,对。还不能光靠东海一号一个人,吴八这次必须配合起来,因为龙华监狱属于警备司令部警察厅管辖,吴八是侦缉队长,能经常出入龙华监狱,必须让他从侧面了解情况,并适时的保护于洁的人身安全。”

郭书记补充了梁晴的提议。


吴八是个责任心很重的人,他知道近阶段组织上给他的任务很少是为了保护他,因为谢长林对他的疑心始终没散去。这次市委命令他无论如何也要保证于洁的安全,他明白了郭书记的决心。

吴八平日里通过赵海龙和胡胖子结交的还不错,他了解胡家民,知道这个胖家伙做事一贯是不管不顾的劲头,是谢长林喜欢的类型,也因此深得谢长林的欣赏。

吴八明白于洁这样的姑娘落到胡胖子手上会是什么结果,所以他使了个计谋,得知胡胖子明天要审于洁,他就在当天晚上约了胡胖子喝酒,还特意邀请了老朋友赵海龙作陪,目的是为了灌醉胡胖子,为自己抢在他之前见于洁创造条件。


胡胖子一生最好的一是女人二是酒,有这两样在不要命都可以。

胡胖子的老婆和吴八的妻子都在上海市党部工作,平时关系也不错。因此听到吴八请他喝酒,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他这个人城府不深,几杯酒一灌,他能把憋在肚子的话全说出来。

酒桌上才三、五个回合,他就把黄晓河私关于洁变成被谢长林真关的事一一显摆似的全兜了出来。这样一来,吴八才知道于洁真的是陷入了极大的危险里了。

吴八故意拖延喝酒的时间,并拼命的灌胡胖子的老酒,终于,胡胖子倒了下来。

吴八假装好意的直到凌晨才把胡胖子送回了家,还交代胡胖子老婆说:“让胡副站座好好休息,最近事不多,早点晚点上班都没关系。”

他知道胡胖子这一睡不到中午是去不了龙华的。


胡胖子不在,军统上海站监狱特派组就理所当然的由军衔最高的机要秘书黄艳负责了。

见到吴八一早就赶到了监狱,黄艳非常清楚他一定是受党组织委托来见于洁的。

对于上海的地下党人员构成黄艳几乎是了如指掌,而上海地下党却没人了解黄艳的底细,这就是地下工作的独立性和隐秘性所使然。

从市委所得知的情况,都知道黄艳是毛人凤的亲信,也是黄伯韬的侄女,其它的情况却一概不了解,因此吴八对黄艳抱着很高的警惕性。


“黄上尉,我是来巡视和讯问可疑的犯人的,请您批准。”

吴八礼貌的对黄艳说道。

“哦,吴队长您客气了,都是自己人,都是为了党国的大业嘛。这里本来就是你们警察厅主管的地方,您请便好了。”

黄艳指着监狱通道对吴八说。

黄艳本来准备自己利用机会到于洁的暗示她一下,这样做很冒险,有可能被于洁猜出是自己人的身份。但在无奈的情况下,她也只能这么去做了。

现在看到吴八来了,黄艳终于松了一口气。


于洁见到吴八进了自己的牢房,心里塌实了许多,党组织终于找到自己的下落了。

“都是这个该死的黄晓河,非绑架我做他的人质,这下可好了,我真的成了犯人了。”

听完吴八的情况介绍后,于洁忿忿的说道。

“小于参谋,你放心,有我吴八在,绝不会让你受到伤害。既然谢长林故意装不认识你,也不把你带到76号里去,就证明他想利用你钓鱼,妄图把市委机关一网打尽。”

“让他们做梦去吧,他们能装,我也能装啊。我看他们想怎么个玩法。”

“呵呵,对,市委郭书记就是这个意思,你就装他们根本没发现你就对了,你就以现在的身份于曼莉和谢长林唱戏就是了,然后静观谢长林的动静,看看他们能使出什么招数来。我们根据具体的情况再做应对,记住千万别在敌人之前捅破了你的于洁的窗户纸,那样你反倒要受大罪了。”

吴八见于洁能这么想问题,心里算是放下了,就把自己和组织上的看法和做法告诉了于洁,并就具体细节和她商量了一番。


胡胖子真的是被吴八的酒灌的七死八活的,直到午饭时才被他老婆喊了起来。

“你个死胖子,是不是在外面又嫖上那个青楼女子了,睡到现在才把你叫醒。”

“哪里啊,昨天警察厅的老吴和赵海龙灌我的老酒了,我不是喝醉了才起不来的吗,哪儿来的青楼女子那。”

胡胖子睡眼惺忪的爬了起来,他一下就想起了今天要审于洁那。于是一骨碌下了地,匆匆吃起了午饭。


等他赶到了龙华监狱,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

“提于曼莉小姐。”

刚坐在审讯室的办公桌后,他就命令手下去带于洁。


“你,……你叫于…….于曼莉?对了,我们好象在宝山夏广泰夏镇长那里见过的吧?”

“对,那次是去野外考察,顺便去看我干爹的。”

于洁不慌不忙的回到。


胡胖子看见于洁那秀美的身段和细俏性感的双脚,热血冲上了头脑,毕竟这是他离于洁最近距离的一次,因此连话都结巴了起来。

“对,我就叫于曼莉。”

于洁坐在审讯桌对面两米远的椅子回答道。

“哦,你在什么部门工作?犯的是什么罪啊,你要老实交代。”

“也没什么大罪,我在上海水利局做技术工作,由于丢失了重要技术图纸,以失职罪递交检察署判了一年有期徒刑,还有四个月出狱。”

于洁这个时候心里已经有了底,大大方方的回答了起来。


“那……,那你怎么能住单间那,你知道吗,单间是给共军要犯住的,你是普通犯罪,有何资格住在单间里那。”

胡胖子一边问道,一边翻阅着“于曼莉”的入狱档案。他看的糊涂了起来,按理于洁在监狱应该是没有档案的,但是现在摆在自己眼前的确是一份完整的审讯,判刑记录。

难道真是老谢搞错了?

胡胖子挠了挠头,他倒是真希望是搞错了,要是这样那眼前的于曼莉自己就可以去强行占有了。要是这个于曼莉是于洁的话,自己反倒不敢去碰了,毕竟军、警、宪的头目都知道于洁是谢长林最要霸占的心怡对象。

但是胡胖子一看于洁那双修长平洁的双脚,马上就坚定的确认了于曼莉就是于洁。


因为于洁这双美脚在整个上海除了顾艳外,任何女性也无法与之相比。

这是双大约穿着38码半鞋子的秀脚,不胖不瘦,把一双白色的高跟皮鞋撑的正正好好,脚面上毫无缀肉,平细光洁,透过浅肉色的薄丝袜可以清晰的看见脚面上的血管。因此说于洁在三大美女中虽然排名最后,但是前三个美女中的梁晴和黄艳只能和她比脸蛋和腰身,却无法和她比腿脚,若不是超级大美人儿顾燕的脚好看、耐看的程度不亚于她,把于洁并列在第一美女的行列也应该是没任何非议的。


这时候,于洁已经回答了起来。

“长官,住单间的事我也并不违规啊,龙华不是有规定吗,政府部门的人员犯轻罪可以出钱申请单间,这个你可以查龙华的监狱条列啊。”

“哦,是吗。但是我要告诉于小姐,从明天起这个规定就作废了。现在监狱牢房紧张,得做些分流,明天起你的单间牢房就改成四人间了,要分配其他三个人犯和你共住。”

胡胖子冷笑着说道。


教他如何对付于洁的坏水是谢长林亲自放的,因为他毕竟在云水话剧社当过于洁两年多的社长。


“哦,那是你们的事了,我干涉不了,反正我还有四个月就出狱了。”

于洁也是冷冷的回答道。

“好,于小姐能遵守监狱的规章,服从监狱管理那就好。希望你在这最后的四个月里不要给我添麻烦。”

胡胖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干脆打起了官腔来。

而于洁想到的是你特务不过是想让我牢房的条件变差了罢了,多住两个姐妹还有人和我说话了那。


到了第二天,所有人才知道谢长林教的胡胖子是怎样的损招,这损招也让于洁也是始料未及。

原来一早看守打开于洁单间牢房的门,送进来的是三个身强力壮的男性犯人。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男人关在我这里?我抗议,我要见监狱长。”

于洁愤怒的挡在看守的面前:“你让他们出去,要我就是我出去!”

她这才明白昨天下午胡胖子说要把她的单间改成大间是什么意思了。于洁心想,这一定是谢长林的坏主意,他了解于洁生性刚烈又洁身自好,因此故意使出这招缺德的来磨她的意志。


看守说:“对不起了,于小姐,这就是监狱长下的命令,他没工夫见您,您就将就着吧。”

“我要见昨天那个姓胡的胖子!否则我就绝食抗议!”

于洁冲向了牢门,被看守制止住了。

“这样,你等着,容我们去通报一声。”

看守见于洁反应强烈,便留下一个看着,另一个去找军统驻监狱特派组去了。


于洁看着眼前的三个男人,认出了其中一个是玻璃厂的工会主席周健,是我们的同志,于洁做市委书记助理期间和他接触过,其他两个虽说不认识,但一看其面相就知道他们也不是坏人。她明白了这三个男的都是政治犯,心里上还算放松了点。


周健见自己和另外两人被莫名其妙的和一个姑娘关在了一起很是惊诧,定睛一看,是市委领导的助手于洁更是吓了一跳,好在富有斗争经验的他没立刻去认于洁,等待着变化,否则于洁和特务智斗的戏将就此终结了。


胡胖子故意不慌不忙的来到了牢房。

“这是怎么了啊,哎呀,于曼莉小姐,咱们在夏老太爷家见过啊,是熟人了。对了,昨天不是和你说了你的单间待遇取消了吗,你也表示了服从,怎么这说变卦就变卦了那?”

“你胡说,那里有男女混关的道理,你们这是故意制造的流氓挑衅!”

于洁大声呵道。


“怎么流氓了?他们调戏你了吗?要是调戏了那我马上枪毙了他们。”

胡胖子是话看上去是就着于洁的话讲的去,其实却是岔到另外的话题上去了。

“没有调戏,你别故意装糊涂。打个比方说让你妈旁边睡个其他男人,只要他不骚扰你妈,难道你就愿意了吗?”

“这?这…….,于小姐,你这个比方太粗鲁了吧?”

胡胖子被于洁噎的说不出话了。


“粗鲁?你粗鲁的事都干了,还计较别人说话粗鲁吗?”

于洁说话和她的人一样干净利落。

“这不是我做事粗鲁,都怨监狱房间紧张,不得不出此下策,临时的,临时的。您先和三位先生凑合几天,等房间腾出来了,我给你换成女士同住好了。”

胡胖子当然不会放弃谢长林的安排,他心里倒很是嫉妒周健等三个男人。这些该枪毙的政治犯竟然有福气能和上海顶级美人同居一室,真是幸福。

不过他可不敢大意,所以精心挑选的人品口碑很好的这三人住到于洁的监房来。

谢长林给胡胖子的意旨是故意羞辱于洁,让她受不了侮辱尽快的通过黄晓河和地下党联系营救自己,这样他就达到了“钓鱼”的目的了。


谢长林当然不会让其他男人去碰于洁的了,他知道绝不能喊刑事罪犯这么干,否则于洁夜里是一定要被轮奸的。只有政治犯不会侮辱女人,所以他指示胡胖子在政治犯里找的周健等三人。


于洁说:“胡长官,难道你家的女人不要方便吗?男女混居这个问题怎么能解决那?”

“这个嘛,你方便的时候可以让他们男人背过脸去嘛,谁让你犯罪了那,要是不犯罪不是就遇不到这样的尴尬了吗。”

胡胖子说道。他显然毫无接受于洁意见的诚意,他被谢长林指意采取措施羞辱于洁,为的是让于洁感觉呆不下去,好设法联系上海地下党的同志,这样他们就能尽快的钓出“鱼”来。


“抱歉,我不同意这样处理,坚决要求换到女性监房去服刑。”

于洁昂起了头。

“呵呵”

胡胖子冷笑了一声,说:“这就由不得你于小姐了,你只能服从狱方的调整。要是执意不服从,那后果得全由你自己去负了。”

胡胖子说完,一甩袖子走出了监房门,看守随手把门又锁上了。

就这样,于洁只得被迫和三个男人合住在了原先的单间里。


等看守离开走廊后,周健示意于洁在她的床上坐下。另外两个男人坐在了看守丢进来的稻草上。


周健靠近后小声的问于洁:“于洁同志,你怎么也被捕了?”

于洁说:“老周同志,我现在的名字叫于曼莉,我被关在这里的背景比较特殊,敌人装着不知道我的身份,但其实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是想利用我来引出其他的领导同志,你能配合我吗?”

“哦,是这样啊,我当然会配合你的。需要什么你尽管说就是了,我现在明白了,敌人这是故意把男女犯人混居,让你着急,磨你的意志那。”

周健是地下党的老同志了,富有这方面的判断问题能力。


“好,谢谢你,老周同志,那两个和你一起进来的你熟悉吗?”

“不是很熟悉,其中叫张有志的那位曾经和我同过监室,另一个叫苏大康的原来是个货运公司的压车保镖,据我对他们的一点点了解上看,他们都是在示威游行的时候被宪兵逮捕的,但情况不大一样,张有志是进步的人,而苏大康我就不了解了,听他自己说是陪着老板娘出来购物,结果遇见了游行队伍,和老板娘冲散了。他去找老板娘的时候,被游行队伍里的一个人硬塞给了一面小旗,结果正好赶上宪兵镇压,把他稀里糊涂的抓了进来。”

“哦,要是这样的话,那苏大康并不是我们自己的同志了。”

于洁说。

她看到苏大康正露着惊讶的表情盯着自己全身上下打量着那。


“是啊,对苏大康我们并不了解,不过您放心,有我和张有志在那,即便有什么,我们也能保护住你的。”

周健安慰似的坚定的表了态。

“谢谢你了,老周同志。”

“于洁同志,不,于曼莉小姐,自己人不必客气。”


就这样,在漫长的等待之中,于洁和周健等挨到了晚上。

其间,于洁尽量的憋着尿,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示意周健。这时候周健就会命令张有志和苏大康背过脸去。

周健自己把稻草铺在了于洁的床铺跟前,好就近照应不测。

苏大康按着周健的要求和张有志把稻草铺在了西北角上的一块地上,然后再铺上破褥子和被子。

自从三个男人被和自己关在一起,整整一天于洁仅小便了两次,男人们还算是自觉,总是在她方便的时候背过了脸去。


夜里,睡在稻草上的苏大康见于洁和睡在她床边上的周健都在疲劳中睡去了,他推了张有志一把。

“老张,老张…..。”

“哦,老苏,你怎么了?”

正睡的朦朦胧胧的张有志问道。


“我想问问你,监狱干吗把我们安排在女牢房里和个女人一起押着那?”

“那谁知道那,这帮家伙想故意羞辱这个于小姐吧。”

张有志没去多想什么。


“那就奇怪了,那说明特务想让我们干点什么吧?”

刚开始进到于洁的牢房,苏大康这个五大三粗的司机倒也没多考虑,呆了一天以后,尤其是见到于洁气质照人,容貌清秀,实在是让苏大康不能忍受如此巨大的诱惑了。


“不会吧,要想让我们干什么,不如他们自己早干了,怎么可能把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让犯人作践那。”

张有志摇了摇头。

“怎么没可能,我是做过牢的人,从没听说那家监狱会把男女关在一间牢房里的事。”

苏大康轻声说着他的见解。


“少管那些,反正我们又不会去做伤天害理的事,随他们去吧。”

张有志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你个老张,真傻帽!也不看看于小姐这样的极品美人,你八辈子也见不到的。我晚上听她小便的声音真的美妙极了,象音乐似的,真想扑上去,往死里……。”

苏大康望了一眼于洁的床,谗的口水都流出了嘴角。


“好了,好了。你还是人吗,快睡吧,明天早上咱们还要被提审那。”

张有志的声音有点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