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风尘女会说哪儿些中国话

wr73 收藏 1 335
导读: 巴黎蒙马特高地红灯区附近,华灯初上时候,色情服务店前,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子,面对路上行人搔首弄姿。这时街边走来一位(或几位)亚洲摸样的男人,她们立刻笑脸相迎,并以纯正的中文亲切问候:“先生,要不要?有发票!”十多年来,红灯区小姐换了一拨又一拨,盈盈笑脸始终未曾改换。如果说稍有变化,就是这句听来简单却意境深远的中文句子,她们讲得不再生硬绕口,磕磕巴巴,越发行云流水,舒畅自然了。 几年前,我第一次和朋友到蒙马特,初听巴黎风尘女子这句问话,极吃惊,惊愕之余渐觉话中有理,最后竟深深地佩服了。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巴黎蒙马特高地红灯区附近,华灯初上时候,色情服务店前,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子,面对路上行人搔首弄姿。这时街边走来一位(或几位)亚洲摸样的男人,她们立刻笑脸相迎,并以纯正的中文亲切问候:“先生,要不要?有发票!”十多年来,红灯区小姐换了一拨又一拨,盈盈笑脸始终未曾改换。如果说稍有变化,就是这句听来简单却意境深远的中文句子,她们讲得不再生硬绕口,磕磕巴巴,越发行云流水,舒畅自然了。


几年前,我第一次和朋友到蒙马特,初听巴黎风尘女子这句问话,极吃惊,惊愕之余渐觉话中有理,最后竟深深地佩服了。为什么呢?这短短八字,囊括问候、商榷与巴黎人浪漫的深层关怀,“有发票”更是画龙点睛,真正达到“一句顶一万句”的无穷功力。巴黎风尘女温馨语言再搭配上缠绵婉转的眼神和表情,非使得“早有贼心,暂无贼胆”的中国官员大人们了无禁忌而欣然领受,或许消费后怀揣发票(莫非是公务空白发票?),还会冒出“同道中人,相见恨晚”的惺惺相惜之情呢。好几年过去了,我无数次经过蒙马特高地一带,这句话始终萦绕耳畔,到底是谁翻译的呢?能以短短数字把繁琐的中文含义表达得如此简洁传神,意境深远,充满“人文”关怀。翻译者定是位深谙中国社会状况和华人心理的译坛高手,具有不凡智慧和出众才华的“超人”。


说起法国人言词中“发票”的许诺,要很带几分冒险精神的,它不同于北京站地铁口一排人,嘴里叫“发票、发票,谁要发票?”那样毫无忌惮。法国法律制度,使人们对税务一词深怀敬畏,税务理念是西方社会和人文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可话又说回来,天下商人是一家,马克思的宏论说得好:“当利润达到10%的时候,资本家会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资本家就会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当利润达到300%的时候,资本家就敢于冒绞刑的危险。” 利益面前,资本家皆如此,更况法国风尘女与中国官僚客同道之交易乎?!


我这样想,那些身游异乡的官朝大佬寻欢作乐的资本,该是建立在对纳税人的索取之上的吧?直白地说,法国风尘女的快意呻吟须由家乡纳税人的血汗来灌润。因此,我便对公款出国考察的官人们,对默默耕耘、无怨无悔的苦辛百姓,甚至对那位“要不要?有发票”的中文译者,更为深深地、深深地敬佩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