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的哭泣》 卷三、枪口与灵魂 74、猜忌(2)

华文庸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6.html[/size][/URL] 被别人忽视或是蔑视,都不是一种好滋味,可这个人却脸皮厚的厉害,看得出是个久经世面的人,一点也不觉得难堪,仍然是笑呵呵的,见我不理他,就自己坐在一边有话没话地找事说,一边又涎着脸凑过来跟我要饼吃。我被他说得不耐烦了,就掰了一块饼扔到他怀里,冲他大喊了一嗓子:“你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96.html






被别人忽视或是蔑视,都不是一种好滋味,可这个人却脸皮厚的厉害,看得出是个久经世面的人,一点也不觉得难堪,仍然是笑呵呵的,见我不理他,就自己坐在一边有话没话地找事说,一边又涎着脸凑过来跟我要饼吃。我被他说得不耐烦了,就掰了一块饼扔到他怀里,冲他大喊了一嗓子:“你他妈闭上鸟嘴行不行?”


“行,但我吃了你的饼,总得知道你的名字,将来我好报答你,大伙都叫我阿尼,你叫什么名字?”阿尼依然笑呵呵地,始终保持着和气,但他越是这样和气,就越是令人觉得深不可测,善于伪装的人往往都有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编了个假名字骗他,装作不耐烦的样子瞪了他一会儿,嚼完嘴巴里最后一口饼,然后告诉他,小时候家里穷,没钱,养不活了,父母就把我卖给了一个草原上过往的商人,后来那商人不知怎么死了,也没给我取名字,我就跟着一群同乡的猎人们混日子,人家看我长得壮实,就都喊我大壮。


阿尼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好一会儿,伸出大拇指,说:“大壮,你的枪法一定厉害!跟着我吧,有用得着的时候!”


我故意垂下头,摆弄着怀里的枪,叹了口气,说:“就因为我枪法不好,那些人后来就把我甩了,说我打不中羊子,还把他们的羊子都吓跑了……你他妈的啰里巴嗦问这么多干嘛?吃饱了就快点滚蛋,别打扰我休息!”我突然摆出一副穷凶极恶的面孔,冲他声嘶力竭地大吼,让他觉得我确实是个打小从山区里出来的土蛋子,不光土,而且还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简单到他非常乐于和我在一起。只有给他创造好充分“利用”我的机会,我才能有机会去“利用”他。


阿尼并不怕我吼,也不生气,好像我越是表现得粗鲁不堪,他就越是喜欢,他笑眯眯地问我,枪从哪里搞来的?身上这套行头又是哪里来的?最近生活好不好?然后又说,他很乐于帮助我,可以让我发大财,过好日子,只要我能帮他走出去,他一定不会忘了我的好处。

我吃了一惊,听他问起我的行头,我这才想起脚上套的那双靴子,周青当时为我们购置的都是军用品,我脚上穿的那双是高筒的军靴,我冷静了一下头脑,狠狠地瞪了阿尼一眼,问他:“这靴子很好,你也想要吗?那打死我,你就有了!”


阿尼哈哈大笑起来,指了指我的双手,又说:“看你的手都长这么粗壮,一定杀过人吧?这靴子是不是你杀了保护站的人,从尸体上剥下来的?我倒想搞一双呢!脚上这双烂鞋冻得我厉害,下次有机会,你得帮我也搞一双啊!放心,老哥哥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害你,只要你对老哥哥好,老哥哥总有一天会给你双倍的报答!怎么样?”


我装出很凶蛮的样子,使劲挤出一脸横肉来,爱理不理地瞪他一眼,用刀子把靴帮子上的污泥刮干净,然后就在土坑里找了个干松点的草窝子躺下来,把双手往脑后一抱,想心事。阿尼又笑嘻嘻地凑了过来,也在我身边躺下,看见我不理他,他就斜瞅了我两眼,又说自己没吃饱,吃了饼,要是再有点肉就好了,我没理他,把装着干牛肉的袋子往怀里一揣,把枪枕在头下,闭眼大睡。


过了一会儿,阿尼见我不理他,就自己又坐了起来,往四周张望,停了一会,他叹了口气,又躺了下来,说:“天都快黑了,肚子还是很饿,不知道夜里又会不会下雪,唉,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呢!”


我被他吵得不耐烦,从怀里拽出牛肉袋子扔给他,继续闭眼装睡,没想到那个家伙的牙口真他妈好,看起来瘦不拉叽的,腮帮子倒挺有劲,一抓到牛肉袋子,就打开来不停地吃,好像现在不多吃点,明天就要饿一整天似的,没一会功夫,袋子里的五、六块牛肉干都被他一个人塞进了肚里,直到袋底朝天,再也抖不出一点渣渣来,他才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把空袋子往头下一枕,开始呼呼大睡。


才达夫妇送我的牛肉干被阿尼一个人吃个精光,我恨得牙痒痒,趁他睡得半熟,悄悄地转过头去看他,这家伙也就三十来岁,只是长得黑瘦,所以显老,左眉梢上一颗痣,吃饱了之后睡得很香,胸脯一起一伏的,像猪一样。


我咬着牙从土坑里悄悄爬起来,把枪抱在怀里,蹲在土坑外面,盯着阿尼看,我真想把他一枪打死算了,明知道他是个盗猎的元凶,却还要守着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我蹲了还没有半分钟,阿尼忽然睁开了眼睛,他根本就没睡着,似乎也一直在留心着我的一举一动,他脸朝上地看了我一眼,问:“干嘛不睡?明天还要赶路。”


我把枪往肩上一挎,咬着牙说:“老子拉屎,你管得着吗?”


阿尼忽地一下子坐了起来,笑呵呵地说:“被你这一说,我也想拉了,刚才那一顿可吃得真饱!”


我恨恨地瞪他一眼,说:“对,你是饱了,我看明天都吃啥!”


“明天?”阿尼哈哈大笑起来,一指我怀里的枪,说,“有这个在,你还怕没吃的吗?哈哈!”


我恼怒地瞪他一眼,背转身,把屁股对着他坐的土坑,阿尼立即大叫起来:“喂,你怎么对着我拉?”


半夜的风声呼啦啦地响,远处似乎有车子开过的声音,很远很远,仔细一听,似乎又不大像,倒有点像风吹在山口上的回声,我站了起来,走开两步,仔细地听,没听出什么异样来,我转过身,拿枪管子对着阿尼的额头晃了晃,凶巴巴地吼他:“妈的,再啰里巴嗦,老子就给你一子弹!”


阿尼不吭声了,却依然涎着脸,露出一副讨好人的笑容,我感觉到他的虚伪和奸诈,如果不是我对他有可用之处,他也绝不会来巴结我,估计对我摆出的又会是另一副姿态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