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一百九十六章:绸缪 (三)

mamimima 收藏 1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第一百九十六章:绸缪 (三) 卫富贵来到使馆第二天中午,手下还在拆解行礼的当口,就有门卫来传话,有一个华裔徐姓男子来找。 卫富贵不由奇怪,自己在着美里哥认识的姓徐的只有昨天刚分手的那家伙。难道那小子动作那么快?不到一天,都搞定了?于是出得使馆来一看,果然是这姓徐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九十六章:绸缪 (三)


卫富贵来到使馆第二天中午,手下还在拆解行礼的当口,就有门卫来传话,有一个华裔徐姓男子来找。

卫富贵不由奇怪,自己在着美里哥认识的姓徐的只有昨天刚分手的那家伙。难道那小子动作那么快?不到一天,都搞定了?于是出得使馆来一看,果然是这姓徐的。

这徐先生见卫富贵出来,忙上前汇报,说枪械的问题不大,自己昨夜已经找过在华人聚居街区的熟人,定金已经付了,一周后随时可以去提货。

但是在这租房子问题上却有了一些麻烦。按照来使馆方便的原则,徐先生昨天一下午几乎跑遍了使馆所在这个区,凡是有空房的地方基本都跑了一遍,虽然如今经济不太景气,但这里房东们要的租金价格都不菲,但是据说比之前还是要少了很多。但是徐先生给的价格却十分公道,出价不减反增,以希望尽快成交,但是没有料到,一听是黄皮肤的华人来住,虽然徐先生给出的价格十分诱人,但是几乎所有的房东都拒绝了。有几个白人房东更直白的跟徐先生声称,这个区都是白种高档人的高级住宅区,这些房东不希望肮脏的有色人种来污染他们豪华的房子。

这些话,徐先生转述的十分隐晦,没有直说,但是卫富贵一听就大致明白了当时的情况,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思绪急转几十个弯,这才认命的入乡随俗了!

那徐先生见卫富贵脸色不好,就知道这卫富贵还对这美里哥国的种族制度和习俗还不适应,忙转移了话题“不过卫先生,今天上午,我在南区倒看了几处房产,虽然环境没有这里好,房子也比不得这里,倒是有几处又实惠又宽敞的地方,我问了下几个房东,如今经济不景气,人家急着要现金,也没有什么太苛刻的要求”


“哦!那倒可以去看看。这样吧,一会儿我叫几个人跟你去趟,看下情况,如果可以就先定下来。南区那边先租上两套。这边附近的房子最好还是能租上一栋,那么远的来回也着实不方便,不过这个到不急,可以慢慢来。对了,明天有空帮我们定两辆汽车,车牌么我从使馆来弄,你再去问问,能不能给我几个手下弄几张开车的驾照来。”


“好嘞”


........


随即下午,卫富贵派郑玉森带着两名警卫跟着徐先生去了南区看房子,倪余诀不放心郑玉森的眼光,硬要跟着去把把关,于是卫富贵请了使馆里一个会英吉利语的警卫跟着众人一起出发了。随即卫富贵返身回去找到伍公使,说自己想在公使馆名下挂名两辆汽车,车子卫富贵自己掏钱买,只需要使馆给两个牌照。

伍公使本以为卫富贵向他要两辆配车,如今使馆里一共也就两辆公务用车,因此伍公使一听就想拒绝,不过再听两句,才明白原来人家自己出钱买,只是挂个名在使馆,于是这伍公使一边酸酸地感叹果然是皇家人士,虽然被人发配,腰包还是那么的鼓,一边索性做个好人,答应了下来。



随后几天,在倪余诀的监督下,很快在美里哥首都南区租下了两栋房子,一栋是带前后院加一个硕大游泳池的别墅,一栋是在一片公寓区里的一整栋独立的大楼。

伍公使让使馆工作人员也利索地把车牌办了下来,两辆崭新的汽车开了回来,挂上了外交牌照,随即除了倪余佩这位原配老婆作为‘人质’还和卫富贵住在使馆里,其他大部分人都在几天里陆续搬出了使馆,住进了南区租的这两栋房子中。刚安顿下来,卫富贵就让玉森带人秘密前往了徐先生介绍的那个华人开的枪店,密购了近百支长短枪,藏进了租来的房子中。

众人忙活了半个月,总算大致安定下来,基本完成任务的徐先生随即按约定与众人告辞,匆匆赶回西海岸的金山城,去等着接下一批来人。


徐先生没走两天,马麟和王宝林就到了首都。

当两人来到使馆找卫富贵时,卫富贵正在接受使馆武官处零时组织的外交礼仪及武官职责和日常工作的培训。

当听到有人来找时,卫富贵心情正不爽,这次武官处的空军武官作为临时客串的老师,正在讲二十年前一桩著名的外交案例:当时,前朝陆军武官在金山执行公务时,被白人种族警察殴打侮辱,并关押进监狱受辱。被放出后羞愤自尽。成为华夏外交史上一大耻辱事件。那名空军武官说到此处叹息不已,随即跟卫富贵的武官助理郑玉森和两名持武官处证件的卫富贵的护卫反复告诫,如今这美里哥国内局势没有因为华夏推翻封建,建立共和,而对华人有什么大的变化。美里哥白人种族主义没有明显改善的趋势,而自西元1929年西方及美里哥各国经济大衰退以来,各种极端思潮和种族主义在白人西方世界有更加肆虐的趋势,因此告诫几人外出一定要注意,不仅要保护相关武官的安全,更好时刻维护武官的尊严。那空军武官反复强调,武官的脸面不仅是一人之脸面,也是华夏国军队的脸面,更是华夏国家脸面的一部分。武官等重要外交官员如果公开受辱,就是国家受辱,是超级大事,切不可马虎从事。

卫富贵对什么安全告诫到没有怎么听进去,到是对前朝那个武官的不幸历史极度不爽,心说要是自己遇到这类事情,先掏枪把几个人先毙了再说。忽然有想到自己来时入关时,海关那些混蛋警察根本没有理什么武官的外交特权,对自己的行李大肆搜查。卫富贵忽然想到,当时没有太在意的这些问题,如今行内人一说才明白过来,自己当时算是受了大辱了!自己竟然已把国家和华人的脸给某明奇妙的丢了一次。估计当时那该死的白人海关人员看卫富贵当时如此温和的反应,一定更加鄙视了华人一次。卫富贵不由一阵怒火中烧。

正在这时,就听有人找。


请了假,卫富贵出的门来,一见是两位,心情不爽的卫富贵就没有太多欣喜的感觉。

卫富贵一面叫玉森调一辆汽车来带着三人先去南区别墅暂住。在路上大致说了刚才上课时听到的历史,一时三人都沉默不语。

王宝林十来年一直在华夏鬼混,在华夏国内一直人模狗样的在上等人圈子里活的逍遥自在,对这美里哥的生活早淡忘了不少,于是刚刚回到这被当成二等公民的环境里,不由极度不适应了起来。而马麟初来乍到,没有外交礼遇的保护,一路被歧视的感受比卫富贵还要强烈。于是在车上听卫富贵如此说,不由都异常沉默起来。


车到了住处,侍卫忙上来帮着安顿好两人的住处。

趁着他人在忙,失去丰得利的几大股东如今重新聚首,不由感慨万分。卫富贵心说看自己这表亲的意思,最好要自己一辈子呆在外面不要回去了。因此自己在这里看来要呆不少时间了,所以有些事情也要提前筹划一下。

而且王宝林和马麟也有些事情要跟大家讲讲,

于是在别墅二楼的专用会议室里,卫富贵召集马麟、王宝林、倪余诀和叶紫仪开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小会。

卫会上,富贵先将自己很可能常驻美里哥的情形跟众人讲了一下,随即就让王宝林和马麟说下他们的情况。

马麟和王宝林交换下视线,就由马麟先开讲“不满各位说,这次我们丰得利和卫老大在华夏大败,的确有技不如人的地方。不过我们还没有达到一败涂地的地步。之前日本人控制的东南亚商行阴了我一道后,经过卫老大同意,我们做了几步防范措施。虽然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蒋司令会来这手,但是我们的防范措施到最后还是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效用。当时王经理通过手里的职权,做了十几份假的借款合同,同时我们在一月底将丰得利银根抽紧,在账目上又做了些手脚,秘密转移了绝大部分丰得利的现金。我们可以说,虽然这次我们失掉了卫老大的所有的军队和整个丰得利,但是我们的财务损失微乎其微,如果不是卫老大临走前还在军内大把撒钱,我们这次甚至还略有盈余。如今这笔十几亿大洋的款子,都以黄金、白银和外币形式,大部存在旗参银行账户里,一小部分秘密藏在国内一些没有暴露的账户上。”


听到这里,倪余诀和叶紫仪顿时惊喜起来,卫富贵则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不吭气。


马麟停了一下,随即说道“刚才老大也说了,如今我们被逼出国,估计在这异国他乡要常驻。因此这些钱不可能老放在那里,而且如今美里哥的经济局势异常动荡,钱放在那里十分的危险,需要动用起来。但是如何动用,咱们人生地不熟,而且这里规矩不少,的确要十分的讲究。”



“是呀,马麟说的没错!”王宝林接过了话头“这美里哥不是咱华夏国,那里是咱们华人的地盘,而这里却是白人的地头。各位来了都一段时间了,也都大致了解这美里哥如今对华人的态度。咱华夏国弱,导致着白人种族分子对咱华人随意欺凌,这大局势大环境是无法改变的。更为重要的是,这美里哥规定,华人只要没有入美里哥籍就不得购买美里哥不动产,不在美里哥出生的华人,甚至不能如美里哥国籍。这些等等的歧视措施,导致咱们华人在这里举步维艰。对我们而言,最大的麻烦就是我们拿那么多钱,没法多用。虽然我有美里哥国籍,但是跟所有华人一样,无法进入主流社会,你要动用太多钞票购买美里哥国内的财物,弄不好就象几十年前,白人暴民乘机抢了咱们的这些东西去,把你赶出家园,还让你无法去讨个公平。咱们这十几亿大洋,换成美里哥元有近两亿多,这笔巨款就是在美里哥国内,也是排在最富的前二十个富豪之中的。因此这么大笔前,用还是不用,都有巨大的危险性。这次我们从金山下船,没有直接来这里,而是我们两先前往了金山旗参分行,处理了相关一些财务问题。情况很不容乐观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