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效的春药,是男人的都想得到的

banban123 收藏 9 12305
导读:说权力能壮阳的西谚,原话是:“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咱一直欣赏这话,是因为咱认同其中的道理:权力是用来征服男人的,春药是用来征服女人的,两者都属征服。譬如说你吧。一纸任命文件终于下来了,原本与你暗中较劲的男人们突然变了,变得对你胁肩谄笑、俯首帖耳了。 你会怎么想?会马上意识到自己征服了这些男人。陡然间,你的雄性荷尔蒙会猛烈分泌出来——官场春风令你人生得意。先贤们都这样,何况你还不是圣人。紧接着,柔弱无助的女人们争相而至,求助你的荫庇与润泽,你能拒之门外么?你能坐怀不乱么?你能推卸责任,把她们推卸给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权力能壮阳的西谚,原话是:“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咱一直欣赏这话,是因为咱认同其中的道理:权力是用来征服男人的,春药是用来征服女人的,两者都属征服。譬如说你吧。一纸任命文件终于下来了,原本与你暗中较劲的男人们突然变了,变得对你胁肩谄笑、俯首帖耳了。


你会怎么想?会马上意识到自己征服了这些男人。陡然间,你的雄性荷尔蒙会猛烈分泌出来——官场春风令你人生得意。先贤们都这样,何况你还不是圣人。紧接着,柔弱无助的女人们争相而至,求助你的荫庇与润泽,你能拒之门外么?你能坐怀不乱么?你能推卸责任,把她们推卸给其他男人,以表明自己无力征服女人,只会征服男人?不能吧?你甚至开始变得不喜欢投怀送抱,心高气傲地蓄意征服同样心高气傲的女人。仔细想想,原先自卑的你,如今都能跳起来摘桃子了,还不是因为权力能催情?“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嘛!


道理咱认同,但在咱听来,这话太有哲理,听着太费脑子,不如咱中国人说的直白:“男人搞政治就像搞女人的阴户。世界上这两样东西最脏,但男人最喜欢搞。”说这话的梁鸿志,夫人是青楼出身的才女,自己搞政治搞到伪立法院长,也搞到吃了枪子。所以,咱别拿这话当笑料,还得当真了听,当成他拿命换来的掏心窝子话来听。


至于基辛格也说过“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咱一点儿都不怀疑他坦率。这老头49岁才再婚,之前一直受好莱坞美女青睐,他说自己喜欢“白宫西楼的花花公子”这个,别人送他的“黄金单身贵族”雅号。现年86岁的他,说话仍行丹田气,雄风撼人。据说仅仅倾听希特勒那疯狂的演讲,现场的德国女性中,就有达致高潮而弄湿底裤的。我猜,敏感女人听到基辛格那贝司提琴般底气十足的低沉嗓音,肯定难以自已。总之,人家搞政治搞女人都更成功一些。为什么?是不是美国人那里这两样东西比咱中国的干净一些?


列宁患过梅毒咱无从考证,但蒋介石嫖娼回来写的忏悔日记咱确实看过,还看过他大骂自己的党的记录。1948年,他在江西的戡乱救国干训班上说:“本党社会信誉一落千丈。古今中外,任何革命党没有今天腐败,没精神、没纪律,更没是非标准。这样的党,早该被消灭、被淘汰了!”仅听此言,蒋介石还良知未泯。


正因为权力是烈性春药,中国皇帝才都短命。从纪元前206年的西汉到1908年溥仪登基前,历代皇帝208人,平均寿命38岁,其中1/3死于非命。权力本来就扭曲人性,变成春药后更透支生命,最销魂的春药也最折寿、最要命。今日中国的官员搞政治没大事,搞女人容易出事,怎么回事?除了表明权力这春药有毒之外,还能说明什么?说明越来越脏的权力已经极大地危害到当事人的健康与安全?已经到了需要发动抢救干部运动的程度?总之,权力这东西一旦开始溃败,就得抓紧清理消毒。要不,能有贪官短命论?还有贪官性泛滥现象?看来,说权力这春药有毒,咱是有一点道理的。


真正有中国特色的,不是皇帝有3宫6院72妃。妻妾成群的景象,欠发达国家都有,凡男权社会不稀罕:从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贵族到今天的非洲老百姓,从*多次的老干部到包养数奶的官员、商人,不稀罕。人类的性欲没有爱情那么超然,总得屈从于权力与财富。老男人娶小女人快成了常态。说明什么?说明有权有钱的男人就是英雄,英雄救美或美女爱英雄是多么正常的事,就像今天咱看到女星总是朝着权力、金钱方向狂奔一样正常,咱得把它看成是稀松平常的事才对。


不寻常的是,权力万能才是中国特色。权力能转化为资本,还能转化为春药,实在是个能气死刘谦的中国戏法。就凭这个魔术,咱就得修改中国古谚:把“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有女颜如玉”改成“权中自有黄金屋,权中有女颜如玉。”


但权力是柄双刃剑,这谁都知道。春药也是双刃剑,不一定人人皆知。什么意思?就是高度亢奋后会高度抑制,持久坚挺后会持久疲软。这你知道,不稀罕咱啰嗦。那么,咱说的双刃剑指什么呢?其实,咱说的双刃剑,是指权力能壮阳,也能去势,能催少数人的情,也能造成多数人阳痿。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咱说权力是有毒的春药。


“对于黄疸病者来说,蜜尝起来是苦的;对于狂犬病患者来说,水会引起恐惧”(《沉思录》)——此人偏爱的美食,可能是彼人的穿肠毒药。这么说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权力壮阳的同时,也能令人激素衰退。譬如,贪官的纵欲会伴随早衰,与性泛滥并列的,是农民工的性压抑,等等。但是,这类性分配的不公,即有的人涝起来涝死、有的人旱起来旱死的现象,也不是咱想说的。


咱要说的是,原本天然分布的权力,被中国人集中了几千年。这种集权政治,放大了人性中“人们相互蔑视,又相互奉承,人们各自希望自己高于别人,又各自匍匐在别人面前”(《随想录》)的幽暗。具体到官本位、权力本位的中国,匍匐在权力脚下去奉承当政者,如朵朵葵花向太阳般习惯,如众星拱月般自然。大众在权力上是赤贫的,就如同无权无钱的男人也缺雄性激素一样。什么叫人人平权?什么叫天赋人权?意思是谁都有荷尔蒙,谁都应享有权力并赢得自信。权力一旦被少数人垄断并转化为春药,不遆是对多数人自信心的褫夺、阉割与去势。


咱所说的褫夺、阉割与去势,还真不是指农民工的无处泄欲,而是指弄权者对无权者的戕害。什么戕害?无权手淫,只得意淫。什么叫意淫?举个例子:哈马斯鼓励青少年身绑炸药当人肉炸弹、去当自杀式英雄时,除了给亲属点钱外,要忽悠他们说:升天后,安拉会安排72个处女在天上等着你,供你享用。什么叫意淫?这就叫意淫。中国文化,把弄权搞女人叫做“上恩宠幸”,叫做“游龙戏凤”,这种谄媚,这种审美,就是权力赤贫者在意淫权力,就像阿Q。女人献身权力与金钱,古今中外,都不能免俗。而男人学女人献身,才是咱华夏特色。怎么献身?就是舍己为人、公而忘私,自个儿把自个儿阉了,勇敢地进宫去伺候权力。


你看,权力教育咱的大公无私,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国历史上一直就有。黄宗羲批评帝制就是:“使天下人不得自私,不得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大公”——匍匐在权力脚下的这种“无限谄媚、无限雌伏”(王小波语)精神,体现了男人被权力阉割后的异化。鲁迅曾总结说:“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也就是男人扮女人。”(《坟·论照相之类》)他所说的,大概就是权力春药的后遗症。


当然,最能体现男性被权力去势的,不是这些个例。按统计方法,概率最高的社会行为,才最有普遍意义。那么,什么社会行为最能代表咱早已精神阳痿了呢?国骂,只有国骂。操娘本为意淫,却能上升为亿万人的无意识行为,除了表明咱阳痿外,表明咱像贾琏那样只能靠意念行淫外,证实咱早已丧失行动力、征服力之外,还能怎么解释?一句话,咱想的头疼都想不出,“***”之类不是意淫,还能是什么?


上世纪初居留中国的美国教授罗斯,发现与日本人的好战比,中国人的尚武精神早已丧失。他发现“大多数人既没有西欧人那种强烈的意欲,也没有西欧人好斗的冲动。小伙子们吵架时一般恪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他们像女人一样谩骂对方,却很少动真格的。”(《变化中的中国人》)最近,在一个邻居老头不间断地“***”刺激下,咱终于动了一次手。事后,咱对赶来的警察解释的大意是:我不会像女人那样骂人,而这个老头又不住地表达他要意淫。鉴于他的意淫对象是我最珍重的人,所以,我不得不动手制止了他的意淫。你猜这警察怎么回答?他说:“我也不会骂人,年轻时也动过手,没啥。打了人咱负责就是了,对吧?”听了这话,咱立马恢复了信心,像是服了春药,顿时年轻了20岁。当下,咱跟这位警察称兄道弟,恭维他也年轻,言下之意是,还没被去势。


7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