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抗日传奇·穿越时空 义勇军 第十八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5 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9.html


“团座,你醒了!”严厉腼腆的一笑,“你的枪真好!”

陆云龙笑了笑:“美国货!你要喜欢就拿去!”

“卑职不敢!”严厉说着,利索的把已经分解的手枪装在了一起。

陆云龙有点惊讶:好快的手法!一定是个老手!“以前用过这种枪吧?”陆云龙有意无意说了一句。

严厉微微一笑:“回团座,我真的没有用过,只是摸枪的机会多一点儿而已!”

陆云龙点点头:“都用过什么枪啊?汉阳造?捷克式?辽十三还是其他什么别的枪?”

严厉也笑,他实在是不敢说自己用过的那些枪,因为就算他说了,眼前的这个陆云龙也不会相信:“差不多的长短枪我都用过!”

陆云龙再次点点头,像严厉这种下级军官一定是从士兵开始升上来的,有的时候他们的经验要比陆云龙他们这种讲武堂出身的军官要丰富很多,“怎么样?想不想和我打回东北去?”

“打回去?团座,就我们两个?”严厉没想到从陆云龙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

一大清早薛山就把金条和大洋送到了昨天晚上说好的地点,就在他耐心等待的时候,在他的四周呼啦啦出现了一大群人,足有三四十号之多。

这些人没有从薛山的手上拿走一分钱,恰恰相反,他们主动的拿出了钱,要求薛山把他们收留到薛山的队伍里。

这些人中间有许多人薛山都认识,他们大都是薛家屯或者薛家屯附近生活无依无靠的山民,因为生活所迫才投身为匪。

薛山很奇怪。

于是这些人就讲了事情的经过:薛老邪昨天回到了老巢和自己的手下商量怎么分配这笔钱,可是薛飞根本没有想把钱分到弟兄们的手里,他脑袋里想的就是买枪买马买女人,几个头目刚一说弟兄们几个月都缺吃少穿的时候,薛老邪上了邪脾气,对这几个人是又打又骂,结果有人翻了脸,薛老邪挨了一枪之后带着几个心腹跑了。留下的这些人一商量,有人就提出散伙,有人提出另立山头,但是薛家屯出来的这些人大多都希望能找到薛山,报名投军,结果除了愿意离开的二十多个人以外,其他的人带着所有的东西都来等薛山。

等薛山带着队伍回到四方台的时候,四人帮这几个人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应该哭。

队伍扩大自然是该笑,但是除了有数的十几个人是原来的东北军,其他的人大多都是土匪,这样的队伍让四人帮怎么管理。

这一次张副团长什么话也不说,他就看着眼镜儿、欧阳、海军和刘萧,他心想:反正自己什么也不管,一切都是他们这几个人拿主意,自己为什么放着清闲去找不自在!

没等这个问题解决,新问题又来了。

四方台附近的几个村子知道四方台来的这支部队,不仅不扰民,而且还给老百姓免债分地分粮食,还把祸害一方的刘老六给收拾了,这些地方的老百姓都盼着他们能到自己的村子里驻扎,还有一些年轻的人跑来要当兵。而这些村子的有钱的人家却大多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自己也会和刘农一样。

海军用了一个GCD最常用的办法来解决俘虏的问题:留下的当兵,要走的给钱。

结果只有几个人愿意走,大多数人愿意留下来当兵。

海军头疼。

眼镜儿现在是没有办法,他和张副团长带着欧阳的警卫队要去周围的几个村子转一圈;刘萧忙着处理伤兵、阵亡士兵的抚恤、粮食医药等物资的筹备;郎卫华则抓紧对新兵的训练工作,所有的人都忙的脚丫子朝天,实在是抽不出人来帮海军管理那些俘虏----不,新兵。

······

自从九一八事变当日日本人占领了沈阳,九月十九日日本关东军又占领了长春、营口、田庄台、盖平、复县、大石桥、海城、辽阳、鞍山、铁岭、开原、昌图、四平街、公主岭、安东、凤凰城、本溪、抚顺、沟帮子等地;九月二十日日军攻占有熊岳城;九月二十一日日军攻占吉林;九月二十二日日军攻占通辽、郑家屯、牛庄;九月二十三日攻占敦化、蚊河;九月二十四日攻占巨流河、新民;九月二十五日攻占洮南。在大凌河与退守锦州的东北军形成对峙后,日军主力掉头北进。

而南京政府除了让外交部向日本大使提出抗议,要求日军立即退出占领地区之外,就是派出公使向国联提出诉求,请求国联出面制止,南京政府代表施肇基在国联会议上声泪俱下地控诉日军无理占领东北后,乞求国联裁决,并保证“完全听命于国联,毫无保留条件”,根本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浪潮进行武力抵抗,甚至蒋中正在京市党员大会报告中指出:“我国民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痛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决。”呼吁对东北事变要忍辱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判断,完全采取的是不抵抗政策。

但是南京政府不抵抗并不能代表广大的东北民众也会不抵抗,于是在白山黑水之间,到处响起了抗日的枪声,到处燃起了抗日的烽火。

九月二十三日,关东军大佐参谋兼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受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的命令,就任了沈阳市长。但是土肥原感到他到底是一个日本人,做事有些不太顺手,不如利用汉奸来做,既省事,收效也大。于是他把豢养多年的大汉奸赵欣伯拿出来做替身,同时,土肥原贤二开始大量扶植汉奸,于冲汉、袁金铠等大汉奸粉墨登场,先是建立起了沈阳地方的伪政权,成立了所谓的地方维持委员会,同时还组织了伪军警。但是沈阳的伪地方维持委员会,既不合于日军的要求,也无实际作用,除在满铁沿线上的六七个县外,对于其余辽宁四十几县完全无力控制。而日本人苦于兵力不足,暂时没有采取进攻的姿态,所以这一段时间内很多的地方是处于无政府状态。

眼镜儿、欧阳、海军和刘萧四个人都很清楚,如果不在这一段时间里抓住机会扩大自己的实力,那么他们就没有机会在组织起力量抵抗日军。

四方台附近几个村子的护村队联庄会等武装很快就被张副团长给收编成了补充团的部队。

眼镜儿和欧阳几乎是来者不拒,有多少就收编多少,等他们回到四方台的时候,最少也发了六个连的番号,收编武装人员二百多人,而且还组建了一个骑兵队,足有三十人马。

海军急得差点蹦起来:“你们两个,怎么什么都往手底下招揽,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兵!”

刘萧第一次在眼镜儿和欧阳面前发火:“除了要钱就是要粮,还有军装被服,你让我这个军医处长成了军需处长啦!这样下去可不行,会惹麻烦的!”

欧阳满不在乎的说道:“行啦行啦!二位大哥,你们说的那些我都知道,可是人家既然愿意来投咱们,总不能一口回绝了吧?”

眼镜儿看着他们三个在一边争执不休,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都是我这个参谋考虑不周全,咱们就别争了,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海军坐了下来,气呼呼的说道:“都是你的主意,你又不让打GCD的旗号,这附近也没有党的组织,眼下只有靠咱们自己了,可是以前那些在东北军当过兵的眼下全都成了班长副班长,你又拉出这么多人来,这战斗力我都没有办法保证。你去看看,一个上午,那些兵连个踢正步都走不齐,队列练习更是笑话百出,这一百多人里认识字的还不到十个人,我看没有十天半个月是训练不出来的。”

刘萧咧咧嘴:“我说眼镜儿,咱们这么些人,都住在村里那可太多了,保不齐出点什么事情,偷个鸡摸个狗的还好办,要是出点别的事情咱们怎么办?”

欧阳打了个哈哈:“好办!让海大哥立个军规,谁要是犯了就处理谁,实在不行,让二愣子拉出去!”

几个人正说着,狗蛋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出事啦!出事啦!”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你是个军人,怎么一点规矩也不懂,我白教你们这几天啦!”海军喊了一嗓子。

狗蛋赶紧两腿一并敬了一个军礼:“报告连长,北镇方向发现了一支武装部队正向咱们这里开过来!”

四个人都是一惊:“什么样的队伍?有多少人?打得是什么旗号?”连珠炮一般的疑问把狗蛋给吓懵了,都不知道该回答谁的问题。

还是刘萧有点经验,他让其他人先别说话,听狗蛋的回答。狗蛋咧咧嘴:“啥旗号没看见,不过穿得和咱们差不多,大概有个四五十人的样子,为首的几个人还骑着马呢?”

刘萧看了看其他人:“估计要么就是伪军,他要么就是东北军的残部,怎么样,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海军点点头:“我去组织部队,万一是伪军咱们也不怕,他们也就一个排的兵力,咱们这儿有百十多人呢!”

欧阳抽出手枪:“骑兵队我也带回来了,不行就打他一下子!”

······

冷锋(铁血ID:冷傲孤心)是北镇保安队的一个少尉副中队长,现在带着所有不愿意当汉奸的弟兄携带着机枪和大量的枪支弹药正赶奔四方台。自从冷锋他们把警长和队长这几个愿意当汉奸的人赶出了北镇,所有留下的警察和保安队就从北镇撤了出来,毕竟日本人人多势众,他们是孤掌难鸣,只是临走前他把能带走的武器弹药钱粮医药装了几大车,听说第七旅补充团开到了四方台,他就率领着部下赶来投军。

很快,冷锋就看到了前来和他联系的联络官麻杆儿。

等冷锋说明来意之后,麻杆儿兔子一样的跑了回去。

时间不大,张副团长带着人马就出来迎接了。

······

松下中队长(铁血ID:yuantufeng)刚刚睡醒,有人就跑来报告,说是在闾山四方台一带发现了支那军队。

松下中队长揉揉眼睛:“马上派兵出去寻找这些支那士兵!”

“哈依!”他的部下马上跑了出去。

“这些讨厌的支那兵,除了逃命就是逃命,要不是师团有命令不要在追击了,我一定会把他们赶出满洲!”松下队长打了个哈欠继续躺在那张舒服的大床上睡觉。

······

戴夫楚(铁血ID:lionwww)原来是北镇的保安队副队长。

自从那天日本人开进了这里,戴队长一枪没放就成了保安大队的队长。(原来的正队长跑了。)

现在戴队长只听一个中国人的话。

那个中国人就是松下队长的翻译官黄板牙。

黄板牙的真名字叫做黄班亚,因为抽大烟把牙齿都熏黄了,所以有了这么一个外号。

今天黄板牙带着一小队的日本关东军士兵找到戴夫楚的时候,戴夫楚(铁血ID:lionwww)还睡大觉呢。

一听说有东北军的残部流窜到了这里,戴夫楚咧咧嘴。

随着一声“出发”,一百多人的部队开始向十五公里以外的四方台方向前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