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建立了一支地球上最大规模的特种部队。据简氏军事的推测,朝鲜特种部队的总人数高达8.8万,占陆军比例的9%,也就是说朝鲜陆军士兵中每100个人中有9个是特种部队。一般人认为特种部队应该是百里挑一的精锐,而朝鲜却是十里挑一。其实这也不能说有问题,因为朝鲜的特种作战理论跟欧美系和苏联系都不太一样。一般而言,欧美系往往把特种部队当作侦查的眼线或敌后的别动队使用,赋予特种部队比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前苏联系的特种部队主要以精锐突击兵的模式存在,往往执行前出侦查或对定点目标的破袭任务,朝鲜与这两个派系都不太一样,完全是一把开山斧。朝鲜的特种作战思想接近于苏联,但往往把特种部队当作强力突击部队使用.甚至在朝鲜本部的想定中,三八线附近的一些硬据点突击也交由特种部队。而大部分国家对于这种前线目标的突袭很少会运用特种部队,往往是装甲步兵的任务。为什么朝鲜在运用特种部队的方法上如此特立独行呢?首先是地理环境造成的,朝鲜半岛山地较多,大兵团很难展开,装甲部队的应用因此受到了限制。其次由于停战协议的规定,三八线附近设立了非军事区,在三八线附近不得部署重型武器。朝鲜采取的是攻势战略,一旦爆发战争肯定会是攻击方,为了保持突然袭击的优势必须在远程火力进攻的同时发动地面突击,此时部署在三八线附近的特种部队能够更快地反应,因此将其作为攻坚力量使用也就不足为奇。


青瓦台事件

(其是韩国总统官邸,位于汉城市钟路区世宗路一号。)


“朝鲜武装分子青瓦台袭击事件”,又称“1·21青瓦台袭击事件”,发生于 1968年1月21日。当时,朝鲜派遣了由“124军部队”所属特战敢死队31人组成的武装队员,暗中穿越军事分界线透入韩国,以全副武装的韩国野战部队打扮,进入了可以对青瓦台一览无遗的汉城市北岳山路。不巧遇上了下班路过的韩国钟路警察署署长,识别出野战军服的肩章属于无法擅离的驻守前线部队,于趋前盘问时,导致双方开火,立即惊动驻守在北岳山路防守青瓦台的韩国军队,使得朝鲜特攻敢死队南下暗杀当时韩国总统朴正熙的计划化为泡影,也震撼了全球。

1968年1月21日深夜10时许,韩国总统府所在地青瓦台附近,6个身穿韩国军服,脚上却是黑色胶鞋(因为韩国军队从没有配发过这种黑色的胶鞋,反倒是朝鲜军队多穿这种黑色胶鞋)的行人引起了巡逻警察的注意,因为这里距离韩国总统府非常近,警察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便上前盘问,不料这6人竟然抽出冲锋枪开火,并向正在街上行驶的公共汽车投掷手榴弹,致使公共汽车上多人死伤。后援的大队韩国军警迅速赶来,经过激烈的枪战,击毙其中的5人,重伤并活捉1名,但这人在押解途中自杀身亡。

韩国军警随即在汉城地区展开大规模的搜捕,先后发现并击毙28人,生俘1人,另有2人逃脱。据唯一

的生俘者金兴九招认,他们一行共31人,是朝鲜代号第124部队的突击队员,计划分为6组同时袭击汉城的韩国总统府、美国驻汉城〔今汉城〕大使馆、美军驻汉城的第8集团军司令部等目标,来掩护对汉城一所关押朝鲜特工人员的监狱的营救突击。负责袭击青瓦台的那一队特工被发现时,他们距其目标——韩国总统府的直线距离已不过百米!在随后韩军发动的数万人规模的大搜捕中,竟然还有2名朝军特工成功逃脱,其中一人更是在腹部中弹的情况下,用手将流出体外的肠子塞回腹腔,以手部压住伤口,跋山涉水,逃过韩军的重重围捕杀回朝鲜。

《新东亚》引述当时负责调查“1·21青瓦台袭击事件”的白东林(当时的韩国防谍部队调查系系长)的话指出,当时的31名朝鲜特攻队员中,除了金新朝欲引爆自尽前被生擒之外,能够确认的尸体只有27具,其余3人下落不明。就在韩国的调查工作结束后不久,韩国当局透过朝鲜的广播才得知,有一名参与袭击青瓦台的朝鲜敢死队员,已经安全逃回朝鲜,而且成了朝鲜的大英雄,他就是现任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负责宣传的副总局长朴载庆。


PS:实尾岛事件

韩国当局为报一箭之仇,也仿效朝鲜“124军部队”,于同年4月,在仁川外海无人荒岛“实尾岛”建立秘密基地,暗中招募包括死囚在内的各路好汉成立“684部队”(意味着1968年4月成军),接受魔鬼训练,打算派遣特攻敢死队渗透平壤,格杀北朝鲜金日成。孰料,20世纪70年代初期,朴正熙与金日成互派密使谋求韩朝促进和解合作交流,致使韩国“实尾岛”的派北工作员,顿时沦为烫手的山芋。在走投无路的窘迫情势下,他们杀出重围,欲前往青瓦台讨回公道,却在汉城外围的大方洞地区,在韩国军队重重围剿下,在一辆大型公车上引爆自尽。(*韩国影片<实尾岛>就是如实反映该段历史事实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