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50章 作秀

sxpnceo 收藏 16 16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846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自从阿尔山来了开拓团,当地百姓苦不堪言,赖以生存的牛羊被强占,为数不多的良田被侵吞,就有熟知地形的人逃到这个三不管的地方,和路标一家共同生活,后来,随着“并屯集村”的迅猛发展,大多数老百姓被抓到日军指定的屯里,一小部分逃出来的人也来到这里,日久天长,这里又成了一个小部落,聚集了七八十口人,满、蒙、回、汉、鄂伦春、朝鲜等各个民族的都有,路标来的最早,人缘好,成了话事人,他们昼伏夜出,过的也算平淡。遇到内蒙警察扫荡,他们便躲到外蒙,遇到外蒙警察巡逻,他们便回到满洲,到了今年五月,诺门坎战事发生,三方警察巡视的紧了,加上战斗频发,在边境设置哨卡,他们被迫往内退,这里虽有河道,但抓鱼容易留下痕迹,一旦遇上警察搜捕,两条人腿跑不过四条腿战马,一个多月被抓走十几个人。他们也曾想过挖地道,但好不容易挖个地道,部落里的人要是被抓走,泄了密,他们又没武器,地道就毁了。

前几天路标的老婆生了个儿子,营养缺乏,没有奶水,路标急了,带人出来抓野猪,猪蹄催奶,是中国很古老的方子。他们出发的时候早定下规矩,谁若被抓,生死由天,绝不泄露住的地点,其他人各自逃命。刚才路标被抓,跟他来的人都跑了,路标并不是没有警惕性,他实在舍不得这头野猪,那是救命之猪。

西一欧听了半天,头大了八圈,看来都是苦命人,他们三个人也抬不走这头三四百斤的野猪,叫人用马驮上。脑子里又生出个念头,命张成把死去的洋毛子尸体抬走埋了,押着阿列克谢十一人跟着路标向北走。

找到他们住的部落,实际上也就是在山丘上挖的小窑洞,路标安排人杀猪,西一欧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越往北,山丘越多,晚上看不远,黑黝黝的,山丘一座连一座,凭白天的远程观测,高达一两百米、两三百米的山丘多的是,就是都不险峻,很容易上去,但山丘绵延几十里藏个三五百人显都不显,前提是不要出去找吃喝。路标说前面的宝格达山是这一带最高的山,与外蒙相邻,但半个月前山上驻扎了一个班(内)蒙古警察。

西一欧心中有数,等到天明,和金刚骑马巡视了三里地,这地方他太妈好了。前几次来都是晚上,现在可看清了,河流纵横、树林茂密,狍子、野羊、兔子时不时可见,西一欧直纳闷,这么好的地方怎么没有人呢?路标也解释不清,宝格达山蒙古语是“圣山”的意思,蒙人对这里很爱惜,两年前蒙人常来这里砍木头,估计这两年“并屯集村”,蒙人都被约束住来不了了,而驻在宝格达山上的十个警察怕死,整日躲在据点里,除了接运粮食,平时极少下来。

时间不早,西一欧和路标告辞,走不多远,跟金刚合计上,这么好的地方不用白不用,让张成带五个人留下,根据路标画的地图,选了一个山头,逼阿列克谢的手下在那里挖地道,挖地道的目的很简单,白玉米他们捞回来的武器得有个地方藏啊。

自己带人回靠山屯,路上金刚告诉西一欧,白玉米发回电报,称柳天罡被露人逼得服了毒水。西一欧气的吐血,他派柳天罡、白玉米他们去捞枪,完全是看露军的武器好,脑子一热临时起的主意,现在搭上了柳天罡,实在是划不来,骂了一路,中午途经阿尔山,又累又饿,打算找角荣小队长蹭顿饭。日头高照,士兵们无精打采的坐立,呼扇着扇子,伤员们在树荫下悲伤的谈论,一进镇,迎头碰上气呼呼的辻政信,西一欧想躲没法躲,硬着头皮上去。辻政信板着脸过来训斥西一欧,说什么,你们大阪师团的纪律太差啦,为了一个支那女人全体出动,连靠山屯都不看守啦,白让老子从靠山屯找到阿尔山。

西一欧连忙道歉,准备立即返回靠山屯。

辻政信长叹:“唉,仙人君,女人如衣服,不必要看的这么重嘛!我们大日本的漂亮女人多的是,有空我给你找一个。现在嘛,不急着回去,有点事想和你商量。”

“请讲!”

“你跟我来!”

西一欧摸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依言跟他走进训练场。

训练场上停着三辆日本坦克和三辆缴获的露军坦克,地上摆着两个火焰喷射器和两挺长长的机枪。西一欧从没见过这种机枪,不过自从来了诺门坎,没见过的东西多了,这种机枪长达两米,外形很像96式轻机枪,辻政信告诉他这叫97式自动炮,俗名叫反坦克步枪。

由于诺门坎前线失利,宝贝第1坦克师团打的只剩十九辆坦克,辻政信被关东军总部骂个半死,关东军总部命令第1坦克师团调回公主岭休整,修复所有破损的战车,只留下1辆95式坦克、2辆94式坦克供日军紧急时调用,其实第1坦克师团之所以撤走,不仅是坦克宝贵,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关东军坦克炮弹供应不起,平常没有做用坦克打大仗的准备,打到最后每辆坦克平均5发炮弹,无法进行一次战斗,可见日军资源匮乏到什么程度,更深的一层意思是,坦克太贵,肉弹便宜,啥便宜用啥吧。

但骂归骂,支持归支持,辻政信把指挥部搬到哈啦哈河东30公里的将军庙,这几天把日本陆军的先进武器都运过来帮忙。火焰喷射器射程近,只有28米、且费油,作战时汽油补给不上,重达50斤、影响进攻,虽威力不小,但不能做为主战武器;反坦克步枪口径20毫米、弹容7发,如若用在中国内地打中国军队的战车肯定稀松,但打露军的战车费了老劲,按其生产单位小仓军工厂提供的说明,在300米内能打穿30毫米的装甲、在700米内能打穿20毫米的装甲,甚至能当防空炮火使用,由于造价高达6300日元(38步枪仅80日元),军部一直不舍得用,辻政信相信小仓军工厂的鼓吹,大力要求使用它,军部于是同意第一次把反坦克步枪用于实战,辻政信把反坦克步枪往前线一派,才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儿,露军的BT坦克装甲加入了避弹材料,高速运动时往往把反坦克枪子弹弹开,反倒是反坦克枪过于沉重,全枪重60公斤,操作时至少两人,露军坦克攻击前通常用飞机侦察,专打日军的薄弱处,等日军抬着沉重的反坦克枪呼哧呼哧跑到作战地,往往还没布置好,露军的坦克就跑远了,或者开不了几枪就被露军坦克轰掉了,三天下来,派来的70挺反坦克枪只剩15挺。前线日本兵不明白这个原因,纷纷抱怨,植田谦吉那个心疼呀,辻政信于是把缴获的露军坦克调来亲自实验,发现确实不很理想,大骂小仓兵工厂骗了他,刚才主要是因为这生气,对于仙人大业中队长,他偏爱有加----这是个很有头脑、很有才华的年轻人。没有普通日本军官的傲慢,但在战场上却有惊人的临战反应能力,其高超的指挥艺术是目前23师团所有军官中从未有过的,巴音查岗一战便是明证,善用疑兵、勇于战斗、爱护官兵、打得一手发炮、谦虚谨慎、讲得一口流利的汉语,和仙人中队长一起共过事的人都是这么说的,以至于他们大阪师团的丢人的商贩行为在这些优点前不值一提,人嘛,都是有缺点嘀。

辻政信和将军庙的参谋们吵翻了天,他一直坚持要战斗下去,而其他人则有求和的打算,特别是关东军参谋副长矢野音三郎少将、作战主任服部卓四郎中佐句句不离天皇的旨意,德国派来的战地观察员居然说日军的猪突冲锋战术仅停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水平,一气之下出来散心,想起了靠山屯还有个能打的人才,于是沿路找了过来:“唉,仙人君,我是为大日本皇军不能取胜而忧心忡忡、夜不能寐啊!”

西一欧听他说明原因,想起柳天罡受的虐待,心中一动:“少佐阁下,我们要面对现实,不能夸大他们的实力,也不能低估皇军的水平。露军的战车固然强大,但据我在巴音查岗上观察,他们的士兵很怕死,战车冲锋往往不配步兵掩护,他们的伤亡很大。”他没敢说是在夜袭时看到的。

“哟希!”辻政信露出满意的笑脸:“仙人君,你说的很对,去年的张鼓峰战斗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失败,露国搞大清洗运动的总负责人----政治局保卫部的留科希夫叛逃到满洲,他告诉我们,张鼓峰一战,露国出动了2万士兵200辆战车,阵亡了4500人,而我们出动了7000士兵,没有战车配合,则牺牲了1500人,这充分说明他们的战术低级、士兵素质低劣,胆子小、不敢和我们拼刺刀,靠人海战术取胜大日本皇军是痴心妄想!”

“对,您说的很对!”西一欧恭敬的点头:“天气炎热、草原风沙大,影响了士兵的情绪,我想,您可以调动他们士气,鼓舞他们更加勇敢的战斗。”

啊----仙人君太会说话啦,辻政信非常欣赏仙人大业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为天气因素:“仙人君,您看这个。”辻政信拿出一份报纸,上面有一张巨幅照片,那是西一欧喂雕时的照片,是一个背影,配上了大标题:我们的战斗英雄仙人大业击毁七辆露军坦克!下面是西一欧在巴音查岗的战斗经过,照片底下的注释是歌颂仙人大业中队长爱护诺门坎的鸟类,体现大日本皇军的仁慈!

这不是作秀吗?西一欧暗骂,嘴上不能这么说:“不,不,我的一点成绩不足为道,比起千百个冲锋陷阵的士兵差远啦。”

“哈哈,您太客气啦。那个不知羞耻的小林太郎居然说您的背影像中条山的大土匪!”

哦!西一欧身子一哆嗦,差点趴下:“小林太郎?”

“啊----您认识小林太郎!”

西一欧摇摇头:“不,不认识,他是谁?”

“这个家伙是35师团的侦察联队长,协助20师团在山西中条山作战,受伤提前撤退,牛岛师团长很生气,发了电报通知岗村宁次司令,岗村司令把他降职贬到了诺门坎前线。”

“他在前线?”西一欧眼神流转,准备跑路。

“是的!像这种怕死的人,我大大嘀痛恨,他一来,我就把他派去夜袭,结果去了就没回来!”

“啊!他死了!”西一欧松口气,没穿帮,但为没有亲手手刃小林太郎而遗憾:“少佐阁下,我作为第4师团的一员,不能代表前线浴血拼杀的将士,我建议多宣传23师团的勇士,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辻政信皱皱眉:“我们的报纸上有不少关于23师团英雄人物报道,但是效果不好啊!你看,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辻政信指指报纸,西一欧看了一下,全是战死士兵的事迹:“少佐阁下,这些报道对于后方未到过战场的士兵来说是一种激励,但对前线士兵来说只能增加恐惧感,我有个想法,不知可不可以讲!”

正说中了辻政信的下怀:“可以,放心、大胆嘀讲!”

“您看,前面这些露军的坦克,让我们的士兵站到坦克上面欢呼,拍下照片宣传,说是我们的战利品,我想这种照片是最能鼓舞士气嘀!”

“哟希!”辻政信眼中放光:“高,实在是高!”

急的他跳起来,连声呼叫,角荣小队长颠颠的跑过来,辻政信让他带着二十多个士兵站到坦克上,这本来就是日军的缴获品,角荣站到坦克上大声叫喊,感到无比光荣,所有的日军士兵都感到极大的虚荣,脸上显现胜利的喜悦,高举双手高呼“板载!”

辻政信拿着相信咔嚓咔嚓照个不停,效果太他妈好了,闻讯过来的士兵们争先恐后爬上坦克、争当英雄人物,有的士兵抱着缴获露军的30多斤重的哑弹耀武扬威。

辻政信拍着拍着,心中的底气越来越足,大日本皇军所向无敌啊,拍了一卷胶卷仍不过瘾,把相机扔给卫兵:“拍,接着拍,再拍五卷!把能走动的人都叫出来拍!”那卫兵依言照办。

辻政信拉着西一欧的手:“仙人君,你嘀办法大大嘀高明!我要好好嘀奖赏你!”

“能为少佐阁下分忧,是我的荣幸!”

“哈哈哈哈,仙人君,帝国有你这样的军官,何愁打不垮露国!”辻政信激动的流下泪,脑中已浮现出胜利的场面。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