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五十九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王大三 收藏 0 6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经过耐心和细致的思想工作,华野文工团的演员张晨曦终于同意来上海见前夫黄晓河一面了。

敌工部长杜新宇非常高兴。

他告诉张晨曦现任的丈夫林师长绝对保证张晨曦的安全。

就这样,张晨曦被护送悄悄过了长江来到了上海。


为了竟快的让黄晓河放出女参谋于洁来,在张晨曦到上海的第二天,就由徐兵联系上了黄晓河,约定在城西一家旅馆里会面。

为防止意外,郭长涛特意指示由梁晴和徐兵陪同张晨曦前往赴约。

由于于洁一直没有下文,所以梁晴暂时被市委留下做着原来由于洁做的工作。


“晨曦,我真的错了,看在我们夫妻两年的份上,你原谅我吧。”

一见到张晨曦,黄晓河就跪到了她的面前。

“黄晓河,你赶紧起来,不然我这就走。”

张晨曦痛惜的看着黄晓河说:“正是看在曾夫妻一场的份上,我才从苏北来的。既然你知道错了,那就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好了。”

“好,好,我一定改。”

黄晓河被徐兵拉了起来,坐在了椅子上。

“可是我改了,你还能接受我吗,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


“这个已经晚了,我现在已经重新结了婚,怀上了我现在爱人的孩子了,希望你能谅解吧。你只要是真心悔过,那将来一定能找个更好的妻子的。”

张晨曦表情严肃的把自己的意思告诉了黄晓河。


“可是我心里就是喜欢你一个啊,没有你我还活个什么劲那。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我能改,就是希望你能回到我的身边来啊。”

黄晓河心里非常焦急,他明白了让前妻回头的想法只是他的一相情愿。

“可是你没真心的改啊,你怎么把于洁私下里关押起来了那?还不赶紧把她放了啊,你应该很清楚于洁要是落到特务宪兵的手里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张晨曦非常担心于洁的安危,她知道黄晓河做事欠考虑,不是个稳重有把握的人。


“晨曦,只要你答应我你能重新考虑我们俩的事,我马上就放了于洁。”

黄晓河觉得假如还能挽回张晨曦,那于洁就是自己最后的一张牌了,他不可能轻易的就放了于洁。

“哦,这么说,你还要和我做交换条件吗?黄晓河,你难道就是你的真心悔悟吗?”

张晨曦气愤的说。

黄晓河也板下了脸来,他说:“梁晴政委也在这儿了,我喜欢把话说明白了,现在反正我是里外不是人了,我又何必赔了夫人又赔兵去那。张晨曦是受了你们的鼓惑才对我变心的,那还是由你们来做工作吧,我可以等。在晨曦没回心转意前,于洁参谋暂时还由我保护着吧。”


梁晴见这两人根本谈不拢,怕黄晓河走了极端。

她说:“我看这样,晨曦的事让晨曦再想一想,会给你一个答案的。但是你悔过不悔过不应以晨曦同志的态度为前提条件,这不是一回事啊,对吧?还有,你私下关押着于洁是很危险的事,这你也知道,以你的能力是控制不住谢长林他们的,一旦他们对你起了疑心,那你连自己都保不住了,还怎么去保护于洁不受伤害那?”


“这个…..,这个嘛,我想想看,应该没问题的吧。”

黄晓河的自信来的没有一点根基,但他还是嘴硬着。

“没问题?黄先生,万一有问题你承担得了吗,届时出了问题咱们可就没朋友做了,到时候谢长林也轻饶不了你吧。”

梁晴耐心的和黄晓河说着其中的道理。

黄晓河思绪一下很乱了,他是觉得张晨曦对自己一定还有感情,才抱着这份希望要求见张晨曦的,他答应过梁晴只要见到张晨曦,就放了于洁的,现在出尔反尔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他说:“既然小梁政委这么说,那就是还拿我黄晓河当自己人看,这样吧,我明天就放出于洁来,晨曦,你觉得那?”


他虽是要对梁晴说的话,却看着晨曦说了出来。

张晨曦听他愿意放了于洁,也就高兴了起来,她站起身道:“晓河,我相信你说的。虽说我们之间不可能再成为夫妻,但是朋友还是坐得了的。”

她主动的握住了黄晓河的手。

黄晓河也激动了起来。

“晨曦,我真的会站回到大家这边来的,请你相信好了。”

他又对梁晴和徐兵说:“我想和晨曦单独说会儿话,可以吗?”

梁晴看了看张晨曦,张晨曦示意没问题,于是梁晴带着徐兵走了出去,并随手把门带上。


黄晓河看着眼前的前妻,还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性感,心里很是愧疚,他恨自己当年贪生怕死,以至于使她受到伤害,至今无可挽回了。

“晨曦,你真漂亮,我想……。”

“你想什么那?”

“我想再和你最后做…..做一次。”

黄晓河控制不住的说道。

“这不好,我已经和别人结婚了,再说也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张晨曦并不那么恨黄晓河,因为她知道当时那种情况下,即便黄晓河硬抗了下来,自己也还是会被金大牙霸占的。所以虽然恨黄晓河不争气,但是对自己受害的事不能归罪在他的身上。


“没关系,没关系,晨曦,我站着从你身后进去就行了,我会很轻的,不影响到你的胎儿。”

“这,……这也不好吧,这段,……时间,你一直没女人吗?你们军统不是…..?”

“是的,我一直没有,虽然谢长林他们都利用审讯奸淫女政治犯,但我从来不参与这些的。说实话,我私囚了于洁以后的确是想把她强奸了,但是一想到你我什么都没干了,你就让我满足最后一次吧,求你了。”

黄晓河知道张晨曦想说什么,因此把她的话说了出来,并加以了解释。


“那你还算是有人性,可是……。”

张晨曦还想拒绝,她是觉得再和黄晓河发生关对不起现在的丈夫,但是她又怕不这样,黄晓河会强行的伤害于洁。

她正在犹豫的时候,黄晓河已经被背后抱住了她,并且开始解她裙子上的扣子了。

“你……,请你不要……,哎呀,….你…….。”

………..。


四十分钟后,房门被重新打开了。


“梁政委,我说话算话,明天中午我保证把于洁交到徐同志的手上。”

“为什么不能今天就去那?”

“今天我马上要返回76号开会,去晚了谢长林会怀疑的。”

“哦,那于洁究竟被你关在什么地方了,不行的话我们自己去接她好了。”

梁晴是想越早接出于洁越好。


“那个地方你们可进不了,是龙华监狱啊。”

黄晓河终于说出了秘密关押于洁的地点。

“啊,你利用龙华监狱关于洁的啊,那多危险啊。”

徐兵和张晨曦都吓了一跳。

“没事的,我舅舅就是龙华的监狱长,我是借他的一间牢房临时用一下而已,别人插不了那间牢房的手的。你们放心,开完会后我就去监狱把明天放她的事告诉于洁,等明天上午十点办出狱手续。”


徐兵搞地下工作时曾经被捕坐过龙华监狱,他知道黄晓河没说假话,监狱只有上午十点到中午十二点这两个小时才办理出狱手续。

因此几人商订好了后,才分了手。


黄晓河回76号开会。

会议无非还是加强对江南大队的围剿以及对上海地下党进行追捕的那一套,不仅是黄晓河,连胡胖子和满财宝都听的厌烦了。

其实这是谢长林接到王黑子的一个电话后,才决定召开的会议。

王黑子告诉谢长林:“夏广泰开口说实话了。”

“哦?你把他抓起来拷打的?”


“那哪儿能那,毕竟夏老太爷是老金的朋友嘛,再说他对党国也是忠心的,只不过当时被于洁的美貌和气质迷住了,所以才上了她的当,把物资三文不值二文的卖给了这个娘们。我质讯他的时候事先得到金副站座许可的。”

“行啊,黑子,会动脑子了啊。那你是怎么让老家伙开口的?”

谢长林感了兴趣。

“我告诉他其实我们都知道真实情况了,只有他说了才能保住现在的位置,否则可能枪毙他全家。”

“呵呵,老家伙经过的世面多,恐怕你这招吓不住他吧。”

“那倒也是,但他还是害怕了,他本来以为黄晓河帮他把于洁灭了迹,死无对证了那。我说于洁可能还活着,他才害怕了,连说黄晓河办事不牢靠,这样才露了馅的。”


“哦,这么说,夏广泰并没有看到黄晓河杀于洁了?”

谢长林觉得于洁失踪的事情就要显现端倪了。

“对,没有。黄晓河只是在老家伙的同意下,把于洁铐起来带上车走了,黄晓河告诉老家伙他把于洁装进麻袋沉到长江里去了,但老家伙并没亲眼看到。”

“恩,你做得好啊,黑子。我想黄晓河不敢真的把于洁杀了,肯定是把她藏在一个秘密的地点里,以此和共军谈条件。”


“是啊,金副站座也是这么认为的。站座,你赶紧把黄晓河那小子抓起来吧,他胆子也太大了。”

王黑子和谢长林一样,都是迷恋于洁到了极点的人,所以对黄晓河敢于私囚于洁一事恨的不得了。

“呵呵,不忙。黄晓河本来就是棵墙头草,成不了大事的,不必操心他站在那边。我不仅要利用他抓住于洁,还要利用他们俩引出梁晴来,再利用梁晴破获上海地下党市委以及隐藏在我们内部的‘东海一号’来。”

谢长林毕竟是老情报了,他知道该如何利用一切时机。在和王黑子通话的同时,他已经基本考虑成熟了一个连环套。


放下电话后,他找来了胡胖子耳语了一番。然后决定把在外值勤的人员喊回来开会。

会后,谢长林宣布到:“今天开始,晚上没有勤务的人一律不要外出,有事的需要请假。”

黄晓河一听就接上话说:“站座,我和朋友有点重要的事谈,能请假吗?”

“哦,晓河啊,你有事就去办你的事吧,办完了就回来是了。”

“谢谢站座。”


黄晓河吃完晚饭,看看四下没人,就开上了他的吉普车出了76号的大门。

远远的,从旁边胡同口驶出了另一辆吉普车跟在了他的后面。

车里是胡胖子和他的两个手下,他正是奉谢长林之命跟踪监视黄晓河的去向的。

黄晓河做特工时间不长,训练素养很差,根本没发觉自己被人盯梢了,加着油门转了两圈后,奔了龙华监狱。


监狱长何其东见到外甥来了,就让看守打开了于洁的牢房门。


“呵呵,于洁,你这些时还好吧。”

于洁正依偎在被子上看着《红楼梦》那,见黄晓河到来,没什么好气的说:“托你的福,有吃有喝还算不错,你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那?”

“呵呵,人家说有气质的美女的连说话都是美的,这话看来不假啊,你连生起气来都那么迷人啊。甭生气了,明天你就可以去见梁政委了。”

黄晓河把每次看望于洁时,都要买些吃的东西放在了椅子上,往于洁的床边一坐卖着关子说道。

“哦,真的?你要放我走了?”

于洁一下从床铺上坐了起来。


“是啊,是啊。我见到晨曦了。”

“啊,晨曦姐到上海来了?”

于洁有点惊奇。

“是啊,是梁晴和你们徐同志陪他见我的,我们谈的还不错,所以我这不是来通知你,明天让你回你队伍里去了吗。我这人还是守信用的。”

“这还差不多,我以为你准备把我关老了才放那,现在看来不需要了啊。”

想到明天就能获得自由了,于洁的俏皮话也出来了。


“那哪儿会那,说实话要不是见到了晨曦,那真不知道还要关你多久那。”

“这么说要是晨曦姐不来上海见你,你还真不放我了,也不怕我在谢长林面前说你是和我一伙的啊。”

于洁觉得黄晓河这个时候也挺可笑的。

“那个我不怕的,假如我真打算把你交给谢长林的话,我会先把你强奸了,然后再交出去。”

“为什么?难道你强奸了我我就因此不会把你卖了?”

于洁是又可气又可笑。

“那当然啊,我说是因为我强奸了你,所以你故意陷害我胡说的啊。”

黄晓河原来最坏的打算还真是这样的。


“呵呵,黄晓河,没想到和你同事了两年,你还真有点无耻的心理啊。你不顾及咱们曾经是同事倒也罢了,但是看在我和晨曦是好姐妹的份上,你对我也下不了手啊。”

于洁知道黄晓河历来对自己都是有那贼心,没那贼胆的。

“这可难说了,狗急了还知道跳墙那,别说是人了。现在既然我已经见到过了晨曦,就不说那些伤和气的话了。你准备一下吧,明天上午我过来给你办出狱手续。”

黄晓河见没什么异常的事,就和于洁告别后出了牢房。

于洁却被黄晓河的通知弄得兴奋的一夜没睡好觉。

对于这一切,胡胖子是在隐蔽处看了个正着,他等黄晓河离开了监狱,马上开车去了罪恶花基地,谢长林在那里等他那。


原来,谢长林今天一是为了看看赵海龙监工的“临时看押所”建设的情况,二是为了防止“东海一号”知道了自己对于洁处理的机密,所以才选定了在最能让他信任的赵海龙这里会见自己的绝对心腹胡胖子。

临时看押所的建设已经基本完毕,赵海龙把自己的新办公室也设在了这里。

宽敞的办公室,红木地板和舒适的沙发连谢长林都显得有些羡慕

这里一共设置了十间牢房,都是带套间的,里面是卧室,外面的栅栏圈就的隔墙。这么做为的是基地头目在享受女政治犯的时候方便,毕竟这些女人是不能进入到基地里面去被奸污的。


因为基地里没什么漂亮的女人,所以赵海龙把高井一岚的高级助手杨琴,也就是杨乐乐喊过来临时充当服务员,为谢长林倒水倒茶。

“这是我表妹。”

赵海龙知道谢长林性格多疑,所以隐去了吴八的环节,直接说杨乐乐是他的表妹。

“呵呵,你表妹长的挺漂亮的啊,没让小日本看上了动手动脚的吧。”

“哪儿敢那,我不煽了他才怪那。对了,你让胡胖子去找于洁到底找到了没啊?”


“不出我意料的话,胡胖子此刻已经知道于洁的下落了,我想再过半小时,他就该到这里了。届时对不起杨小姐了,得请你回避一下了。”

“哦,没关系的,我这就走。”

杨乐乐听到他们议论于洁,心里一惊。

“得赶紧把这事通报给郭书记他们。”女卫生员心里想着。


果然没过多久,胡胖子的车就开进了基地。

看到胡胖子满面春风的样子,谢长林心里基本有了底。

“快坐,家民。我想你一定找到于洁了吧。”

胡胖子拿起茶杯就喝,不禁被噎了一口,呛的他直咳嗽。

“是….,是啊,咳,咳,…..。站座料事如神,咳….。

“这个大美人真的是被黄晓河私下关了起来,你们都想布不到他把于洁关在那里的那。”

“龙华监狱!”

谢长林肯定的说道。


“啊?!,站座我真是服透了你了。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你要是早知道了,何必还喊我跟踪黄晓河那?”

胡胖子对谢长林佩服的是五体投地。连赵海龙都一时不能理解。

“呵呵,没什么,这个很简单,我让档案组查了黄晓河的资料,龙华监狱的监狱长何其东是他的舅舅。他除了何其东,在上海没其他亲戚,几个结交的朋友也都是他行动队里的人。你们想这些朋友谁敢帮他隐藏关押于洁啊,只有何其东有这个条件的,因此我猜他把于洁寄托关押在了龙华监狱,这样有监狱长罩着,谁也审不到于洁的头上。但是我又不能证实,所以让胖子晚上跟着黄晓河跑了这么一趟,谁知道果不其然那。”

“呵呵,长林兄,你行啊!真有一套,那于洁这次可跑不了。是不是马上去龙华把于洁带到这里来做第一个犯人那?”

赵海龙马上提出了建议。


“不,不,不。还是暂时让她关在龙华的好。”

谢长林摇了摇头。

“可是黄晓河明天上午就要给于洁办出狱手续了啊。”

胡胖子着急着说。

“我说胖子啊,你做事动动脑子好吧,你要早是肯动脑子的话,上海站还用把我调过来做站长的吗?那是她想出就出得了的吗。你是干什么的?你明天一早就去龙华传达军统和警备司令部的命令,任何犯人或者嫌疑犯从明天起一律接受重新调查,所有的出狱手续明天起一律停办,你说于洁她还能走得了吗?”

“呵呵,对对对,我这不是怕于洁跑了吗,您这么一安排那当然是没问题的了。不过赵处长的建议不是更可靠点吗?”

胡胖子也赞成把于洁先关进基地的临时看押所来。


“呵呵,光抓一个于洁有什么意义那?黄晓河既然明天想放她走,想必是和上海的地下党组织联系好了的,这人十有八九就是江南大队的政委,大美女梁晴。我们得暂时把于洁留在龙华,装成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一定能把梁晴和她身后的人引出来就范的。”

谢长林确定了于洁的下落后,兴奋不已中的他也变的冷静了起来,他要好好的利用起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所以他和赵海龙,胡胖子商量了起来。


这边的杨乐乐着急万分,她虽然不知道于洁“失踪”的事,但是从谢长林和赵海龙的前期交谈里肯定的知道了于洁将面临危险。

但是基地里不许外出,不许打电话的死规定让女卫生员毫无办法送出这个情报去,她若想把情报送出去,必须等到后天才是星期天,享有“特权”的她才出得了基地去和许军等会面。


而兴奋和期待中的于洁在等待黄晓河过来办出狱手续时却等来了一桶冷水。

一早,监狱长何其东就借故来到了于洁的牢房里。

“于小姐,情况似乎有点不妙啊。外面来了不少军统的人,还有宪兵,通知从今天起监狱暂停办理一切出狱手续,也就是说从现在起只许进,不许出了,不知道他们再搞什么名堂。


“哦?他们和你说了什么吗?”

于洁虽说非常失望和沮丧,还是打起精神来问何其东。

“说是,军政部的特别命令,其它的也没说什么了。还说要整顿监狱,取消单间的特权,你看这事让晓河这混小子闹的,早知道不把您关在龙华这里就好了。”

何其东对外甥的做法表示了遗憾。

于洁说“何先生,能把我转移到其他你熟悉的监狱去吗?”

“恐怕很难,现在谁也不敢再动人了,一动势必引起他们的警觉,那就要彻底坏事儿了。”


“没关系,现在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黄晓河过来了吗?”

“他过来了,但现在这形势他哪儿敢来见你那。这会儿他正陪着军统的一个漂亮女上尉在档案室里登记犯人资料那。好在有这个机会,他趁机伪造了一个关于你的档案,说你是某机关的女秘书,由于工作粗心丢失文件给机关造成了损失,被以失职罪判处了一年有期徒刑,好掩盖查到你身上时做佐证。你得记住了啊,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叫于曼莉了,而不是于洁了。”

“恩,我知道了。可我穿的这身野外考察服那里象个女秘书的样儿啊?”

于洁担忧的说。


“这个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去上街给你买旗袍,丝袜和高跟鞋去了,一会就有人给你送过来。反正一时半会儿的还查不到你的牢房里来的,你不必担心,应该是能糊弄过去的。”

何其东认为这不过是一次经常性的“整顿”罢了。


受他的影响,于洁也认为不过还得暂时委屈一段时间而已,迟早也是出得去的。

而在监狱档案室里查阅资料的上海站机要秘书黄艳从讨好他的胡胖子嘴里知道了真相。

黄艳想无论如何也得把真相设法通知到市委去,否则谢长林的阴谋很可能得逞。谢长林故意不抓于洁,也不和她正面接触的目的一定是想利用于洁钓出“大鱼”来。

她看到陪同她的黄晓河在隔壁房间里鬼鬼祟祟的写着东西,知道他一定是在悄悄帮着于洁编造假的入狱档案,便故意的离开了档案室一会,好让黄晓河把假档案塞进入狱人员的档案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