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病毒 正文 第八章 警察局

wxiayi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size][/URL] 在城北康田医院的某个秘密的房间里。刚才的一切高精度间谍卫星忠实记录下来,并投影在巨大的背墙屏幕上,而一直站在控制台前默默注视着夏云翰情况的神秘男子在发现夏云翰改变进行路线时,不经意有些皱了皱眉头,转身对傍边的黑装手下命令着:“通知老鼠,行动有所改变,前往目标所在区域。将其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7.html



在城北康田医院的某个秘密的房间里。刚才的一切高精度间谍卫星忠实记录下来,并投影在巨大的背墙屏幕上,而一直站在控制台前默默注视着夏云翰情况的神秘男子在发现夏云翰改变进行路线时,不经意有些皱了皱眉头,转身对傍边的黑装手下命令着:“通知老鼠,行动有所改变,前往目标所在区域。将其活捉。”

手下得到命令后,点头示意明白。还没来得及打开通讯器,神秘男子迟疑片刻后,改变了命令:“不,告诉他,继续监视目标。”

“是,山本大人!”手下简单的回复表明了神秘男子的身份。

在犹豫了一下以后,身着黑色西服的手下还是弱弱的低声说道:“那个飞行员怎么办,是不是。。。”手上做了个下挥的动作。

“不,再看看,我对他也有些好奇。不过现在先不要管他。你们密切注意病毒样本的回收”。 山本发出狰狞的冷笑。突然间额头冒出黄豆大小的冷汗,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山本用力的按住自己的那急剧起伏的胸口。浑身青筋爆出,汗珠如雨滴一般滴在了地上。嘴里发出低哼声,沿着嘴角流出恶臭的深绿色浓稠物。但是周边的部下们大多人视而不见,忙着自己的事情。

这时,门口站着的一个明显新来者的黑衣男子看见这么一个奉承上司,拍马屁的机会,心中不由的窃喜,连忙上前几步,试图搀扶山本的胳膊,做出一番焦急的安慰状。

“滚”砰的一声,愣头青还没有靠近,就如同一张纸片一般被山本一臂挥到墙壁,然后口吐鲜血轰然倒在了地上,眼看着活不成了。而身后的钢制墙上则留下了一个浅浅的人形凹痕。

山本看都没有看过那具尸体,从上衣口袋里抖索的摸出一个没有任何标签的药瓶,费劲的打开瓶盖,将其中的药丸全部倒入口中,喉咙滚动了一下,干咽了下去。然后两眼冒着血丝,大口的喘着粗气。没过多久,原来的症状随着胸口起伏逐渐正常,山本这才恢复正常的神态,挺起身回头望了望地上的尸体,吐出一口嘴角残留的不知名绿液,高强度的复合地板上顿时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腐蚀出一个小洞。环视着周围默不作声的手下,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要记住,不要和我站的太近。”这时才有人唯唯诺诺的跑过去,连忙将尸体抬出去,并打扫好地上的一切。

山本冷哼一声,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大屏幕上,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发生一切,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一个身体特异,一个身手敏捷,有意思,看来还真是不错的实验材料。”

手下人听到这番话,嘴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露出一丝恐惧,转即回复正常,装模作样的继续监视着屏幕上其他的画面。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已经8点了。夏云翰看了看早已落下黑幕的天空,苦笑着喘着粗气把速度降慢了不少。从与克拉克分别到现在,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里他由于失血过多,体乏无力,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放慢速度,中途还时不时停下了休息,前进的速度相当慢。而按照估计,克拉克现在已经到了警察局,开始了他的计划。为了能够及时与其汇合,夏云翰还是咬着牙,坚持着继续前进,不过好在一路上倒是没有遇见什么丧尸堵截,警察局到也越来越近。再坚持一下,夏云翰勉励着自己。

也许是自己失血过多,脑子里出现了错觉。夏云翰总感觉后背有点发凉,好像有人在后面跟踪自己。但几次利用拐角,悄然的回头张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自己真的有些过于胆小,自己吓自己。夏云翰不觉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也不敢再回头多看一眼。

为了避开自己心里的阴影,夏云翰有意的挑选了一条弯路。而不是选择从警察局那有些偏僻的正门街道进入,尽量挑选没有太多车辆阻碍的宽广道路,来到了警察局的后门。如他之前预料的那样,同其他建筑一样,这里也是一片狼籍,随处可见的血迹,燃烧的车辆,滚滚的黑烟,支离的尸体,破碎的玻璃,还有那远远传来的低哀声。

“嗒嗒嗒。。。”警察局里突然发出连续的机枪扫射声,在几声玻璃破碎声之后,又陷入一片死寂中。是克拉克吗?难道他遇上了丧尸?夏云翰实在不敢多想,急忙走到后门前,用力的扭动后门的门锁。

晕,上锁了。为什么这里也像哪该死的“生化危机”游戏一样,总是遇上开不了的门。夏云翰气愤的对着门锁踢了一脚。“是谁?人吗?”从门的另一边传来女人微弱的声音。

天,还有别的幸存者。夏云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我,我是夏云翰,我是人,没有被感染开门!”

“等等。。。”

夏云翰在门口焦急的等待了许久,他从来没有发现,原来等待也会如此的难耐,如此的紧张。过了几乎是一生的三分钟,“嘎嘎”,铁门终于缓缓的从里面打开了。

夏云翰急忙迈入门槛,并迅速的把门关上。在听到了门锁的碰击声后,夏云翰还是不放心的又把门拉了一拉,确认门锁无恙。这才有所放松的扭身观察周围。

和其他的市政公共建筑一样,警察局内部也设有太阳能应急供电系统,一套全自动的设备,白天吸收储蓄太阳光能,夜晚则自动启动照明设备。虽然灯泡的功率不大,但还是可以清楚的看见周围的环境。

只见刚才开门的女警身穿警服,满身血迹的半坐着地上。帽子早不知道丢在了什么地方,左手不停的试图支撑身体站起来,但却一次一次的失败。而鲜血不停的紧紧捂着的腹部不断流出,手指缝里隐约露出一节白色的肠衣。

“怎么了,没事吧!”夏云翰慌忙把她从地上扶起来。

“你说呢?”她试图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但在煞白的面孔上显得非常无力。

“坚持住,你能挺住,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夏云翰粗略的检查过一下伤口,发现那是一道致命伤:半个腹部被利器划开,内脏也受到了损伤。离死亡没有多远,也就是剩下一口气的时间了,但还是违心的安慰着女警。

"人都。。。死了,小心,这里有很多的...."在断续的声音中,她艰难的从口袋中摸出一串钥匙。

“有什么!”夏云翰紧张的问道。可钥匙还没有递到夏云翰的手中,就从手里滑落掉在了地上,女警猛地挣扎几下,瞪大着眼睛死了。

夏云翰捡起钥匙,看着地上的尸体遗憾的的吸了一下鼻子。对于死者,保留身体的完整是对其的尊重,何况对方临时之前还记得给自己开门。可如果不乘现在还没有尸变之前,把她的神经系统销毁,最多半个小时,又会多出一个行尸走肉。在安全和道义的选择下,夏云翰选择了前者。为了节约子弹,从腰间抽出菜刀,屏住呼吸,用力的砍向女警的脑袋。菜刀虽然并算不上特别锋利,但在几下乱砍之后,脑袋在血浆的喷溅中还是骨碌一下滚落在地上,露出一双哀怨的眼神盯着夏云翰。这不免有些让夏云翰有些吓得腿脚发软,急忙把脸转了过去,连滚带爬往警察局内部赶去。

警察局的内部对于夏云翰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以往总是路过这里,看着高墙,庆幸自己的清白。如今却是夏云翰的庇护所,为了生存,夏云翰不得不在这里迎接自己的命运,看来一切都在无常预料之中。在胡思乱想,夏云翰不禁发出了苦笑。

想到刚才奇怪的临死警告,夏云翰背靠着墙壁,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缓步前进。心想:克拉克来了吗?那个“很多”是什么。。。。。。

黯淡的月影照在远处的树木上,在地上投出长长的阴影。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那些不知死活的小昆虫在不停喧叫。隐约中,夏云翰看到远处似乎有个树的黑影正在蹒跚的移动。天,这怎么可能!夏云翰揉了揉有点发涩的眼眶,没错,这个影子与其他树木的影子相差无几,无论尺寸还是外形,唯独不同的是它在缓慢的移动,越过其他树木的影子沿着走道向前移动。

“谁!”夏云翰把枪瞄准了目标。没有回答,身影继续移动,“砰砰”,在黑夜里依靠感觉,夏云翰尽可能的瞄准目标的“头部”位置连开了两枪。可惜的是由于距离相聚较远,夏云翰只看到在远处的墙壁上迸出火花。毫无疑问夏云翰没有击中目标,可奇怪的是这个奇怪的东西似乎对此无动于衷,还是保持着缓慢的步伐向前移动。“跑!”夏云翰心里咒骂着这该死的怪物,沿着墙壁向着前面的办公大楼跑去。

跌跌撞撞中夏云翰来到了位于整个警察局中央位置的办公大楼。出乎意料的是厅门大开,依靠里面的太阳能照明设备,但也算的上灯光通亮。但奇怪的有一个人,更没有想象中出现的凌乱场面,地上甚至连一丝血迹也没有看到,桌上的文件,办公用品有序的摞放在一起,临门的接待台上还放着一杯咖啡,靠近一摸,竟然还是温的。这一切太奇怪了,和外面相比,简直就是两重天。

这时放在众多个办公桌子其中一张上的警用通话机引起了夏云翰的注意,

“喂,喂,有人吗”夏云翰抓起通话器大声叫喊,空荡的大厅回音激荡。

“嘶。。。嘶”夏云翰试着调整着通话机的频道,但除了杂音以外,什么回应也没有听到。

人呢?以往喧闹的大厅,为什么一个人影也看不到?连个尸体也没有?难道这是一个被下了诅咒的黑暗之厅吗。

在几分钟的尝试无效之后,夏云翰沮丧的一屁股作在办公椅上,手中的通话器也掉在了地上,大脑一片空白。克拉克呢,怎么没有看见他?

“咚。咚。咚”从二楼传来沉重的皮鞋声。夏云翰刚放松的心情顿时又紧张起来。

出于谨慎,夏云翰半蹲下来,躲藏在办公格间的写字台下,利用各格间相互之间的狭小视觉角度隐藏自己,而又可以观察到楼梯的下阶。

皮鞋声离夏云翰越来越近,终于在临夏云翰大概5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可惜的是,那个地方刚好是夏云翰的视觉死角。

“有人吗,喂,有人吗?”传来一个男人的轻声呼叫。

“夏云翰在这里!”夏云翰高兴得回应了一声,情不自禁的站起来。可夏云翰却忘记了夏云翰还藏在办公格下。“咣”的一声,夏云翰的头撞在了写字板下。摸着还在发痛的脑袋,夏云翰笨拙的从写字格里面爬出来。

“呵呵,是你呀”原来是克拉克,不过这时他显得并不是那么的轻松,满身布满血迹。

“你不会被丧尸攻击了吧”夏云翰指着克拉克的身体,有些结巴的说道。

“太好了,又见到了你。我还以为你来不了了。”克拉克没有意识到夏云翰紧张的情绪,就兴奋的跑了过来,拍了拍夏云翰的肩膀,有的力气有点大,以至于身上的一些血迹溅到夏云翰胳膊伤口的纱布上。夏云翰两眼一翻,心想,完了,自己也被感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