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四卷:冉闵抗胡 第54集、燕王殿中索玉玺 魏帝重整破大敌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却说这人苻生,字长生,乃苻健第三子,自幼好耍无赖,性情极其凶暴,又因瞎了一目,称为“盲瞽”。其祖苻洪极不喜爱,曾当着苻生之面与左右说道:“我闻瞎儿一泪,未知可信否?”左右都答道:“信也!”苻生闻言,即拔佩刀自刺瞎目,血流如注,指着流血道:“这岂不也是一泪?”苻洪大怒,以鞭抽打。苻生不觉得痛苦,反而喜道:“性耐刀槊,不宜鞭棰。”苻洪叱道:“你这贱骨,只配为奴!”苻生应道:“何如石勒?”苻洪大骇,生怕苻生妄言招灾,急掩其口。随后与苻健道:“此儿狂悖,宜早除之,不然,必破你家。”苻健虽然应诺,却不忍心下手。苻雄又来劝道:“待儿长大,自会改过,何必无故加诛?”又去向苻洪求情。苻生因此得以不死。苻生及长,力举千钧,雄悍好杀,能手格猛牛,走及奔马,击刺骑射,冠绝一时。

当时,张琚见苻生杀来,不敢迎战,拔马便走,被苻生飞马赶上,一刀劈死,其众皆降。苻健略定秦、雍二州。苻雄等又上奏,请苻健依照汉、晋旧制正式称帝。苻健大悦,遂于次年(公元352年)正月辛卯,即了皇帝位。

话说回头。却说赵、魏互相寻仇,无月不战,冉魏屡战屡胜。冉魏永兴元年(公元350年)十一月,冉闵将北征襄国,署其子太原王冉胤为大单于、骠骑大将军,并将栗特康等一千降胡配之麾下。光禄大夫韦謏谏道:“胡、羯都是我们的仇敌,如今他们归附投降,只是为了苟全性命;万一哗变,悔之何及?请尽诛降胡,去单于之号,以防微杜渐。”冉闵自因前时杀胡太过,想以此抚纳群胡,因此不从。大起步骑十万,北攻襄国。

石祗龟缩城中,率众死守。冉闵围攻百日,不能破城,遂令于襄国城外筑土山,修地道,筑室返耕。石祗见魏无退军之意,大惧,即自去皇帝之号,改称赵王,使太尉张举赶往蓟城,向燕乞师,许送传国玉玺;使中军将军张春赶往滠头,向姚弋仲求救;又遣使去冀州,命石琨率冀州之众速来救援。

却说张春赶到滠头,向姚弋仲求救。姚弋仲即令世子姚襄率二万八千骑赴救。姚襄,字景国,乃姚弋仲第五子,身高八尺五寸,雄武多才,姚弋仲因此立他为世子。姚襄临行,姚弋仲诫道:“冉闵弃仁背义,屠灭石氏。我曾受石氏厚遇,当为石氏复仇,但老病不能自行。汝才十倍于闵,若不能枭擒以来,不必再来见我!”姚襄受命而去。

再说张举赶到蓟城,向燕王乞师。燕王因燕、赵有宿仇,不肯出兵相救,及后听张举说石祗自降尊号,改称赵王,如燕援师,帮赵渡过危难,即愿向燕称藩,并奉献传国玉玺。燕王问道:“此事当真?”张举道:“我奉君命出使贵国,乞师救危,岂敢有假?”燕王大喜,即使御难将军悦绾,率精兵三万去救。

早有消息报知冉闵,说燕将救赵。冉闵大惊,即以大司马从事中郎常炜为使,赶到蓟城,向燕王劝道:“燕、赵本是宿敌,当年石虎亲率大军二十万围攻棘城,几乎灭国,后来虽脱危难,但自此两国战争不断,如此世仇,大王岂能忘了?如今我主讨伐羯赵余孽,虽说不是为了燕国,但也是为燕国除一仇雠。魏、燕两国无仇,正应同仇敌忾,共灭羯赵,大王不助魏也便罢了,何其反去助赵呢?请大王即撤悦绾之兵,以修魏、燕两国之好。”

燕王沉吟半晌,答不上来,反责问道:“冉闵本是石氏养子,背弃养育之恩而为叛逆之举,怎敢妄称帝号?”

常炜道:“商汤放逐夏桀,周武王讨伐商纣,因此而振兴了商、周的大业;曹孟德被宦官养育,无人知道他的出身,但最终奠定了曹魏的基业。如果不是顺应了上天之命,他们又怎能成功?以此推理,大王何必还来责问我呢?况羯胡酷暴,造乱中原,以致苍生倍遭涂炭,我主奋剑诛除,使黎元获济,可谓功格皇天,勋侔高祖。恭承天命,有何不可?”

燕王又问道:“传冉闵初立之时,曾用金子为自己铸造金像来占卜成败,但金像却没有铸成,是这样吗?”

常炜答道:“绝无此事!”

燕王道:“南来之人都说确有其事,你却为何要为他隐瞒呢?”

常炜大笑道:“奸伪之人凡想假传天命以迷惑人心的,才会假借符瑞,伪托占卜以自重。我主手握传国玉玺,占据中原,受命于天,有何可疑?难道还要改变事实,变真为伪,取决于金像吗?”

燕王逼问道:“传国玉玺究竟何在?”

常炜答道:“在邺城!”

燕王道:“可张举却说在襄国。”

常炜道:“杀胡之日,邺城的羯胡几被一网打尽,即便还有逃脱遗漏的,也全都潜伏于沟渠之中,他们怎会知道玉玺之所在?张举为了求救,什么谎言不可以编造?何况是玉玺呢?”

燕王再逼道:“你便实话说了吧,若再巧言欺瞒,必将你流放到辽海、碣石之外!”

常炜道:“我自结发成年以来,连布衣百姓都不曾欺骗,何况是君主呢?曲意迎合,苟且偷生,非我本性所能为。尽情直言,就是被沉死东海,也不逃避!”

燕王大怒,就令于殿中堆积柴薪,喝道:“你当三思,不要自取灰灭!”

常炜又大笑,正色道:“石虎贪残凶暴,曾亲率大军进攻棘城,虽然不克而返,但也是志在必取。此后又不断向东北运送粮草、军械,其意并非要帮助你们,而是要消灭你们。我大魏之主诛剪石氏,虽然不是为了燕国,但作为臣子之心,听到仇敌被灭的消息,从道义上又当如何呢?如今大王却反而替石氏来责问我,岂不是怪事?再者,燕国本是晋朝藩国,传国玉玺乃帝王之印,岂是一个藩臣所能觊觎的?”说罢,自登柴墩,大叫:“我闻死者骨肉下于土,精魂升于天。蒙君之惠,请速点火,使我能上诉于天,足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