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战争 第一部 扶我上战马的人 1、马司令来到了我们村(2)

裴志海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size][/URL] 等我再醒过来时,我立刻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窑口被一块大大的石板盖着,窑内就像书上说的,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团,比黑社会还黑。我站在那里,竖起耳朵听了听,外面没一点动静,我爹裴牛二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说不定又去找村里的“黑寡妇”去了。我嘶哑着喉咙叫了他两声,除了回音嗡嗡地响,没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


等我再醒过来时,我立刻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窑口被一块大大的石板盖着,窑内就像书上说的,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团,比黑社会还黑。我站在那里,竖起耳朵听了听,外面没一点动静,我爹裴牛二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说不定又去找村里的“黑寡妇”去了。我嘶哑着喉咙叫了他两声,除了回音嗡嗡地响,没一点动静。我有点害怕,坐在那里呜呜地哭,眼泪哭干了,也没人来理我。我这才想起在我晕过去之前,外面好像发生过什么事情,这个事情一定很大,说不定是上帝又发怒了,又来了场洪水浩劫或者火山爆发。

(“核战爆发时间考证委员会”中突然有人站了起来,愤怒地拍着桌子冲着我大吼大叫:“别提上帝,我们是无神论者,东方教主早就庄严地向世界宣布:上帝死了!就是有上帝,上帝也只有一个,就是东方教主!”我小声地解释了一下:“我在叙述核战时的事情,那时上帝还没有死。”那个人涨红了脸,捣着我鼻子叫道:“小子,你别张狂,你现在只是个蚂蚁一样的老百姓,要不是教主开恩大赦天下,你不还是个像老鼠一样的黄衣教叛徒?没有狗日的上帝,世界上从来没有狗日的上帝,只有光明、伟大的东方教主!”话虽这么说,但为了能让我讲清核战,我们两者都做了妥协,在我以后的叙述中,凡是涉及到了上帝或和上帝有关的事物,都必须增加一个定语“狗日的”,以示我爱憎分明,立场坚定。这帮“核战爆发时间考证委员会”的家伙们,太他妈的搞笑了。)

根据我当时的推测,洪水浩劫的可能性很小,在远古时代,狗日的上帝已经搞过一次洪水浩劫,再搞一次,也没有多大意思了,倒有点像火山爆发,狗日的《圣经》上说:“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它。它开了无底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烟,日头和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

我有点伤心,狗日的上帝终于发怒了,世界终于到了末日。我要是狗日的上帝我也会发怒的,“人”这种动物真他妈混蛋,不爱好和平,爱好战争,不给老百姓造拖拉机,就会造核弹,还总想统一世界,大鱼吃小鱼,小鱼吃马虾,马虾们也自力更生造出了核弹,火山爆发前,已经有人在局部战争中使用了核弹。连我都有点生气,狗日的上帝能不发怒吗?这下好了,狗日的上帝打开了七个封印,七位狗日的天使来惩罚人类来了,大家一起玩完!

这么一想,我又激动得浑身发抖,眼睛发光,大家都玩完了,我爹也死了,我怎么没死?会不会是狗日的上帝看上我是个“美男作家”了,想让我当亚当?我这么一想,外面说不定还有个“美女作家”夏娃在等我。我这么大了,还没恋爱过,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我真他妈不甘心,至少应该轰轰烈烈地恋爱一场。我站起来抹了抹眼泪,准备化悲痛为力量,冲破黑暗的红薯窑,重回光明的人间,寻找夏娃或伟大的爱情。我在红薯窑里像狗一样爬着,摸到了红薯、壁虎、蛇类、苔藓,但我都把它们放了,摸到它们时,我就像摸到了情人的头发,它们让我感到很亲切,这是我的粮食,我得靠吃它们的肉,喝它们的血,靠它们活着出去。

我在远古时代当过解放军,进行过严格的野战生存训练,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我开始用手指在红薯窑的墙壁上挖洞,准备在洞里塞进石头当楔子,攀着踩着爬出去。指甲挖掉了,鲜血淋漓,钻心疼痛,但我咬了咬牙,继续挖着。我这么干,没有精神支柱不行。我仔细回想了中学时学过的语文课文,最后相中了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这文章写得多好,读着涎水横流,满嘴余香,精神焕发,如初生婴儿,浑身晶莹透明,不见一尘,祖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我一边背着“孟子语录”,一边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不亦乐乎。

(“核战爆发时间考证委员会”中有人再次用手指笃笃地敲着桌子,严肃地提醒我:“你注意点,别胡言乱语,你能肯定你在红薯窑里背诵的是‘孟子语录’,不是教主的光辉著作《黄衣教经》?”我觉得这个问题太他妈的幼稚了,太没档次了:那时根本还没有黄衣教,我再牛B,也不可能去背东方教主还没有写作的《黄衣教经》。但我还是忙做恍然大悟状:“对对对,当时我是靠每天背诵一篇我们东方教主的《黄衣教经》,这才战胜饥饿、寒冷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