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第八章 遭遇伏击(1)

信周 收藏 1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腾冲是史迪威公路北线进入国内的第一个重镇,过了腾冲后寻宝队加快了行进的速度,预计再有一天时间就可进入缅甸境内。

道路越来越简陋,抗战胜利后许多路段已经被废弃,只有当地的百姓赶着运柴薪的牛车从路上驶过,杂草丛生,路面布满牛粪,不少低洼路段还露出几年前铺路时的原木路基。

吉普车行驶在上面仿佛是在跳舞,车里的人被颠簸起来后,还未落下来,汽车又弹跳起来,就这样蹦蹦跳跳前进。

接近正午的时候,两辆吉普车晃晃悠悠地驶入了一条山谷中,窄窄的山路不是在谷底,而是在一侧的山腰上,因为谷底是一条河流,从山崖上开凿出来的简易山路距离河谷底部有二三十米深,对面是几百米高的悬崖绝壁,而这边则是山坡,所以相对于走过的高黎贡山,这个路段并不算险要。

东方焜刚才看不过李副官携带的地图,这条河流在我国境内的流域很小,长度只有一百多公里,很快就进入缅甸境内,流入缅甸后着条河就汇入了缅甸著名的伊洛瓦迪江中。

因为天气炎热,他们已经将罩在车厢顶上的篷布打开,将篷布卷起来捆绑在车厢与驾驶室之间的位置,中吉普就变成了敞篷车。这样不仅能享受到清凉的山风,还可以欣赏道路两边的美景,大家的心情也豁然开朗了许多。

出了这条山谷,再有半天时间就能越过边境线了,大家似乎已经把路上的不愉快忘记了。

哒哒哒……

突然,幽静的山谷响起来了一连串枪声,空谷回音,枪声回荡在山谷中仿佛变成了千军万马,大家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在这些地方时常有山匪打劫,大家不约而同抄起了武器。

这时枪声猛然间变得激烈起来,至少有十多支枪在同时开火,其中还有捷克式轻机枪的声音,大家心里明白一定中了什么人的埋伏,而且对方的实力还不弱。

东方焜忽然发现密集的子弹全部是射向后面那辆中吉普,两辆中吉普前后距离只有四五十米,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子弹劈里啪啦射中后面吉普车头,很快就将前面的车灯和挡风玻璃击碎。不过他们乘坐的中吉普却没有遭到袭击。

埋伏的敌人好像知道后面那辆车里的乘员是警卫人员,所以集中火力进攻第二辆中吉普。

东方焜迅速审视和判断着眼前的态势,他发现袭击的敌人两三人一组埋伏在山坡上,而且是沿着山路散开的,每隔十几米有一组人,这些人甚至是直起上身端着冲锋枪进行扫射,所以能够看到他们都穿着便衣。

东方焜指着山坡上的敌人大声对阿强喊,“阿强,注意山坡上埋伏的人,把他们打掉。”

他们这辆车里只有阿强手里的二十响能够向敌人还击,东方焜和慈梦薇携带的手枪对敌人构不成威胁。老兵和凌峻峰还没有武器。

只听到驾驶室里的李副官不停地催促司机加快速度,不过在这样狭窄崎岖的山路想快也快不了,如果速度超过三四十迈,不用对方袭击,汽车很快就会翻到山谷下面去。

阿强站在车厢里,一只手抓住车帮,一只举起二十响朝山坡上的敌人射击。不过吉普车颠簸摇晃的如同风浪中的小船,站立都非常困难,更不说瞄准射击了。阿强的枪法虽然很厉害,这个时候却发挥不出作用来。

吉普车转了几个弯道后,前面的山谷突然变得很狭窄,而且出现了一座钢铁结构的桥梁,连接着山谷两边,汽车很快就冲上了结实的木板桥面。

等东方焜他们乘坐的中吉普越过十多米的桥梁后,后面的吉普车也很快驶上了桥面,就听到一连串的爆炸声,只见厚实的木板桥面几乎全部被炸飞。第二辆急忙刹车,前轮还是冲出桥面,悬空在钢铁结构的桥下。因为桥面木板下有钢制横梁,否则吉普车就会掉入下面的河里。

就在这辆中吉普被炸毁的桥面阻挡住的同时,后面的山坡上冲下了十多个手持各式武器的人,他们一边冲一边朝吉普车射击。

后面这辆车里加上司机和带队的中尉还有七个人,刚才遇到袭击的时候又被打死了两个人,剩下的五个人看到桥面被毁过不去了,只能跳下车,准备冲回来杀出一条血路。

埋伏在这里的人似乎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就在连副带着几个士兵从车里跳出来,向桥头这边冲过来时,预先埋伏在山坡上的两挺六二式机枪突然叫了起来,密集的子弹暴雨般地向他们倾泻过来,中尉和前面的两个士兵瞬间中了好几发子弹,胸前仿佛炸开了数朵梅花,仆倒在桥头,顿时命丧黄泉。

后面还有三个士兵见此情景躲藏在吉普车边没敢冲出去,前面的桥面被毁过不去,而退路又被堵死了,对方猛烈的火力打得他们根本没有还击之力。

开车的司机巡视了一下情况,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从桥上跳下去。大桥距离下面的河面有二十来米,河水虽然湍急,但是仍然有活命的机会,等待这里只有一死。山坡上埋伏的人已经冲过了,他来不及多想,纵身跳了下去。

另外两个士兵见司机跳下了桥,只好两眼一闭也跟着跳了下去。

山谷的这边是悬崖峭壁,道路完全是在绝壁上开凿出来的,所以很窄,东方焜他们乘坐的中吉普驶离铁桥后,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他们离开桥头还不到五十米,就听到后面响起了一连串爆炸,几个人急忙回头查看,发现铺在桥面上的木板全部被炸飞了,不过桥的钢结构还在,看来这些人仅仅是想阻断后面车通行,把他们两辆车隔离开,并不想把桥炸毁。

大家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他们的前面又响起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只见几十米外的山崖被炸坍塌了一块,把前面的路完全堵死了,中吉普吱嘎一声停了下来,现在他们如同钻入风箱中的老鼠,两头都被封闭了,只有挨打的份了。

大家纷纷从车厢跳下来,然后把身体靠在吉普车与岩石之间,东方焜一只手握着一支M1911,眼睛紧张地朝道路两端来回巡视,心里在快速盘算着对策。

他们的头顶上一二百米高的悬崖绝壁,脚下二十多米处是湍急的江水,两边的道路又被堵死了,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时李副官和司机也从驾驶室里出来了,俩人各端着一支汤姆森冲锋枪,这两支枪是在大理客栈里死去的两个士兵留下的,李副官让人拿到前面的车上来,现在刚好用上了。司机端着枪闪身躲到车前,李副官则快步绕到车后面来。

就在这时,阿强忽然发现前方几十处的悬崖上,有五六个黑影顺子绳索快速从上面滑落下来,再有机秒钟就能落到他们所在的路面上了。

阿强甩手就向快速坠落下来的黑影开了枪,现在可不是刚才在颠簸的车上,枪响人落,弹无虚发,随着几声惨叫,从悬崖上滑落下来的人一个个摔下了谷底的江中。

与此同时,东方焜也看到了从桥上跳下去的三个人影,虽然分不清是谁,不过能看出是后面车上的警卫人员。随着三个人影跳进江里,铁桥那边的枪声也戛然而止,空旷的山谷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激烈的枪声过后,山谷内显得格外宁静,只有谷底湍急的江水隐约传来沉闷的流水声。大家都知道这短暂的平静下面蕴藏着更猛烈的危机,从悬崖上滑落下的人被阿强击毙后,对方肯定在调整部署,新一轮的进攻很快就会开始。

趁着短暂的空隙,李副官靠近东方焜焦急地说:“警卫营的兄弟们可能都遭遇不测了,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东方焜神色严峻,“嗯,最后活着的三个人可能都跳江了,不知道袭击我们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的袭击好像挺奇怪的。”

“有什么奇怪的?”李副官不解地问。

“从开始就没有对我们进行射击,而且好像是有意把我们放过桥来,然后把后面的人消灭掉……”

东方焜的话音未落,从山谷对面传来一个人的叫喊声,“前面车里的人听清楚,保护你们的士兵已经全部被我们消灭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投降,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们。”

东方焜低声对阿强说:“阿强,问一下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你们都是那一部分的?想要做什么?”阿强立刻扯开嗓子大声问。

“我们是黔国公的人,保密局扣押了我们老爷和夫人,所以要用你们交换老爷和夫人……”

对面人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中,东方焜和李副官都明白了袭击他们的是什么人。同时也知道了为什么放过他们而把后面的警卫都干掉。东方焜侧脸看着李副官问,“他们说的可是事实?”

李副官只好如实说:“嗯,唐处长原本是想跟沐王府的后人合作寻找大明宝藏,谁知对方宁死不肯,所以只好把沐岩夫妇暂时扣押起来。”

“不合作就把人家扣为人质,亏你们能做的出来。”东方焜生气地说。

李副官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吞吞吐吐地说:“这……这都是上面的意思……”

慈梦薇一直跟着东方焜身边,她忽然不冷不热地说:“这种事对保密局来说是家常便饭,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时对面的人又大声说:“给你们十分钟的考虑时间,如果没有回复我们就开始进攻了……”

“绝对不能答应他们。”李副官不等对方的话音落下就着急地对东方焜说。

“为什么?”东方焜不解地问。

“如果答应了他们,我们的寻宝行动就不能进行下去了,他们说交换人质是假,想要夺回藏宝图是真。另外沐王府的后人本来就是宝藏的守卫者,他们怎么能让我们去寻找宝藏。”

这一次梦薇好像很支持李副官的意见,她也马上说:“不错,绝对不能答应他们。退后一步说,保密局的人就是知道我们落入这些人手里,也不一定肯用人质同他们交换。”

东方焜从内心就没有打算举手投降的意思,他只是想听听李副官的意思。东方焜的性格本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最受不了被别人威胁。不过他很奇怪李副官和慈梦薇为什么都异口同声反对向对方屈服,这让东方焜有些不能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