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外传童年时光 第十七节逛街的收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自从郭夫子来到家里之后罗承续的优秀的表现,现在他在家里松多了。罗来旭由于比较忙,所以基本不去管他。而王氏现在对他则有点迷信、溺爱了,什么事都由着他来。这不罗承续实在是想得头痛起来于是干脆决定出门去转转好了。原本家里是不让他出门的,但是由于郭夫子现在常常带他们出门进行教学。所以次数多了家里人也就习惯了。加上郭夫子的活动教学确实有成果。在罗承续身上还看不明显(他本来就是大人),但是对于小孩子罗承礼来说就明显了。现在罗承礼已经知道穷人家里有多可怜了。毕近罗承续在老头子的心中将来是有大作为的,如果科举成功那么将来是要做官的。而罗承礼则不同,科举此事老头子基本不对他做指望了,所以希望他能够更加能干一些。而深入民间了解民生则能够加强他对于这个社会的了解。这对他有好处。


所以罗来旭在几次与罗承礼的交谈当中觉出变化,也就默认了郭夫子的行为。只是他依然不希望罗承续经常出去,还是希望罗承续能够在家里多读书。所以现在郭夫子单独带罗承礼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所以现在罗承续反而更加自由了,只是郭夫子布置的“作业”(也许能这么称呼吧)能够得到不折不扣的完成基本上他也不对罗承续做更多要求。


于是今天罗承续兴至上来了就带上秦程和阿木出了门就往城南市场而去。


自第一次外出教学之后罗承续就猛的研究了一下他所生活的城市的历史与交通,开始真正的了解了这座城市。宁波地理位置的自然特点——东边沿城姚江、奉化江双流汇合,西边运河兼护城河。城内河流几乎四通八达。一条较宽大街连接西门与东边的东渡门,两条南北大街横穿其间。其中一条与较大河流平行,由南边商业区横通城内东北部的和义门。官桥(Kuan-Ch'iao)被定为城市中心,东西大街从河上的官桥通过,各条开阔的大街从这里延伸开去(北大路、东大路、南大路与西大路),大街东、西、南、北名称由此而来。第二条主要南北街道由县衙门(北边)出发,直达大庙(Ta-miao),再接通南门。西大路上的大字路口,即为鼓楼遗址,由此得名鼓楼大街。其它街、弄、巷,大多路面狭窄,且弯弯绕绕。一般来说,文武官员云集城北,官方祭坛位于城南——其它城市大多同一模式。


十五世纪城内只有三个市场。且全位于东大路北边。大市设在县衙门与大街之间的广场上。中市设在向东过两个街道、大街后面的地方。后市还要向东,接近北边城墙。其它市场分设四门之外,每旬举行一次集市(即一月三次),西门口市日为8、18、28,南门为7、17、27(即罗承续与郭夫子前往吃早餐的市集),灵桥门4、14、24,东渡门9、19、29。第五个郊区市场甬东市,位于灵桥(即通向灵桥门的浮桥)东约五里处的甬东区,开市日期没有固定。每个郊区市场位于河岸或河岸附近,这样码头或者其它停泊处,就可以停靠来自周围乡村的舢舨船了。


明世宗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以后,东门外两个市场一度关闭,它们的职能及开市日期,均由灵桥东二里处的新市场东津市所取代。从这以后直到进入二十世纪为止,宁波郊区市场固定不变。但是城内市场安排变化无常。十八世纪八十年代,三个明初市场依然存在,到了这时又设五个市场。但到1877年,八个市场(包括原先三个)有六个关闭,另增五个新市场。这样,城内就有七个市场营业,其中一个位于西门附近,一个紧挨灵桥门里面。市场位置可以反映运输规律,因为它们设在城门与通道旁边。但是现在这些市场还没有产生。而罗承续不并不清楚后世的这些市场。


除这些定期性市场经营日用品外,永久性商业区遍设大街小巷及城外郊区。东大路及其延伸部分西大路,共同构成主要商业中枢。这条街道,以及各条南北横向街道,商店林立,生意兴隆,而罗承续今天的目标就是这里。


与几人一起沿街而走,只见街道两边都是各种小店商品之全直让罗承续眼花撩乱,南来北往的商人们虽然只是宁波做为一个港口的货物人集散地,但是同时也把这里当成是一个销售的中转地。整条大街可以看到经营棉市、食品、帽子、家俱、木材、竹竿、丝线和药材。还有客栈、钱庄与当铺,方便那些远方来此采买的客商歇脚或是对换。商店大都按行业排列,这从下列街名可以看出:竹行巷、药局同、饼店同和南饭巷。东渡门内为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这里大多是木器商、竹器商和印染工。灵桥里面是另一个大商业区,由药材商、木器店、竹器店和漆器店控制局面。附近药行街,显然集中了药材商。


除去那些商业现象之外其他的事物也是让罗承续感到非常的惊讶。这个时代的宁波并不算很大,放到后世也就与一些小城市里的随便一个差不多。但是显然里边的东西和人才是让罗承续感到惊讶的。后世在一些小中城市里一个外国人都足以让那里的人们感到惊讶不以。而想想五百年前的明朝杭州却可以见到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民族。带着依斯兰的大帽子的阿拉伯人、印度南方各小国的商人、倭国的商人等等等等,真是看得罗承续眼睛都花了。而他的身边的宁波人却对这些人视若无物,虽然见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然后是街上的奢侈品也丰富得让他以为这里是世界首都。来自印度精美的棉布和挂毯、南洋的香料、日本的屏风和扇子、阿拉伯的金制品等等等等。真是让罗承续大饱眼福。他不断的在街边的每一个店面门前久久的留连着。感叹着,这还是他应象中那个封建、黑暗、愚昧无知的大明王朝吗;这还是电视里那个只有锦衣卫、东厂、九千岁的黑暗王朝吗;这还是历史书里描写的出了许多著名贪官权阉的明朝吗!


不是的,这里的人行色匆匆却精神饱满;人来人往之中又四处可见穿红带绿;讨价还价却不似泼妇骂街;人山人海却又行动有序;这难道才是真正的大明王朝吗?


“少爷少爷……”阿木的叫声把罗承续拉回了现实当中:“您没事吧,从刚才站在这里就一直发呆。不舒服吗?”


“啊,不是!不是。”罗承续微笑一下迈开了脚步。一个下午的时间罗承续都几乎迷醉于这个市场里,大量的上好原材料木材、钢锭等,各种实用工具这些东西几乎都看花了他的眼睛。突然他的眼神停留在了一家花草怪石店前居然就停着不动了。老板见着罗承续虽然穿着华丽,但是年纪却太小,所以只是陪着其他客人。而一个伙计也只是跟在他们三人身边未有任何的表示。显然他们对于一个四岁的孩子的购买能力和鉴赏有巨大的怀疑。而他们店的商品大多可是很贵地。


罗承续确实是惊讶于这家的商品。到了这个时代他才发现人们的生活是多么的“原汁原味”。别说后世的八角、廻香等常见香料。就是味精都没有被发明,吃了四年这样的饭菜真是什么感觉?


而他的眼前就正放满了香料,而其中最为吸引人的正是那些颜色翠绿的东东。这些无人问津的东西却对他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它们就是——辣椒。


虽然罗承续前世并不是很会吃辣椒。但是人就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一定不会觉得有多好,一但长时间见不着的话,那又要思念了。更何况是大明朝这样“原汁原味”的时代了。


看到这些翠绿的辣椒罗承续仿佛又看到了重庆火锅、川菜、湘菜等足以让他口水横流的东西。于是他经自走向了这个小店的老板。


“掌柜的,你这些辣椒多少个钱?”罗承续的问题让这个小店的老板十分的恼怒。因为罗承续虽然说的是正确的,但是他不知道。而在他眼里罗承续正是来调侃他的。


“你这小儿到别处玩去。此处非你玩乐之所。”店老板白了罗承续一眼继续他手上的活计去了。


罗承续实在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也会面对无礼对待。怒道:“你这掌柜好生无礼,我等来此欲做你生意。居然有赶客出门的道理?若是你这店不欲迎客关门不是更好。”


“你这小儿,我便是不作你生意。倒是要看看会否关门。”老板一见罗承续居然要咒自己的小店关门更加怒极。于是把罗承续几人给干了出来。


“哼,这大街如此之长除去你家便不再有辣椒了吗?”罗承续气呼呼的说道。但是一行人走完了整条大街之后居然发现只有此一家有辣椒。特别是那些香料店里,居然听都没有听过什么是辣椒。罗承续实在是吃惊,原本他是没有注意的,现在才意识到可能辣椒还是个稀罕物了。不过走着走着他就被一些其他的商品所吸引,慢慢的把刚才的不快抛到了脑后。


一路上让他惊奇的东西是越来越多。原来他看小说的时候那些无所不能的主角们往往一来到大明之后随便发明一点什么就能够赚大钱的情况在他眼中是非常的困难的。比如现在他就发明虽然市集上有卖欧洲来了玻璃制品,但是从质量的工艺上来并不比这个时代的中国制的玻璃好太多。而以往他看小说的时候玻璃可是许多主角们的发财好工具啊。现在显然有相当的难度了。别说他不会做玻璃,就是会做也不一定技术能够好过于眼前的这些师傅。


自从大伯上一次受伤之后因为要做温度计,罗承续就开始研究这个时候的玻璃制度水平。正是因为罗承续之前看的许多小说的主角们都能够快速的通过玻璃来小赚一笔以至于之前罗承续一直认为中国人在明朝的时候都不会制用玻璃。但是到了这里并且大量看了古书之后罗承续才知道,原来从汉朝开始中国就已经能够生产出玻璃制品了。


汉代乐府中,有一首朴实感人的民歌叫《陌上桑》,它在描述采桑少女秦罗敷的朴直和美丽时说:“头上倭堕鬓,耳中明月珠。”这种穿孔作不个和发耳饰的“明月珠”即玻璃。但是这还是因为罗承续的历史只是学了那些教科书上的程度而以。所以他并不知道中国在3100年前的西周时期就已经会制作玻璃了。在河南洛阳庄淳沟、陕西宝鸡茹家庄等地的西周早期墓葬中,均发现了大量的玻璃管、玻璃珠等。经中外专家用现代化光谱鉴定,得出的共同结论是:Z国的“铅钡玻璃”与西方的“钠钙玻璃”分居两个不同的玻璃系统。这一事实表明,Z国古代的玻璃是利用一种特有的原料独立制造出来的。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在这个时代里大明人把国外的“钠钙玻璃”和本土的“铅钡玻璃”的认作两种东西的。西方这个时代里的铅钡玻璃才被称为玻璃,而中国本土的“钠钙玻璃”则被称为“琉琳”、“流离”、“琉璃”,从南北朝开始,还有“颇黎”之称。


中国玻璃的发明,与青铜冶炼技术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是北京玻璃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对西同时期的玻璃从呈色、透明度、成分上分析研究后得出的结论。青铜的主要原料是孔雀石、锡矿石和木炭,冶炼温度在1080℃左右。玻璃通常是指熔融、冷却、固化的硅酸盐化合物,石英砂是熔制玻璃的王要原料,其他原料还有纯碱和石灰石等,冶炼温度在1200。在冶炼青铜的过程中,由于各种矿物质的熔化,其中玻璃物质在排出的铜矿渣中就会出现硅化合物拉成的丝或结成的块状物。由于一部分铜粒子侵入到玻璃质中,因此其呈现出浅蓝或浅绿色。这些半透明、鲜艳的物质引起了工匠们的注意,经过他们的稍稍加工,便可制成精美的玻璃装饰品了。这样经过长期不断地实践和探索,人们终于掌握了玻璃的生产技术和规律。


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中国人一直都把玻璃当作一种装饰材料或是饰品,所以虽然中国也有人制作出全透明的玻璃。后世河北定县的一座北宋培基中出土的33件舍利玻璃瓶,器壁如薄纸、如晶明;安徽天长出土的磨光玻璃,以及河南密县出土的上百只鸡卵状玻璃瓶,都是北宋玻璃制造技术进步和吹制玻璃水平发达的明证。但是其数量与质量与欧洲同时代的产品有所逊色。并且制作地点也大多集中在山东淄川县颜神镇(今博山县)、广州和北京。因此罗承续在这里才无法见到中国这个时代里最好的玻璃制品。


所以这做玻璃发大财的路子罗承续至少是现在还不想走它。而眼前无论是大明朝的玻璃还是西欧的玻璃在罗承续的眼中与后世的那些知名的光学玻璃的距离都差得非常的远。还不如家中的回回工匠做得好。他不知道欧洲虽然没有后世制作光学玻璃的能力,但是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他们确实能够加工出可以充当镜片的光学玻璃。但是一来那些玻璃的价格太高,二来世界的东方这些玻璃并没有市场,所以眼前的这个市场里都是一些用来骗钱的东西,自然与他的期望差得比较远了。以至于罗承续居然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个时代的玻璃就是这么差的。也不想想如果整体水平就是如此的话,那家中的回回工匠如何能够有超出整体许多的能力。他不知道就在三十多年之后原本历史上荷兰某眼镜店里的主人利伯希和伟大的意大利科学家迦利略就要发明望远镜了(非军用),可见这个时代的光学玻璃的水平还是相当的高的。


一看到玻璃罗承续就来了兴趣,原本后世的他就非常光荣的成为了一个“四眼”。但那是因为那伟大的互联网、漫画书加游戏的联合功劳。所以来到这个时代之后罗承续就非常的注意保护眼睛。不过近视有的时候是没有道理的,有的人天天上网也没见着有什么事的。有的人就是一天看一会儿电视也会五六百度。所以有准备好过没准备。但是眼前的玻璃质量太差,而且都是用来作装饰材料的玻璃产品,所以找不到他感兴趣的光学玻璃,因此没有多久他又回复了一付无所谓的神态。反正中中有回回工匠,那么他就开始欣赏起了里边的那些商品来。


就在罗承续走着走着的时候突然后面传来了吵吵的声音,这让罗承续感到好奇。于是他与秦程、阿木两人走了过去想看看发生的什么事。后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试图用围观来说明所谓中国人的劣根性。罗承续觉得这种想法非常的可笑,好奇之心人人都有。在一个教育非常落后的国家里无聊的去要求国民的素质本就是吹毛求疵的行为。拜光荣的便子朝的帮助,中国虚弱的一百多年,赔了无数的钱给烈强。试想如果这些钱都投入到教育里中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反观现在,虽然是处在一个封建王朝里,但是市场里却没有多少人围观。大家虽然会停留下来看看。但是还是会自觉的形成一些秩序。


罗承续带着两人想办法挤到了前面,看到地上有一个瓷器花瓶被打醉了。而一个象是小贩的年轻人则拉着另一个象是大户人家里的下人的中年人说着什么。阿木跟在罗承续的身后听了一会儿,知道只是普通的事情,这个中年人在看花瓶的时候不小心给打破了,自然小贩得拉着他要赔钱罗,于是阿木小心的拉了拉罗承续道:“少爷,该……”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看到罗承续两只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那个醉了的花瓶一动不动的。阿木知道这是罗承续开始思考的时候,所以没再打搅他,而是静静的站在他的后面等着。秦程显然也注意到了罗承续的样子。也是一言不发的等着他。


“醉玻璃……醉玻璃!”罗承续喃喃道。身后的两人知道这是罗承续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自然不在意。倒是让身边的人觉得有点不服务。


突然罗承续象是想到了什么,一转身立刻跑了起来。倒是让后面的两个人有点不知所措的跟在他的后面。只见罗承续在街上随便买了几个便宜的玻璃制品。这种即不好看,也不实用的东西实在不理解罗承续为什么要买,但是两人也习惯了他的特立独行。罗承续不说两人也不问,他们知道就是问了罗承续的解释他们也听不明白。所以干脆跟在后面。只见罗承续直接就往回去方向走了。


结果他们再次的回到了那有卖辣椒的小店门口,发现那个小店居然是卖花草与怪石的。这真是让罗承续惊讶了,辣椒居然没有放在香料店里而是放在花草与怪石的小店里。这不是天下奇闻了吗。


但是一想到了刚才那个店员的态度罗承续就来气,于是气得连辣椒都不买了了直接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两个更是惊奇。只见罗承续一头穿到小工棚里拿了两个玻璃制品直接就砸了。而且砸醉了还不满意,仿佛与那几件玻璃制品有仇一样。居然让人给用杵给杵成了玻璃粉。而罗承续自己则在一边练习着足球。那人那叫汗哪。敢情罗承续还在生气呢。


……


“二少爷,最近看你好象不怎么开心啊。”阿木小心的问道。


“嗯嗯。”罗承续自从在市场里得到了灵感使用玻璃粉来制作拉发机构之后最近一直都要考虑着手榴弹的最终结构,所以时常出神。最以给下的人的感觉就是最近不怎么开心。


“二少爷可是还惦记着那个花。”


“花?”罗承续觉得奇怪。我什么时候有惦记过什么花啊。前一世也好这一世也好他都不怎么懂得欣赏那些植物的美。反而是对一些冷冰冰的军舰啊、坦克啊什么迷得不得了。所以居然有人以为自己会惦记着植物,这真是让人奇怪。


“可不是嘛,上一次二少爷在东大街的那家花草店里看到了那奇怪的花啊。”


“什么花。”罗承续还在思考着手榴弹,没有想到。


“就是那不知名的花啊。二少爷好象是叫它什么椒的。”阿木一看就知道罗承续忘了上回的事了,看来自己是会错了罗承续的意了。


“哦,那是辣椒。非你所言之花,乃是菜。”罗承续头上那个叫黑线的,居然把菜当花。看来得给下人们好好科普一下。


“菜?那花店之物也能做菜。”阿木惊讶的问道。


“当然,味道不错啊。还富含维生素呢。”罗承续一个高兴就没有注意用词起来。


“二少爷,何为慰生述。”阿木问道。


“啊……,此为,此为,乃是,乃是……便是说了你也不明白。”罗承续干脆忽悠起了阿木。


“哦。那二少爷可是还惦记着那辣椒?”


“是啊,只是那掌柜的实在可恶。”被阿木一说罗承续还真又回忆起了后世的好吃的。口水顿时就横流了起来。


“不如就让小人叫罗伍来帮二少爷去买来可好。”阿木虽然不聪明,倒也不傻。


“也好。顺便让他问问这辣椒是何处买来之物。我们好多去买些来。”罗承续觉得反正不是自己去,罗伍去相信那些总会卖吧。


“小人明白。”阿木应了声然后跑远。


……


“当时小人就问那厮此为何物。那厮告诉小人此物名为‘番椒’,乃是佛郎机人处购处之宝贵花草。乃是佛郎机人喜欢观赏之用。小人便问他此花价钱几许,二公子可知道那人要价如何?”罗伍三下五除二就把辣椒买了回来。然后就在后院里与罗承续聊了起来。


“哦,几何?”罗承续与阿木都惊讶的看着他。显然罗承续是不相信这东西会很贵的。


“六钱银子。”


罗承续只是盯着眼前的辣椒,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张成了“O”形的嘴。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他说道:“六钱银子一盆(不能确定这个时代里辣椒多少钱)。这还是辣椒吗?”


罗承续吃惊的同时同样听到他身边的阿木吃惊了叫了起来:“这是什么宝贝,居然要六钱银子!”


听到了阿木的话罗承续才发觉这辣椒确实在点贵了。六钱银子是什么价钱自己在后世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概念的。没有想到居然一盆外来的香料和蔬菜就要这么多钱,再对比一下后世那便宜的本土辣椒罗承续真是非常的怀念。他才明白为什么欧洲人为了一点点的香料不惜越过半个地球来到东方了。确实香料的暴利值得他们为此挺而走险。只是罗承续还不明白眼前的辣椒在这个时代的人眼里还是观赏用的花草。


听到了价钱之后罗承续才意识到为什么这宝贝居然没有进入大家的餐桌。价钱大贵,味道也一时让人无法接受。所以当然无法进入这个时代的餐桌了。而他其实不知道后世书中记录的——“择其极辣者,且每饭每菜,非辣不可。”以吃辣而闻名的四川人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是辣椒呢。正真四川人开始吃辣椒实承上是在清朝的时候才兴起的。而这个时代一直到明末辣椒一直都是长江中下游人才会偶尔食用。至于四川人吃辣椒的历史不过四百年而以。


“可不是嘛。小人与之争了许久,见到别处再无此物也只好买下。刚才去账房那里对账的时候还被账房给数落了几句呢。若这不是二少爷要买的物什的话许是账房连钱都不会付与在下。”


“哦。”罗承续见到其中的果实还没有发红,知道现在还不能够食用。所以只好先忍耐一下了。将来再吃好了。罗承续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辣椒居然是“进口”值物。原来刚进来的时候居然不叫辣椒。


大明朝远超前朝的海外贸易与欧洲的冒险者们会合到一起的产物就是全球商品的贸易化。东方的产品前往了西方世界,而西方虽然没有什么好东西,但是他们却有这个时代里最有冒险精神的航海家们。虽然这些人代着这个时代的血与泪才推动了历史的前进,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很多历史确实是他们的推动着。罗承续感叹道,而中国人则被那些卫道士们的金科玉律给牢牢的束缚在土地上。是不是这样中国将来才会越来越弱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