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一卷 金融危机 第四十一节 计划对市场

龙居士 收藏 5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四十一节 计划对市场

世界上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明白人,另一种是不明白的人。前者是少数,活得痛苦,天天忧心如焚。后者是大多数,活得幸福,能在黑夜里看到光明。

明白的这一类人,又可以分成两种。

一种是掌权者,他们坐享着信息不对称的红利,经常揣着明白装糊涂,但绕不过良心的谴责,因为空虚而痛苦。

第二种是远离或者游离权力中心的人。他们是最痛苦的,他们明知这么干不行,还必须一直这样干下去。

想大声疾呼,却发现口不能言;想施展拳脚,却有心无力。

卫华和张教授都避于最痛苦中的这一类人。

回到学校后,卫华将《论新环境下的计划经济》复印了一份,再次交了上去。在等候的回复日子里,又找屠倭,借用军队的兵棋推演模型和巨型计算机,对Z国的经济进行推演。

推演的数学模型搭建,对于卫华来说,不是难事。仅一个星期就弄好了。

难弄是数据录入。所要用到的数据太多了,就算将国家统计局这几十年来的全部数据都输进去还不够。

仅仅是国内的数据是片面的,还需要国外的数据。任何脱离国际大环境下的,自闭的经济模型所得到的结果都是荒谬的。

这是一项需要几万人才能完成的工作,已经远完超过卫华的能力范围了。最终,只得将这个模型连同设计原理,一齐交给了社科院。卫华祈祷,作为国家决策机构智囊团的社科院,能够拔出专项资金,完成这项利国利民的在工程。

这段时间,班上其他同学的论文和考试都得到了通过。

其中,屠倭写的《发动机战略,打造Z国力量》的文章,最受人重视。

文中针对我国动力领域,核心技术都掌握在外国人手中的现实,提出要打造动力强国的战略。

通过对国外发动机发展的历史,以及国内的现状,指出了Z国在发动机领域之所以落后的八大原因:

教育理念落后。

创新力培养不足。

人才外流。

工业落后。

资金浪费和分配制度不合理导致激励不足。

盲目采购国外发动机打压了国内发动机的科研热忱。

官办研究机构坠落成分钱机构。

论文最后总结道,如果八大类问题得不到解决,发动机将永远是Z国之痛,民族复兴无从谈起。

卫华看到同学们文章一个个得到通过,自己写的东西,却依旧石沉大海,却又无可奈何,不得不央求屠倭,帮忙找找原因。有屠倭的出手,很快就查明了原因。

当两个根本不可能碰到一起的人,突然碰到一起的时候,人们会感叹,这个世界太小了。当真像水落石出的时候,卫华也有这种感叹。

当初卫华写这篇论文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他在广播中听到吴教授的专访,说《深化改革是Z国走出金融危机的唯一出路》。

很不幸的,与吴教授完全相反论点的文章,最终却落到了吴教授的手中。

其实,这个并不奇怪,毕竟,吴教授是经济学界的权威啊,更巧的是,他也是B大著名的教授之一。军队里本身没有搞经济的人才,所以论文的评定工作,也就只能找这些权威了。

吴教授拿到这样的论文之后,刚开始还被其精彩和独道的见解所征服,当他看到最后的结论时,便气得鼻子都歪了。批语:狗屁不通。

考虑到卫华在学生当中以及在网络上都很多大的影响,再加上其似乎有很深的背景,怕自己一人镇不住他。于是,将这论文复印了多份,送给与其他的主流学者评论。最终形成了一致意见。决意冷处理。

卫华通过屠倭打听到自己的论文被冷处理的详细经过之后,反而释然了。想起张教授的建议,便将此文论贴到了网络上,标题也改成了,十分醒目的《我的一篇被吴教授枪毙论文》。他的这贴子,不但贴了全文,还在背后,附上了吴教授论文。以PK的方式,让全国的网友都品评。

卫华泡制的“电子猪流感”病毒,已经震动了全世界,在国内网上,更是被亿万网民所熟知。

从那时起,在网民的心中,卫华就是一个辩论高手,只可惜,一直没有看到他现身。网民们期待能看到卫华更多的作品,所以网民们发现,这又是卫华的一篇大作时,不管是懂还不懂经济的都参加了进来,跟贴、转贴、讨论,热闹非凡。

吴教授作为权威学者,学生不少,又带着官方背景。当卫华点明了要向他挑战的时候,就不得不应战。且毫不畏惧的应战了。

一个应付不了,他们的学生、和他圈子里的人都加了进来。这些代表着官方主流著名学者的加入,更是给卫华原本火热的论文加了一桶油。温度高到了可将网络给烤化。

以卫华的才学,玩弄文字的游戏之作,论点荒唐可笑的“XX是猪”文章,都无人可以驳倒。新的这篇立论严谨,又有许多事实为依据的论文,更难驳倒了。

在金融危机之下,人们利益受损,网民们既便是从主观意愿上,也渴望能够寻找到一种方法,能够让自己和国家的财富不再被人掠夺。

汹涌澎湃的民意,冲毁了理论的大堤,凡是赞成卫华观点的人,都受到追捧,凡是赞成吴教授的观点的人,都被斥之为“五毛党”。无数的口水和漫骂将吴教授的博客所在的服务器都给挤爆了。

卫华出名了,在济经学界,搏得了一个“卫计划”的头衔。

吴教授也出名了,在经济学界,搏得了一个“吴市场”的头衔。

这样的结果,不论是卫华还是吴教授,或者全国的网友都没有想到的。

当民意冲破理论的时候,卫华觉得再这么辩论下去,已经无意义了,再者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在网民中当普及了一次经济学知识。

于是,写了一篇论文——《从纳什均衡看市场经济的荒唐可笑》作为终结这些全民大辩论的结尾。

该文,从《博弈论》中的著名例子,囚徙困境,阐述了,市场经济所得到的最好结果,永远只能一个纳什均衡,而无法得到理论上的最好结果。由此证明,市场经济不如计划经济。

纳什均衡。

1950年,数学家塔克教授,讲到两个囚犯的故事。

假设有两个小偷A和B联合犯事、私入民宅被警察抓住。

如何让这两个偷招供呢?警察设了一个局。

警方将两人分别置于不同的两个房间内进行审讯,分别告诉他们:

如果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坦白了罪行,交出了赃物,于是证据确凿,两人都被判有罪。

如果另一名犯罪嫌疑人也作了坦白,则两人各被判刑8年;

如果另一名犯罪嫌人没有坦白而是抵赖,则以妨碍公务罪(因已有证据表明其有罪)再加刑2年,而坦白者有功被减刑8年,立即释放。

如果两人都抵赖,则警方因证据不足不能判两人的偷窃罪,但可以私入民宅的罪名将两人各判入狱1年。

显然对于囚犯来说,最好的策略是双方都抵赖,结果是大家都只被判1年。但是由于两人处于隔离的情况,无法串供。

首先应该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两罪犯都会怀疑对方会出卖自己以求自保。

根据亚当斯密的理论,假设每个人都是“理性的经济人”,都会从利己的目的出发进行选择。

这两个人都会有这样一个盘算过程:

假如他坦白,我抵赖,得坐10年监狱,坦白最多才8年;

他要是抵赖,我就可以被释放,而他会坐10年牢。

综合以上几种情况考虑,不管他坦白与否,对我而言都是坦白了划算。

两个人都会动这样的脑筋,最终,两个人都选择了坦白,结果都被判8年刑期。

这个故事所得到的结果被称之为“纳什均衡”

卫华在文中指出,市场经济就是要被判8年刑期的囚犯。在市场经济中,虽然没有警察将每一个经济人,都隔离开来,但是每一个经济人,都会划地成牢,谁也不会将自己商业机密透露出来。他们的思考过程和假设前提与两囚犯完全一样。所以结局也会一样。

反观计划经济,由于所有的资源都掌握在国家手中,只有一个囚犯,他可以从容的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方案并执行。

Z国作为一个后发国家,一个发展中国家,方方面面都不如人,想要后来追上,唯有用最合理的经济制度,以体制的优势,迎头赶上。

像市场经济那样,跟在别人身后,亦步亦趋,发达国家有的优势,我们没有,发达国家有的缺点我们都有,怎么可能赶超别人呢?又怎么不被人设计陷害?

《从纳什均衡看市场经济的荒唐可笑》一出,犹如屠龙神刀,光芒万丈,市场派被彻底的打败,在Z国经济学界,引发了一场大地震。

吴市场派土崩瓦解,不再现身网络,卫华得到全国热捧,这为他在将来呼风唤雨,引领Z国走向富强,打下了坚实的民意和理论基础。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