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原来是他

bloodamoon 收藏 8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地狱是什么样子的?幽暗、恐怖,四处飘荡着冤魂和牛头马面,刀山、油锅和无数种令人发指的酷刑…… 我在哪里?真是被人砸碎了脑袋进了阴曹地府?我思维一片混乱。 好了!这次终于解脱了!真的成了那第482名烈士,成了和平年代里牺牲的又一个军人!不知道到时候报纸又该如何糟蹋我或者塑造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地狱是什么样子的?幽暗、恐怖,四处飘荡着冤魂和牛头马面,刀山、油锅和无数种令人发指的酷刑……

我在哪里?真是被人砸碎了脑袋进了阴曹地府?我思维一片混乱。

好了!这次终于解脱了!真的成了那第482名烈士,成了和平年代里牺牲的又一个军人!不知道到时候报纸又该如何糟蹋我或者塑造我,是孤身与海盗周旋的英雄还是被袭击的灯塔哨兵?不管了,再差也得算因公牺牲吧?这样就好!这样的话我总算报答了父母一回,不管怎么说部队会给家里寄去一笔抚恤金。是多少呢?希望能多点,毕竟父母养了我这个儿子,生前我没有尽过孝反而整天惹他们生气,死了能给他们留点钱我也能安心了。1万还是2万?这个我不太了解。以前听指导员说过,中国军人的抚恤金是世界上最低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从500元上调到2000元,还买不了一头耕牛,希望现在能多点!

灵魂真的存在,现在我终于信了!眩晕、黑暗的感觉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感觉,果然地狱不是好地方,不然为什么大家都争着想去天堂?我知道来自阴间地府的勾魂使者马上就会来把我引向地狱,不知道是不是黑白无偿是什么样的,快知道了!黑色和白色的无常鬼手持着枷锁和铁链,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看起来模模糊糊,是这样的吗?

来了!他们来了!我看不到他们却感觉到他们在锁住我的疼痛感,还在喊着我的名字,“李栋梁……李栋梁……”

眼前有了一丝光亮,尽管很微弱。疼痛感驱使着我努力睁开眼睛,观察着阴曹地府的模样……

啊!眼睛有些疼,我赶紧眯缝着眼睛努力适应着光亮,疑问着阴曹地府怎么会有光亮?

“李国栋?”有人在喊我,下意识地我想立正并答了一声“到!”

地怎么会是软的?我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回事,就听到“啊!”的一声,叫声很尖,女人的声音!

我是在哪里?怎么会有女人?

过了好大一会,我终于清醒了点,睁开眼睛,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紧张的看着我。我有意识地驱动手指使劲掐了一下自己,大腿上传来的剧痛让我终于意识到,我还活着!我下意识地想转动头部观察一下这是什么地方,可颈椎的部位传来的疼痛让我放弃了这个举动。

“你小子终于活过来啦?抗击打能力也太差了吧?”有人说话,嗓门很大有点刺耳,但声音有点熟悉!很不标准的普通话……

我想起来了,是海盗!我心里一紧,不由主地收缩身体,手悄悄摸向绑在小腿上的军刺。

“别紧张!自己人!”那个陌生的脸孔开口说话了,这个应该是海岛里的那个黄老七,刚才那个就是叫什么的贵的。

“刘文雄走啦?”黄老七问我,伸手把我身体扶了起来,往我身后塞了一个枕头。

我没有回答他,忍住颈椎处的疼痛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屋子里的情况。这是我的宿舍,没错!海盗们全在,那个老大坐在学习桌前面的椅子上,其他几个坐在刘班长那张床上,其中一个拿着一个手电筒照着我,学习桌上还有一个电灯,有点像我们的手提式充电电灯把宿舍照得十分亮堂。

在我床头上靠墙蜷缩着一个女孩,年龄不大,怯生生地望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期盼和无奈,脸上布满了泪痕。这个女的应该就是海盗们绑架的肉票了,不过我还不知道海盗要对她怎么样!关键我现在自身难保如何去救她?我受不了她期盼、无奈的眼神,赶紧躲开了她的目光。

沉默着,我没有立即回答那个黄老七的问话,心里在不停地思索着。他怎么会认识刘班长的?现在我是被他们抓住,要杀要剐我没招,我可不希望再给刘班长带来什么麻烦!

“你叫李国栋?”还是黄老七在问我,其他几个人都在抽着烟,屋子里烟雾缭绕,有点呛人。

我点了点头,心想他们肯定翻动过宿舍。我的衣服上、笔记本上都有名字,他们知道这也不奇怪。现在我担心的是不知道他们要对我怎样,为什么没杀我?

黄老七盯着我,声音低沉地说道:“我是黄志国,原来也在这守岛,刘文雄接我的班。”

黄志国?我一听愣住了,张大了嘴巴,“啊——”

我仔细地打量着黄志国,心里充满着疑问。黄志国不是退伍了吗?怎么当起了海盗?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尽管我知道,像我们这样当兵退伍回去之后就又成了老百姓,会从事各种职业,但还没听说过谁去当了海盗,这是怎么回事?

黄志国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冲我笑了笑说:“不相信?我对这个岛很熟悉,刚才我就知道你肯定在地道。怕你误会了才等你自己出来的。”

确实,黄志国就是他!

“小兄弟!对不起啊!刚才敲了你一下,主要怕你枪走火,呵呵,对不起啦!”那个刚才拿着手电筒照我的家伙,叫什么贵的家伙咧着嘴冲我笑了笑,说道。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乱成一团麻!这是什么事啊?共和国军人、烧杀抢掠的海盗或者再加上为钱卖命的雇佣兵这三种身份,让我不知道黄志国到底是干什么的!

刚才他们说我们是自己人,我差点晕倒!我不是海盗,也不是雇佣兵,是一个共和国的军人,怎么能和他们是自己人?不过既然他们这样说,我想自己成为连队第482名烈士的可能性几乎就不存在了。不过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忽悠我完了之后再杀人灭口呢?天知道!

沉默了一会,我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坐了起来,想从口袋里摸烟抽,掏出来的却是一团烟草糨糊,烟全湿了。我懊恼地把那团糨糊扔在地上,站起来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包船老大送给我的小熊猫,抽出一根自顾自地抽了起来。

我尽量让自己镇静下来,努力控制着自己那只捏着烟的手不让它的颤抖幅度过大。心里尽管害怕,可很多事情不是害怕能解决了的,现在我只能坚持着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的举动让那个老大有些不乐意,他掐掉烟头扔在地上用脚使劲捻了一下,站起来向我走来。额头上的一块伤疤很醒目,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很危险,我不知所措。

“小兄弟!别害怕!我们以前都是当兵的,你听我说……”刀疤脸老大冲我说道,语气中倒也没有杀气。

他们不是海盗,的确是雇佣兵。刀疤脸老大叫石军,以前当兵在我们师直属侦查营,黄班长是他的兵。后来他被选到军区特种大队,阿贵、大头和阿宝都是他在特种兵大队带的队员,后来退役后他们就加入了雇佣兵一个名叫“红箭”雇佣兵组织,平时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石军一再强调,“红箭”里面的人都是中国人,大部分是我们国家的退役特种兵,所以组织绝对不接对我们国家和同胞不利的任务,给再多的钱也不接。

石军告诉我他们四个人是一个小队,代号“红狐”,他是队长兼狙击手。

然后他给我逐一介绍了一下,阿贵是突击手,也就是给我一手刀的那个家伙,人高马大,身体壮得像头牛,一身丛林迷彩,上身赤着膀子。

大头是爆破专家兼电子设备操控,人如其名,身体精瘦,就是头大,让我怀疑他那身板如何能支撑一个那么大的脑袋!

阿宝是格斗专家兼小队医疗兵,个子不高看起来身体非常匀称,饱含着无穷的爆发力,时刻刀不离手,是玩刀的行家。

前段时间他们几个人回国休假,就到X市找黄班长叙叙旧,得知黄班长的事情后就……

对于雇佣兵我知道但不了解,只是从电影里或者小说里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为钱卖命却比普通军队战斗更强的组织的存在。出生于80年代后期的我,一直生活在和平的环境里,来到部队无非是训练、演习,从来不知道真正硝烟弥漫的战场是什么样的,更感觉不到战争的气息。也就是平时从新闻了解到地球某些地方还有战争存在着,美军打伊拉克、打科索沃、打阿富汗,或者俄罗斯打车臣,但这些地方离我太遥远了。记得排长“老古”和我说过雇佣兵的事情,他告诉我现在国外有很多雇佣兵组织,但大都有合法的外衣,如叫什么保安公司、安保公司等等。雇佣兵组织也并非都是干什么坏事,大部分都是做安保的,也有帮助贩毒分子及武器走私押运的,这样的组织不多。而且雇佣兵组织主要在国外,成员大都是西方国家的一些退役特种兵,中国甚至亚洲的类似组织极少,甚至没有。

现在有了,我亲眼看到了雇佣兵,不过我觉得他们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秘,都是普通人的模样!

我听着石军说话,眼睛不停地打量着他们几个人,黄志国班长坐在我的军用小凳上,双手抱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他几个人都歪倒在刘班长的床上,抽着烟小声嘀咕着,看得出来他们也和我一样累,也不是铁打的。

我扭头看了看蜷缩着在床头的小女孩,已经睡着了,身体冻得发抖。我起身把被子铺开盖在她身上,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丫头年龄和我差不多,18、9岁的样子,长发遮住了她的脸蛋,我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看着她,我心里顿觉愧疚!我是一个军人,职责是保家卫国,守护和平,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不受侵犯!可我呢?假如绑架她的真是海盗的话,她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我知道海盗是干什么的,也明白落到海盗手里的女人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可我从开始到现在想到却是保住我的小命,或者祈祷着他们快走别动了我的设备而遭到部队的惩罚?甚至刚才我所关心的却是雇佣的事情,却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被绑架的女孩!

我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吗?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