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五十章 回山寨

wenphon 收藏 10 9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龙哥,你没事吧?”吃完早餐,在珠宝店后院的靶场上,金紫萱有点担心地问道。当从波娃口中得知王辰龙被日本人行刺,着实让金紫萱吓了一跳。吃早餐时,金紫萱没敢问,只得到后院练枪时,才敢问。

“怎么,不相信龙哥的身手?”王辰龙轻轻捏了一下金紫萱的脸蛋说道。

“不是的,只是有点害怕,日本人的势力太大了。”金紫萱握着王辰龙的手说道。

“不用怕,乖乖练好枪法。做我龙哥的女人,要懂得学会保护自己,这样,我才会安心一点,知道吗?”王辰龙把金紫萱搂进怀里说道,“好了,我还要去找安德烈夫谈一些日后合作的事情,你就在这好好练练枪法。”

“我知道,龙哥,你去吧。”金紫萱抬头说道。

……

三木赌坊。

“美惠子小姐,三木君是怎么回事?”在三木一夫的办公室里,三木的助手横田正一双目瞪着玉美惠问道。三木一夫见了隆川美惠子之后,就无缘无故地自尽了,这太蹊跷,不得不让横田正一有所怀疑。

“横田君,这你得问三木一夫了。”玉美惠咯咯一笑,“他把我叫去,让我帮他今晚去杀了那个支那人,夺回那800万的银票。可是,你想想看,你们派去的五个最好的忍者都对付不了那个支那人,我能行吗?所以,我拒绝了三木一夫。你们要清楚,我只是你们黑龙会头山满顾问请来三木赌坊坐镇的,不是来替你们杀人的。”

“@#¥¥%……&#¥#@×¥”横田一急,叽里呱啦地日语就冒出来了。

“是,我是输了你们赌坊800万,那又怎样,赌博,有输有赢,只能怪我隆川美惠子技不如人。”玉美惠冷冷道。现在,她不能使用媚功,否则,她是不介意再死一个的。

“八嘎,@&¥%×……#%@#×&#”横田正一掏出一支M1911对准玉美惠。

“川岛熊的弟子又如何,就一定不能输吗?输给支那人就很丢人吗?别忘了,赌术也是从支那传到日本的?”玉美惠才不怕正对着自己的枪口。在横田开枪之前,她能轻而易举地杀掉他。

“主人!!”见此情况,陈秀和艾紫两姐妹挡在玉美惠面前。“主人”有难,当“女奴”的当然得护住。

“本来,我今晚准备去会会那个支那人的。看来,不必了。”说完,玉美惠一转身,咯咯一笑,“秀子,凉子,走,回东京。”

“美惠子小姐!”横田收起枪,“对不起,刚才鲁莽了,请见谅。您应该清楚,我们三木赌坊所赚的钱,都是为了我们大日本帝国、天蝗所用的。800万,这是我们三木赌坊一年所有的收入,我们,输不起。那800万,无论如何,请夺回来,拜托了,隆川美惠子小姐?”

“哼!”玉美惠轻哼一声,走了。

……

“王先生,你怎么明天就走了,不在我这多住几天?是不是我招待的不周?”安德烈夫听王辰龙说明天就走人,以为是自己招待不周呢。

“不是,我得赶回去处理一些事情,这样才好动身去北京。”王辰龙摆摆手说道,“安德烈夫先生,你真的有把握包下两节火车车厢?”王辰龙先去北京打前站,自然要带上三五十人去。他现在担心的是,安德烈夫有没有能耐包两节车厢。

“这点你放心,绝对没问题。”安德烈夫拍着胸脯保证,“王先生,你要带多少东西、多少人去北京?我的珠宝店,愿跟我去北京的,连员工带家属的,也不过五十来人,难道你要带上一百多号人?”

“差不多。说不定,两节车厢还不够呢。总之,一切安顿好后,我会派人通知你,定好火车车厢。还有,不要怕这店低价卖給日本人,和我合作,你会从日本人身上几倍几倍地捞回来的。”王辰龙拍拍安德烈夫的肩说道。王辰龙走之前,打算灭了黑龙寨。想想黑龙寨,一定有不少好东西,傻子才愿意放弃呢。黑龙寨难打,屁,在王辰龙眼里,太简单了,有金紫萱在,配制几包毒药,以他的身手給黑龙寨的人下毒,那不是太容易了。

“王先生,你参加奥运会的事,考虑的怎样。我认识北京政府外交部的顾维钧,我可以介绍你和他认识认识。”想起奥运会,再看看王辰龙的枪法,安德烈夫没理由不相信,王辰龙真的参加了奥运会,就拿不到金牌?奥运会的文章做好了,一样可以赚不少钱。所以,安德烈夫急切需要得到王辰龙的肯定。

“奥运会?安德烈夫先生,不是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吗,不急,等到了北京,先看看情况再说。到了北京,您还是想办法多弄些资金,弄得越多,赚的可越多。发动你在北京的关系,能借多少是多少。”奥运会,王辰龙当然想参加。至少,得等他赚个几亿再说。

“王,你真的有把握?”对于王辰龙口中所说的百分之两百的把握,安德烈夫觉得有些玄。在金融、股票上,没有人敢百分之百说能赚到钱,何况是百分之两百?

“怎么?安德烈夫先生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也是,谁能夸下海口说是百分之两百能赚到钱,他是神吗?不错,老子王辰龙就是神,神得不能再神了。

“几亿的资金,数目太大了。在目前的中国,个人有这么多钱的,没有,绝对没有。你真的有这么多资金?”几亿资金,打死安德烈夫都不相信王辰龙能拿得出来。

“不错,我现在是没这么多资金,可银行有啊,我可以向银行借啊?”王辰龙可是想狠狠地在外国银行身上捞上一大笔。

“银行?王先生……”安德烈夫有些急了,向银行借?你以为是几百几千几万呀,那可是上亿呀,银行凭什么借给你?你有什么值几亿的东西抵押给银行?除非,你去打劫银行。笑话,银行是那么好打劫的,而且是外国人的银行。

“安德烈夫先生,您放心,我一定能从银行借到钱的。放心,是用正当的方法。”屁的方法。王辰龙到现在都没想到,如何才能从外国银行里弄到钱呢,只能先忽悠一下安德烈夫。“安德烈夫先生,你能在汇丰银行贷到多少钱?”王辰龙想知道他安德烈夫能贷多少钱。

“最多1000万。”

“美元?”

“是大洋。”

“这样呀,也就是2000来万日元,少了点。”王辰龙直摇头。

“关日元什么事?”安德烈夫不明白王辰龙突然说起日元。

“保密,以后你会知道的。”王辰龙拍拍大腿,想到了皮特,“我看,罗伯特的那个侄子皮特就很喜欢莎娃小姐的,凭这关系,他罗伯特应该会多贷点款给您不是。”

“问题是,莎娃根本就不喜欢那个皮特。就算喜欢,也多不了多少,100万吧?”安德烈夫直摇头。对于女儿的婚事,他是不会干涉的,只要女儿自己喜欢就成。

“好了,安德烈夫先生,不打扰你办公了,我得下去看看,那丫头的枪法练得如何了。”王辰龙站起来扭了扭脖子说道。

“王辰龙,我真羡慕你们中国人,虽说民国了,可还是有不少男人三妻四妾的。”想想王辰龙身旁那个漂亮的丫鬟,安德烈夫就很羡慕。

“羡慕?你也可以多找几个,这是在中国,不是在俄国。”王辰龙拉开门说道。

“不不不,我是虔诚的教徒,不能这样。”

“呵呵,是吗?安德烈夫先生,听说,您的女人可是有好几个,去北京时,会带上几个吗?”切,虔诚的教徒,屁。

“那几个,当不得真,当不得真,她们是吃皮肉饭的,我们各取所需,各取所需。”

今天,王辰龙都在后院陪着金紫萱练枪。他呢,也向安德烈夫要来他所库存的各种枪支,摆弄摆弄,好熟悉一下这个时代的枪支。至于刀三疤子,当然去老东北客栈,看看老爷子的事办得怎样了。这几天,可是顺利得很,明天,可是最后一批了,枪很少,绝大部分是物资,老头亲自押送回山寨,人也多了两倍。王辰龙呢,将会和金紫萱、刀三疤子、玉美惠、陈秀和艾紫两姐妹跟在余老头后面10里元处。

晚上十点,三木赌坊。

“横田君,我们主仆三人马上会夜探那个支那人住的珠宝店,如果回不来,请转告一下清秀子。”玉美惠三人一身夜行衣的打扮,对着横田正一说道。

“美惠子小姐,拜托了,您一定会成功的。”横田正一恭敬地对准备出去的玉美惠说道。

科柳莎娃珠宝店,三楼客房,王辰龙的房间里。

“三个小妖精该快到了吧?三木一夫那个色鬼也该死翘翘了?”房间里的主灯关了,可桌上的台灯还亮着。王辰龙对着靠后院的窗户嘀咕道。

“咔嚓,咔嚓”,王辰龙摆弄着两支勃朗宁手枪。他打算,等玉美惠三人来了,就给她们三人一人配一支6.35毫米的勃朗宁小手枪。枪哪来,自然是安德烈夫的小军火库,里面的家伙可不少,足足可以装备一个加强连呀。

十点半。

“三个小妮子,都十点半了,还不来?是不是……吱……你们终于来了。”听见窗户被打开的声音,王辰龙对着窗户喊道。

“龙哥,你耳朵可真尖。”是陈秀的声音。

刷刷刷,三个一身黑衣,没戴面巾的佳人一一跳了进来,最后进来的艾紫顺手关上了窗子。

“要是你三哥的耳朵不尖,又怎么能赢你美惠姐姐。”王辰龙收好枪说道。

“龙哥,三木一夫死了。”跳上床的玉美惠搂着王辰龙的脖子说道,“还有,我的媚功‘一笑百媚’已经突破第八成了。”

“是吗?那你的‘一泄千里’有没有突破呀,要不要龙哥我现在试试?”王辰龙贴在玉美惠的耳边轻轻说道。说完,一口含住玉美惠的耳垂。

“龙哥……”玉美惠呢喃道。

“除掉了三木一夫,让龙哥好好奖励奖励你。”王辰龙摸着玉美惠的椒乳说道。

“龙哥,还有我们。”陈秀和艾紫也不甘落后。

“放心,少不了你们的,到时候,可不要求饶啊!”

“龙哥……”

……

第二天,八点了,王辰龙还呆在床上。一夜的温存,把三个小佳人折腾得够呛,可王辰龙精神头足啊。为了不影响她们三个今天赶路,王辰龙才依依不舍地饶了她们。

王辰龙看看左边还没睡醒的玉美惠,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正贴着自己的脸,一脸的微笑。再看看右边的,陈秀正挤在他怀里,右手搂着自己的腰,眼角含笑。至于艾紫那丫头,头贴在陈秀的玉背上,她的右手从陈秀的腰间伸过,搭在自己的肚皮上。

再过一会,波娃那个下丫头就会过来收拾床铺了。以往这个时候,王辰龙还在后院锻炼呢。不知道,小丫头突然看见三个陌生的女人躺在我的床上,会怎么样,大声尖叫吗?想到这,王辰龙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王辰龙小心地抽出自己的右手,拉上被子,盖上了四人的脸。

咔吱,门开了,莎拉波娃进来了。首先,她拉开了对着街面的窗户的窗帘,然后才转身去收拾王辰龙的床铺。

咦,地上怎么会有这些衣服,黑衣,还有女人的。看着地上丢弃的玉美惠三人的衣服,波娃疑惑了。昨天收拾床铺时,一进屋就看见了五具尸体,今天,怎么会有女人的衣物呢?难道……

“龙哥,我还要,来嘛。”艾紫发着呓语。

靠,艾紫这丫头,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发呓语呢?蒙着头的王辰龙在心里嘀咕道。

“啊……”刚啊一声,声音不是很大,莎拉波娃就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两眼发呆地看着床上。

“谁?”没想到这一声惊醒了玉美惠。她突然坐起来,裸露着上身,冷漠地盯着莎拉波娃。

没想到,被折腾了四次的玉美惠耳朵还这么敏锐。王辰龙心里直咋舌,看来,媚忍的人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警惕心。那两个丫头就差点,现在还睡得死死的。

“波娃,不要叫,她们是我的女人。”王辰龙直起身来,对发呆的波娃说道,有搂过玉美惠,“她是珠宝店莎娃小姐的女仆,不要吓着她了。”

“她的胸真大,比我的大多了。”玉美惠盯着急剧起伏着酥胸的波娃说道,“她长得也漂亮,也比我高多了。”

“傻妞,她是西方女人,当然比东方女人某些方面要强点。”王辰龙摸着玉美惠的小椒乳说道。这小子,当着波娃的面调情。

“不知道,在那方面,她顶不顶得住龙哥的鞑伐。”玉美惠捏着王辰龙怒挺的小龙说道。

“人家还是大姑娘家的,你怎么当着人家的面说那事。”王辰龙轻捏了一下玉美惠的翘臀,在她耳边说道。接着,又看着缓过神来的波娃,“波娃,别见怪。你先出去吧,今天的床铺不用你收拾了。”

“啊?哦,是的,先生。”这时,波娃才红起脸来,赶紧离开这。

“小丫头,做龙哥的女人吧,他会让你幸福的?咯咯咯……”玉美惠在波娃后面咯咯叫道。

“好了,你还是先躺一会,我出去給你们仨买套衣服去。嗯,就男装吧,再化化妆,今天跟我走。”王辰龙光溜溜地起身,小声说道。

“嗯!”

“呼……呼……呼……”刚出门的波娃,背贴着墙面,大口大口喘着气。我要不要告诉小姐,还有紫萱呢?三个女人,都是王先生的女人,她们是怎么到这来的?昨晚,他们,他们……中国人的身体不是很弱的吗,王先生一对三?想到这,波娃的脸就红了。

……

三木赌坊。

“哪尼?美惠子小姐三人进去后,就再也没出来过?”横田正一抓着回报人的衣领说道。

“嗨!”

“八嘎,连美惠子小姐都……八嘎,那个支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去,給奉天发报,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

“嗨!”

……

科柳莎娃珠宝店,安德烈夫的餐厅。

“这是玉美惠,这是艾紫和陈秀。”王辰龙給一众人介绍换了一身男装的玉美惠三人。“她们,都是我的贴身侍女。”

“王先生,你可真有本事。”安德烈夫举起大拇指说道。

“龙兄弟,这,这,这三个娘们是哪冒出来的。”对于突然出现的三个女人,刀三疤子有些犯糊涂了。加上一个金紫萱,俺地娘欸,那可咋办?要是回到山寨,大小姐这只母老虎,不发威才怪呢?

“回去再说,回去再说。咱们还是,还是先吃早点,先吃早点。”说是侍女,王辰龙让她们一一坐下。

吃完早点后。

“三哥,老爷子们什么时候走?”王辰龙拉过刀三疤子问道。

“老爷子说了,今天天一亮,就动身。现在,怕是在城外装货吧?”刀三疤子说道。

“这样,三哥,你先去买个双马拉的雪橇,在城外的马店里等我。等我甩开了日本人后,我就去找你。十点钟,咱们准时出发,追赶老爷子。这是一千元的银票,你拿着。”王辰龙说完,掏出一张银票交給刀三疤子。

“兄弟,不用,买个雪橇花不了多少钱,哥哥赢的钱也不少。”刀三疤子没有接过王辰龙的银票,掏出自己怀里的银票说道,“我先走了。”

“这个,安德烈夫先生,你能不能再送我三支勃朗宁小手枪?我想給她们三人一人一支。”王辰龙又走到安德烈夫身边说道。

“没问题,跟我来。”三支小手枪,要不了几个钱,为交好王辰龙,就是把所有的军火送給王辰龙,他都答应。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