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Guns, Germs, and Steel》的啓示

南天之雄 收藏 4 2203
导读:自成年以来,严格来说只有三本书让我着迷或令我很想饱览的。 第一本是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是升中六前的一个下午。鬼使神差地踱了去蝴蝶邨图书馆的一角,啃起了明朝万历年间那些陈年往事。借了数次后,心痒难耐买了回家!这本书是让我第一次收敛了少年的轻狂,有机会下回另文再述吧! 第二本是亨亭顿的《文明的冲突》,在被纯数折磨得发疯的一刻,在自修室走出在巿中心图书馆书柜间踱步间,无意中瞄到的。那一刻我倒有冲动急不及待地把那套书借回去,可惜还有习题要做。没法,还和数字、符号打交道去!那一刻,我相信比同辈之中,都能体

自成年以来,严格来说只有三本书让我着迷或令我很想饱览的。

第一本是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是升中六前的一个下午。鬼使神差地踱了去蝴蝶邨图书馆的一角,啃起了明朝万历年间那些陈年往事。借了数次后,心痒难耐买了回家!这本书是让我第一次收敛了少年的轻狂,有机会下回另文再述吧!

第二本是亨亭顿的《文明的冲突》,在被纯数折磨得发疯的一刻,在自修室走出在巿中心图书馆书柜间踱步间,无意中瞄到的。那一刻我倒有冲动急不及待地把那套书借回去,可惜还有习题要做。没法,还和数字、符号打交道去!那一刻,我相信比同辈之中,都能体会什么是不愉快的婚姻了!

这番失诸交臂,直到现在也未能弥补。2001年9月11日,本‧拉登先生令这套书洛阳纸贵。之后每天十多小时的工作,和尸行于巿井之间,加上一度对知识的怀疑,使我一度退化到只字不读的境地。如果不是一位当年现在连名字也叫不上的同事的一句提醒,我是不会逼自己再去碰书本的。

《Guns, Germs, and Steel》这本书是数年前的一天去城大注册后,下午无所事事踱了去书店所发现的。有些东西是不碰则已,一碰即上瘾。看了序言,欲罢不能地揭去了第一章,直到书店打烊时,我立下了决心,把它买下!以笔者当年那汗颜的英文水准,自没有信心去看英文原版了。不过那些艰涩的学术用语,就是中文也是让人吃不消的。那为何会这一本曲高和寡之作,会让我这丘八秀才迷之又迷呢?

因为这是一本去解释或尝试解释,世间为何会存在不公平的书。《Guns, Germs, and Steel》的作者Dr. Diamond并没有书生的愤世嫉俗,而是透过数据、观察和史料,去剖析人类社会存在的不公平。对景说一个例子,南美的土著是被火枪、铁甲、骑兵所消灭的吗?笔者可以以一个多年来醉心军事的爱好者的身份告诉诸位:不是。

真正终结阿兹特克、印加帝国的元凶,是欧洲人从旧大陆带过去的流感病毒。流感病毒也是直接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重要因素,如果没有上世纪初的西班牙流感,依靠那些战壕、铁丝网,那场战争还不知会打到猴年马月才会终止?

然而,很吊诡的是,流感病毒和其它历史上所出现的疫病,似乎并没有杀绝我们。人的确死了很大的一批,但我们没有被灭绝!《生化危机》的情景,是日本人这个满脑子女性生殖器的民族才会想得出来的。现实的情况是怎样一回事呢?Dr. Diamond在书中提供了另一个角度。

病菌是一种生物,生物的本能是繁衍后代。而病菌的繁衍方法,就是寄生在其它生物上,从这个个体转移到另一个个体上。当病菌转到人类的身上时,牠便会变异以适应新的寄主。问题是出在变异的过程中,寄主承受不了而死亡。出于人类感性的认知,死了人自然是不幸的事。但从病毒的角度出发,人死了也意味着少了一个寄主,牠们也不可能生存下去!于是,作为寄主的人类和作为寄生体的各类病毒,也各自在演化去适应对方。病毒与人类,谁也离不开谁。

走着瞧吧!若干年后,今天发生的各样事件,伤病死亡的人数、经济波动的幅度,也不过会成为一堆数字而已。换个角度去想,今天我们都经历了一个大时代,是前人不曾体验的。我们今天有血有肉地在风雨中颠簸前行的经过,正好是日后向膝上子孙吹嘘的谈资呢!


除本人Facebook帳戶有此文繁體版外,簡體版僅有此篇,轉載請列明出處。謝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