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3)

信周 收藏 20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两天后,娘为铁蛋准备好了行李,两个装过化肥的编织袋,一个里面装着换洗的衣服,另一个装着被褥。两个袋子用一根绳子串起来,走路的时候搭在肩膀上,前面一个后面一个很方便。 铁蛋放羊用的挎包被娘洗干净了,里面放着日常用品,当然弹弓是绝对不能忘记的,一起放进了挎包。 吃过早饭后,娘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两天后,娘为铁蛋准备好了行李,两个装过化肥的编织袋,一个里面装着换洗的衣服,另一个装着被褥。两个袋子用一根绳子串起来,走路的时候搭在肩膀上,前面一个后面一个很方便。

铁蛋放羊用的挎包被娘洗干净了,里面放着日常用品,当然弹弓是绝对不能忘记的,一起放进了挎包。

吃过早饭后,娘把两个编织袋挎到铁蛋的肩膀上,平静地对铁蛋说:“路上注意安全,保管好自己的钱,娘去放羊了,就不送你了。快点走吧……”娘说完转身去了羊圈。

望着娘的脊背,铁蛋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自己第一次出远门,娘也不送送,哪怕送到村口也行啊。

铁蛋擦了一把泪,走出了小院,走出了大山,开始了新的人生旅途。


铁蛋不知道,娘之所以不去送他,是害怕自己忍不住哭出来。儿行千里母担忧,听到铁蛋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娘急忙回身快步走到院门口,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娘已是泪流满面……

铁蛋步行到几公里外的乡镇,然后坐客车到市里,他要在市里坐火车到南方。

客车直接停在了燕滨市火车站东侧,下车后铁蛋立即被停放在站前广场中间的一辆老式的蒸气火车头所吸引,铁蛋走过去围绕着老式火车头转了两圈,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地观看火车头,因而感到格外新奇。

铁蛋乘坐的是晚上11点到阔州的火车,火车票已在县城的代售点买好了,这会儿刚过8点,所以他并不着急进入候车室。

广场上开始亮起五颜六色的彩灯,居住在车站周围的市民晚饭后都到这里来散步,聚集在站前广场上的市民比旅客还多。

从小生活在农村的铁蛋对什么都感觉新奇,不停地四处张望。忽然,铁蛋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个年轻男人,故意朝旁边的人身边一靠,从旁边那人裤兜里迅速掏出一个皮夹,然后转身离开。

被偷的人似乎感觉到什么,他本能地用手摸了一下口袋,发现自己的裤兜空了,他急忙转身朝旁边看,见有个人鬼鬼祟祟地闪身离开,他马上意识到是这个人偷了自己的钱夹,随即喊了一声:“小偷,还我的钱夹。”

小偷做贼心虚听到喊声后撒腿就跑,铁蛋伸手从挎包里掏出弹弓。“嗖”地一下,一颗泥丸射向年轻人的小腿,铁蛋射的是小偷的足三里,击中这个穴位可以让对方小腿酸麻。只见小偷“哎吆”大叫一声后,一个跟头摔倒在地。

倒在地上的小偷不知道自己的小腿怎么会忽然发麻,他趴在地上,手死死地攥着皮夹。

四周的市民和旅客纷纷停下脚步望着摔倒的小偷,与此同时从人群中迅速闪出一个年轻人,他伸手刚要从同伙手中拿走钱夹。“啪”地一声,又一颗泥丸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他的手背。

钻心的疼痛让他猛然捂住自己的手,“嗷”地一声跳了起来,双脚还未落地,腿窝处又挨了一下,他身不由己地跪倒在光滑的地面上。

两个小偷都知道自己这次栽了,他们贼眉鼠眼地朝四周张望,想看看什么人这么厉害。

这时被偷的中年人走到小偷身边,从他手里一把夺过自己的钱夹。

铁蛋见被偷的人拿回了自己的钱夹,也没多想,很快把弹弓又塞回了挎包里,然后拎起地上的编织袋准备离开。围观的人都用赞许的目光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被偷的中年人紧走了几步来到铁蛋身边,用带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对他说:“谢谢你,年轻人。”说着从皮夹里抽出几张100元的人民币递给铁蛋,“小意思,请拿着喝杯茶。”

铁蛋望着中年人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转身钻进旁边的人群离开了。

中年人望着铁蛋消失的背影茫然地愣了一会儿,似乎对铁蛋的行为有些不理解,一个出来打工的孩子竟然对给他的钱视而不见。

这个中年人叫冷严,是位拥有数亿资产的富豪,在燕滨市有上亿元的投资项目。如果有认识他的人,在这里遇见他一定感觉很奇怪,因为冷严来燕滨市十有八九是乘飞机,而且会有秘书和保镖跟随,接送他的人也会有好几个,像这样一个人出现在火车站的确让人疑惑。更让人称奇的是,此时的冷严一扫往日自信的神采,显得很疲惫,甚至有些落魄。

冷严茫然地走进候车大厅,旁边高大的电子显示屏上滚动着醒目的红色字幕,预告着即将进站的车次。冷严抬头望了一眼,他现在还没有买车票,准确地说他现在还没有考虑好应该乘坐哪趟列车。冷严四处看了看,见一楼左侧的候车区旅客不是很多,空着不少座椅,就走进了动车组候车区,想坐下来休息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严忽然发现刚才帮助自己夺回钱夹的大男孩坐到了自己的对面。于是,他主动地打了声招呼:“喂,小伙子还认得我吗?”

“嗯。”铁蛋拘谨地点点头,又是憨厚地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认出了对面的人,从对方的衣着他能感觉到是个有钱人。

“谢谢你帮我夺回了钱夹。”

铁蛋笑了笑,还是没有说话。

望着铁蛋可爱的神态,冷严又问:“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铁蛋。”

冷严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心地笑了:“铁蛋是你的乳名吧,你的学名叫什么?”

“冯铁蛋。”

冷严又笑了笑,他对这个老实的大男孩产生了好感,从他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他接着又问:“你是不是外出打工,准备去什么地方?”

“我表哥在阔州做厨师,我要去找他。”

“厨师不错,干好了工资很高,能赚很多钱。”冷严想这孩子终于肯多说几个字了。

“是俺娘让去的,俺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在家也能挣不少钱。”

“男子汉志在千里,出来闯荡可以增长见识。”

“俺娘也是这么说的,所以才让俺出来。”

冷严感觉铁蛋单纯得像张白纸,就好奇地问:“刚才你用弹弓打小偷的时候有没有害怕?”

铁蛋摇了摇头,平静地说:“俺娘说好人不应该怕坏人。”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冷严忽然看到大厅里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沉思了片刻,他对铁蛋说:“铁蛋,我求你办件事情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我能办到。”铁蛋爽快地回答。

冷严迅速朝四周巡视了一圈,见东边有个洗手间,就对铁蛋说:“你去东面的卫生间里等我,我一会儿去找你。”

“好吧。”铁蛋虽然感到奇怪,但也没有多想,答应了一声起身朝东面的洗手间走去。

铁蛋走进卫生间不到一分钟,冷严就推门进来,卫生间刚好没有人,冷严急促地对铁蛋说:“我想请你到阔州后,帮我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能答应我吗?”

铁蛋见冷严表情很严肃,就不由自主地点了一下头,心里却很疑惑,自己一个出来打工的能帮什么忙。

“阔州有个高档住宅区叫金顶花园,你去里面找到12号楼,那是我的家。找到我家后一定想办法见到我女儿,她叫冷冰柔,你就告诉她12015891这八个数字就可以,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金顶花园12号楼,告诉你女儿冷冰柔,12015891这八个数字。”铁蛋重复了一遍。

冷严想不到铁蛋的记忆这么好,说一遍就记住了。冷严沉思了一下,从手腕上摘下手表,把手表放在铁蛋手里,叮嘱他说:“如果我女儿不相信你讲的话,你就把这块表给她看,然后告诉她这块表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记住了没有?”

“嗯,记住了。”

冷严拍拍铁蛋的肩膀,亲切地说:“谢谢你小兄弟,快走吧,再过半个小时你乘坐的火车就要进站了。”

“那我走了。”铁蛋说完,手里握着那只劳力士满天星走出了卫生间。在铁蛋心里这块手表顶多值一千块钱,他担心冷冰柔不相信自己,才接过了手表。如果他知道这块表价值三十多万,打死他也不敢拿这么贵重的东西。

铁蛋回到刚才的座位,拿起两个装行李的编织袋去二楼候车室检票上车。铁蛋做梦也想不到就在他离开卫生间几分钟后,震惊燕滨的血案发生了,他也被卷入到一个可怕的漩涡中……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