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喋血金城]白刃出击酣战美军和“哥伦比亚营”

剑客888 收藏 32 11113
导读: 上篇文章讲到200师598团一营三连坚守两翼阵地的四班和五班在六零炮班的协同下,又先后击退了美军的两次冲击。这时,又一股美军又冲了上来,但是,当他们冲击到四十米远的距离时突然停了下来,趴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以火力向我前沿阵地射击,这些美军在玩什么花样,二排的指战员们能否守住前沿阵地?接下来的战斗更加激烈,美军第7师久攻不下,又调来了战风凶悍的“哥伦比亚营”助战,并对三连展开了毒气战攻击。

铁血专稿 严禁转载)

上篇文章讲到200师598团一营三连坚守两翼阵地的四班和五班在六零炮班的协同下,又先后击退了美军的两次冲击。这时,又一股美军又冲了上来,但是,当他们冲击到四十米远的距离时突然停了下来,趴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以火力向我前沿阵地射击,这些美军在玩什么花样,二排的指战员们能否守住前沿阵地?接下来的战斗更加激烈,美军第7师久攻不下,又调来了战风凶悍的“哥伦比亚营”助战,并对三连展开了毒气战攻击。

五班长岳俊为了节省子弹一直都按照连长的要求去做,进攻的敌人不进入三十米之内决不开火,但瞅着眼前这四十多名美军趴在地上就是不进攻,他感到十分纳闷。

敌人到底要搞什么名堂?柳连长的心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通信员小陈顺着交通壕跑来了,他向刘连长报告说:“连长,敌人从右侧山间又摸上来一股!”

刘连长顺着山坡远远望去,只见约一个排的美军正吃力地沿着山沟向着3号阵地攀爬。看来敌人企图采用迂回包抄的战术抄我后路,以便吸引我防守兵力和火力,然后从正面发起突然进攻,一举突破我前沿阵地。他看出了敌人的打算后就和二排长合计一下,决定派出四班预留的一个游动射击小组出击,命令他们立即进入隐蔽射击位置,以火力阻击进入沟底的这股美军,并以六零炮班的火力支援游动射击小组的战斗。作战命令下达后,刘连长一跃上了3号阵地,并命令五班长带着一挺机枪到侧后,以火力支援游动射击小组阻击。

正面进攻的美军仍然趴在地上用火力吸引我三连的注意力,,而山后侧的那股美军则费力地向山上攀爬。不长时间,从山后方响起了枪声和六零炮弹的爆炸声,那些趴在正面地上的美军士兵好像得到了号令,一哄而起,蜂拥着向我阵地前沿发起了冲击。当这股美军冲击距我阵地只有二十多米远时,刘连长一声令下:“打!”在我火力猛烈阻拦下,冲击的美军象被秋风扫落叶一样被弹雨击倒在了地上,侥幸活下来的掉头就跑。刘连长手持冲锋枪跃出战壕大声喊道:“同志们,冲啊!”二排的战士们象下山的猛虎直扑残敌,冲锋枪扫,手榴弹炸,一气把这股敌人撵下山去才收兵而回。

山后的枪声和炮声也逐渐的停了下来,包抄佯攻的美军也被游动射击小组的神枪手和六零炮班打了一个七零八落,惨败而回。

天已中午,无名山上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无名山右侧的友邻部队已奉命转移到新的阵地,美军攻击部队也加大了对三连坚守的无名山603.2高地的攻击力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山作战期间军首长在三连部署“C3作战计划”

此时,勇敢善战的二排指战员们已在前沿阵地激战了六个多小时,打退了美军不同规模的十三次进攻,歼灭美军二百多人,胜利成了预定作战任务。当他们击退了敌人最后一次攻击时,借着反击胜利的余威以快捷勇敢的战术动作,一举突破美军的包围回到了603.2高地。

“叮铃铃……”三连指挥所的电话铃声响起,刘连长一手抓起电话,从话筒里传来营教导员陈英海的声音,他询问了三连的作战情况后高兴地说道:“你们打得好,团首长和营里向你们全连同志们表示祝贺和慰问!”他接着说道:“无名山603.2高地是卡在敌人北进道路上的一道鬼门关,你们一定要死死地卡住敌人的脖子!连里还有什么困难吗?”刘文起大声地回答道:“请首长放心,只要三连还剩一个人,无名山阵地也是我们的!”

当刘连长向全连干部战士传达了上级的祝贺和指示后,全连的战斗情绪更加高涨。紧接着,美军又发起了新的一轮进攻,激烈的战斗开始了。

这次美军改变了进攻战术,他们出动了五辆坦克打头阵。五辆美军中型坦克冲击到603.2高地东北角,转动着炮塔瞄向三连阵地,一串串炮弹和机枪子弹倾泻到山上。同时,美军还出动了五架“野马式”战斗轰炸机配合作战,天上地上立体化作战,炮弹、航弹一起轮番轰炸,整个603.2高地都被浓烟和烈火吞没了。伤亡惨重的美军再也输不起了,他们在强大的空中和地面火力掩护下,提前把二梯队的兵力投入了战斗。主攻的美军部队在仆从军“哥伦比亚营”的炮灰们策应助攻下,发起了赌博式的攻击。战斗更加激烈,无名山阵地正经历着空前的严峻考验!

来自空中和地面的轰炸炮击刚刚停下,疾风暴雨班的枪声聚然而起。约有一个营的美军士兵和哥伦比亚士兵组成了不同的几个突击队型,疯狂地向603.2高地扑来。


在国内有些人在在评述各国军队的作战风格时,总是把“人海战术”强加给我们共产党的部队身上,其实,美国人在二战和朝鲜战争中真正把这种“人海战术”发挥到了淋漓至尽的国家。骄傲的美军将军们,不允许武器装备不如自己的一个共产党国家获得胜利,因此,士兵们的生命在他们的眼里毫无价值,他们需要的是颜面和谈判的资本。假如没有空中和海上的优势,也许朝鲜战争早在第三次战役就应该结束了,“人海战术”是美军无奈的选择。

被炮火犁过数边的山坡上布满了美国白人、黑人和哥伦比亚人士兵的身影,这些来自美洲大陆的士兵们相信这次一定能将两国军队的军旗插上无名山顶峰;闪着寒光的枪刺,绿幽幽的钢盔下面,是一双双渴望胜利的眼光,他们在祈求“上帝”的保护。

面对来势凶猛的敌群,刘连长表现出一个中国军人特有的冷静和沉稳,他决心和他的部下们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敢击溃这些来自美洲大陆的美国人和哥伦比亚人。他和范副连长商量了一下,决定由范副连长指挥暗藏的火力点,由三排长指挥六零迫击炮,二排长指挥游动射击组,他自己在阵地上组织全连火力,給美军和哥伦比亚兵一个迎头痛击,让他们从根本上认识一下不同时代的中国军人!

三连暗藏的火力点设置在敌人进攻道路左侧一棵半截子枯树下,那是一个事先挖好的暗洞,洞口横陈着几根树木,上面不经意地设置了一些杂乱的树枝嵩草,藏身在洞里的四名战士手握机枪严阵以待敌人的到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中的美军炮兵

美军根据志愿军作战“不近不打”的特点,各攻击分队的士兵怀端卡宾枪,密密麻麻地向山顶攻来。当美军和哥伦比亚兵全部越过了暗洞火力点后,刘连长首先打响了第一枪,他一枪撂倒了一名挥动着手枪的美军军官。紧接着连里轻重机枪也吼叫起来,暴雨般的子弹向敌群刮去,六零炮弹也不停地急速落向敌群。遭到火力打击的美军士兵和哥伦比亚士兵顿时慌乱起来,隐藏在枯树下的暗火力点中的两挺机枪也兜住敌人的屁股开了火。二排长王世新和五班长岳俊分别带领着两个游动射击组,顺着山腿向敌人侧翼扑去。几支火力猛烈的冲锋枪一齐开火,把密密麻麻的敌群打得七零八落,四下狂蹿。

美军突击部队遭到三连出其不意的打击死伤惨重,官不顾兵,兵不管官,只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百多名跟随美军摇旗呐喊的哥伦比亚士兵,还没搞明白什么情况就全部被放倒在山坡上,成了一群只有总统本人才知道为谁而战的异国冤死鬼。

溃败而归的美军恼怒了,他们不相信共军的一个连竟有如此的战斗力,他们击中所有的重炮、坦克炮,对602.2高地的山腰和山梁,以及他们认为可以藏人的地方都进行了狂轰乱炸,602.2高地上下一片火海。美军的猛烈炮击持续了整整有半个多小时,平均每分钟落弹三百多发,隐蔽部、交通壕、堑壕几乎全被摧毁,幸存的只有几个猫耳洞。

美军为了实现在黄昏前攻占602.2高地的作战决心,改变了进攻的策略。他们在用炮火向602.2高地中部和左侧猛烈重点轰击的同时,,又以一个连的兵力向三连右翼制高点发动轮番进攻,决心不惜代价打开一个突破口。战斗在这个制高点上的五班长岳俊,带领着六名战士奋勇抗击。他们以弹坑做掩体,在一个小时里连续打退了美军的三次攻击。看到连续攻击受挫,美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又出动了两路兵力向制高点发起合击。经过一轮激战,阵地上只剩下五班长岳俊一人了。


美军就像输红了眼的赌徒,一个劲的往上攻,“只有一个人也要守住阵地!”五班长岳俊决心以一己之力迎战超过自己几十倍的敌人。他在阵地上来回奔跑着,他一会儿用冲锋枪向敌人扫去一梭子弹,一会儿用步枪急速射击;又一会儿向左路敌群猛投手榴弹,他竭尽全力迎击着两路美军的进攻。双拳难敌四手,岳俊的单兵火力最终抵挡不住众多敌人的强攻,源源不断的美军成散兵队形向制高点涌来。美军密集地炮火封锁住了通往前沿制高点的通道,刘连长派出的支援小组都遭到了美军炮火的阻拦。

这时,二十多名美军士兵躲过了岳俊手榴弹的轰击,踏着同伴的尸体冲了上来,嘴里叽哩哇啦的美国兵呼喊着靠近了阵地前沿。岳俊身边已经没有弹药可用,他没有犹豫,端起刺刀跃上战壕迎着敌人扑了上去。一声声怒吼杀气冲天,年轻的班长岳俊力拼众敌,直至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右翼制高点的失守使美军有了进攻立足点,他们架起机枪向主峰阵地打来。刘连长一边命令重机枪压制敌人的火力,一边思索着如何夺回失守的右翼阵地,以消除对主阵地的威胁。他和二排长合计了一下,准备抽出部分兵力对敌实施反冲击。正在这时,一班长汪家富带领一班冲过了敌人炮火封锁线把弹药送了上来。一班长告诉刘连长说,指导员派他们来增援前沿阵地,并代表他和一排向二三排的同志们表示慰问。“好,来得正是时候,你们一起参加对右翼阵地的反击吧!”刘连长高兴地命令道。

反击右翼失守阵地的战斗打响了,重机枪吐着火舌向右翼阵地压去,两门六零炮也以最快的射速向敌群吊射,一班长汪家富带领一班借着爆炸的烟雾向右翼阵地扑去。战士们灵巧地利用地形地物向敌接近,二排长王世新带领着三名战士从另一侧隐蔽地接近敌人。美军发现中国士兵冲到了眼前,连忙组织火力对一班实施疯狂阻拦。一般的战士们在班长的指挥下,一步步向敌逼近。

低姿伏在战壕里的刘连长密切地注视着一班的接敌行动,他看到一班进攻受阻,大声命令道:“六零炮,干掉敌机枪!”

神炮手李英迅速装定射击诸元瞄准,炮手赵明双手扶弹往炮筒里一放,只听“咣”地一声炮弹直吊美军机枪掩体,在爆炸声中被炸上了天。

这时,右翼阵地的背后响起了手榴弹的猛烈爆炸声,二排长王世新带领着三名战士攻上了右翼阵地。正在据守的美军顿时慌乱起来,一班长借机带领着全班冲了上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中的美军坦克

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闪亮的刺刀在敌群中翻滚。受到两面夹击的美军抵挡不住中国士兵的近身白刃战,惊慌失措地撤出了刚占领不久的右翼阵地。

在三连官兵的顽强阻击下,美军和“哥伦比亚营”无计可施。下午15时左右,凶残流氓的美军违反国际法对三连阵地实施了毒气弹攻击,粉红色和黄色的毒雾在山坡上漫延。

二排长王世新在战斗中已五处负伤,失血过多的脸上十分苍白,他受到了美军毒气的侵害后昏迷了过去。在战士们的呼喊下他悠悠地醒转过来,他对身边的战士们说道:“为了新中国和朝鲜人民,就是牺牲了也值了!”

刘连长跑到了二排长身边,把仅有半小壶水的水壶递到王排长嘴边,他无力地摇了摇头说:“把水留给同志们,守住阵地……”说着把头一歪就和战友们永别了!

美军惨无人道的卑鄙行径,激起了三连全体官兵刻骨铭心地仇恨,毒气弹摧不垮中国士兵的战斗意志,夜晚救不了他们在战场上的失败,指战员们发誓要在战斗中让美国佬加倍偿还欠下的血债!

在前沿阵地指挥战斗了一天的刘连长,头部和肩部已经两处负伤,伤口的剧痛不时袭遍全身。范副连长劝他下去,他忍住伤痛说道:“阵地需要我,我不能离开阵地!”战斗到了紧要关口,他决定利用战斗间隙开一次阵地党员会议。三排长李慎铜的右臂被打断了,腿部也受了伤,他接到通知后,步履艰难地向指挥所走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士

“三排长,”刘连长关切地迎向前去问道:“怎么样?”

“没什么,美国佬的子弹吃不了我!”三排长诙谐地回答着连长。刘连长没理三排长,认真地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发现很严重,就命令派人送他下去。三排长一听急了:“连长,我是共产党员,我不能离开阵地。没有右手还有左手,只要还有一个手指头我就不能离开阵地!”说完,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刘连长道:“这是九班战斗小组长高耀明的入党申请书,他让我代他转交党支部。”

刘连长接过纸条看到上面草草写这几行字:“敬爱的党支部:请在战斗中考验我,若我牺牲了,希望党支部接收我为共产党员。高耀明”不太工整的几句话,表达了一名普通志愿军战士对党和祖国的无限忠诚,什么样的敌人才能够战胜这样地战士呢?

战地党员会议开始后,刘连长详细分析了阵地敌我态势,他强调道:“敌人还会不停猛攻无名山阵地,我们必须坚守住602.2高地,虽然我们的处境十分艰难,但我们并不孤立。在我们的身后就是主峰阵地,还有我们的主力部队和我们的祖国做后盾,阵地上还有十六名久经战火考验地干部战士,人在阵地在,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在会上,党员们又对下一步的作战进行了热烈讨论,针对各种可能情况的出现研究了应对措施。刘连长对阵地防御部署进行了新的调整,要求全体党员在战斗中发挥党团员的模范作用,加强战斗中的宣传鼓动工作。

经过暂短的沉寂,无名山北侧再次响起了猛烈的炮击声。刘连长知道这是美军炮火在阻拦我军的增援部队。确实,这时三连张指导员正奉营部命令带领一排的所有人员增援前沿阵地,他们在运动中遭到了美军炮火的强力阻拦。前进道路上打出一道弹幕,炮弹片和碎石快呼啸飞过。张指导员带着战士们拉大距离,在敌炮火下从一个弹坑跳进另一个弹坑,规避者敌人的炮弹落点。但是,张指导员还是被敌人的一发炮弹击中身负重伤,他忍住剧痛大声命令一排长带领战士们继续前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时期的新一代官兵

聚集在无名山正面的美军和哥伦比亚营的匪兵又做好了新的进攻准备,一支由八十多名美军士兵和哥伦比亚匪兵混编而成的攻击部队出击了,他们兵分三路向602.2高地发起了冲击。

刘连长在战壕里立起身来挥动着拳头说道:“同志们,我们三连是一个英雄的连队,有着无数先烈用鲜血凝聚的荣誉。我们一定要坚守住阵地,为牺牲的同志报仇,为连队增添新的荣誉!”

“坚决消灭侵略者,为朝鲜人民报仇!”

“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

“为祖国增光,为毛主席增光!”

十六名指战员发出了战斗的誓言,他们决心与美国兵和哥伦比亚匪军一展高低。美国兵和哥伦比亚匪兵嗷嗷呼叫着扑了上来,班长杜灵瑞端起机枪拼命向敌人扫射,弹雨刮风一样破向敌群;战斗小组长高耀明挥动着手臂,把一枚枚手榴弹投向敌人;战士孔占胜的腹部被弹片划开,肠子随着热血涌了出来,他不顾重伤在身顽强地把冲锋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完,才不甘地仰面倒下。

激战仍在继续,右路的一股敌人已经扑到了阵地的前沿,一颗鸭嘴手雷冒着烟落到了范副连长脚下,他眼疾手快顺手抓起手雷投了出去,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手雷在敌群头顶半米处空中爆炸,一股浓烟夹杂着敌人的血肉炸倒了十好几个。

借着爆炸的浓烟他大声吼道:“同志们,用刺刀把敌人消灭掉,冲啊!”他端着步枪冲了出去,第一个扑向了敌人。他对着一名敌人一个突刺,就把闪亮的刺刀捅进了对手的胸膛。旁边的鬼子兵被他的神勇吓得往后退缩,他趁势又是一个突刺,“咔嚓”一声又把刺刀捅进了鬼子的胸膛。他一鼓作气连捅三名鬼子兵,抡起枪托向敌人砸去。

突然,一名鬼子兵趁他不备从侧后窜了过来,一枪刺中了他的腰部,范延华副连长转过身来,拼劲全力把枪托砸向这名鬼子兵的脑壳。这时,又有三名鬼子兵向他围了上来。范副连长冷笑着面对鬼子兵,只见火光一闪他拉响了腰间的手雷,在敌群中腾起一股浓烟,人民的好儿子、优秀指挥员范延华副连长勇敢地献出了他的生命。


战士们目睹了身边英雄的壮举,他们大声呐喊着“为副连长报仇,杀啊!”冲向敌人。杀声四起,惊泣鬼神。闪亮的刺刀在敌群中飞舞,缕缕寒光威震敌胆!

在三连勇士面前,美军士兵和哥伦比亚匪兵被中国士兵们的杀气所震撼,一个个左躲右闪忙于逃命,全无斗志。

这时,一排的援军突破美军炮火封锁冲了上来。阵地上下喊杀声、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和鬼子的嚎叫声混成了一片,经过激烈的的厮杀敌人的战斗意志彻底崩溃了,他们惊恐地撤了下去。

英雄的无名山,因为三连指战员们的勇敢而显得更加更加雄壮。美国人也好,哥伦比亚人也罢,在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前,钢铁和毒气不能使他们所屈服,“人海战术”也只能留下一山坡的累累士兵尸体。在连日激战中,美军和其仆从军“哥伦比亚营”的官兵,在无名山下留下了600余具炮灰尸体,无可奈何地停止了一天的疯狂进攻。

战后的无名山沐浴在太阳落山时金色的余晖里,弹痕累累的战旗在山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刘连长和三连的官兵们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他们拉长了的身影和巍峨雄壮的无名山化作了一体,在通往金城的通道上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威严地屹立在汉江之滨。




这篇文章的史实证明:美国是世界上最无赖和不讲人权的无赖国家!


向在毒气战中牺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英烈致哀!


中国人民志愿军英烈永垂不朽!



本文内容于 2009-6-12 9:12:32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