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孙中山与袁世凯的大总统之争

dengjinshou 收藏 5 1275
导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山翠亨,五桂山脉蜿蜒曲折而来,龙气升腾,虽没有五岳的贵耀尊严,中原大地的雄伟辽阔,长江、黄河的奔流不息,但这里背负大山,经过一片纵深不大、发育成熟的内陆架,完成山地、丘陵、河溪上层次分明、团聚回环的的合理布局后,直面浩淼无际的太平洋。背山面海的地势,使翠亨得以开眼看世界,领风气之先,这是中国内陆其它地方所不具备的。独特的山水环境和民族振兴重任,铸就了孙中山划时代的、大功于中华民族的非凡人生,决定了从这里走出的伟人虽历尽艰辛,成功道路上迂回曲折,但前程远大,一片光明,个人的命运也像东归大海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山翠亨,五桂山脉蜿蜒曲折而来,龙气升腾,虽没有五岳的贵耀尊严,中原大地的雄伟辽阔,长江、黄河的奔流不息,但这里背负大山,经过一片纵深不大、发育成熟的内陆架,完成山地、丘陵、河溪上层次分明、团聚回环的的合理布局后,直面浩淼无际的太平洋。背山面海的地势,使翠亨得以开眼看世界,领风气之先,这是中国内陆其它地方所不具备的。独特的山水环境和民族振兴重任,铸就了孙中山划时代的、大功于中华民族的非凡人生,决定了从这里走出的伟人虽历尽艰辛,成功道路上迂回曲折,但前程远大,一片光明,个人的命运也像东归大海一样引领潮流,预后吉利,流芳百世。生长在中原,眼界开阔,曾蜗居蛰伏安阳洹水边和项城老家的一代枭雄袁世凯,官场上左右逢源,收放自如,一人独力把偌大的一个清廷玩弄于股掌之中,如同一只巨蛙可以任意在八塘中掀起滔天浊浪。但一个是民主共和的旗手,一个是走向复辟,开历史倒车,登上帝位的历史罪人,两人的境界和作为有着天渊之别。

见证过孙中山不得已将大总统职位让给袁世凯,袁世凯其后称帝那段历史的个别人,曾有过“广东地皮浅薄,出不了皇帝”的感慨。这种近似于荒谬的看法,其实又有着风水上的某些依据,体现了宿命论的观点。在封建社会延续了两千多年的中国,“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思想在民众中根深蒂固,普通老百姓还不习惯从发展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衡量是非,评价历史人物的功过,有的只是对“南蛮之地”的信心不足和对中原渊远流长历史的敬畏。

从翠亨村罕见的旗鼓大阵中走出来的旗手孙中山,他的思想光芒四射,号召力无人能及,是海内外人民共同景仰的领袖。但这种领袖地位,更多的来自于孙中山伟大的思想品格而表现在精神方面。从风水的意义上看,正是因为中山翠亨缺乏山水的厚重,不具备帝王之地的风水,从而决定了孙中山备受挫折虽三次建立政权而无法一统天下的命运。在灾难深重的中国,孙中山艰难跋涉,有时显得英雄气短。他手里没有钱,以致于一生为钱奔波;他手里没有军队,很多时候只能委曲求全,看军阀的脸色行事,陈炯明的叛变几乎使他的事业中途夭折;他聪明睿智,目光如炬,满腹建国韬略,但没有官场的历练,无治国的实际能力和经验,没有为官者的丰富人脉。他的追随者不是靠恩威并施,而是靠理想走到一起来的。松散的结构,临时的组合,不可能有坚强的约束力。在孙中山的革命历程中,我们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痛苦。比如,他倡导民主,反对独裁,将“三民主义”创造性地运用于中国,但一次次的挫折与失败后,又迫使他不得不面对错综复杂的形势,要求他的同志加强纪律,统一步调和行动。在他的追随者中,有矢志不渝的忠实助手宋庆龄,也有曾因观念、政见分歧而一度分手的黄兴。

比起孙中山,从中原大地八塘边上走出来的那只巨蛙,就深扎湖塘深处,显得脚踏实地多了,他可以身披草蓑垂钓于河边,雄踞一方湖洼,善于潜伏伪装,又能奋身而出逐鹿中原,一跃成为中原霸主。在官场、清廷浸润了这么多年,袁世凯的应变能力可谓登峰造极,对进退时机的选择、对局势的把握拿捏得炉火纯青。没有孙中山百折不挠的奔走呼号,艰苦奋斗,就没有后来辛亥革命的成功。同样,没有一代枭雄袁世凯官场上的因势利导,高超运作,清王朝的彻底垮台,封建统治在中国的结束则可能还要假以时日。对于满清政府,可怕的不仅仅是号召力巨大的孙中山,最头疼、最直接的威胁可能还要加上手握兵权、掌控实力的袁世凯。

客观地说,袁世凯能力超群,根基深厚,实力非凡,国内一时无人可与之争锋。袁世凯复辟帝制失败,与他的能力和原有的功绩无关。其根本原因在于开历史倒车不得人心,注定要失败。与孙中山为了国家、民族大业主动让出大总统位的义举比起来,一心图谋个人权位的袁世凯就只能是“窃国大盗”而不可能是其他。“天下为己”的袁世凯与孙中山的“天下为公”同时立于华夏大地上,袁世凯就如同跳梁小丑一样成为历史上的匆匆过客,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上,袁的渺小和道德上的不合格只能反衬出孙中山的无比高大。

蛇蛙相斗

蛙有天敌,蛇就是其一。有趣的是,孙中山祖父墓前的朱雀争珠,实际上就是二龙抢珠。龙、蛇相通,珠、蛙同类。福荫孙中山的祖坟,前面两蛇抢蛙。常憋一口气、内功了得、善于蛰伏待机的袁世凯这只巨蛙,迟早会因为他的贪婪短视处于群龙(蛇)争食之中。由中山翠亨旗鼓龙穴发越的孙中山,把大总统职位让给了袁世凯,之后再经历“二次革命”的短暂失败后,他并没有气馁,没把中原的这只一时张狂之蛙太放在眼里。相反,孙中山以无比坚定的信念,以五桂山伟大旗手的深邃洞察力默察时势,等待时机,静静地、耐心地观看着鹬蚌(蛇蛙)相争的情况,从没放弃过抗争。袁世凯称帝后,孙中山坐镇上海,发表《讨袁宣言》,成为全国的反袁舆论中心。他努力号召人民,联合各方面的力量,随时准备东山再起,开始新的辉煌。

复辟帝制,使袁世凯身败名裂。对袁世凯本人来说,称帝是他人生的“滑铁卢”,一下子由推翻帝制、覆灭清廷的大功臣变成了窃取国之神器的民族罪人。从表面上看,实有“帝王”之位的袁世凯,由于对“帝王”一词的理解没有与时俱进,为了要一个“皇帝”的头衔而葬送了自己的“帝王”前程,令许多人为之惋惜,甚至鸣冤叫屈,其实大可不必。又有谁能知道,袁世凯要的不是蛙踞八塘的人中之龙的霸气,哪管它死后滔天的污浊,绝不做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因尿毒症死于举国声讨中的袁世凯,宛如巨蛙沉尸湖塘的不祥结局一样,满池的脏水又怎能洗刷干净他身上的污点,只会越描越黑。

经历了帝制的反复,人民更加怀念“天下为公”,无私为国的孙中山,对孙中山的追随者充满了信任。于是,崇拜英雄的国人把充满希望的目光投到了蒋介石的身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