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大对决——天地双雄 第六章 反击 第四十五节 歼灭野兽师团(三)

ls1030 收藏 4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摔在地面的米-26直升机虽然没有爆炸,然而强大的撞击力,使得机舱内血迹斑斑,有几名战士当场牺牲,其余的战士也是人人身上挂彩。 受伤的战士忍着巨疼,一个接一个跳离机舱,突然有人踩到一枚地雷,“轰”一声巨响,那名战士被一道腾起的烟柱吞噬,周围的三名战士也倒在血泊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摔在地面的米-26直升机虽然没有爆炸,然而强大的撞击力,使得机舱内血迹斑斑,有几名战士当场牺牲,其余的战士也是人人身上挂彩。

受伤的战士忍着巨疼,一个接一个跳离机舱,突然有人踩到一枚地雷,“轰”一声巨响,那名战士被一道腾起的烟柱吞噬,周围的三名战士也倒在血泊中。

地面腾起一团团火球,尖锐的碎片在空中飞舞,把那些负隅顽抗的自卫队员撕成碎片。强大的气浪把残肢断体送上天空,再撕得更加彻底,最后变成一阵混合着泥土的血雨肉末撒落在地面。

地面又射上一条火龙,一架来不及躲避的武直-10攻击直升机被打得一头栽落在山谷中炸成一团火球。紧接着,又一枚91式单兵导弹击中一架武直-9武装直升机。

一架摇曳着拉起的武直-9直升机躲避不及,被91式单兵导弹击中凌空爆炸。复仇的弹雨向树林中泼洒而去,两名丢掉91式单兵导弹的自卫队员被炸得粉身碎骨。

四架歼-10战斗机从空中呼啸着掠过,机尾留下四道流光彩溢的尾迹。十六枚泛着亚光的凝固汽油弹呼啸着从空中狠狠砸下,向日军防御阵地扑去。

大地上猛然迸出一团耀眼的火球,“轰隆隆”爆炸声连成一片,凝固汽油弹的高温瞬间形成强大的滚滚热流,日本人的阵地上变成熊熊火海。温度高达2000多度的火焰风暴向地面席卷而去,汹涌的热浪所到之处,那些自卫队员的身体被点燃,手中的武器被熔化为红色的铁水。不一会,炸弹落地之处所有可燃物全部化为灰烬。

由于担心误伤己方,距离我军战士比较近的那些日本人没有遭到战机轰炸。不过,他们当中很多人却因为瞬间被抽去的空气而当场窒息身亡。残余的自卫队员继续顽抗,被相续落地的战士们接二连三击毙。

所有的战士都落在地面之后,在清理完机降区域的残敌,他们开始从山头向下攻击,准备对正面进攻部队给予最有力的支援。

正面进攻的部队和日军鏖战正酣,日本人利用坚固的工事负隅顽抗,他们躲藏在被掏空的巨石下射出子弹,把正面攻击部队死死压制在地面无法抬头。

笔直的悬崖上,一个个射击孔打开,从里面伸出黑洞洞的炮口,打着赤膊的自卫队炮兵把一颗颗炮弹推入炮膛。“咣-咣-咣”炮口吐出一团团长达十多米的火焰,炮弹向地面狠狠砸落,在那些中国士兵身边翻滚起一道道黑红色的火球烟柱。

“我是棕熊01,请黑狐确认目标!半分钟后进入攻击!”飞行员张敏帆对着话机呼喊。说完,他的手指就像是弹钢琴一样拨动一连串开关:平面液晶屏幕上跳出一行数据,火控计算机计算着空-地投弹点,几秒钟之后,“嘟”一声提示音,绿色屏幕上跳出一个红点,那是地面人员激光指示器照射出的指示信号。

后座的袁泉按下投弹按钮,苏-30战斗轰炸机的机翼轻轻颤抖一下,整个机身猛然减轻重量,两枚枚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带着尖利的呼啸声,向着自己的目标狠狠一头猛扎下去。

战机爬升,一个小弧度急转,盘旋一圈再次进入,紧接着又是两枚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舞动死神的脚步,直冲向自己的目标。

苏-30战斗轰炸机第三次盘旋进入攻击位置,又一次把致命的炸弹投向日军。

十多秒钟后,悬崖上突然腾起一团火球,随后响彻云天的爆炸声传到空中。紧接着,又是一团火球腾起,在山崩地裂的爆炸声中,一块块巨石从悬崖上崩塌向地面滚落,山体上顿时出现几个大洞,就像是一副阴森森的骷髅头一样。

滚滚浓烟从大洞中冒出,支离破碎的重炮残骸躺在残缺不全的工事内,周围躺着一圈面目狰狞的尸体,筛子般的身躯上还不断“噗噗”冒出血泡。

紧接着,第二架苏-30战斗轰炸机从高空迅速降低高度,飞行员王建按下按钮,两枚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成抛物线向破开的洞口飞去,几十秒钟后,炸弹钻入洞口内,只听到里面发出一阵沉闷的爆炸声,整个山头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

冒着滚滚浓烟的日军工事内,后面跑出来的自卫队员忙忙碌碌清理掉重炮残骸,把他们战友的尸体推开,随后,从后面的主坑道内开出三辆90式坦克,那些坦克明显是被日本人拿来当成固顶炮位使用。反正在这种山区地带,坦克如果开到外面,反而容易被步兵消灭。

当我军战斗机离开之后,刚刚被打得熄灭火焰的洞口内再次射出火舌,120mm主炮、74式并列机枪和M2HB高射机枪再次疯狂射击,把罪恶的炮弹子弹射向正面进攻的中国军队。

可是那些日本人即将再次面临一场灭顶之灾,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机降在山顶的空降兵战士们把绳索勾在腰间,另外一端固定在山头,随后便从悬崖上向山脚下徐徐滑落。

一条条绳索渐渐降低,战士们向山脚下被炸开的破洞落去。

对付坚固的防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从顶部攻破。很快,就有三名战士出现在破开的洞口上方,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吐着火舌一阵猛烈扫射,正在三辆90式坦克露头操着高射机枪猛烈射击的三名自卫队坦克手脑袋被打得稀巴烂,身子一软趴在坦克顶上。

三名战士跳进洞内,后面的战士相续从悬崖上落下跳进洞中,暴雨般的子弹劈头盖脸向后面主坑道中跳出来的自卫队员射去,十多名日本人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发现从顶上跳进来的来袭者,那三辆坦克试图倒车。一名战士一个箭步冲上去,跳上坦克,向洞开的舱盖口内投进一枚手雷。“轰”坦克内发出一声闷响,车内顿时血迹斑斑,一股浓烟从舱盖口冒出。另外一辆坦克上,日军炮手把车长的尸体拖进车内,他还想要伸出手关闭舱盖,却被一串子弹打断他的手指。紧接着,又是一枚手雷被投进坦克内。最后一辆坦克也被一名火箭筒手消灭,随后战士们鱼贯而入,冲入主坑道内。见势不妙的日本人刚要关闭铁闸门,却被迎面射来的子弹打成筛子。

电动铁闸门徐徐关闭,有人冲上去,在铁门上放上炸弹,然后大家便躲藏在坦克边上蹲下。过了几秒钟,“轰”一声巨响,铁闸门轰然倒地。陆续从悬崖上吊下来的战士们纷纷冲入洞中,向地下工事的深处冲杀而去。

不断涌入地下工事的战士们同敌人展开坑道内的激战,在黑暗中,只看到火光闪闪,不断有人中弹倒下。一名火焰喷射器手向一条岔道内喷出一条火龙,正在那座地下防线内向外面猛烈射击的日本人纷纷起火,惨叫着跳到主坑道上,大火点亮隧道内部,借着火光,密集的子弹向后面冲出来的日军泼洒而去。

“同志们,冲啊!杀入洞中消灭第九师团!”雷剑振臂一呼。

在正面发起进攻的战士们纷纷跃起,向日本人的地下工事猛扑过去。

北大武山主峰位置被打开一个缺口,其他地方的激战也正在进行。不断从空中降落的战士们在空中的战斗机、直升机配合之下,向日军地下工事发起猛攻。

卑南主山上空,出现一队直升机。

躲藏在树林中的王丹丹向机降地点看了一眼,在那里已经是经过火力覆盖,然而,狡猾的日本人肯定没有那么容易被清理干净。

此时的王丹丹,已经从一名军医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

“飞狼注意,不要急于空降,附近有残敌尚未肃清!”王丹丹对着话机轻声道。

在她的旁边不远处,还有贺剑飞和其他的特种兵战士。他们都是在昨天晚上就悄悄空降到卑南主山附近,避开日本人的单兵防空导弹,悄悄摸到主峰附近隐藏,准备寻找清除地面防空火力,引导保护空降。

虽然登陆场用燃料空气弹清除过,在爆炸中有不少鬼子丧生,可是由于复杂的山区地形使得武器效力减低不少,在附近还是有不少隐藏的自卫队员。

草丛中,一块石头轻轻动了一下。藏身在地下的,穿着防红外迷彩服的自卫队员发出的那么点动静,可以隐瞒得住空中直升机飞行员的眼睛,却隐瞒不住地面特种兵鹰一般锐利的眼睛。

“小心,有单兵导弹!”贺剑飞轻声提醒飞行员。

那个家伙刚刚跳起来,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扛起91式单兵导弹,一架武直-10攻击直升机就从侧面绕过来,把一连串链式机炮炮弹全部倾泻到他身上。

看到这一幕,王丹丹禁不住翘起大拇指。事实上,出身于台湾国民党军队的她,一直是一个崇尚“精确攻击论”的人物;而贺剑飞他们,还是崇尚“饱和攻击论”,他们崇尚的是密集的火力覆盖。为此,王丹丹和贺剑飞还争论过多次。

事实上,两种理论各有所长,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他们在技术上占优势,而且精确制导武器价格不菲,自然不可能把导弹当成迫击炮弹那样铺天盖地的乱丢。而中国是继承了苏联的衣钵,从来就是讲究大规模火力压制,从数量上取胜。当年的前苏联,有五万多辆坦克,三万多架飞机,一旦前苏联真的对欧洲动手,滚滚铁甲洪流碾压而过,凭借西方国家手中那么点精良的先进武器,还真的抵挡不住,除非升级战争动用核武器。

这种以特种兵引导空降,战机对空降区域进行预先的清除,然后由攻击直升机掩护运输直升机在敌人后方空降,绕过防守线这样的方式,对于中国军队来说还是首次在实战中使用。事实上,如果不是考虑到山区地形复杂,以常规手段攻击要付出伤亡代价太大,中国军队还真的没有那么多钱去支持这种花费昂贵的打法。

首先,我国的涡轮轴发动机技术不过关,直升机数量不多,为了进行一次这样的战术,几乎把全国空军和所有陆航团的直升机全部调来,而且,在单兵导弹多如牛毛的日本自卫队面前,空降的损失肯定是不会小的。其次,精确制导武器价格昂贵,产量有限,把那些武器用来攻击残敌,有点过于奢侈。毕竟我们不是美国,人家美国人可以为了轰炸一辆自行车而出动一架B-2轰炸机发射一枚巡航导弹!当年美国为了除掉本拉登,用了20枚巡航导弹炸毁20个便宜的帐篷。

不过在卑南主山,由于有事先到达的精锐特种兵,可以让我们空降兵的损失减少许多。

一架接一架直升机开始降低高度,向山头降落。

躲藏在地下的日本自卫队员开始蠢蠢欲动,就在他们准备掀开石头盖板钻出地面发起攻击的时候,被我们的特种兵战士发现。

“注意,地老鼠已经出动,准备火力压制!”贺剑飞对着话机轻声道。

那些可怜的自卫队员刚刚露头,正准备降落的运输直升机突然爬升,而在上方盘旋的武直-10攻击直升机却猛然扎下来,短翼下露出尖利的獠牙。

一张火网从空中铺下来,就像是扫把一样把地面清扫一圈,拉起的运输直升机也打开舱门,战士们从舱门口伸出各种自动武器,向地面猛烈扫射。

链式机炮、通用机枪、轻机枪和自动步枪等各种自动火器的声音连成一片,直升机上的狙击手也连续开火射击,趁着这个时机,躲藏在树林中的特种兵战士也纷纷开火。

原本想要偷偷摸摸占便宜的日本人却遭到迎头一记闷棍,金属暴雨从空中泼洒而下,那些刚刚露头的日本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空气中顿时弥漫着硝烟味和血腥味。

“支那人!侧面有支那人!”到了此时,那些自卫队员才发现躲藏在他们眼皮底下的中国特种兵战士。敌人叫喊着,向贺剑飞他们猛扑过来。

“突突突”95式短突击枪一阵清脆的枪声,冲在最前头的两名自卫队员惨叫着滚下山坡。

一名日军狙击手操起M-24狙击枪,还没有扣动扳机,就被一颗12.7mm子弹把他的脑袋打成一蓬飞散的血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