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拳头不能解决一切问题!

藏东浪人 收藏 128 587
导读:这几天总是在怀念自己以前经历的施工生活,把这一段记忆写下来是一件好事情,不然的话,经历的破事越来越多,人也变得麻木不仁了,那会让一些尘封的往事灰飞烟灭的,趁着自己现在还能想起来,那就急忙动笔,以免思绪悄悄溜走。 也许是出门在外吧,大家的火气比在家里要大得多,加上工地人员流动性大、成分复杂,工地上打架是常有的事情,这里面不但有与外界打架,也有自己内部的内讧。 先是与当地村民中的几个地头蛇发生了严重的冲突。由于我们人生地不熟,刚到西山那会,发现一处良好的天然小溪水源地,于是我们就派民工去拉水,刚开始几天还没

这几天总是在怀念自己以前经历的施工生活,把这一段记忆写下来是一件好事情,不然的话,经历的破事越来越多,人也变得麻木不仁了,那会让一些尘封的往事灰飞烟灭的,趁着自己现在还能想起来,那就急忙动笔,以免思绪悄悄溜走。

也许是出门在外吧,大家的火气比在家里要大得多,加上工地人员流动性大、成分复杂,工地上打架是常有的事情,这里面不但有与外界打架,也有自己内部的内讧。

先是与当地村民中的几个地头蛇发生了严重的冲突。由于我们人生地不熟,刚到西山那会,发现一处良好的天然小溪水源地,于是我们就派民工去拉水,刚开始几天还没有什么事情,没有想到一个星期以后,几个拉水的民工被当地的地痞打得鼻青脸肿的回来了,拉水的车子和大桶全部被地痞们没收,居然说是这座山是他们家的,这里的水也是他们家的!说是让民工们回去告诉项目部,以后要来这里拉水必须给他们按桶的数量一桶水交十块钱!真是咄咄怪事,到了新中国的今天,居然在这偏僻的小地方还有占山为王的行为存在,公安部门派出所离这里有近二百公里远,如果去找派出所解决,不但耽搁时间,而且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偏向当地人,所以我们决定以自己的力量打出一片天地来!

我们项目部几个领导听了民工们的哭诉以后,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刚到这个地方就受到当地地痞流氓的欺负,如果不教训一下他们,那我们以后还在这里怎么立足?我们以后还怎么混?几个领导商量了一下行动方案,对付这种人只能是以牙还牙、以暴制暴,更何况我们工地上有近千号人,你们那个小村庄才不过百号人,敢跟我们斗?不发狠是没有办法混下去的,我们一帮外乡人必须用自己的拳头打出一片属于我们的天空!

行动方案制定好以后,我们就把工地所有的精壮劳力约700人集中在场地上,要求每个人穿统一迷彩服、头戴安全帽,手持约1米长32规格螺纹钢筋,约100人由1名工头带班,行动时间就定在凌晨3点半,我们决定突袭那个村庄,当时很多人就是一个念头,把那几个地痞流氓抓住以后往死里打!我们要给兄弟报仇,我们要在异乡立足,我们必须奋起抗争!

一会儿,队伍聚合完成后,项目经理老李出来了,他重点讲了要求此次行动打人只能打头部以下,绝对不能打死人,只达到教训当地地痞流氓的效果即可。

晚饭做的很丰盛,大家兴高采烈的吃喝玩乐,议论着今夜的行动,食堂里各个工班长再次要求不能打头部,不能打死人。

很快到了凌晨两点多,工地上7辆大卡车满载着全副武装的工人朝当地村庄开过去,我们这些管理人员则分别乘坐越野汽车在卡车前、后坐镇。我那时候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心里面难免还是有些发慌,看着浩浩荡荡的打架队伍,我想万一谁要是出手重了打死人怎么办?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想着,队伍已经来到村庄。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整个村庄静寂一片,但奇怪的是,怎么连狗叫声都没有,我们不管那么多,几百号人个个手持钢筋迅速下车排好队,由带班工长一声令下,工头们分别带领自己队伍冲进村庄!等到大家冲进去以后才发现,整个村庄居然连一个人影子都没有,从村东到村西,就连狗也没有!这肯定是行动方案泄密了,我们非常泄气,只好开车打道回府作罢。不过这次行动虽然泄密未完成,但后来我们再也没有受到过当地人欺负,不但如此,以前闹过事的那些地痞流氓还经常免费给工地拉菜拉水,呵呵,不打不相识,最后收工时我们还和当地村民欢聚了一场。

最后我们才知道,那一天不是我们的人泄密,是由于当天行动的动静太大了,白天在场地里又是领导讲话,又是工班长宣誓,还统一裁钢筋,被从这里路过的村民发觉回去通风报信,他们还藏在队伍里听到了行动的时间,因此我们跑过去以后扑了一个空。

呵呵,事隔多年我想起这件事情,还是暗自庆幸当时没有行动成功,要知道,乱军之中,民工们那么多,谁要是出手打死人,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外界的局势稳定下来,施工生产也逐渐步入正常轨道,可我们自己内部又经历了一场血腥风雨。当天正是中秋节,我们这些人正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了,所以大家就在工地食堂做了一顿好吃好喝的,本来刚开始气氛很好,大伙用喝酒来排除内心的寂寞孤独,只记得当时喝的白酒度数很高,大家都互相敬酒喝,不一会儿功夫,居然喝掉了几箱子高烈度白酒,这时候每一个人都有些飘飘然,我也喝多了,和另外一个技术员兴奋的划拳起来,这时候还有人在嬉笑怒骂,但是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异样。


这时候,就听到宿营地外面一阵吵闹声音,我仔细听了,应该是技术员小李喝多了,他一个人又哭又闹,说是这个社会对他有多么不公平,他说他恨这个社会,他恨一切人,他对着夜空大喊自己本是玉皇大帝下凡,来到这个凡尘就应该做全世界的主宰者的,这家伙居然在发酒疯,这时候谁也也不知道他酒醉是真是假,因为大家在这个工地以前根本互相都不认识,谁也没有想到小李喝完酒是这个样子,这时候司机柳师傅赶上前去劝告小李:“你这是怎么了啊,一个大小伙子在这里瞎闹腾啥?你不知道丢人现眼啊,赶快回去!”其实我知道柳师傅也是喝多了的,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长辈,年龄比这些新分来单位的大学生们要大很多,所以他自认为自己这样出去一劝解,小李就会收敛起自己的放荡行为,没有料到的是,小李根本就不理这个茬,他对柳师傅反唇相讥:“你这个老东西在这里吓先掺乎什么,老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跟你这个王八蛋有什么关系,你现在给我滚远一点,滚的越老越好,老子一辈子也不想你,记准了,我是你李爷爷,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这下子彻底激怒了柳师傅,他暴怒的跳起来:“今天你大爷不教训你一下,看来你是不知道社会怎么混了!”于是是技术员小李与司机柳师傅在门外打起架来,一阵叮铃桄榔,等我们跑出去看的时候,小李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躺在地上昏厥了过去。大家七手八脚赶紧把小李送往医院,幸好医生诊断无虞,小李只是受了些皮肉伤,当夜就包扎回到工地上。


后来第二天我们全体开会,由项目经理说明了一下昨天打架的情况,大家伙次才明白原来是小李酒后出言不逊侮辱了柳师傅,柳师傅情急之下顺手抄起一把火钳子照着小李的头就是一下,小李完全没有防备一下就被打倒在地。两个人都喝醉了,所以这事情只能是内部处理算了,不然的话还能怎么样呢?首先由柳师傅给小李郑重道歉,毕竟出手打人是不对的;小李头上缠着纱布,也给柳师傅道了歉,说自己以后再也不酒后发疯骂人了。柳师傅更加惭愧,说是自己失手打人真不是东西,以后也要改掉脾气暴躁、动手打人的坏毛病。这样一来,两个人就算是冰释前嫌了,后来他们两个人还成了要好的朋友。

那时候的工地生活很单调,人与人之间也很简单,这里不需要尔虞我诈,如果两个人或是与外界发生矛盾,只能是通过武力解决。这样的解决问题方式看起来非常直接,但也产生了很多弊端,其实是不好的。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事情的发生与项目经理部的管理方式有关系,作为管理者,不能总是怂恿下属去打架,以前的工地领导多是文化程度不高,遇事处理简单粗暴,当然也有当时大家普遍法律意识极其淡泊的原因。十几年过去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彻头彻尾的变化,施工单位现场项目经理部领导多由大专以上文化程度同志担任了,再加上现在全社会都在日趋进步,法制社会意识日渐浓厚,遇到引发暴力的事情,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去联系公安派出所部门去解决,我们绝对不会再干那些鲁莽的事情了。


无论如何,时代还是再以任何人不能抗拒的方式在前进,用暴力、用拳头还是可能解决一些一时之需的问题,但毕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这如同在世界上的纷争一样,武力是可以解决问题,但最后还是需要坐下来争取和平。

往事如风,回忆总是令人有些复杂情绪,这里面有留恋,有挥之不去的欢乐或是悲伤,更有那份沉甸甸的、铭刻在内心深处的美好时刻回忆。



本文内容于 2009-6-12 13:22:24 被藏东浪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