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五十八章:汤凯勾结满财宝瞄上了黄艳

王大三 收藏 0 2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汤凯现在又事没事的就喜欢到极斯菲尔路76号来。 说是联络于军统的协调问题,实际上的奔着瞻仰机要秘书黄艳上尉的美色来的。 这个问题,谢长林和满财宝都看出来了。 “我说你这个小老弟也不嫌人家烦你啊,你觉得有意思吗?” 谢长林说着汤凯。 “谁烦我啊?你说的黄艳小姐吧,他对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汤凯现在又事没事的就喜欢到极斯菲尔路76号来。

说是联络于军统的协调问题,实际上的奔着瞻仰机要秘书黄艳上尉的美色来的。

这个问题,谢长林和满财宝都看出来了。

“我说你这个小老弟也不嫌人家烦你啊,你觉得有意思吗?”

谢长林说着汤凯。

“谁烦我啊?你说的黄艳小姐吧,他对我还好啊。”

“还好?那是人家有素质,表面上敷衍你罢了,你约人家看电影,听歌剧不但都被她谢绝可吗?据说你还捏摸她靴子的,黄上尉可是和我说了啊,你再骚扰她,她就要求调回南京去或者找她叔叔黄伯韬的十九兵团去了。”

谢长林不得不把些话明说了。


“呵呵,黄大美人脾气还挺倔的啊,老谢啊,她不过是黄伯韬的侄女而已,又不是亲女儿,连毛局长不都说放在上海是磨磨她性子的嘛。这样,我最近要去南京开警宪特三方联席会议,我来侧面敲打毛局长一下,看看他能对黄艳松口不能,要是真不能的话,那我就放弃了算了。”

“那就看你本事了,这件事我不干涉。对了,联席会议我也接道通知了,我让满财宝代表我和你一路去南京开会。不知道又是什么鬼内容。”

谢长林对开会毫无兴趣,因此才把满财宝喊去充数。


“我听南京宪兵司令俞大维说好象是联合体制,共同行动等,还有严审政治犯,整顿监狱、看守所等事项。”

其实汤凯也不喜欢开会,他是想散散风去罢了。

“真无聊,有这精力还不如放在统一军事部署,剿灭中原和华东的共军上来那。”


满财宝倒是乐得去趟南京,老呆在这里审问犯人他也腻歪了。

正好谢长林告诉他可以和汤凯同行,他更是乐意了。因为他想诱骗汤凯一下,当然还是为了那耿耿与怀的欧阳佳慧被霸占的事。

汤凯为了显摆自己,特地在火车上请满财宝到自己的软卧包厢里来坐,还请他喝啤酒,吃烧鸡、卤牛肉。


“哎呀,汤公子真是年轻有为,听说尊夫人长的貌若天仙,真是福气高照啊。”

满财宝刻意奉承着。

“那里,那里,我太太虽说长的漂亮,但是在气质上差点,外人都说她是母老虎那。来来,干!”

汤凯歪在床铺上,拿着啤酒瓶灌了一口。

满财宝说:“不会吧,要是母老虎的话,那你还能有胆子强奸欧阳佳慧啊。”

“呵呵,那不是我偷偷摸摸干的吗,说实话干欧阳真的是一种享受啊,又是名记者,长的又漂亮,那皮肤细的就甭提了,真滑溜啊。”

满财宝的话勾起了汤凯对自己奸污欧阳佳慧时愉悦的回忆,反倒让满财宝嫉恨不已。


“是啊,是啊,她真的很….很美…..。”

满财宝想象着汤凯自由进出欧阳佳慧身体的场景,嫉妒的恨不得自己去死那。

“呵呵,老满,你怎么了,来,喝酒。对,欧阳不是和你以前都在一个报社里做事的吗?你就没对她起过歹心?”

汤凯看出了满财宝的妒忌神态。

“有肯定是有啊,但有什么用啊。本来她去徐州为地下党送情报,站座让我跟踪,说是等抓到后回来让我干她的,谁知道出了意外,让蚌埠的保安三旅余秃子的手下在火车上把她给劫了,害的我功亏一篑。现在说就更没用了,她都已经归了你老弟了。”


“哈哈哈哈…..”

汤凯狂笑了起来。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出戏那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老满的梦中美人被我按上了床,真是好玩。说真的,你现在还想她的心思了吗?”

“算了,没想的了我还想她干吗那,看守所里那几个女犯人也够我玩的了。”

满财宝拈起一片牛肉扔到了嘴里,吧嗒了起来。


“你得了吧,你们看守所里那几个女犯人我又不是没见过,除了那个胡胖子在青浦师范惹事时调戏的那个女教师长得挺好看以外,其它的都不好看。那个能和欧阳佳慧相比啊。”

原来那个师范学校叫田莉的女教师,在谢长林赶到青浦平息事端后的一天,被谢长林下令秘密逮捕了。


“你老弟说的也是啊,就是那个最有姿色的田老师我也没上得成啊,站座不让,说是留着赏给胡胖子那。”

满财宝很沮丧的说道。

“哈哈哈哈。”汤凯又笑了起来。

“你这个老满也真够倒霉的,需不需要我把欧阳让给你啊?”

“哎呀,你汤公子就别拿我老头子开心了,那么俊的个欧阳佳慧,你能舍得让出来?别胡说了好吗。”

满财宝识趣的摇摇头。


“怎么,你以为我和你开玩笑吗?我可是说真的。”

“真的?哈哈哈……。”

这回轮到满财宝大笑了。

“就算是真的,那你肯定有个巨大的条件做前提的吧,否则我想都不去想的。”

“那当然,没前提怎么可能那,欧阳毕竟是我心爱的玩物嘛,你瞧我给她多大的自由啊。”

“呵呵,那好啊,你什么条件,除了死以外,其它的我都能答应你。”

满财宝感觉按汤凯的说法,自己能得到欧阳佳慧了,因此精神头马上提了起来。


“好啊,来再干一杯。”

汤凯举了了酒瓶子和满财宝对碰了一下。

“我的条件的确是不低,那就是你得想办法帮我上了黄艳上尉!”

“啊?黄艳上尉?那对不起,本人没那能力做到此事。”

满财宝打了个冷颤。

他说:“黄小姐是毛局长的亲信啊,我还是要我的老命吧。就连她的可疑之处我都不敢核查,还想动她的身子,那不更是做梦了吗。”

说罢,满财宝倒身,仰躺在铺上,预备枕着被子睡一下了。


“老满你别啊,我和你说正经的那。你快给我起来!”

汤凯走到满财宝铺前把他拎着起来。

“别,别啊,这个条件我根本没办法做到,欧阳佳慧我也不要了,您留着慢慢玩吧。”

满财宝真没了兴趣了。

“你放心,老满,小侄我不会难为你的,不能动的事我不会勉强你动的。你和我说说,黄艳怎么可疑了?”

汤凯被满财宝刚才的话挑起了兴致。


“哦,你非要我说,那我就和你说说就是了。我发现黄艳上尉利用站里的电台给不明的接受台发过私人电文,要是公台私用倒也罢了,万一要是发给共军之类的,那我们站就无密可保了。”

“哦?有这样的事。你查过密码底纸了吗?”

“查了,用我们的密码译好象是给熟人的什么私事,但是万一共军有另一套翻译方式,只是利用我们的密码而已,那就不好说了,至少黄上尉的电文还没人能破译的了。”

“所以你不敢和谢长林说,怕他骂你对吧?”

“是啊,这怎么说啊,上次我就夸了几句黄上尉长的漂亮就被站座骂了个狗血喷头的,这事没证据我哪儿敢再汇报去那。”


“恩,说的也是。黄小姐自己就是密码专家,她又使用了咱们的密码发电讯号,真还难查。那你查到接受台是来自何方了吗?”

“查了,但不好查,好象不是发往苏北的,倒象是往西边的。每次查都是她发完报后,因此查不了的。这样的定位最好是在她发报的同时,用侦听电台扫描才能搜到接受电波的大致方向。”

满财宝不知道汤凯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所以只说了自己技术上的判断。


“恩,好。看来这个黄艳还真有问题了。不过还没抓到她的真凭实据,这样老满,咱俩联手对黄艳进行秘密调查。你负责在站里监视住她,外面我让陆健康回来从外面用我们宪兵团的侦听装备进行侦听,万一她是发给延安的,那就证明她一定是条大鱼了。”

“啊,应该不会吧,说实话我也仅仅是对她私发电报好奇罢了,并不认为她有共军的嫌疑啊。”

满财宝怕万一真错弄了黄艳,到时候汤凯一甩袖子走了,自己可就要被谢长林狠狠惩戒了。


“呵呵,老满,你怕个球啊,有我撑着你那!一旦查实黄艳真有问题,那下面你就甭操心了,我把欧阳佳慧送到你手上给你,这还不满意吗?”

“对,我怕我没那个命享受欧阳了,万一黄上尉是被冤枉的,不仅我得不到欧阳,反倒把前途贴进去了。”

“这个我替你想过了,谢长林要是为此怪罪了,那你就转到我们情报处来,跟着陆健康混就是了。不过,欧阳就的确不能再给你了。这总成吧?”

汤凯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他倒并非是真的要查出黄艳的什么来立功,而是为了找出黄艳的致命之处,借机霸占了她而已。


满财宝一想,这也的确是自己唯一可能得到欧阳佳慧的机会了,所以就说:“那好吧,不过这事谢长林要是……?”

“哦,一定要瞒着老谢办,否则他一定不允许的。再说让他知道了,那我们宪兵团就没机会再插手了,你懂吗?”

汤凯赶紧交代着满财宝。

其实,也正是有了汤凯这样的极端好色之徒,才使得我们的女性地下工作者只会遭受强暴,而却不被追究政治背景,欧阳佳慧就是典型的一例。


满财宝说:“那成,汤公子,黄艳的事你就叫给我办好了,万一没她什么事,咱这事就算完,谁也不再提了。”

“那是肯定的,你说的事也不要和毛局长汇报,老谢是他绝对亲信,他知道了,老谢也就知道了。”

“我哪儿敢向毛局长说啊,说错了脑袋就得搬家。”


火车隆隆的驶进了南京西站,阴云正笼罩再南京的上空,这个天可能要下雨了。


会议期间,汤凯终于抓着个机会,私下向毛人凤述说了想帮他“磨练”一下黄艳的想法。

“我说汤公子啊,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女人不好碰,一个是《申报》的顾燕,一个就是你们上海站的黄艳。她们都有军界的后台背景,尤其是顾燕,她那干老子马步芳杀人不眨眼的。”

“呵呵,局座,这我知道,所以我离顾燕远远的嘛。”

“这可不是你的实话啊,你特意在顾燕的别墅隔壁买下了别墅,那难道也是为了离她远点吗?”

“这个嘛,这个….,巧合,巧合了。”

“这还巧合啊,你用望远镜偷窥顾燕,还一边看,一边自慰对吧。”

“啊,这你也知道啊。”

汤凯吓了一跳,他怀疑自己被军统在身边安插了眼线。


“我不仅知道,还知道顾燕有问题。我问你,你是不是霸占了个《新民晚报》的漂亮女记者啊?”

“哦,局座真是神通了,什么都瞒不下你。是的,我是把那个叫欧阳佳慧的小美人给做了。”

汤凯不得不承认,他再想着谁是自己身边的那个“眼线”那?


“汤凯啊,你得当心点了,别给你老头子添麻烦了。你明知道欧阳佳慧是共军的地下分子,你把她做了后怎么又放了那?”

毛人凤严肃的问道。

“那是我想放长线钓大鱼啊,欧阳小姐出去了一定会和其他的地下党联系,我不就趁势跟踪了吗。”

汤凯这话倒也不是完全假的,他的确派了情报处的便衣跟踪盯梢着欧阳佳慧那,他倒不完全是为了他那“钓大鱼”是事,主要还是怕欧阳佳慧趁机跑到苏北去。


毛人凤太了解汤凯那点鬼心眼的了,他不想太让汤凯难看就是了。

他说:“你能这样想那最好不过了。你还是要多长个心眼,你想想看,欧阳这样坚定的女共军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对你表示顺从了,这可能吗?肯定是受了背后的人指使才委曲求全了的。”

“背后指使?那是谁那?”

“是谁还不好说,但至少顾燕在里面穿针引线了,你想,自从顾燕接欧阳去她别墅散心后,她是不是就转变了对你激烈反抗的态度了那?”

毛人凤诱导着汤凯的思维逻辑。


“对啊,还真是的。不过我认为那是顾燕教她的少吃苦的方法啊,应该没什么好怀疑的嘛。”

“呵呵,你也太小看了你们上海滩的第一大美女了吧。你以为她就光是身段和脸蛋漂亮吗?你错了!其实她的心里才漂亮那,根据神风的报告,江南大队的政委梁晴现阶段秘密和顾燕多次接触,这还不说明问题啊?”

“哦,还真有这事啊?那我可得警惕顾燕那娘们了。”

汤凯倒吸了一口冷气。


汤凯说:“毛局长,我觉得趁着神风大哥在上海,不如您让让他引出梁晴,先抓了她不就可以审出所有的内情了吗。”

“汤凯啊,你说的不是没道理,的确现在要抓梁晴还是能办到的,但是抓起来你觉得有用吗?她那样的顽固分子,你就是拷打轮奸死了她,她恐怕也不会吐露半个字的。不如让神风在暗处盯着那,这样还能引出来地下党的重量级任务和爆破专家许军来,如此一来方能彻底破坏了共军的‘美人鱼行动’,懂吗?”

毛人凤和谢长林有个共同的观点,他们一般不赞成为了一己的性欲,而误了正经事。毛人凤更认为光抓梁晴意义不大。


汤凯也就不敢再说了,怕毛人凤怀疑他的动机不纯。

他还心心念念的惦记着黄艳的事那,对梁晴暂时还没足够的兴趣。

他说:“局长大人,现在军部都要求军人形象,我觉得你们上海站的机要秘书黄艳上尉气质外表都没话说的,是难得的才女,我想您答应把她调到我的宪兵团来说情报处长那,不知道局座肯不肯成全。”

毛人凤一听汤凯提到黄艳,马上把脸板了下来。


“汤大公子,不是我说你,你不能再这么花花下去了,我想全上海的美女没几个你没沾过手的了吧?我看你的性子也消耗的差不多了,难怪放了欧阳佳慧那,敢情的你精力上跟不上去了。现在由打算来打军统工作人员的主意了?”

毛人凤训斥起汤凯来了。


汤凯没理解毛人凤的意思,以为他自己在打黄艳的点子那。

他说:“局座息怒,在下不知道您罩着黄小姐的,算我胡说,算我胡说。”

“放屁!”

毛人凤呵斥道:“什么罩着不罩着的,她是我的手下,我起码有义务保护她吧?她大伯黄伯韬将军拜托我关照了,我总得忠人之事吧。”

毛人凤心里对汤凯惦记自己手下的人员很不高兴,他心想你一个破宪兵团长算什么,自己窝边草吃够了跑到我军统还想咬一口啊。


这下汤凯才算明白了,原来毛人凤的意思的你宪兵的人别想动我军统的人,本意并不是为专护着黄艳来的。他也明白凭着汤恩伯的身份,军统里的那个漂亮女人有他上不了的那,不是碍着黄伯韬的面子,他占了黄艳根本不费大事的。

汤凯赶紧说:“局座你误会了,可能是外界讹传我汤凯比较花,因此您以为我想打黄上尉的主意那。其实我喜欢黄上尉是肯定的,但是我更觉得这个女人深藏不露,别有什么和那边的关系啊。”

“呵呵,你的意思的黄艳和共军有一腿吗?那好啊,我就拜托你帮着盯着点,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问题来。”

毛人凤想,让汤凯去折腾折腾也好,没问题的话自己也对黄艳彻底放心了。他本来想今后调回黄艳做总局的机要处档案科的科长,这样也就省得自己再对黄艳进行新的考察了。


毛人凤明白,对女人痴心的男人在痴迷的时候对女人的感觉是最细致的。


汤凯自然也领悟到了毛人凤的意思,他觉得这样搞女人才最刺激。

回上海的火车上,他就把毛人凤的意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满财宝。

“老满,你就放心大胆的干吧,只要黄上尉真是那边的人,一抓住证据,那欧阳佳慧就属于你了。”

汤凯知道只有用欧阳佳慧才能诱惑住满财宝为自己效力。

“那好,有毛局长的意思那就好办多了。但我有个条件。”

满财宝总是喜欢在关键时刻和关键的人物谈条件,这几乎成了他固定的秉性了。


“什么条件,你说吧。别人都说你满爱谈条件,这话看来还是不假啊。”

汤凯倒不怕别人和自己谈条件,他是觉得这个老家伙挺可爱的,那么大岁数了,还盯着欧阳这样的年轻姑娘穷追不舍,也是说色的话那满财宝也算是特别色的人了。

满财宝说:“汤团长,咱们也算是开始合作了,我想用不了一个月,应该就能查清黄小姐是否可疑了。假如没问题,那算我倒霉,欧阳你还是自己留着好了,但是万一黄小姐是有问题的,那她就归你了。军统和宪兵的合作规矩就是内部疑犯交换审讯,这谁都知道。”

“我是知道啊,老满,你这叫什么条件啊?

汤凯一点不明白。

“我话还没说完那,我的意思是欧阳归我之前,你得留个干净的欧阳给我啊。”


“哦,我懂了,懂了。你是叫我这黄上尉结论之前必要再奸欧阳记者了,让她腾出干净的身子伺候你啊,对吧?”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这就是我和你小老弟合作的条件啊。”

“行,我答应了,正好我老婆最近看得紧,我就给出一个月的时间不碰欧阳好了。不过你得抓紧调查哦,越早出结论你就能越早的得到欧阳,那可是一流的享受啊,哈哈…。”

汤凯故意用话去刺激满财宝。


别看满财宝一肚子的鬼心眼,动不动的还喜欢和人谈条件,但是一提到欧阳佳慧就足以让他昏头了。

他贪谗的问汤凯:“你把欧阳的奶子揉大了吧?”

“恩,还用问啊,不过我是快枪手,每次没干她几下就得喷进去了。下面就看你的了。你这老家伙我估计还不如我那,转让给你也是个浪费。”

“胡说,我肯定时间坚持的比你强。你是平时玩女人玩多了,造成你早泄的毛病,我平时哪儿来的这样的机会那,所以我养的好,肯定让欧阳唧唧鬼叫不成。”

“那就看看找出黄艳的岔子出来吧,否则我和你今天的话都是白说了。对了,你能进黄艳的宿舍吗?”

汤凯问道。


“没人进她宿舍,除了老谢。怎么你想让我干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的意思的有可能的话偷一双黄上尉穿过的丝袜出来,能顺出她穿过的靴子来那更好,我不会亏待你的。”

汤凯想根据黄艳穿过的靴子出现的皱折纹路来判断她的脚是否细长好看。

满财宝当然明白汤凯的意思了。

他说:“不必看她的靴子了,现在天暖和了,黄小姐不穿靴子了,改穿单皮鞋了。你自己去我们站看也看到了,还用得着费事偷她的靴子吗。”

“哦,是吗,我会去看的,是那种黑色的船型职业女性鞋吧?我得比比她和欧阳的脚谁的更美些。”


“我看都好看,除了顾燕和于洁的脚特别看好以外,其他女人也都不难看的。”

满财宝平时尽和胡胖子研究这些了,顺口就说了出来。

汤凯见满财宝提到于洁便说:“这个于洁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踪了那,你那儿一点她的休息都没有吗?”

“有倒是有,我听老谢给王黑子打电话说于洁可能是被黄晓河私自拘禁了,他让王黑子调查那。”

“哦,我看那个姓黄的胆子很小啊,怎么敢私自关押党国的要犯那。算了,不管他们了,就算抓到于洁,那也是老谢的私人玩物了,不会让咱沾边的。咱们还是多惦记着点黄艳比什么都好。”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