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第二天青云睡了一个懒觉,早上8点过后还没有起床,快要到9点时宿舍的门“咚咚”地被敲响,过后门外就传来李大为急切的声音:“青云,快起来,我有话要跟你说,你赶紧起来,我有急事。”

青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快起床穿衣,下床后胡乱整理了一下逢松的头发,被子也没有来得及折叠,就走了过去把宿舍的门打开,李大为一下子风风火火的就闯了进来。

“大为哥,什么事,看你猴急的样子。”青云看他进来后问了一句。

“我明天就离开昆明到重庆去。”站在她对面的李大为嘴里冒出了这句话。

“啊!明天就去,”青云听了心里不明白他这么快就要走,蹙着眉头看着他问道:“大为哥,你------不是说十天半月的还走不了吗?”

“我从昆明下去接你后通知就来了,今天一早我到报社,才知道这事,王总编脸色非常难看,虽然没有当面对我发火,却下了一个死命令,叫我最迟明天就走,要不然后果自负。”

青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是喜是忧她一时难于说清,两人一时也无话,静静地站着注视对方。

“大为哥,你要走了,那我------帮你收拾一下要带走的东西吧!”过了一会儿,青云有些难过地对李大为说道。

“好吧。”李大为也说了一句,过后两人走出青云的宿舍。

李大为打开了自己的宿舍门,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青云见屋子里脏乱不堪,地上满是烟头,床上的被子脏兮兮的没有折叠,几件穿脏了的衬衣丢在床的一边,墙上挂着的衣服裤子也有了灰尘,桌子上放着一个玻璃茶杯,里面有不知什么时候喝剩的茶水还没有倒掉。往日青云在昆明时会时不时的过来给他收拾一下房间,帮他洗一下换下来的脏衣服,她下去后就没有谁来帮他整理房间,因而这才变成了这个样子,看到这情景,青云本想埋怨他几句,过后想想他明天就要走了,又把唠叨的话吞了回去,赶紧挽起手袖帮他打扫房间。

李大为在屋子里站了一会,见青云自顾忙碌着帮他整理房间,自己做不了什么还碍手碍脚,就对她说道:“哦,对啦,刚才忙回来跟你说这事,报社的工作得去跟他们交接一下,我还得回报社去一趟。”

“你去吧!”青云一边帮他打扫屋子一边说,“在这里你做不了什么。”

“我走啦,宿舍的钥匙我给你放在桌子上了。”李大为说这话时已走到了门口。

“嗯,我知道啦。”青云自顾忙着,也没有抬头看他回答道。

李大为走后,青云动作麻利的收拾着李大为脏乱不堪的房间,这时,外面的阳光从窗外透射进来,屋子里的光线一下子明亮了许多,看来今天是个好天气,她把房间打扫了一遍,接着把大为哥的脏衣服丢到一个盆里,又把他的被子床单统统拆下来,一起拿到外面不远处的水龙头边上就大洗起来。

太阳当顶时,青云已把李大为的宿舍收拾得干干净净,像个人住的地方了,她早上从床上被大为哥叫起来到现在是滴水未进,肚子已闹空城记了,这时已到了中午的时候还不见大为哥回来,心想他肯定有事还在忙着,就不再等他,锁好门回到自己的宿舍拿起挎包到外面的街上饭馆吃早饭。

在街上的一个饭馆吃了早饭,青云没有回到报社的宿舍,一个人漫不经心的在街上闲逛,离开昆明一年多了,这次回来,青云想看看昆明有没有什么变化。

天空万里无云,是好看的湛蓝色,艳阳普照大地,街上行人三三俩俩的从她眼前走过,步履从容不迫,脸上都堆着笑容,没有了以前的慌忙和不安,是啊,八年抗战终于胜利结束了,中国人个个都扬眉吐气,人心大快,谁不高兴呢,青云一边看着沿街两边的风景,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这样不知不觉的就走过了几条街道,过了些时候她想:大为哥明天就走了,他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自从来到昆明后他总是像哥哥一样的关心和呵护着自己,自己工作后也没有买过什么东西送给他,这次他要走了,自己总该有所表示买点什么礼物送给他才对,不为别的,就为兄妹的那份情宜。可买什么礼物才好呢?想了好半天,青云心里还是想不出买什么礼物送给大为哥才好,不过青云心里也没有着急,反正今天下午有的是时间,金马碧鸡牌坊那里是昆明城最热闹的地方,附近的几条大街上都有许多的商铺,到那里去一边看风景一边沿街逛商店,不会买不到送给大为哥的礼物。

这一逛就到了太阳快要落山时,西山上空起了晚霞映红了天边,青云总算在金马碧鸡牌坊旁边的一条大街上买到了送给大为哥的礼物,是一双上海产的黑色皮鞋,金银手饰珠宝什么的贵重礼物青云买不起,对大为哥来说也不实用,买上一双皮鞋送给他让他穿在脚上,这样无论他走到哪里,只要他低下头来就能看到脚上的这双自己送给他的皮鞋,她想,大为哥一定会喜欢的。

青云手里提着皮鞋盒子从商店里出来,心里乐滋滋的,像捡了个什么宝贝,这时,街上的行人更多了,熙熙攘攘,华灯初放,车水马龙,好不热闹,沿街几个卖特色小吃的小贩正起劲的大声吆喝着,招揽生意,不远处有一个糖炒板栗的摊子,已围着一些行人,微风中有股炒板栗特有的香味正从摊子上传来,这香味直往青云的鼻孔里钻,引得青云口水直往肚子吞,她径直朝那摊子走过去。

离开那摊子时,青云的手里又多了一个装板栗的大纸袋,她本来想少买一些自己解解馋就行,后来一想大为哥明天一早就走,他在车上没有可做,多买一些给他带在车上吃,这样她一下子就买了5斤,接下来青云又在烤红薯的小摊上买个香喷喷的烤红薯,一边慢慢地吃着一边欣赏着夜幕下热闹异常的街道。

那晚青云没有再吃晚饭,肚子里有了这个烤红薯垫着也不觉得怎么饿,在昆明城逛了整整一个下午,到天黑下来走回报社的宿舍时已是晚上8点快要到来的时候,脚板是有点酸痛,提着皮鞋盒子的左手是有些酸麻了,可心里是美滋滋的,回到宿舍把手里买来的东西放下后,打来清水洗了一下手,就赶紧出门把昨晚洗了晾晒在外面的衣服收了回来,放到床上动作麻利的叠好后放到床的一边,又走出门把今天早上给大为哥洗的床单被盖衣服裤子统统抱回来放到床上细心的折叠起来,今天青云帮大为哥洗的东西特多,放到床上像是一座小山似的,不一会儿床上的这些东西都被她整理得平平整整的放在床上。

到了这时,青云这才想到大为哥来,从早上到现在都还见不到他的人影,不知道他现在回来没有,随后抱起床上帮他洗干净的一大堆东西就转身走出宿舍,大为哥的宿舍离得不是很远,百把米不到的距离,不过不是直线,要拐个弯才能看到,青云拐了弯看到他宿舍里面没有灯光,知道他还没有回来,打开他的宿舍门开了灯,青云把抱来的东西放到椅子上,就赶紧给大为哥铺床,床单铺好后这才发现被子的面子需要用针缝一下,便转身出来回到自己的宿舍里拿针线,几分钟过后等她回到大为哥的宿舍里时手里还多了两样东西,那就是给大为哥买的皮鞋和那一袋香喷喷的板栗。

时间不长,大为哥的被子已缝好了,青云把他的被子叠好后放到床的一边,把洗干净的衣服裤子也放到床上,随后看看没事可做了,这才感到有点疲惫,过后甩了一下手膀子活动了一下筋骨便坐在椅子上一边吃着板栗一边等着大为哥回来。

板栗很香,炒得熟透,壳用手轻轻一捏就裂开来,黄灿灿的叫人眼馋,放到嘴里一嚼,香甜可口,要多好吃就有多好吃,一年多来在战地医院青云的生活都是在紧张和繁忙的工作中度过,每顿饭都是囫囵吞枣的就过了,如今回到昆明坐在这里从容的无所顾及慢慢的品尝炒香的板栗,青云感到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这样又过了些时候,青云慢慢的品尝着香甜可口的炒板栗,见桌子下抽屉没有上锁,便轻轻地拉开左边的抽屉,里面放着些螺丝刀、胶把钳子等类的工具,她把左边的抽屉关上,又把右边的抽屉拉开来,见里面放着几本精装的笔记本,她本想不乱动这些东西,但好奇心又驱使着她想看看大为哥会在上面写些啥子东西,便顺手把最上面的那本笔记本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见笔记本上夹着一支上海产的金星水笔,她过后翻开慢慢地细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