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二集 出局 第22集 出局 一、四面楚歌

秋林先生 收藏 1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看到小玉自然接受了小宝还活着的事实,大家都欣慰地笑了。小玉一手紧紧挽小宝,生怕一松手就跑了,一手则指着占彪说:“彪哥,你,你,宝儿姐活着回来了,你,你咋没啥反应呢?你快点来拉住她这个胳膊!”小蝶则向老九凤们一使眼色,老九凤们一哄而上拥住了小宝和小玉,接着小九凤们和占东东们也纷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看到小玉自然接受了小宝还活着的事实,大家都欣慰地笑了。小玉一手紧紧挽小宝,生怕一松手就跑了,一手则指着占彪说:“彪哥,你,你,宝儿姐活着回来了,你,你咋没啥反应呢?你快点来拉住她这个胳膊!”小蝶则向老九凤们一使眼色,老九凤们一哄而上拥住了小宝和小玉,接着小九凤们和占东东们也纷纷从四面跑过来拥住自己的奶奶,再外面占彪大手一划拉,九龙、九虎、九豹们站成一圈,像老鹰护小鸡一样把老老少少围在正中,一种责任感和呵护感激荡在他们心头。

小玉掐着自己的胳膊,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又顺手掐着别人,若飞大叫:“玉姐姐你手下留情啊,俺可不是大郅呀。”小玉转头找到占东东,一把抓住说:“东东啊,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怎么觉得你们都知道小宝还在世呢,是不是只我一人不知道啊?”众人一看小玉自己说破了都善意的笑了起来。这回小玉才彻底明白,才回味着小宝真的还活着的事实,她脚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小宝也跟着蹲下边抹着兴奋的眼泪,边捧着小玉的脸看个不停,终于看到至亲的妹妹小玉了。

占彪上前拉起小玉沉声对小玉也是对大家说:“我们抗日班战士的骨头是硬的,命也是硬的。我们这些人的情在,命就在!” 小峰也附和着:“抗战时那么苦我们都挺过来了,文革时那么难我们也挺过来了,我们重机枪的魂是不死的。”

看小玉还是哭个不停,三德在旁转移着话题:“小玉啊,这地儿是不是你在决战那天夜里四面楚歌你放鬼歌的地方啊?”听三德说自己放鬼歌,小玉破涕为笑。小宝和小蝶、春瑶、阿娇、秀娟都会意地笑了,看来四面楚歌是她们的杰作了。若飞却有不满地说:“当时我和三德排在汽艇上呢,静蕾和小峰排在县城前打骑兵,让我们错过了放鬼歌这个事儿。”

隋涛在旁也感慨地说:“十面埋伏加上天罗地网,成义再火上浇油来个四面楚歌,任鬼子有三头六臂也难逃厄运的。”曹羽接着说:“不过最过瘾的是我们夜里偷袭敌营,虽然没有找到袁伯救出来,却也把那些年学的功夫都用上了,见人就下狠招,招招式式都治人于死地。”

***********************************************************

松山和一群日军军官变了脸色跑出帐篷,紧张地竖着耳朵。这时夜风轻拂,月光如洗。他们隐约听到东面,不,西面也有,北面都传来了唱日本歌的声音。是日本人都耳熟能详的《红蜻蜓》、《荒城之月》、《桃太郎》、《樱花》、《四季歌》、《拉网小调》……这乡音在中国的夜空里显得格外的委婉凄凉,哀怨无边。

日兵数千人的阵营里死一般的寂静,挖工事的、烧尸体的声音都停了下来。听得出来是纯粹日本人唱的,虽然唱的声音不大但很标准很地道,不可能不让听者想起自己的家乡和亲人。松山这时胸膛一阵起伏,他对周围的军官们艰难地说出四个字:“四面楚歌!”

这“四面楚歌”是成义的又一杰作,他看到小蝶回天府送伤员,便要她把缴获土匪的三个手摇唱机随弹药车带过来,挑几张日本唱片。成义诡秘地和大家说:“‘十面埋伏’哪能没有‘四面楚歌’呢!”

小蝶包扎好伤员带着手摇唱机又要随弹药车回前线,她的观点是:军医一定要在前线。小玉见状也闹着要领着五匹狼下山,她拉着聂排长的胳膊撒着娇说在山洞里都憋了两天了,聂排长只好放行。小蝶回来后便和小宝、小玉、春瑶、阿娇、秀娟两人一组在抗日班和四德们严密的保护下分头各去一面摇着唱机放起唱片来。若克在世时常悄悄和姐妹们玩这些唱机,九凤们用得很熟。

大多数日军军官不懂“四面楚歌”的涵义,但他们知道这时的歌声有着瓦解士气的可怕效果,有的略懂中国文化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那就是明天项羽要自刎于乌江了。龟村也是脸色铁青马上令自己的一个中队长派出三个小队去袭击歌声处。不一会歌声里传来狗叫声,松山暗叫不好,他们把那些凶猛的狼狗配到了部队,很远就会发现偷袭部队的。果然一阵急风暴雨般的重机枪和掷弹筒声传来,不到一分钟就没了动静,接着又传来日本歌声。中队长满脸恐怖的神色跑回来报告,三个小队大部阵亡仅数人生还。气得龟村拔枪对着中尉就是一枪。看来“四面楚歌”的攻心效果把龟村弄得快崩溃了。

有两三个军官为了不听到歌声捂着耳朵嚎叫着也唱起歌来,周围的士兵也都随着唱了起来,可是唱着唱着这些日本兵就唱到刚听到的歌了,甚至随着远处传来的歌声合唱起来。结果又引起一阵军官们无力的喝斥。

歌声里冲进一名惊慌的中尉,他语无伦次地报告了又一件令人崩溃的事件。原来就在刚才开会的时候,指挥部的十几个帐篷都遭遇到了武功高手的袭击,所有的帐篷都被划开,帐篷里的人和门口的哨兵都无声息地死去,并且身上都无外伤,大都是脖子断了。

松山又一番大怒,马上下令统计死者。不一会数字出来了,死者多达37人,而且基本上都是军曹以上的军官。松山听到报上来的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欲哭无泪,大都是他带来的亲信啊。他缓缓地扭头看向这间帐篷角落里的一个睡袋,一个大尉参谋立即跑过去解开睡袋,不放心地看了看里面被捆着堵着嘴的袁伯。众军官顿时明白,袭营者是为了解救此人。龟村见状怒斥松山:“你早有预防,怎么不提醒各部加强警卫呢?!”众军官也面面相觑,这等对手出入军营如入无人之境简直太厉害了吧,我们还有安全吗?

这时又有一少尉冲过来喊了一声“报告”,把松山和周围的军官都条件反射似地吓得又一惊,松山声色厉荏地喝道:“又发生什么事了?!”这少尉硬挺着脖子喊道:“报告长官,支那抗日班送回八具皇军飞行员尸体!”松山瞪大小眼睛又喜又惊:这,这占班长也太厚道了!不过应该是10人啊,被击落的两架轰炸机是双人驾驶的。他紧盯着少尉问:“你可看清楚了,是真是假?”少尉立正道:“我看是真的,每具遗体上都有军牌,军装虽然大半烧毁但看得出是飞行服。”山口急着问:“抗日班的人呢?”少尉犹豫下说:“没走,在等我们回信。他们说还有两个活的,是那两名跳伞的帝国飞行员,要与我们换那个支那村长。”众军官不约而同地看看一旁的袁伯,又齐齐地转头看着松山和龟村。他们的眼中答案是毫无疑问的,一个支那小村长换两名活的八个死的飞行员简直不成比例,山口大佐叹口气说:“他们要是换我们撤兵我们也得同意啊。”

这时松山吩咐少尉:“告诉他们,我们同意交换,明天上午在靠山镇交换。”少尉得令而去。龟村在旁不满地说:“为什么不现在交换,难道还要让我们的大日本帝国的天之骄子再受一夜凌辱吗?”松山忍不住爆发了:“我们都是军人,是优秀的帝国军人,你们怎么就这点承受能力,受点挫折就乱了阵脚,怎么就不会动脑筋了呢!”说着,他指着袁伯挨个看着众军官喊道:“这个人,他是我们的挡箭牌,如果没有他在我们手里,我们这里的指挥部早被炮击了!如果今晚我们把他交给钢班的占彪,他们没有了顾忌,马上就会趁夜里发动进攻,炮击这里的所有皇军!”

决战第三天的枪声在清晨的村南打响。但不是按占彪布置的三德的汽艇包围村南后打响的,而是县大队打响的。这时三德的五艘汽艇离靠山镇还有十多分钟的航程。

桂书记领着县大队夜以继日终于在下半夜挖到了灌渠下面。几经试探,洞口与灌渠挖通了。迟玺来不及多想,便组织乡亲们出逃,趁天还没亮能逃出去多少算多少。

这条干涸的灌渠有半米多高,人们只能在里面蹲行爬行才不会被村南监视村子的日军发现。灌渠通向二百多米远的河边,河道不宽,水也不深,趟过河后就可分散逃入不远的山地。等强子和刘阳知道时,乡亲们已爬出几百名了。强子急忙从村东西调来部分兵力增援南街口,密切监视村南日军以防不测。刘阳也及时向占彪发电汇报。

村南的日军有两个中队,他们的宿营地在灌渠的正东依河而驻,距灌渠不到二百米。日军听了大半夜的“四面楚歌”,乍一听到灌渠方向传来小孩的哭声还以为在家乡的梦境中。机警的日军中队长马上派一个小队长速去巡查,一个小队的日兵前行不到50米便遇到几挺轻机枪的伏击,十几名日兵倒下,是桂书记带人跳出灌渠迎头而击。他们必须跳出来,灌渠里正爬着满满的上百名老乡呢,如果日军冲过来,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