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中国人思维的“十大歧视”(转)

文/胡荣荣


本公司招聘秘书一名,要求:


性别:女


年龄:十八岁到二十五岁


身高:1米60到1米70之间


户口:本地户口


其它:相貌端正


类似这样的招工广告,作为一个中国人(除了少数偏远地区之外),大概都看见过。你能从中看出什么问题吗?告诉你吧,类似这样的招聘广告,其实是一条充满了多种歧视的招聘广告。在一个自称是现代文明的国家,到处都是这样的广告,无疑是对文明二字的最佳讽刺。这里的五个招聘要求,看上去都十分正常,其实所有的条款,无一不充满着歧视的目光。只不过因为我们见得多了,见怪就不怪了。


第一条的性别要求,是源于性别歧视。


第二条的年龄要求,是源于年龄歧视。


第三条是身高歧视,第四条是户口歧视,第五条是相貌歧视。


地位歧视、财富歧视、户口歧视、职业歧视、城乡歧视、性别歧视、身高歧视、身体歧视、年龄歧视、衣着歧视——这十大歧视,决定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户口歧视


户口歧视是中国人特有的一种传统歧视。固定的户籍制度所造成的地区差别,决定了户口歧视的思维方式。北京人上海人之所以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就在于户口制度给他们带来了生活方式的优越性。而对这种户口制度的肯定,就以户口歧视的思维方式来体现。


城乡歧视


城乡歧视是户口歧视的分化,但不完全等同于户口歧视。户口歧视的表现形式是:大城市歧视中小城市,中小城市歧视农村户口,但城乡歧视的表现方式却是互相歧视。上海人北京人可以歧视乡下人,乡下人也一样可以歧视上海人北京人。看上去,互相歧视给双方带了平等化,但其实这是“歧视的平等”,而不是人格的平等。同样,城乡歧视也可以通过上海人歧视台湾人来表现,比如称呼台湾人为“台把子”之类。上海人之所以觉得台湾人是“台把子”,就是因为城乡歧视的思维决定了其语言方式。


地位歧视


地位歧视是比户口歧视和城乡歧视更进一层次的歧视。决定地位歧视的思维方式来源于官本位的社会制度。在官大于一切的社会等级制度下,官的地位决定了思维方式的正确与否,因此,地位歧视就是对官本位文化的反向肯定。官员出行,就可以用警车开道。对官本位的极端崇拜,就是对普通老百姓的最典型的地位歧视。


财富歧视


财富歧视是另类的地位歧视。财富歧视的思维方式被扩大了之后,就是拜金主义或者说是惟利是图。因为缺少财富可能成为被歧视的对象,为了避免被歧视的尴尬,对金钱的追求就成为了人生目标。当地位歧视和财富歧视被合二为一之后,就是身份歧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是身份歧视的历史阵痛,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歧视思维,经过不断的升级翻版之后,在中国人的思维中不断改良。需要指出的是,这种改良的结果不是消除了歧视,而是更加扩大了被歧视的领域。比如同样的一条道路,小桥车可以通行自由,但骑自行车却要接受诸多限制。去某个看上去高档的小区,步行或者骑自行车去的话,就可能被挡道,但开了小车子去的话就可以通行无阻了。这都是身份歧视的结果。说起来令人感叹,身份歧视的历史源头竟然就是“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谁都知道,在中国,改换身份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是参加高考,利用读书来改变自己的身份。所以,中国的教育的根本目的,就是能够顺利通过高考。因为只有高考的途径,才是改变身份避免身份歧视的最佳方程式。


衣着歧视


衣着歧视是财富歧视思维的进一步表达方式。但也不完全等同于财富歧视。我的一个外国朋友,是一家外国公司在沪的总经理,休息天穿了名牌休闲服装名牌旅游鞋去上海的金茂大厦的高层咖啡厅喝咖啡,被咖啡馆门口的保安赶了出来,理由是“衣冠不整”。在咖啡馆保安的眼里,似乎西装革履才算得上是衣冠整齐。在中国的许多公共场所,都贴着这样的告示:“衣冠不整者谢绝入场。”这种歧视就是典型的“衣着歧视”。怎样才算是“衣冠整齐”呢?“衣冠整齐”的评定由谁说了算呢?


身高歧视


许多工作其实和身高并没有必然联系,比如饭店服务员、一般的工厂的工人,甚至秘书之类的工作,都和身高没有什么搭界,之所以一定要规定身高“1米60到1米70之间”的数字条件,就是典型的身高歧视。在国外,即便是美国的NBA这样的绝对可以说是高个子的职业的体育运动,也没有这么硬性的身高标准。


身体歧视


身体歧视也是一个老问题。身高歧视和身体歧视,一字之差,意思却相差不少。以前把残疾人叫做残废人,就是典型的身体歧视。现在虽然大家口头上把“残废人”的说法改成了“残疾人”,但不等同于大家已经没有了身体歧视。其实说穿了,“残疾人”的这一个“残”字,还是有歧视因素在里面的。身体歧视的极端化了之后,就是艾滋病歧视等等疾病歧视。


性别歧视


认为秘书或者服务员只能招收女性的招聘广告,其实就是典型的“性别歧视”。在一个现代的文明国家,这样一条招工广告,就可能成为一个社会大问题。在现代文明国家,空中服务员(俗称空姐)也可以是男性,护士也不一定是小姐,因为男性也同样可以成为护士。至于秘书之类的工作,更没有理由非女性而不招。在招工广告中硬性规定“女”或者“男”的说法,就是典型的性别歧视。


年龄歧视


许多人在找工作应聘时肯定面临过“本单位只招收十八岁至二十五岁的员工”,或者是“年龄限制在三十五岁以下”、“四十五岁以下”之类的条件。这些年龄条件的限制,其实都是现代文明所鄙夷的年龄歧视。就算我们现在不可能在全社会取消年龄歧视,至少国营单位应该首先废除“年龄歧视”的思维方式。我们的国家奇怪的就是,媒体每天都在呼吁老百姓做人要文明,但其实许多权力机构每天就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散发着不文明的思维方式。而对这些不文明的现象,媒体却一直视而不见。


职业歧视


职业歧视在解放初期曾经得到过一定的改善,但随着改革开放,职业歧视又死灰复燃了。我并不是想说职业歧视是改革开放的副产品,因为现在世界上的许多先进国家,并没有明显的职业歧视。当然职业歧视未必是单独的一种歧视方式,可能就是地位歧视、财富歧视、户口歧视、城乡歧视的伸沿。


中国人面临最主要的问题,不是因为有了歧视;也不是因为某一部分人对另外的一部分人的歧视。而是广大的受歧视者们,换了一个场合,自己就立刻变成了一个歧视别人的歧视者。人人都是一个死不改悔的阿Q。鲁迅笔下的阿Q的性格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一方面他被高于自己的赵大爷和假洋鬼子所歧视,另一个方面,他也同样歧视比自己弱小的人,例如小D、吴妈和小尼姑等等。当每一个中国人在对自己所遭受的歧视愤愤不平的同时,也洋洋自得地在歧视着别人。这种互相歧视的结果,就是让人变得更加自私,也造成了人际关系的淡漠。


当上述这些歧视综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可以成为一个很大的社会不安定的因数。中国的历史二千年来之所以没有实质性的进步,就在于这十大歧视制约了中国人的行为方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