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3章

北来 收藏 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赶马人说,那条路叫川康路,也叫成康路,是为军运修的,所以又叫军路。最初是民国元年,把清朝四川总督赵尔丰修的沿边大道扩宽到12英尺,本来要修拢雅安,只修拢新津就停了。后头的10年中,这段路没球得人管,洪水一冲路面破烂,只好恢复石板路,变宽的地方又变回农田。民国14年成灌路修成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第二天,阳光快要刺破当顶的大雾时,我姥爷已由客栈的打鱼船顺沙河绕城南下,在城南沙河与锦江交汇的一个破烂码头上岸,然后跟随一支短途马帮直奔雅安而去。赶马人是个小伙子,头戴棉帽耳套护罩,说起话来客客气气,此外无更明显的特别之处。他走在大雾里告诉我姥爷,他们走的路是进彝区山地通往身毒国的主道,是几千年前许许多多神秘胆大的原始先民世世代代用脚走出来的。

我姥爷说,“呢抹。”

赶马人看他一眼。

我姥爷说,“我从北方来,呢抹,北方都是大马路,比这个马帮路好走多了。”

赶马人说,“我们四川的马路其实也多得很,你没发现嗦?”

我姥爷说,“呢抹,我从川陕路来成都时,是经过了一段马路,从绵阳到成都,很短。”

赶马人说,“成绵马路不短哦,有272里长。民国15年就开始修了,是断断续续分段修的,没得通盘计划,两年就修成了。其中几段是28军和29军的防区军路。”

我姥爷说,“呢抹,我们北方的大马路比成绵路早得多。”

赶马人对我姥爷发出的呢抹,每听一次都怔一下,慢慢才不再见怪。他说,“我们四川也有修得早的马路。成都到灌县的成灌路就是第一条路,有110里长,修了12年,到民国14年冬才修成。这条路一修好,四川到处都开始修马路。”我姥爷觉得对方只顾说自己家乡的马路好,不明白一条110里的路修了12年是好还是坏。于是,他说起北方四通八达的交通,说起修马路怎样才算修得又快又好。赶马人听着听着似乎明白了什么,叹气说四川山多岭大,江河也多,修马路当然又少又慢。

赶马人忽然说,其实从成都去雅安可以坐汽车而不必走马帮路。他朝着赶马人指的方向望去,远处果然好像有一辆若隐若现的汽车在移动。我姥爷做布生意来成都也好,去西昌也好,首先要搞明白的就包括马路运输问题,没想到成都去西昌就有一段马路。这下,他围绕着那条看不见的马路开始一个劲地问来问去。

赶马人说,那条路叫川康路,也叫成康路,是为军运修的,所以又叫军路。最初是民国元年,把清朝四川总督赵尔丰修的沿边大道扩宽到12英尺,本来要修拢雅安,只修拢新津就停了。后头的10年中,这段路没球得人管,洪水一冲路面破烂,只好恢复石板路,变宽的地方又变回农田。民国14年成灌路修成后,刘成勋重新修这条路。那年子秋天,他在成都南郊武侯祠举行开工典礼,然后分段修,1年修了土路80里。再往雅安修时,刘成勋被刘文辉战败,路又修不成了。刘成勋没修完,刘文辉又命张致和接到修,10个月后,张旅奉令移防,其他人又接手修。反正这条路经过两个防区,管事的人和修路的人变来变去,光总办就换了4次,用了5年半才修好,总长300里。

听起来,四川的马路都是各支军队为打仗修的防区路。我姥爷很高兴能听到四川马路的事情,赶马人也高兴有人向他打听,而且所知甚多,讲起来头头是道。我姥爷从老家出发前就知道成渝马路。他考虑的是,如果真能在成都、西昌做成布生意,大批货源的运输线路就离不开成渝马路,具体讲就是从保定到汉口走芦汉铁路,从汉口到重庆走长江水路,再从重庆到成都走成渝马路。只是这条线路过于绕道,不如从保定至潼关走铁路,经西安宝鸡过秦岭直下成都,但潼关至成都一无水路二无铁路,只有一条古金牛道,快到成都时才出现一段成绵马路,这就是他此行探路的结果。

说了半天马路,大雾还没散开,赶马人说川西平原一般是冬天才有大雾,今年子有点反常。我姥爷对其貌不扬的赶马人心里有点谱了,他问到了雅安后该怎样找去西昌的马帮,价钱又如何。赶马人一一作了答复,随口问了问我姥爷从北方来成都又去西昌有何贵干,接着说雅安又名天漏,去西昌的路上有土匪,叫我姥爷小心点。然后,赶马人去了马帮前头,再也没回到尾部来。我姥爷骑在马上,转头望望四周的茫茫烟雾,自言自语说姥姥的,简直就像迷魂阵。

在雨城雅安,他冒着好像永远也不会停下来的蒙蒙细雨,每天到处奔走,好不容易才找到去西昌的长途马帮。谈好价钱后,预雇了一匹马,等候出发的日子。就在上路那天的后半夜,马帮刚出城不久,遇上了抢匪。夜色中,护送马帮的几名官兵跟抢匪交上了火,有几十号人和几支快枪的马帮队边打边继续开路。混乱之中,我姥爷没发现自己走错了路,天亮时才发觉大队人马不见了,而前面带路的只有十几匹骡马。又走了一段路后,才发现那些骡马已换了主人,十多个赶牲口的全都背着枪。当他冒出一身冷汗,打主意想溜走时,才终于明白早就晚了。被抢的人有一大群,男男女女都有,土匪用枪押着大家往山道上走去。

我姥爷叫道,妈的个巴子,拐子的屁股,邪门了!

有人从背后踢了他屁股一脚,说煮熟的鸭子嘴壳还硬。

他回头一看,顿时懵了,踢他的人竟是那天去雅安的路上叫他当心土匪的赶马人。

对方也吃了一惊,忙换了一种报歉的口气说,“唉呀,我刚才还觉得,你咋个说话有点耳熟,原来是你嗦,不好意思哈,不好意思哈。”

说着,赶马人到前面赶马去了。

.

①剑门关位于四川北端,唐代李白《蜀道难》“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即指此关。

②一种冬季烤火用具,小竹篮里有一陶罐,罐中装烧红的木炭。

③保定乡下土话、口头蝉,相当于说“这个”,呢字读轻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