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群岛巡逻日记之“3.14”海战 摘自网易军事

(本文作者系湘潭号导弹护卫舰副导弹水雷长)


题记


在南中国海上,有一群美丽的岛礁,它们犹如一串明珠,镶嵌在浩瀚无际、湛蓝碧透的海面上,它们与美丽的西沙群岛南北相望,遥遥呼应,又像一群在外贪玩、不知归家的孩子,任由母亲殷殷翘盼、等待归来。


这,就是南沙群岛。


南沙群岛,历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由于历史的原因,那里的许多岛屿被周边某些国家抢占了,而且,至今没有归还!


1988年,中国政府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托,在南中国海南沙群岛水域建立海洋气象观测站,中国海军奉命配合有关部门在南沙群岛对南沙群岛地理、水文进行考察,筹备建立国际海洋气象观测站,孰料,这一行动使南沙军事态势骤紧!最后,竟导致中越海军在南沙群岛水域展开了一场小规模的海战和后来持久的对峙。这就是中国现代海军史上有名的“3.14”海战。


笔者当时是海军湘潭号护卫舰副导弹水雷长,刚出军校校门不久的我就有幸参加了这样一场海战,并以日记形式记录和评述了当时的巡逻、战斗情况。转眼18年过去了,打开尘封的日记,往事历历在目。为了进一步唤醒国人的海洋国土意识、为了纪念“3.14”海战胜利20周年、为了向曾经和正在守卫着南沙群岛及祖国的万里海疆的将士们表达一个老兵的崇高敬意,特将往日日记整理、摘录,以飨读者。




556湘潭号导弹护卫舰,即下文的556舰。




1988年2月13日 阴


今天下午,毛军成政委等舰领导还在作动员,希望我们这艘新组建的最新型的护卫舰在回到单位后,先好好休整,过一个吉祥、如意、快乐的春节,然后以全新的姿态投入到正常的军事训练上来,尽快形成战斗力。晚上,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我舰将立即做好出航准备,听令开赴南沙执行巡逻任务!


看来,要在湛江过年是不可能了。


评论:


不会吧?我们刚刚出厂,装备需要调试,人员急需训练,难道上级就让我们这艘没有调试好、没有经过科目训练的战舰派向南沙执行重要任务吗?


不容置疑!我舰赴南沙已是定局!从兄弟舰官兵那里获悉,南沙形势非常紧张!




1988年2月14日 阴


上午,带领部门的同志将舰上不必要的物品搬移到岸上仓库。


下午,我和陈炎发导水长组织大家往舰上吊装深水炸弹。




1988年2月15日 阴


今天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七,后天就是大年了。而我们在今天却踏上了奔赴南沙巡逻的航程。


0800时:我舰驶离湛江港。


舰出湛江港,就开始顶风顶浪航行。这里是琼州海峡的东口,海流大,风浪急。今天的涌浪特别大!我看坐着不行,赶快躺在床上,希望能抗过海龙王给我们的下马威。突然,感到浑身冒虚汗,要吐!我急忙跳下床,趴在垃圾桶上哇哇猛吐,我刚刚吃过的早饭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向大海“交公粮”了!


2100时: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航行,我们终于在亚龙湾港外抛锚。


今天的风浪实在太大了!


据指挥所值班的同志讲,海浪有几次竟然达到了指挥台!舰尾的波浪则能从左舷飞越主炮打到右舷!


可苦了那帮值班的家伙了!


今天,我也吐了好几次,这是我当兵几年来第一次最严重的晕船,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样!进食,已经是可望不可及的事了。


评论:


晕船的呕吐是极为难受的!它与酒醉的呕吐完全不一样——醉酒时,一吐了之,浑身也就感觉舒服了;而晕船呕吐,是越吐越想吐,越吐越难受!先是把腹内的食物吐出来;接着是吐出汤羹状的“黄汤”;再接着,则吐胆汁绿水,此时是口感最苦的时刻;等到吐得不能再吐的时候,也就到了最难受的时候——此时此刻,五脏六腑好像就要爆裂一样!头脑发胀,呼吸困难,张着大口,喘着粗气,冒着虚汗,用尽全身仅有的力气却呕吐不出任何东西,而一种莫名其妙的泪水更是毫无控制地流淌下来!……就是女人生孩子,也没有这么遭罪吧??


曾有人编出晕船呕吐“十字令”,还不够到位,今我改为 :


一身冷汗;


两眼无神;


三餐难进;


四肢无力;


五脏爆裂;


六神无主;


七窍生烟;


八脉紊乱;


九魂飞散;


十分难受!




1988年2月16日 晴


上午,我舰靠亚龙湾2号码头。我去664艇找同学丁志刚,刚走到1号码头,就看到他朝这边走来。于是,二人同回664艇,畅谈分别半年后的情况。


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工作刚刚开始,婚姻没有头绪……


谈的更多的是南沙问题,对南沙态势,谁都没有明确的判断,那里的事态究竟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今天,丁志刚、王洪岩、丁振清、林华赞等同窗还在8号住室举办了一个小小的酒宴,算是迎新春了。


今天是农历二十九,今年是小年,今天也就是除夕夜了。虽然,这里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气氛,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给了我们一个快乐的新年。能够在赴南沙前夕,在这天涯海角的一隅,能官兵一乐,还能会见同学,也就很知足了!老山前线的陆军老大哥还不知怎么正和敌人交战呢!




1988年2月17日 晴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值班。有点意思!


明天,我舰将赴南沙。540海里,31个小时——那将是怎样的一个航程啊?




1988年2月21日 晴


12:00—16:00时值班。


今天,好像是大年初五?


大年初二 08:00时,我们离开亚龙湾,原说是:连续航行31个小时,抵达南沙群岛永暑礁海域,在那里休整两天,然后再执行巡逻任务。然而,大年初三15:14时抵达目的地后,却接到上级命令,在华阳礁和东礁之间,划了一道南北巡逻线,让我舰在巡逻线上不停的巡逻。


到今天,我们已经连续航行了96个小时了。整整四天四夜,就在这茫茫无边、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不停地巡逻!时间,似乎对我们不再重要了,我们就象远古的人类一样,只有两个时间概念——白天,黑夜。


南海的风浪果然名不虚传!我不得不从8号住室搬到六兵舱,这是最靠近舰尾的兵舱,感觉到底好一些。这几天基本不再呕吐了,特别令人高兴的是,从昨夜19:00时到现在,食欲渐渐开始恢复了,对涌浪也不再有那么强烈的反应了!看来,抵抗风浪的能力也是可以锻炼出来的。但是,情况因人而异,有几个战士还是晕船很厉害,几天来不能吃饭,看上去和重病号一样。据军医讲,这几个人至少要经过10多天的适应,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今天,越军的两艘舰船向我接近至东礁处抛锚——一艘是扫雷舰,一艘是补给船。我舰和553舰严阵以待,并由三级战斗准备转升为二级战斗准备!奉上级命令,如越军胆敢开炮,我方就各自组织火力击沉它们!如果越军企图向我刚刚占领的华阳礁逼近,就坚决地阻止他们!


双方对峙数小时后,敌舰离去,我们又继续巡逻了。


前线评论:


这是和越军的第一次狭路相逢,今后少不得还会遭遇上。看来,南沙群岛的形势不容乐观,真的很紧张!也难怪我们这样的新舰都要派到前线来。我们的海军力量与我们的海防线还是不相称啊!连越南这样一个如此落后的国家,竟敢虎视眈眈地与我们较劲,说明我们的海军实力亟待发展啊!


对着海图仔细看,一股莫名的怒火就不由涌上心头!在南沙群岛,除了太平岛被同是中国人的蒋军占着,其余的如双子岛、宏庥岛等大小几十个岛屿,竟全部被周边的几个小国家霸占!而我们现在的所占领的不过是几个还没有露出水面的适淹礁!守礁的官兵不得不住在用木料和竹竿搭建的高脚屋上!而建礁的施工人员则不得不天天泡在海水里!


我军情况分析


我们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收复南沙诸岛!这是一个天赐的良机,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也许以后就很难收复了!目前,,但对付象越南这样的国家还是轻松自如的!何况,西线战事没有结束,陆军老大哥的牵制作用足以让越军不敢肆无忌惮!


但从“882行动”来看,我方的指挥员显得过于谨慎!


上级的指导思想是:不先开第一枪(炮),如敌先开火,就一定击沉它们!


与这样的战斗方针相比,我军投入的兵力似乎就太多了。在缺乏有效防空力量、又没有下定收复南沙决心的情况下,投入这么大的兵力、甚至将一些实际战斗能力很有限的一类舰艇都压到远离大陆的南沙海域,是不太妥当的!看来高层可能沿用了陆军的“人海战术”,而海军远海作战毕竟与陆军远程作战不同。一旦发生冲突,假如越军孤注一掷,动用空军多我南沙海域的舰艇实施打击,那对我海军来说,不仅是毁灭性的,而且在国际政治影响上看,那也将是巨大的耻辱!


我的愚见:就越军的海防实力和几天来他们的战略企图来看,我军应加强陆战旅对岛礁的增援,而减少一二类作战舰艇在南沙的数量,而在西沙群岛、海南岛加强布防增援舰艇,待机而动。——就越军的那几艘破舰和小船,我觉得有2艘护卫舰、2艘满载陆战旅官兵的登陆舰、4艘快艇就足够干掉他们了!


当然,我认为最好的战略思想就是:集中海军兵力,三军协同作战,西线积极策应,采取闪电战术,主动攻击,一举收复南沙群岛!


据悉,美苏都对南沙态势极为关注,我方高层对是否立即采取行动也是两种意见。可能考虑到国际局势和政治因素,高层才这么谨慎吧?


说句很不该说的话,在主权和军事对外应激问题上,我喜欢美国人的做法!在美国200海里的领海线上,从水下到空中都布有先进的监控设备,如果发现不明国际的飞机舰船进入,即被他们视为入侵,并立即作出反应,予以打击。进而讲,无论美国人入侵格林纳达或是打击利比亚,从政治或道义上那是没有道理的,单就军事上看,我喜欢那种雷厉与霸道——尽管那是让人无法接受的霸道!但在军事问题上,没有强硬与霸道,总有人觉得我们好欺负似的! 假如南沙属于美国,想必他人不敢侵占,就是占了,美国也决不会坐等他们自动地奉还吧?一句话:在国际争端上,国家有实力才是首要的!


敌军情况分析


与我军的过于谨慎相比,越军的战略企图就显得不仅仅是谨慎而是愚蠢啦!他们的谨慎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的愚蠢就不知道是先天的缺陷或是后天的不足了!


他们的作战指导思想似乎也是不先开第一枪(炮),但依托空中攻击优势和在南沙海域占领的诸岛海防群,一定要坚持与我海上对峙到底。


假如我是越军最高指挥员,就会利用诸岛联防和空中优势兵力,加强对中国海军的突袭与骚扰!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主动出击,给中国海军以重创!以打击或要挟中国海军,来迫使中方在中越边境的陆军撤退,依此“围魏救赵”方法求得两军和平谈判!换句话说,越海军要引火烧身,将两国战争的焦点由中越边境转移到南沙群岛,主动权就牢牢地掌握在越方了。


愚蠢的越南军方似乎被中国的陆军给打怕了,不敢采取大胆的行动,却又象一个咬住了恐龙尾巴的贪婪鳄鱼,既怕被发怒的恐龙打死,又不愿放弃口里的肥肉!


南沙的这次岛礁之争,对越方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一旦失去这次机会,等到中国真正强大起来的那天,对中国来说,南沙问题将不再是什么问题!再想从中国占便宜怕是万难!

未完 ,继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