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九章 陷阱

wxiayi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夏云翰连忙一把推开克拉克,连连拍着胳膊上伤口上层层包裹的纱布,并仔细打量身体其他位置是否还有血渍残留物。

血迹只是仅仅几滴粘在了纱布表面,并没有渗入进去。但拍是别想拍掉了,在纱布上留下了几记暗红的斑点。夏云翰索性把包扎的纱布全部撕扯下来,好在伤口已经完全凝固,形成一片片的红色疤痕,倒也没有再流出血液。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眉头一挑,嘴里咕咕囔囔:“太过分了,差点完了。”有些咬牙的指着克拉克,“你疯了,自己被感染了,还连累我也被感染了,待会我们两人就准备互相开咬吧!”

克拉克楞了一下才醒悟过来,笑着说:“哦,抱歉,我忘记了,不过你放心,这些血绝对没有问题。”说着,信誓旦旦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不过,马上又好奇的指着夏云翰的胳膊说道:“你伤口凝固的蛮快的!”

“我从小就这样,不管伤口多大,伤口附近的血液流一会后,就会很快的凝固伤口。”夏云翰确实在这点上与其他人不太一样,只要不是致命位置的,一般都会很快凝固伤口,但这也并算不上什么特别神奇,只是血小板比较丰富罢了。

“那么是不是说你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那何必还包扎呢。”看来克拉克有些刨根问底,毫不避讳的说道。

夏云翰对克拉克总是不停提到“死”这个反感的字眼,有些冷冷的说:“你的伤口不怕感染吗!”毕竟血液凝固和伤口感染是两回事情,尤其是在伤口血液没有凝固之前,过多的暴露在空气之中,在这个被病毒感染的城市,会不会被空气中所夹带的病毒入侵感染,还真不好说。不过现在既然形成一层凝固壳,自然纱布拆除也就没有关系了。

克拉克嗯了一声,笑着耸耸肩,说道:“我只是好奇而已。”接着从身后的背包取出一把微型冲锋枪和一份图纸,摊在了桌子上。洋洋得意的说道:“这是警察局的图纸,我刚才在资料室里找到的。怎么样,不错吧!”。

“行了,别啰嗦了,少废话,说说刚才的枪声和你身上的血!”夏云翰没好气的说道。

经过克拉克一番解释后,夏云翰这才明白。原来在离开之后,克拉克很快的就来到了警察局。不过,和夏云翰不同的是,他是从前门进来的。而进来之后,同样发现了这里的古怪,在空无一人的大厅转了一圈之后,就开始逐层往楼上的各个房间里四处搜索。不但在资料库中找到了一份内部结构图纸,还从一些房间幸运的收集到了一些轻武器。在行进到3楼的应急血库时,发现血库里有个黑影蹲在那里,兮兮作声,好像在吸食血袋里的冷藏血浆。还没有来得及辨别何物,就被被黑影发现,并发起了攻击,不得已下开枪还击,身上的血则是这时被打破的血浆袋所喷溅的。而黑影在被到击中之后,迅速的打破窗户从三楼跃出,消失在夜幕之中。在一番搜索无果之后,又听见夏云翰进来之前发出的枪声,于是只好又返回到了一楼的大厅,结果就遇上后来的夏云翰。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自己刚进来时发现的那个黑影很可能就是克拉克所提到的神秘吸血者。夏云翰也详细的把自己进门所发生的一切讲与克拉克,并把得到的钥匙交与克拉克。不过一番研究之后,他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看来只有慢慢试验了。

克拉克听完之后,略微思考了一刻,缓缓说道;“看来目前所发生的一切和我之前预料的有所出入。”

“哦,你有什么发现?”夏云翰有些吃惊。

“之前我曾所过,来这里的目的无非有三,一是和可能存在的生存者取得直接联系,但目前为止唯一曾经活着的女警也死了,还留下了这么个奇怪的钥匙,基本上并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其二,利用警用通讯器寻找其他还在外界的警察,我想你也试验过了,没有任何反应,而主控呼叫的控制台也发生了故障,所以这个目的也没有达到。其三,寻找武器和食物,所幸的是这些东西倒是发现了不少。好歹算是得了个安慰奖。”说着,像变魔术一样又从背包拿出一把警用自动手枪和一件干净的制服。

“穿上吧,别把屁屁冻感冒了”克拉克有些调侃的看着夏云翰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衣服烫的很平整,显然不是从某个尸体上扒下来的,不过外国人的身材显然要比中国人高大许多,这件小号的衣服穿在夏云翰身上,还是显得非常的肥大。不过正如克拉克说的那样,好歹不用让屁屁吹冷风了。

夏云翰穿上衣服,并把手枪别在腰间。有些得意的说道:“怎么样,像不像警察?”

“恩,很像警察。。。”克拉克故意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抓住的偷警服的小偷。”

夏云翰气的有些说不出话,但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指着旁边的咖啡杯,疑问道:“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发现咖啡还是温的,难道你进来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其他人吗?”

“呵呵,不好意思,我来的时候,看见了一罐没有开封的咖啡饮料,就顺手简单的用附带的热袋加热后倒在杯子,还没有来得及喝”克拉克这时倒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转手把咖啡杯捧在手里,试探的说道:“要不你先喝两口?”

晕,夏云翰两眼一翻。说道:“你就不怕咖啡和杯子里面被病毒感染了?”

“没关系,我都检查过了,都是密封品。旁边还有很多,你也来点。”克拉克用嘴孥了孥旁边的一个箱子。夏云翰这才发现在靠着办公桌的旁边堆着几个箱子,上写着:“紧急救援品。”

在一番狼吞虎咽补充完水分和食物之后。夏云翰这才满意的打着饱嗝,感到体力慢慢逐渐恢复,惬意的说道:“恩,这时候能找到这些应急食品还真不错,就是口味差点。”说着还有些遗憾的在箱子里翻找其他没有见过的食物。

克拉克嘴里还嚼着一块巧克力,含糊不清的说着“你有没有发现,这里其实是不是更像一个陷阱?”

“陷阱,什么意思”夏云翰顾不得翻找食物,但还是顺手抓起几块密封巧克力装进上衣口袋里。

“其实刚才我说道的几个目标,就是最大的疑点。”

“哦?”夏云翰有些不明白了。

“一、警用通讯设备必须时刻保持畅通,这是有严格的制度要求的,但现在却收不到任何信号,信号完全中断掉,这几乎是不可能,而这更像是被大功率的设备所屏蔽。而之前我驾驶的飞机的仪表失灵,肯定与此有关系。”

“二、作为疫情严重而被封锁的城市。什么最缺?药品和食物。这无疑是所有人哄抢的目标,但在这里,这些紧俏物质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扔在大厅里,连个封条都没有,不像是无人问津,更像是有人故意摆放在这里,等着我们来拿。”

“那这里面会不会下毒什么的。。。。。”夏云翰顿时有些想干呕的感觉。

“那倒不至于,如果有人想消灭我们的话,犯不着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克拉克细细品味着嘴里的巧克力。

“三、即使警察局外派出大量的警力执行任务,也会在本部安排一定的人手负责调度和后勤看管。而不是只有一名女警驻守,而如果说这里也出现了丧尸消灭其他人包括那名女警的话,显然又不可能。从目前我搜索的情况来看,整个警察局都没有发生过任何大规模的战斗。更没有尸体或者大片的血迹,所有人好像都是突然的消失,以至于连自卫武器都来不及带走。显然这也是疑点之一”

“说了这么多,我们该怎么办?” 夏云翰现在其实潜意识上已经开始完全依靠克拉克了。也许这就是人性深处的依赖心理。独自一人的时候能够独当一面,但如果有比自己更强的,则往往丢失了主观意识。而这点有的时候可能却会带来致命的打击。

“你看”克拉克用手指在地图上示意。“整个警察局分3栋大楼和一个大院。分别是临时拘留大楼,鉴定大楼,和综合主楼,我们现在位于综合主楼。而这座大楼一共5层,其中一层大厅,二层和三层是警员办公室,四楼是各种功能室,五楼是通讯数控室。刚才我已经检查过整个综合大楼,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所以现在我们分头找找看,能能不能发现什么!”克拉克停顿了一下,说道。

“我不同意,这里有个奇怪的家伙,分开走很容易被逐个击破,这样实在太危险了。”夏云翰确实有点胆怯了。经历了这么多的恐怖事件,以他的身手能够活下来,更多的是自己的侥幸。而如果能在一个高手的相伴下,生存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不,我们现在必须分开!”克拉克平静的回答。

“为什么?”夏云翰有点奇怪的问道,在他的印象中,所有的恐怖片中的死人都是因为与他人走,而被敌人逐个从容杀死。

“很简单,对于两个人来说,即使一起行动,所产生的团队作用也是微乎其微,与其一同遭遇危险,还不如保持一定距离分开,这样即使发生紧急情况,也能及时呼救对方。”

话说的理直气壮,但夏云翰却感觉这里似乎另有隐情。但在此刻,如果对身边的人不信任,是很危险的。不过他的来历应该并不像他说的那样简单。

有了这些怀疑,夏云翰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认识不到3小时的救命恩人。一身标准的飞行员行头,背挎一只微型冲锋枪,右手持一只标准警用手枪,后备背着一个看上去并不太鼓的背包。无论姿势还是习惯,手里的武器始终保持最佳的进攻状态。从这点上,与他所说的警察经历有些相似。但这些表面现象又能说明什么呢?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夏云翰点头同意了克拉克的安排。

“刚才你也看到了,在这个主楼的东侧还有一个临时拘留所,必须有一个人去那里检查是否还有其他的生还者,并把它们带出来!”

“走吧!”克拉克整理了一下装备,又把那把钥匙还给了夏云翰。“也许这把钥匙对你有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