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3)

信周 收藏 7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正如龙震宇猜测的那样,唐伟桦的确准备来阔州,而且打算来待一段时间。 庞彪向龙震宇介绍的关于唐伟桦的情况,基本上是正确的,只是还有不少细节外人难以掌握,特别是冷严的遇害和他欠下一个多亿债务的内情,这些只有抓住唐伟桦后才能知道。 冷严的死非但没有让唐伟桦收敛,反而使他变本加厉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正如龙震宇猜测的那样,唐伟桦的确准备来阔州,而且打算来待一段时间。

庞彪向龙震宇介绍的关于唐伟桦的情况,基本上是正确的,只是还有不少细节外人难以掌握,特别是冷严的遇害和他欠下一个多亿债务的内情,这些只有抓住唐伟桦后才能知道。

冷严的死非但没有让唐伟桦收敛,反而使他变本加厉地开始扩展。唐伟桦把阔州的金盛酒店作为一个重要项目来搞,他知道阔州是中国最富有的地区之一,在这里搞网投收益要比燕滨强几倍。

唐伟桦接到马凯的电话,知道金盛酒店的改造装修马上要结束了。

最近燕滨这边出了点意外,警察准备调查他在酒店里的网投赌场,被他狠狠教训了一顿。刑警队长庞彪被拉下了马,撤了职,调查冷严案件的专案组也被迫解散。

消除了燕滨的后顾之忧后,他第二天就到了阔州。

马凯了解唐伟桦的性格,不喜欢居住在酒店里,所以初到阔州就给他在金顶花园长期包租了一栋别墅,距离冷严原来的家不远,相隔两栋楼。

唐伟桦到阔州后,先去金盛酒店查看了改造装修后的网投中心,他对这里非常重视,费那么大力气从冷严手里搞到酒店就是为了这个。

事实上在酒店里搞网投仅仅是他们在本地区做网络赌博的第一步,把赌徒们吸引到这里,等他们熟悉了网投操作流程后,就不用来这里了。只要有网络和电话,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可以进行赌博,这是网投最可怕的地方。当一个赌徒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进行赌博,而不必费力跑到赌场,那么他就很容易陷入疯狂之中。

境外赌场形象地把设在一个城市的网投场所称为一条线,几年前公安部门曾在西部一个中型城市端掉了一条这样的线。根据统计,在两年时间里,这么一条线每天可向金三角输送八十多万元人民币的赌资。一条线如同一条巨大的抽水管道,源源不断将国内的资金外流到境外。

唐伟桦来到阔州后的第二天,龙震宇接到铁蛋的电话,马凯要宴请唐伟桦,让他表哥晚上去唐伟桦的家里给他们做菜。

机会终于来了,龙震宇叮嘱铁蛋要胆大心细,见机行事。

铁蛋半个月前就跟表哥讲好了,如果再去董事长家做菜一定要带上他。赵大山以为铁蛋想到有钱人家看看,也没多心,让铁蛋给自己做个帮手也可以让他多学点东西,所以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他做梦也想不到铁蛋早有预谋,是利用这个机会接近唐伟桦。

第一次到有钱人的家里,铁蛋感到一切都很新奇。和表哥的房子比起来,这个房子更大,装修得更豪华。很多装饰品他没有见过,让他惊讶的是墙壁上挂的油画,画的竟然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铁蛋感觉很不好意思。

表哥领铁蛋来到宽敞的厨房,面积比表哥家的客厅还大,许多用具铁蛋都没有见过,表哥特意嘱咐铁蛋一定要小心,这里的各种炊具和餐具都很值钱,随便弄坏一样或是打碎一个盘子,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赔偿。

表哥打开携带的行李箱,取出漂亮的工作服和一个工具盒。表哥的这套东西走到任何地方都带着,无论外出学习还是上班,从来不离开身边,因为这几样东西既是他身份的标志,又是他赖以生存的工具。

表哥的工作服是酒店特意给他定做的,衣襟上镶绣着金边,袖口和衣领上都用金线绣着一条龙,既漂亮又威风。一尺多高的帽子,帽口处同样绣着金边。这套衣服可不是什么厨师都能穿,只有大师级才够资格。

铁蛋刚来时对表哥的这套工作服羡慕得不得了,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能穿上这样的衣服啊。不过现在他已经放弃这个念头了,因为他的心里有了新的目标,他要成为赏金猎人。他觉得做赏金猎人能同坏人斗,有可能成为英雄,铁蛋从小的理想就是成为人们仰慕的大英雄。

铁蛋在换工作服的时候,特意把弹弓插在后腰上,表哥看到后笑着问:“你来干活还带着那玩意做什么?”

铁蛋笑了笑没有回答,心想今天晚上还要靠它完成任务,没有它怎么可以。

换好工作服后,赵大山手脚麻利地打开工具盒。里面有各种刀和模具,仅是各种用途的刀就有三十多把,依靠这些刀和模具,赵大山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原材料加工好。他烹饪的菜肴不但美味可口,而且每盘菜都是一件艺术品,可谓色香味形俱佳。

赵大山把带来的原料切配好,铁蛋帮着切了些配料,鲍鱼海参之类的主料赵大山在酒店就提前准备好了。做完这些准备工作,两个人坐在厨房里喝着茶,等着女佣来通知他们烹制。

两人在厨房里大约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突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阵打斗声,同时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

赵大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跑出去看个究竟,只见客厅里多了五六个戴着面罩的人,这几个人个个身材魁梧,气势汹汹,手里还带着短刀。

唐伟桦的手下已经被蒙面人制服,有的被捆绑起来,有的被人踩在脚下,只有唐伟桦还坐在宽大的沙发上。不过在他前面站着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在唐伟桦的脸上比划着。看架势像是家里来了劫匪。

只听唐伟桦惊恐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拿匕首的人恶狠狠地说:“姓唐的,老子从燕滨追到这里来,你还不明白是为什么吗?”

赵大山听出来这个人的口音跟自己一样。

马凯双腿跪在地上,头被人按在茶几上,他不服气地大声喊道:“有种你们就把面罩摘下来,让老子看看你们是谁。”

按着他的人松开他的头,猛然照着他的肚子踢了一脚,马凯疼得身子一缩,滚倒在地,随后那个人又一脚踩在了他胸口上:“你不是想看看老子是谁吗?我先把你的两只眼睛抠出来,看你还想不想看。”

马凯吓得连声求饶。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