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屠杀一家三口 受审时旁听席上一片杀声 ZT

shan..lin 收藏 4 285
导读:  [img]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090611/9f21a16185.jpg[/img]   昨日,被告人蒋华云在庭上受审。本报记者 李斌 摄   [img]http://himg2.huanqiu.com/attachment/090611/51ad7c5b72.jpg[/img]   王宗红的母亲在休庭时痛诉蒋华云太凶残。本报记者 李斌 摄   他作案后,连夜从忠县逃往涪陵,买来老鼠药准备自杀,但最后选择了投案自首。他说,不想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被告人蒋华云在庭上受审。本报记者 李斌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宗红的母亲在休庭时痛诉蒋华云太凶残。本报记者 李斌 摄


他作案后,连夜从忠县逃往涪陵,买来老鼠药准备自杀,但最后选择了投案自首。他说,不想让这起灭门案成为悬案,想让案情大白于天下。


他受审时,面对旁听席上一片喊“杀”声,坦言13岁的被害小孩最无辜,与此事无关。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在庭上流下了眼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孽源:恋上有夫之妇


因为此案在忠县反响很大,昨日,市二中院特在忠县法院大法庭开庭审理此案。昨日上午9时,外表清瘦的蒋华云一走进法庭,就引起了旁听群众的小声议论,这个人的外表与他们心中的杀人凶徒有很大区别。蒋华云神态平静,思路清晰,一直用普通话回答提问。


据市检察院二分院介绍,现年31岁的被告人蒋华云,小学文化程度,是武隆县鸭江镇农民。1999年,蒋曾因犯抢劫罪,被武隆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


2008年8月,在忠县县城一火锅店打工的蒋华云与该火锅店服务员王宗红相识,最终发展成同居关系。为达到与王宗红长期厮守的目的,他要求王宗红与丈夫离婚后嫁给他。王宗红起初同意,但后来因其夫拒绝离婚,父母又坚决反对,她的想法开始动摇。


两人同居后不久,王宗红怀孕了,蒋华云认为腹中胎儿是自己的,更加重了与王宗红结婚的念头。在一次酒后,蒋华云甚至为王宗红割腕自杀,至今留下伤痕。


今年2月6日,蒋华云决定对此事作个了结。当日下午,本来答应与他见面的王宗红关机爽约。当晚10点30分左右,蒋华云怒气冲冲来到县城王宗红家门外叫嚷,但王宗红夫妻俩没有开门。


罪恶:杀害一家三口


其后,蒋华云刚来到楼下附近一报亭买水喝,王宗红的丈夫李宗华就追出来质问蒋华云,两人发生争吵。此时,蒋华云便有了“自己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想法,他在报亭老板处买了一根木棒,再次上楼踢李宗华家的门。已经回家的李宗华打开房门,拿着一把折叠刀警告蒋华云赶快离开。蒋华云遂用手中的木棒对准站在门前的李宗华头部打去。


蒋华云声称,他冲进王宗红的卧室,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将王宗红刺死。杀红眼的蒋华云又将熟睡中的13岁孩子李红超残忍杀害。随后,蒋华云又将门外的李宗华拖进屋内,用菜刀猛砍。行凶后,蒋华云换掉血衣,拿走李宗华身上的1000余元现金和一部手机,连夜花600元租了一辆出租车逃往涪陵。


反思:小孩的确无辜


蒋华云逃窜至涪陵后,在一地摊买来15瓶老鼠药,准备自杀。“我后来放弃了自杀,我不想让这起灭门案成为悬案。我想接受审判,让案情大白于天下。”最终,蒋华云向涪陵警方打去电话投案自首。


蒋华云在庭上称,他认为造成这起悲剧的应该是王宗红一方。“小孩李红超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为什么要杀害他?”昨天,蒋华云面对公诉人的提问低下了头,他开始反思,然后回答:“我承认,他是最无辜的,他与此事无关。”但接着蒋华云又称:”当时我已杀红眼,杀一个是杀,杀几人也是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公诉人说:“蒋华云,请你向法庭阐述行凶过程。”蒋华云犹豫了,用手摸着额头,声音很小地说:“人是我杀的,我都承认,没什么好说的。”


控方:否定意识障碍


随后,公诉人宣读了蒋华云归案后对行凶过程的供述,那些血淋淋的细节,使庭下的旁听群众心惊肉跳,庭上不时响起“啧啧”声。“啷个下得了手哟?”特别是听到13岁小孩被杀过程,有人开始骂脏话。


对于蒋华云,公诉人起诉的罪名为故意杀人和盗窃罪,蒋华云没有过多辩护。其辩护人提出蒋华云在2007年曾经因为车祸受伤住院,医院诊断为意识障碍,建议法庭对蒋华云是否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进行司法鉴定。


但公诉人认为没有必要,因为从行凶前的准备,行凶和潜逃过程看,蒋华云没有意识障碍的症状。


最后,公诉人提出蒋华云罪大恶极,应适用我国最高刑罚。蒋华云说:“我死可以,没意见。”


群众:旁听后喊“杀”



昨日,由于案情重大,法院没有当庭宣判,在作最后陈述时,蒋华云流泪了,他不停地用手抹着眼睛,声音颤抖:“这一切都是王宗红害的……”除此之外,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


法官宣布休庭,请法警将被告人押回看守所继续关押时,旁听席上大约200名群众顿时喧哗起来:“拉出去枪毙!”“坚绝要求判死刑!”听到这些声音,蒋华云转头望着旁听席,表情茫然,然后低头跟随法警离开法庭。


此案也引起中央电视台的关注,昨天,该台《庭审现场》栏目对此案开庭过程进行了全程录制。


本组稿件文/本报记者 杨野 通讯员 梁晓艳


相关新闻



凶手不知道



母亲开庭前去世


昨日,蒋华云的亲人没到现场旁听。据其代理律师刘召奎介绍,在8日曾经接到蒋父的电话称,蒋华云长期患病瘫痪在床的妈妈在头天已去世。而这个不幸的消息,刘召奎律师没有告知蒋华云。


昨天,前来旁听的还有死者王宗红的母亲范云艮,她今年63岁,头发已经白完了。说到女儿的事,她禁不住伤心地哭了。她说:“女儿一家都走了,我和老伴都很伤心。虽然我有三个孩子,但只有住在城里的二女儿家条件稍微好点。我们住乡下,女儿在城里煮了新菜,经常都要带回家给我们老两口尝个新。现在女儿、女婿还有13岁的外孙都没了啊!”


李宗华的母亲杨兰素,也已经61岁了,她满脸愁容地说:“儿子一家人死了,他们的安葬费都是我拿的。这个残忍的人,还害了我可怜的孙子,这种人就该得到法律最严重的处罚。”(重庆晨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