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卷 第十二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梁中国欣慰道:“川军原本和政府是貌合神离,今天他们听见国家有难就立马请缨,实在令人感动。” 说起这川军,还得从清末民初说起,宣统二年,清政府废绿营,在全国建陆军三十六镇,四川因省大人多兼控康藏地区,因而成立了十六、十七、十八三个镇。同时,成立武备学堂、陆军小学、官军学堂、陆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欣慰道:“川军原本和政府是貌合神离,今天他们听见国家有难就立马请缨,实在令人感动。”

说起这川军,还得从清末民初说起,宣统二年,清政府废绿营,在全国建陆军三十六镇,四川因省大人多兼控康藏地区,因而成立了十六、十七、十八三个镇。同时,成立武备学堂、陆军小学、官军学堂、陆军速成学堂、陆军讲武堂等,来培养中下级军官,这些学堂出来的学生,后来成为川军中的骨干,其中优秀者还曾被派遣出国深造。在辛亥革命中,各省纷纷独立成立一个军政府宣布独立,惟独四川先有革命党人在重庆成立大汉军政府,后又有人在成都成立蜀军政府,这种情形是各省中绝无仅有的。在护国之役以前,川军编为五个师,尚可基本统一。护国之役之后,川军分裂,以坐镇重庆的熊克武为主的一派,倾向孙中山先生,另有一派则依靠北洋政府势力与熊军争夺。历经多年作战,内部几经分裂判变,熊始终未能统一全川,反而自己连脚都渐渐立不住,于二十年代率部下,号称十万大军经贵州赴广东投奔孙中山。留在四川的各路军阀经过一番远交近功,合纵连横,逐步形成了刘湘、刘文辉、赖心辉、刘存厚、邓锡侯、杨森、田颂尧等几大势力。北伐战争后,各部都先后易帜换上了国民革命军的旗号。刘湘为二十一军、刘存厚为二十叁军、刘文辉为二十四军、邓锡侯为二十八军、田颂尧为二十九军、杨森为二十军。然而,改旗易帜并未结束川中的内战,在这各派当中,又以刘湘、刘文辉这二刘实力最强,此二人都是四川大邑人,这刘文辉还是刘湘之叔。二刘首先联合在一起,击败了刘存厚、赖心辉,瓜分了两人的地盘,最后四川形成了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四巨头分治的局面。二刘都是野心很大的人物,他们的目标不光是统一全川,还要问鼎中原,因此两人的合作只能是暂时的,最终还要有一番对决,而这其中,由于刘湘与蒋介石关系较密,而刘文辉则与桂系等反蒋势力有些瓜葛,故刘湘得到了蒋介石的支持。一九三二年刘湘在蒋介石的支持下,秘密联络川中各部,与之结盟,并策反刘文辉部下,向刘文辉开战。二刘经过泸州、宜宾、成都、荣县威远等战役,刘文辉大败,十万人马损失四分之三,于一九三三年秋败退西康,这样刘湘就当上了四川省主席、川军总司令,从一九一二年成都省门之变开始,到此,历时二十叁年,大小四百余战的四川内战才基本结束。 从公元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三四年,历经二十二年大小四百余战,四川军阀的混战终于有了大体的眉目,“面带三分憨相”的刘湘当上了四川省主席,川军打内战的恶名举国闻名,其人员素质、装备等,却堪称中国最差劲的杂牌!但就是这样一支如此不堪的队伍,却在国难的烽火中,用自己对民族的忠诚,向世人展现了中国人的铮铮铁骨,实现了作为军人的价值!

“如今小鬼子来又来滋事,连远在四川的川军都积极备战,我们北平的市民也是不堪示弱的。”声音从在指挥所外响起,大家听的出说话的这个人就是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一一零旅的旅长何基沣。

一二九团吉星文、第三营营长金振中、警卫员梁中国和肖臻齐齐转身回头,然后皆对何基沣敬礼,道:“旅长,好。”

何基沣点了点头,走进指挥所内,道:“战斗怎么样?”

吉星文道:“报告旅长,我一二九团第三营的士兵已经成功击退太刀师团的第一次进攻宛平城的攻击。”

何基沣颔首道:“很好,那其他地方呢?”

“团座,我还有个坏消息没有说。”电报员皱眉苦脸道:“刚才我听李文成排场传来的电报,铁道桥和回龙庙已经落入日军的手里。”

吉星文失声道:“什么,铁道桥和回龙庙失守了,李文成他们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不中用。”

电报员替李文成解释道:“团座,这次日军动用了一个大队的兵力攻打铁道桥,我军寡不敌众才会失守的,守桥的李文成排的士兵是大多阵亡,其余的人被李毅岑排长救了。”

金振中道:“旅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何基沣分析道:“铁路桥、回龙庙失守,铁路咽喉被日军所扼,形势对我极为不利,所以我们必须把这两个地方给夺回来。”

吉星文问电报员,道:“如今驻守在铁道桥和回龙庙的日军有多少?”

电报员回答道:“据我们侦察兵侦察回来报告,日军驻守在铁道桥和回龙庙有一个大队的兵力,也是夺走铁道桥和回龙庙的那些小鬼子。”

梁中国道:“现在是大白天,我们不适合夺回失地,我看了看天气,看样子晚上要下小雨了,那样对防守铁道桥和回龙庙的小鬼子很不利,我建议等晚上下雨的时候偷袭夺回回龙庙和铁道桥。”

何基沣想了想,赞同道:“有道理,就这么办!”

金振中忽然道:“旅长,目前日军投入兵力两千余人,我们中方守卫宛平城和卢沟桥的我营原有一千五百多人人,但在铁路桥等处战斗中已有百余员伤亡,能直接投入战斗的还有一千三百余名。我们晚上要偷袭铁道桥和回龙庙至少要一个营的兵力,而且肯定是场恶战,我怕打晚上这仗,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防守宛平城和卢沟桥。”

吉星文附和道:“是呀,旅长,我建议派兵增援我们。”

何基沣点头道:“好,电报员,你向我师冯治安师长报告,说需对我们派援兵。”

电报员敬了一个军礼,道:“是。”讲完,电报员立即工作去了。

肖臻突然想起,道:“旅长,这次我们夜袭铁道桥和回龙庙想必要用白刃战决胜负,我们的大刀要叫人莫锋利一点,不然待会可要卷刃了。”

何基沣笑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北平的市民听说中日两国开战,他们纷纷反应积极,虽然我们二十九军和小鬼子开战还不到五个小时,但是这个消息已经被卖报的小贩当做了头条传开,人人也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整个北平,整个华北,整个中国,各地民众纷纷组织团体,送来慰问信、慰劳品;平津学生组织战地服务团,到前线救护伤员、运送弹药;卢沟桥地区的居民为部队送水、送饭,搬运军用物资;长辛店铁路工人迅速在城墙上做好防空洞、挖好枪眼,以协助军队固守宛平城;华侨联合会也致电鼓励第二十九军军再接再厉。”

吉星文欢欣鼓舞,道:“如今我们全中国人民都团结起来再抗日,何愁打不赢小鬼子!”

肖臻听了这个消息虽然也是很高兴,但是他疑惑,道:“旅长,但是这个和磨刀有什么关系?”

“肖臻,你不要太心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何基沣微笑,道:“北平的第一铁匠童产师父听到这个消息,就想到二十九军的大刀可能不够用,要找人磨锋利一点,于是他召集了全北平的铁匠来到宛平城,来了宛平城童产又组织起了全宛平城的刀匠义务当军匠,现在他们就在城下,随时等候我们的号召。”

吉星文欢喜道:“旅长,那你赶紧把他们给叫来,我有话和他们说。”

何基沣还没有说话,忽然一位一二九团的士兵进了指挥所,敬军礼报告,道:“宛平城指挥所有大量的老百姓在城头上,要见旅长、团长和营长。”

何基沣问道:“人数大概有多少?”

那士兵回答道:“大约有上百人。”

吉星文笑道:“这么多人,岂不是要把我们的指挥所给挤爆了,我们还是去城头上见他们吧。”

何基沣点头道:“好,大家给我一起走。”

众人齐齐道“好”,于是二十九军的一一零旅长何基沣、一二九团团长吉星文、第三营营长金振中、吉星文的警卫员梁中国和肖臻一起出了指挥所,直奔宛平城头。

五人来到宛平城头,只见城头上密密麻麻的站了许许多多的老百姓,他们个个身挨着身,头紧挨着头,等待着二十九军的人到来,这在城头上为首的人是童产,今天他的两个贪生怕死的徒弟林浩和林熙也来了站在童产的身边,童产的身后是站着一大堆的老百姓,他们的手里或者捧着酒缸,或者捧着瓷碗。

在这里二十九军人当中数何基沣的军衔最大,他首先话道:“现在我们二十九军和小鬼子正式打仗了,日本人很有可能随时进攻宛平城,这里危险,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童产不满道:“何旅长,你这话说的我可就不爱听了,你们二十九军这些当兵的是人,我们这些老百姓也是人,你们二十九军中人不怕死,难道我们老百姓就是缩头乌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