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2)

信周 收藏 19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冷冰柔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为父亲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将父母合葬在一起。 没给父亲办葬礼前,大家都忙碌着,冷冰柔没有感到特别孤独。葬礼举行完后,亲朋好友都离开了,偌大的家里顿时冷清下来,家里除了一个工作多年的保姆王妈再没有其他人。冷冰柔感觉心似乎被悲伤掏空了,她忽然不知道自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冷冰柔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为父亲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将父母合葬在一起。

没给父亲办葬礼前,大家都忙碌着,冷冰柔没有感到特别孤独。葬礼举行完后,亲朋好友都离开了,偌大的家里顿时冷清下来,家里除了一个工作多年的保姆王妈再没有其他人。冷冰柔感觉心似乎被悲伤掏空了,她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心里一片茫然。

唐伟桦告诉冷冰柔公司里的事情暂时由他来处理,让她先休息一段时间,把自己调整过来。对于公司里的业务冷冰柔不熟悉,也插不上手,她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所以唐伟桦的提议正合她的心意。

冷冰柔把自己关在家里很少出门,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杀害父亲的凶手抓获,替父亲报仇。

保姆王妈看着日渐消瘦的冷冰柔非常心疼,担心她在家里憋闷坏了,就不时地劝她,让她出去走走,或是到外地旅游一段时间。这对恢复心情有好处,现在家里满眼都是父亲留下的东西,睹物思人容易引起伤感。

冷冰柔在王妈的劝说下,决定出去旅游一段时间。她给龙震宇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出去几天,散散心,有事打她的手机,如今她心里唯一的牵挂就是父亲的案情。

冷冰柔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背着旅行包就从家里出来了,到机场后还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于是她向售票员询问最近时间内有飞往哪里的机票,售票员说飞昆明的还有机票,她想也没想就买了飞昆明的机票。

到昆明后冷冰柔没有出机场,直接转机去了西双版纳,她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原始森林。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仿佛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这里有家宾馆依山而建,客房全都搭建在大树上,完全融入在大自然中,这样的环境最容易使人放松下来,冷冰柔在这里待了十多天。

随后她又去香格里拉待了一段时间。在美丽广阔的草原上,雄伟高大的雪山下,不知不觉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

冷冰柔终于找回了自己,她感觉自己必须回去了,对父亲最好的怀念就是接手父亲的事业,只有把父亲的事业发展好才是对他最大的安慰。

回到阔州,冷冰柔忽然感觉这里才是自己的家,看着熟悉的街道她感觉很亲切,出租汽车把冷冰柔送到金顶花园的大门口。

冷冰柔从出租汽车里下来后,忽然看见王妈站在小区入口处,只见王妈不时地东张西望,似乎在等人,看到王妈冷冰柔如同看到自己的亲人,她急忙跑了过去。

“王妈,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从冷冰柔的声音中,能听出她的情绪已经恢复如初。

王妈激动地一把抓住她的手,面带忧伤地说:“小姐,你可算回来了,我每天都站在这里等你,已经等了你半个多月了。”

“在这里等了我半个多月?”冷冰柔一脸的惊讶,她好奇地问,“您干吗不在家里等我?站在这里多累啊?”

王妈摆了摆手说:“咱先不说了,小姐先跟我去个地方。”说着王妈招呼一辆出租汽车停下来。

冷冰柔疑惑不解地跟王妈上了出租汽车,车开动后她奇怪地问:“王妈,咱们干吗不回家啊?”

王妈轻轻地抚摸着冷冰柔的手,低声说:“先别说话,等到地方后我再告诉你。”

出租汽车行驶十多公里后,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了下来,冷冰柔急忙递给司机50块钱,说了声“不用找了”两人下了车。

冷冰柔环顾了一圈,茫然地问:“王妈,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王妈拉着冷冰柔的手朝小区里走去,边走边说:“等回到家里,王妈再告诉你。”

回家?冷冰柔心里更疑惑,她知道王妈的家在乡下,丈夫去世多年了,有个儿子已经结婚自己单独过,王妈什么时候在这里有个家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居民区,王妈领着冷冰柔走进一个楼道里。这是一栋只有六层的楼房,虽然不是新楼,里面的卫生搞得还不错,打扫得很干净。

来到三楼,王妈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先打开外面的老式防盗门,再打开里面的房门。

走进房门后冷冰柔忽然愣住了,她发现客厅内的家具非常眼熟,她急忙走进一间卧室,发现里面的东西全是自己卧室里的东西。

冷冰柔猛然转过身来,惊讶地望着王妈焦急地问:“这是怎么回事?王妈您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你听我讲,听完后你可千万别着急,身体重要,明白吗?”王妈缓缓地说。

冷冰柔使劲点了下头,她预感到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一定发生了重大变故。心说我能不着急吗,出去一趟,回来后家都没有了!

“小姐出去后,大约过了十多天时间,家里忽然来了几个人,是唐伟桦领来的,他对我说董事长生前欠了他一大笔账,已经把全部的家产抵押给他了,他们现在要收回别墅。他还说董事长刚去世不久,他不忍心看着小姐流落街头,替小姐买了一套公寓房。我想阻止他们,可他们人多,而且搬家公司的人已经到了家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小姐的东西拉到这里来了。”

“这伙强盗,您怎么不报警?”冷冰柔愤怒地说。

“我报警了,可警察来了后说这是公司内部的事情,他们没法处理。”

“王妈,您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我担心小姐听到这件事着急往回赶,万一在路上有个好歹那不更坏了,再说小姐就是回来也已经晚了,咱们家已经被他们霸占了……”

冷冰柔忽地站起来,因为愤怒脸变得紫红,她声色俱厉地说:“我就不相信在中国,还会发生这种明抢明夺的事情,我现在就去找唐伟桦这个王八蛋。”说完冷冰柔怒气冲冲地向外走去。

“小姐……小姐……他们人多势众,你一定要小心……”王妈跟在后面叮嘱道。

“放心吧王妈,咱们生活在法制社会里,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现在犯法的是他们,害怕的应是他们。”

冷冰柔来到楼下,她现在愤怒得像一头狮子,恨不得咬唐伟桦一口,她怎么也想不到,父亲刚去世,就有人夺家产,而且是毫不相干的外人。冷冰柔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如同开水一样沸腾起来,她用力做了两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一些。走出小区,她坐上出租车直奔金盛大酒店。

金盛大酒店位于市中心,这是一栋20层高的大楼。18层以下是四星级大酒店,18楼以上是金盛集团的办公地点。冷严的办公室就位于大楼的第19层。

大楼内有直达顶部的公司内部电梯,冷冰柔乘坐电梯来到19楼,直奔爸爸的办公室。

冷严的办公室门口站着两个保镖,他们见冷冰柔走过来,抬手拦住了她:“冷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情?董事长正在里面开会。”

这里是爸爸的办公楼,自己以前想进就进,没有一个人敢阻拦,想不到现在物是人非,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猛然抬手扇了保镖一个耳光。

阻拦她的家伙被打蒙了,他用手捂住脸大声叫起来:“你怎么动手打人。”

“给我滚开,这里是我的地方,你们少给我狗仗人势,滚一边去。”冷冰柔厉声说。

两个保镖显然被冷冰柔的气势压住了,不由自主地闪到两边。正在这时候,结实的花木门突然开了,唐伟桦的助手马凯从里面走了出来。

“原来是冷小姐来了,快请进,董事长正等着小姐呢。”马凯皮笑肉不笑地说。

冷冰柔一言不发地走进办公室,只见唐伟桦坐在爸爸的老板椅上。

唐伟桦一反原来谦虚的神态,见冷冰柔进来他并没有从老板椅上起身,依然靠着椅背摇晃着身体,神情悠然地说:“冷小姐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派人去机场接你。”

望着唐伟桦不可一世的神态,冷冰柔指着他怒气冲冲地说:“你马上从我爸爸的座位上起来,别弄脏了我爸爸的东西。”

“哈哈……”唐伟桦不但不恼怒,反而大笑起来,他用嘲弄的口吻对冷冰柔说,“冷小姐,我忘记提醒你了,现在你已经不是金盛集团的继承人了,现在金盛集团的所有资产都是我的。我可怜你才给你买了一栋公寓房,你不感激我,还在这里跟我大喊大叫。”

“唐伟桦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强盗,我爸爸的企业什么时候变成了你的资产了?”冷冰柔气得全身颤抖起来,她想不到世界上竟然有这种无耻之徒。

唐伟桦将一只签字笔拿在手中轻轻地把玩着,表情平静地说:“请冷小姐不要激动,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切都要用法律说话。你父亲在去世前就已经亲笔签了授权书,让我接管整个金盛集团,实话说我也没料到他会出事,即便你父亲还健在,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也是我……”

不等唐伟桦讲完,冷冰柔就怒不可遏地打断了他的话:“唐伟桦,你胡说八道,我爸爸怎么会将他亲手创建起来的事业送给你?有谁会相信你的鬼话……”

唐伟桦微微一笑,指着坐在旁边的两个人说:“刚好我的律师也在,他可以把你爸爸亲笔授权书的复印件给你看看,如果你有异议可以进行司法鉴定,另外你也可以到法院起诉我,你怎么办都可以,我接收你父亲的资产完全是合法的。”

冷冰柔这时才注意到旁边还坐着两个人。

一个穿西装戴眼镜的男人站起来,对冷冰柔说:“冷小姐,请到这边来。”说着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摞文件,“在出示这些文件前,我先向冷小姐说明几个问题:第一,你父亲与唐伟桦董事长在燕滨的合作项目,在去年就把所有的股权转让给了唐伟桦董事长;第二,我这里有一份你父亲亲笔写下的欠款证明,你父亲生前欠唐董事长一亿两千万元人民币。你父亲写下这份授权书,把他在阔州的全部资产转交给唐董事长无偿经营十年,以抵消这一亿两千万的欠债。这是你父亲的欠款证明和授权书,请冷小姐过目。”说着律师把几份文件递给了冷冰柔。

“我爸爸欠下一亿两千万?”冷冰柔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爸爸怎么可能欠唐伟桦一亿多?据她所知,燕滨的项目全是爸爸投资的,唐伟桦一分钱没投,爸爸怎么可能欠他这么多钱?

冷冰柔怀疑地接过律师递过来的文件,她看了一眼,虽然是复印件,但她还是认出那字迹确实是爸爸亲笔所写。冷冰柔感觉头上好像挨了一木棍,一下子蒙了,全身顿时变得冰凉,仿佛掉进了冰窟窿,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凉透了……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