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朝鲜释放美国女记者?最后美国得靠中国帮忙

美国两名女记者被朝鲜中央裁判所判刑12年劳动教化一事,在美方呼吁下,仍未有一点进展。美国印第安那大学布鲁明顿分校(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东亚语言与文化系教授罗宾森(Michael Robinson)对多维社指出,两名女记者恐怕还得在牢里待半年,目前美国对朝鲜没有太大的影响力,可能最后还得靠中国的帮忙。


为美国加州潮流电视台“Current TV”工作的台湾裔女记者凌志美(Laura Ling)与韩裔女记者李云娜(Euna Lee),被朝鲜指控在3月17日时非法跨越中朝边境并遭逮捕,近日判决出炉,两人被指犯有“敌视朝鲜民族罪”和“非法入境罪”,处以12年劳动教化徒刑。


印第安那大学布鲁明顿分校东亚语言与文化系教授罗宾森指出,这件事对美国来说是个难题。“白宫必需小心处理这个议题,他们不希望让它变成一个国与国之间的问题。”


罗宾森认为,美国会希望把这个议题变成一个非正式的协商,目前美方已准备派出特使,但此人不是代表美国政府,而是以个人立场前往,这名特使也必需拥有颇高的社会地位,是朝鲜已知的人。“我认为美国政府想要避免造成外交问题。”


罗宾森说,目前大家讨论的两名人选中,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可能是比较适当的人选。“一个人选是新墨西哥州长理查森,另一个是前副总统戈尔,这两位记者工作的电视媒体,戈尔是其中一名创立者,因此,他也许拥有前往朝鲜的适当身份,能以私人的立场与朝鲜协商释放两名女记者。”


不过,目前释放一事尚未有实质进展,罗宾森对多维社说,朝鲜政府应还会扣留两名女记者一阵子,虽然可能不会让她们在牢里待一年那么久,但应该至少会有六个月。


值得庆幸的是,为了朝鲜的形象,朝鲜应不致于真的让两名记者从事劳动教化的活动。“我不觉得她们会真的被要求做劳教。虽然没有人知道朝鲜是怎么想的,但在过去,他们从未在这种事件中让人真的去做这样的事。现在两名女记者的事件在各国传开,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而记者只是在尽他们的责任,最终,朝鲜会将两人释放,他们不希望两人报导劳教营中的情况,所以女记者会去的监狱是现代监狱,是朝鲜希望展示给外界看的监狱,那里的情况会好一点。”


而如果朝鲜提出要求,白宫是否愿意做出让步呢?罗宾森认为,这件事还很难说,美国不能让整件事看起来像是在交易两名记者,美方应会让其他人来做这件事,而非由政府来出面,最终可能会变成牵涉范围更广的协商。“中国向来也不断与朝鲜对话,所以透过这样的管道,能达成某程度的协议,但我们不会让它看起来像是在做外交上的交易。”


由于美国与朝鲜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美方目前请求瑞典大使帮忙协调,至于是否也可能透过俄国来协商,罗宾森认为,可能最终都需要中国出面。“在这件事里,可能最后还得请中国帮忙来结束事件。”


美籍伊朗女记者萨贝里今年4月因间谍罪被判处八年监禁,她被逮捕的原因是没有新闻从业人员的证件。经上诉后,萨贝里获得减刑与缓刑,并在5月11日获释,美方为了“回馈”伊朗的善意,预计释放三名被扣押的伊朗外交官。


罗宾森认为,不能说朝鲜记者事件跟伊朗记者事件是一样的,因为在伊朗的事件中,交换人质是很有用的谈判方式,经常见到,这在过去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也经常发生,他们会彼此交换囚犯,人们也经常遭到绑架,但现在美国并未扣留任何朝鲜人,罗宾森不确定是否能安排出一个适当的交换人选。


罗宾森开玩笑道:“如果美国愿意的话,可以扣留在华府或纽约的朝鲜外交官,做为交换的条件,但我想美国不会这么做。”


罗宾森对多维社说,美国对朝鲜没有太大的影响力,朝鲜太孤立、也非常愿意保持孤立,美国很少有与之抗衡的方法。“我们已经封锁、制裁了朝鲜,已没有太多其他的方法,相对来说朝鲜就显得能有所要求。”


不过,目前外界听到的仅有朝鲜的一面说词,审判女记者的过程也未公开,罗宾森分析,两位记者确实不应该在国界上违法,不过实际发生了什么事,外界没有人知道。


“她们应该已得到允许,能在中国境内行动,不过我们不清楚她们是在朝鲜境内还是中国境内被带走,如果是在中国境内被带走,中国人应该会很愤怒,但我们并未听到这类的声音。”


“不过她们是记者,是在尽自己的责任。朝鲜边界是个危险的地方,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不适合两名单身女记者四处游走。”罗宾森说。


罗宾森也为历史系教授,研究当代韩国与日本、殖民主义、国族主义和东亚流行文化,着有《韩国的20世纪奥德赛》、《殖民韩国的文化国族主义》等书,并合着《韩国历史》等韩国教科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