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正文 临训

til1111 收藏 4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骑兵五期’的学员今天都在谈论那件事,新来的教官竟然就是袁世凯的儿子。瞧那小子应该还不到20岁吧,甚至比有些学员的年纪还要小,以后被这么一个牙口未满的花花公子管着,‘骑五期’还能培训出什么人才来?

有人在唉声叹气,但也有人在暗暗激动。捏着口袋里的梆硬的银圆,有人仿佛摸到了扣开袁家大门的钥匙。要是一直能跟在袁公子手下当差,这往后的日子……前途无量。

当然,还有人在幻想,卖国贼的儿子就在自己的眼前,如若一枪打过去,砰!又一个汪兆铭诞生了,这太令人激动了。(汪精卫年轻时曾刺杀过清朝摄政王,虽然没能成功,但其民国早年的人气非常高,是无数热血青年的偶像)

或好或坏,不单是骑兵系的学员,就连整个保定军校都在为袁克恒的到来而改变。从前很少抓正事的‘王统镇’已经开始干活了,不停的从仓库里往‘骑五期’送着‘宝贝’,清一色的毛瑟卡宾枪。

王汝贤想不明白,六少爷要德国枪做什么?学院里更好的日本三一式马枪。这德国‘毛瑟卡宾枪’,就是放在德国都不受重视,说是不怎么好用。

袁克恒站在‘骑五期’一大队队列前,六十名学员按照他的要求都没有带马出操,而是呈步兵对列站好‘临训’。

看着一个个表情各异的‘家伙’, 袁克恒预感到,自己的日子并不好过。

踏着马靴,他从队伍前走过,一个一个看着自己的士兵。

“都有了!我讲一点,人有两条腿,马有四条腿”。

袁克恒在一个站姿并不是很好的学员面前停下,盯着他,继续说刚才那句奇怪的开场白。“所以,马比人站的稳当,是不是?”。

站姿松散的学员被袁克恒严厉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马上立直了身体。毕竟,谁也不想被只畜生比下去。

袁克恒继续向下走,又来了一个态度极不端正的学员面前,那学员许多对袁克恒好象有什么成见,见袁克恒盯着他,不屑的将头扭到一旁。

啪——

袁克恒一巴掌抽在学员的脸上,打的非常响,每个人的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被打的学员虽然很愤怒,但还可以克制自己,他瞪圆了双睛怒视着袁克恒。袁克恒则面色不改的盯着他,两个人针锋相对。

袁克恒突然说:“很好,以后凡是在队列中,所有人都按这同学的标准执行。我不但是你们的长官,还是你们的命令,你们要无时无刻的盯着我。作为军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无视命令!都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

学员们杂乱无章的应道,一点都没有军人气象。也许,他们是被袁克恒手段给震懵了,均在想,眼前这袁六公子还真够狠的,说打便打。

袁克恒吼道:“回答是!我不要听你们的意见!要的是你们的态度!”。

“是——!”这下好多了。

刚回到队列前站好,袁克恒突然又气鼓鼓的向另外一名学员跺去。那是个年岁很小的学员,看上去也就十几岁,站在队列的最左侧,正斜着脑袋害怕地望向朝他而去的袁克恒。

袁克恒走过去抬手想打,但那孩子本能地别过了头,缩住脖子发抖。

袁克恒收回手,侧站在孩子身旁,瞪着眼吼:“立正!目视前方!”。

学员一激灵,马上挺直了身子。

“看着我!”。

小家伙马上转头去看袁克恒,袁克恒却又吼:“目视前方!”。

如此,袁克恒如疯了一样来回折腾,一会让看前面,一会让看旁边,把小家伙委屈的都快哭了。

“出列!”。

袁克恒愤怒了,因为眼前这个孩子明显没接受过军事训练,连起码的队列操守都不知道。队列中士兵是要看着长官,但不能歪着脖子去看,要用余光注视。

袁克恒大声问道;“姓名!籍贯!入校前履历!”。

“毛….毛,毛三娃,山东人,刚,刚进城”。

轰,大家都笑了,这刚进城算什么履历啊。

“给我滚出来!下一个!姓名!籍贯!入校前履历!”。

“是——!”顺下来的学员大声回道:“李国雄!直隶保定人!入校前系‘直隶清河陆军军官预备学校’民国四年毕业生!”。

“继续!”。

“田财多!山东泰安人,入校前系‘武昌陆军官预备学校’民国四年毕业生!”。

“边永茂!山西太原人,入校前系‘直隶清河陆军军官预备学校’……….”。

袁克恒一个个听着学员们的汇报,虽然这些人来自北方各省,但入校前均是‘清河陆军军官预备学校’和‘武昌预备军校’的学生,都接受过很多年的预备军事培训。

北洋政府在保定军校延用的是清朝军制,并不是谁都可以进入保定军校的,保定军校只接收原陆军中学的优秀毕业生。

在清朝时期,所谓八旗子弟,从生下来起就已注定要当一辈子兵,从小就接受军事训练,其他什么都不用干。到西式军校成立之后,这个传统被继续保持,清政府不但在全国各地开设了许多所陆军小学,从小就培养八旗兵,更在北京清河、南京、武昌、西安开办了四所陆军中学,培养未来的军官。

只有这四所陆军中学优秀毕业生,才有资格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1915年,四所陆军中学改为两所,只留了北京清河和武昌两校。而从民国元年起就开始培养的‘新陆军中学学员’已经毕业,正是袁克恒眼前所站的这一批。

等所有人汇报完,袁克恒严厉地盯向那个早已泪流满面的孩子,问他:“你是怎么回事?从前没上过陆军中学?”。

那孩子抽泣道:“没——,没”。

这时,学员中有人说话,“他可了不得,比您只早来一天,粱财神的小舅子”。

粱士诒的舅子?袁克恒愣了,他还真没关心过粱士诒的家庭情况,但那位‘土财’的岁数也不小了吧,这么突然冒出个这么大的舅子。难道老粱纳新姨太了?

望着哭泣不止的毛三娃,袁克恒想:好你个粱士诒,我就不是算计过你几次,用得着派个尾巴来看着我吗?再说,你派的这个尾巴也短了些,傻里傻气的,三娃,还三多呢。

“哭什么!”袁克恒没好气的看着三娃,一时还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解决。决定先放放,找个机会问问王汝贤再说。

“你,今天就站在外面看着。听清楚没?站外面去!”。

跑掉一旁的三娃子乖巧的点点头,样子倒很可爱。

袁克恒吼:“要回答是!”。

“是!”这下三娃子的腰挺直了,但泪水还挂在脸上。

袁克恒转过头嘀咕道:“傻了吧唧的,粱士诒还好把你送我这来了,要是留着你管钱,不赔死才怪”。

轰——,人群中又是一片笑声。

“都别笑了!都有啊,谁在笑我让他站出来笑个够,一个个支在你们脸前笑,都听清楚了吗!”。

“是——!”。

学员也都看出来了,这位‘大头公子’可不好着惹,又有一位当总统的爹,还不是想收拾谁就收拾谁。不高兴了,王汝贤都要给他打立正,稍息。

“都有,我继续刚才的说话,人有两条腿,马有四条腿——”。

在场人这下都傻了,心说,这位不会就这么两下吧,怎么又扯回马腿上去了?

“都认真点!人有两条腿,马有四条腿,所以是人骑马,而不是马骑人,对不对?”。

“对——!”

虽然疑惑,但这次学员们的口号很响亮,都担心被这位六少爷拉出去整治。

“对个屁!”袁克恒突然冲过去,挨个狠拍这些人的胳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袁克恒憋粗了喉咙喊:“你们中的每一个人!所有的人!每一个中国人!要是不能挺直了腰板做人!就只能跪在地上爬!被人骑!被人压!被当作畜生一样使唤!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六十条汉子都像袁克恒一样憋足了喉咙吼(包括已经被编外的三娃子)。

“明白就好”袁克恒表情严肃,逐一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大声道:“这么多年了,我们中国人一直都被外国人欺压,你们要问我,为什么中国人会被欺压?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但我这里血性”

袁克恒拍拍自己的胸口,“这里有足够染红一寸国土的忠心赤胆,但我就是不知道!怎么才能使国家不再受欺压!“。

“现在!我和你们一样投身军旅,拿着国家的钱粮衣食无优。知道我腰上的这把枪值多少钱吗?德国毛瑟造手枪,民国元年,花八十五两银子从德国人那里买来的。当时,政府一共采买200支,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让我们这些当官的更体面?更威风?还是为了更好的欺负那些百姓?都不是!”。

“八十五两银子,按民国元年的水平来算,是二十七户农民的一年收入。你们中有人种过地吧?这是多少钱?这是多少人的血汗!”。

袁克恒拔出枪,低着头表情凝重,咬着嘴唇道:“你们都听说过吗?我们保定军校的第一任校长,曾经在日本士官学校,以总分第一位名毕业的中国军人,蒋百里,蒋将军。他曾经就用这样一支手枪,当着你们前辈学员的面射穿了自己的胸膛。而他为得只是给你们这些人要来枪,但他没有成功,所以,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求你们的原谅”。

“军人!枪就是我们的生命!是百姓的血汗!给我们枪不是让我们用来杀人,是为了让我们挺直腰板!中国如何富强不用我们操心,我们每一个人吃喝,都有几十户百姓供养!我们只需要记住!中国今日之屈辱!是因为我们这些中国军人没用!打了败仗!败仗!”。

“都听清楚了吗!”。

“是——!”。

士兵们怒目圆睁的吼道,而这样的吼叫,在保定军校历史上从都没停息过哪怕一刻。袁克恒多希望,这吭长的吼叫声是由心而发,从每一个中国人都从心底,呐喊。

中国,太需要这样的声音了。

(蒋百里将军因求军需不成,愧对学员拔枪自杀曾轰动一时。一个曾经把所有日本人都比下去,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的赫赫将军,回国报效,竟做不到给士兵们人手一枪,这是什么样的悲哀?!中国曾受的屈辱,发人深思。今天的两更结束,关于训练方面的章节不打算多写,可能会几段带过,直接继续民国发展史,进军外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