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老兵在新疆天山深处守墓24年

龙文章 收藏 6 665
导读:  昨日中午,50岁的陈俊贵牵着妻子的手,缓缓地走在美丽的汉口西北湖畔,抬头望去,四周高楼林立,洋溢着大都市特有的活力。“马上就要离开家乡湖北了!”陈俊贵禁不住叹了口气。身边的妻子更是不舍,低声喃喃自语:“这是我第一次陪你回家,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陈俊贵抬头凝视满头白发的妻子,眼中流淌出深深歉意。   再过2个多小时,陈俊贵就要和妻子踏上返回新疆天山的旅程。这一别,他们不知何年才能回来。   其实,他俩有两个家,一个“家”在湖北罗田县白莲乡上马石河村,另一个家则在新疆尼勒克县乔尔玛烈士陵园。

昨日中午,50岁的陈俊贵牵着妻子的手,缓缓地走在美丽的汉口西北湖畔,抬头望去,四周高楼林立,洋溢着大都市特有的活力。“马上就要离开家乡湖北了!”陈俊贵禁不住叹了口气。身边的妻子更是不舍,低声喃喃自语:“这是我第一次陪你回家,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陈俊贵抬头凝视满头白发的妻子,眼中流淌出深深歉意。


再过2个多小时,陈俊贵就要和妻子踏上返回新疆天山的旅程。这一别,他们不知何年才能回来。


其实,他俩有两个家,一个“家”在湖北罗田县白莲乡上马石河村,另一个家则在新疆尼勒克县乔尔玛烈士陵园。前面的“家”实际上是陈俊贵在部队老班长郑林书的家乡,而后一个家则是郑林书长眠的地方。陈俊贵说:“我虽不是湖北人,但是湖北籍的班长给了我新生命,湖北永远是我的家!”


这所有的一切,都缘于29年前,两位普通战士之间的一个生死约定。


冰天雪地,班长把生的希望留给了他


1979年9月,来自辽宁的陈俊贵入伍后,随部队到新疆新源县那拉提,参加修筑天山深处独库公路的大会战。


1980年4月6日,前方部队被暴风雪围困在天山深处,部队面临断炊的危险。当天上午,该部队二营五连四班班长郑林书奉命带领陈俊贵、陈卫星、罗强三名战士从山上向驻守在山下的部队送信求救。


出发时,4个人带了一支步枪、38发子弹、20多个馍馍和两壶水。可是积雪太深,走了一天一夜,他们才走出12公里。风雪不停,山上的道路全部被大雪覆盖,他们连方向都很难分辨,更找不到路。


第三天上午,离目的地还有8公里时,大家又饥又冷,无力倒在雪地里。新兵陈俊贵告诉班长,自己实在走不动了,不走了。忽然间,班长用颤抖的手拿出了仅有的一个馒头,命令陈俊贵吃下。因为有班长的命令,也实在抵抗不住饥饿和寒冷,陈俊贵含着眼泪把馒头吃了。


随后,大家搀扶着往前走,用了5个多小时才爬100多米,又冻又饿的班长倒在了雪地里。在他只剩最后一口气时,命令副班长罗强带领大家继续前行,又断断续续地对陈俊贵说:“我不行了……你一定要完成任务,……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看看我的父母……”大家抱着班长大声呼喊,但是班长再也听不到了声音了。陈俊贵知道是班长把生的希望留给了他,他抱着班长的遗体立下誓言:“班长,你放心,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一定完成任务!


昨日,回想起这一幕,已经步入中年的陈俊贵依然激动不已,他说:“班长的那句嘱托,压在他心中一辈子!”


而后,副班长罗强牺牲在离班长3公里的地方,陈俊贵和陈卫星被严重冻伤。部队为郑林书、罗强追记二等功,追认他们为烈士,并将他们安葬在新疆新源县那拉提镇部队驻地附近的山上。陈俊贵因右大腿肌肉被冻死而住院3年,还被评为甲级二等残废军人。


一个承诺,携妻带子远迁新疆


1984年,陈俊贵退伍回到辽宁老家,担任电影放映员。1985年10月,他看到《天山行》这部电影时,镜头中的那一幕幕仿佛如昨日。他想到班长的临终遗言,想到了班长的笑,彻夜难眠。他想找班长的父母,可自己和班长相处时间才一个月,只是听班长提起自己是湖北人。


他灵机一动,想起部队可能还驻扎在新源县,那里可能有班长的家庭地址。可是,当他再度来到天山时,部队却早已撤走。“没有班长就没有我的今天,而班长临终就这一点点遗愿,我都未能满足,我怎么向班长交代呀!”陈俊贵抱憾而归,泪水湿衫。


1985年,已经结婚生子的陈俊贵,作出了改变他一辈子命运的决定——重新回到埋葬班长的天山脚下,陪伴班长。这一决定当即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陈俊贵说:“一天找不到班长的父母,我一天就不踏实。只有回到新疆离班长近一些,心中的愧疚就会少一些,班长也就不会寂寞了。”最终,固执的他辞去工作,带着妻子和刚刚出生的孩子,千里迢迢到了新疆。


历尽艰难,守护老班长24年


三口之家,千里迢迢地来到新疆后,呈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座没有人烟的荒山。妻子孙丽琴说,她当时抹干眼泪,找来一些废砖,几块塑料布一搭,就成了他们的家,建在班长墓地旁。


她告诉记者,一到雨季,家里几乎是座“水牢”。由于丈夫冻伤不断复发,走路都非常困难;而她的头发在几年间就变得花白了。


这样一家人,慢慢在墓地旁扎下根,在山坡上开荒种地。而陈俊贵有空时,就会到班长的坟前,为墓地培土,坐下来和班长唠家常,一唠就是大半天。


同时,陈俊贵从没停止过对班长父母的寻找,可一直没有消息。2005年9月,儿子陈晓宏从武警交通第二总队的几名战友那里得知,该部队的前身就是父亲的老部队合编而成。陈俊贵由此找到了郑林书家乡的具体地址:湖北省罗田县白莲乡上马石河村。


2005年10月,陈俊贵赶赴罗田县,这才得知:班长双亲早已去世。母亲临终前还在念叨班长的名字。


当时,他长跪在班长父母的坟前,低声忏悔:“你们的儿子没能回来,我就是你们的儿子!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念你们啊!你们不要牵挂,今生今世,我将守在郑林书坟前,让班长永远不寂寞!”


要为班长守一辈子墓


这次,陈俊贵夫妻俩来到湖北,是到武警交通二总队驻宜昌某部进行演讲。武警交通二总队副政委党益民说,听完他们的演讲,他这个老兵也感动得落泪。前段时间,他从部队得知夫妻俩的感人故事后,一口气写下了《守望天山——一个老兵24年的感恩故事》的报告文学。


谈起这次湖北之行,陈俊贵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时间能够再到罗田,去看看双亲了。他告诉记者,他已经给班长的亲人打了电话。


陈俊贵说,他要尽早赶回新疆,老班长还需要他的照看。据了解,2006年5月,武警交通二总队和新疆自治区交通厅等单位投资200多万元翻修了烈士陵园,老班长郑林书和另外167名修路烈士的墓地已经迁进陵园。而陈俊贵成了陵园的唯一守护人,儿子也顺利地进入武警交通总队,实现了他儿时的心愿。


临走前,陈俊贵激动地说:“班长为了救我,永远留在天山,我要为他守一辈子墓!”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