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太能装了!重庆腐败局长被查之前为表清廉竟然租房住

13904306580 收藏 2 424
导读:人称“租房局长”的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原局长冉崇华,因利用职权收受贿赂288万余元,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损失560万余元,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于2009年5月6日被重庆市黔江区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90万元,赃款252.7647万元。冉崇华和妻子龚良琼共同犯罪所得的一套位于江北区望海花园的房屋也被追缴,上缴国库。同时,龚良琼因共同受贿,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宣判后,冉崇华夫妻皆表示不上诉。至此,这起渝东南涉案金额最大、影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称“租房局长”的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原局长冉崇华,因利用职权收受贿赂288万余元,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损失560万余元,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于2009年5月6日被重庆市黔江区法院一审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90万元,赃款252.7647万元。冉崇华和妻子龚良琼共同犯罪所得的一套位于江北区望海花园的房屋也被追缴,上缴国库。同时,龚良琼因共同受贿,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宣判后,冉崇华夫妻皆表示不上诉。至此,这起渝东南涉案金额最大、影响最广的特大受贿案便画上了句号。


堂堂局长租房住


2008年5月,重庆市检察院收到一封神秘的举报信: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局长冉崇华在任重庆市黔江区建委主任期间,有重大受贿问题,希望检察机关查处。重庆市检察院将该举报线索交由酉阳县检察院办理,并要求重庆市检察院第四分院全力领办。检察机关决定成立办案组,先摸外围情况。


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办案组逐渐掌握了冉崇华的基本情况———


冉崇华于1960年出生于原四川省黔江地区金溪区丁家村,父亲是一名乡干部,母亲务农。1975年高中毕业后,冉崇华在金溪当过1年的民办教师,后在部队服役9年,1985年退伍。之后,他先后在原黔江县武装部、联合镇、黔江地区纪委、建委工作。


冉崇华工作能力比较出众,27岁就任黔江县联合镇党委副书记,此后官运亨通,40岁任重庆市黔江区建委主任,44岁任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局长,事业上可谓一帆风顺、飞黄腾达。在任区建委主任期间,冉崇华连续4年年度考核均为优秀,连续两年被重庆市规划局、市建委评为全市先进个人。2004年,还被评为“中国百名行业创新杰出人物”。


出人意料的是,冉崇华还是一个非常“廉洁”的干部。据统计,从2000年至2008年,冉崇华总计上缴或者退还的礼金高达41万余元,其中上缴给黔江区纪委的礼金约3万元,上缴给黔江区建委礼金16万元,上缴给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礼金约5万元,并退还给当事人约16万元。


据知情人士讲,冉崇华虽然当领导干部长达21年,虽然身为重庆市城市照明管理局局长,但连一套住房都买不起,至今仍然是租别人的房子住,每年要支付1万余元的房租。


“局长居然还要租房住?蹊跷!”办案组的检察官觉得冉崇华此举不太符合常理,决定以“租房”这件事为突破口,继续秘密初查冉崇华的问题。


绰号“冉拔毛”


随着办案组调查的不断深入,冉崇华的情况更加明晰。


原来,冉崇华在重庆的房子是找建筑老板陆某租的。陆某2002年3月在黔江承建黔江文体公园主体育场室内装饰工程和主体育场入口处玻璃幕墙装饰工程,当时冉崇华正担任建委主任。


办案组了解到,冉崇华2007年出资100万元在重庆“东方王榭”购买了一套花园洋房,女儿在英国留学,每年要支付费用约30万元人民币。冉崇华并不贫困,且自己有房,他为何偏偏要“租房”住?


办案组还了解到,冉崇华在黔江有个绰号叫“冉拔毛”(即“雁过拔毛”的意思),这是一些包工头给他取的。原因是他任黔江区建委主任期间,时常喜欢召集一些包工头打牌,且打牌爱耍赖,每次都“包赢不输”。包工头们很无奈,每次和冉崇华打牌,就只揣两三千元在身上,“输”完走人。


“冉崇华有重大受贿嫌疑!”办案组认为。在黔江地区纪委工作11年并曾担任过5年纪委副书记的冉崇华,很快就嗅到了异常的气息。于是,他一边派行贿人陆某到黔江打探消息,一边亲自打电话给当时黔江区建委的财会人员,询问相关情况。


“检察院想查我?没门!”在确认检察机关正在调查自己时,冉崇华不以为然。


他在重庆召集了几个主要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并自吹自擂:“我都是查别人的,检察院还想查我?”


正当办案组初步掌握了冉崇华在工程发包活动中,存在受贿的行为和滥用职权修建职工集资楼的犯罪事实,准备进一步调查时,传来了冉崇华正在串供的消息。检察院知道后,决定立即立案,接触犯罪嫌疑人冉崇华。他们将20多名办案人员分为审讯、收集证言和书证、追赃追逃、证据审查四个小组,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


被“请”进审讯室的冉崇华一脸无辜,反复讲述他如何劳苦功高,两袖清风,连别人给他送的钱都是上交给纪委和单位了,至于修建集资房是经过建委领导班子研究决定的,是单位行为,不应该只找他一个人承担责任。


冉崇华还极力声辩,自己很穷,到现在为止都是租房子住,并拿出了他与陆某签订的租房协议、他通过银行向陆某支付租金的汇款依据,以及陆某向他出具的9600元租金收据。而对于检察官直击要害的问题,冉崇华则沉默以对。


传讯冉崇华的妻子龚良琼,龚良琼也百般抵赖。询问行贿人陆某,陆某也三缄其口。在此情况下,案侦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