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有居然有两个半人不认识毛泽东

qclhj 收藏 10 8939
导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片欢呼声,这给他身边的保卫人员带来了很多的工作负担。有时候,毛泽东被群众包围了的现场,居然可以捡出一打一打的手表等重要物品来,想想,在那样的一个贫困年代,手表都弄丢了,该是一种何样的疯狂啊。 毛泽东走到哪里,不管是八十老妪,亦或是始龀小童,都能一眼认出:“毛主席!!!” 毛泽东总是感到被人认出了的不自在,不自由。在很多时候,毛泽东也想在没人跟着的情况下上街买点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独自看一看百姓的生活或者是风景名胜。1958年3月“成都会议”期间,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片欢呼声,这给他身边的保卫人员带来了很多的工作负担。有时候,毛泽东被群众包围了的现场,居然可以捡出一打一打的手表等重要物品来,想想,在那样的一个贫困年代,手表都弄丢了,该是一种何样的疯狂啊。


毛泽东走到哪里,不管是八十老妪,亦或是始龀小童,都能一眼认出:“毛主席!!!”


毛泽东总是感到被人认出了的不自在,不自由。在很多时候,毛泽东也想在没人跟着的情况下上街买点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独自看一看百姓的生活或者是风景名胜。1958年3月“成都会议”期间,毛泽东想上街走一走,独自下下馆子,但毛泽东的几次努力,都没成功。因而毛泽东迁怒于警卫制度:“这些破制度也抄苏联人的,害死人。前呼后拥的,几部车子,不许参观,不许游泳,不许上街买鞋子,不许下馆子。什么事嘛!”


这能怪谁呀,因为谁都认识你啊。——警卫们在一旁乐呵!


毛泽东有时也自我解嘲:“唉,我一张大中华的脸,谁见了都认得出来!”


这话说早了,还真有人不认识。不过这样的人不多,搜寻各种文字记载的,也就是不到三人。(博主小声嘀咕:什么人啊!)


那么,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毛泽东,又将面临到什么样的情况呢?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一)


第一个不认识毛泽东的人是个渔民。


那是1955年的夏天。毛泽东在北戴河开会。中央的会议每年的八、九月安排在北戴河开,也有安排中央领导休息的意思,因而毛泽东将李敏、李讷、毛远新都带在了身边。会期,毛泽东几次下水游泳,陪同在身边的警卫一般是孙勇、沈同等人。9月2日,毛泽东游着游着,突然拐头往深海方向游去,等孙勇他们发现时,毛泽东已经游得很远了。警卫们这个急呀。幸好出现了奇迹,在毛泽东的周边出现了一只小船。毛泽东一个猛子潜水,钻到了小船的边上,然后又爬上了小船。


这是一艘渔船。船上也就一个老渔民。毛泽东上船后,恭恭敬敬地与渔民打招呼,渔民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毛泽东想与他拉点家常,套套近乎,渔民也没有接腔的意思。因为他实在有些忙,他出海来就是打鱼捞蟹的,不是与一个生人拉家常来的。


毛泽东看了看渔民的鱼篓,没有捞上什么大鱼,倒是有一大篓的螃蟹。毛泽东看着老渔民的态度,知道不来点好处,人家是不大愿意与他接腔了,便立下承诺:咱们聊聊家常,聊完后,你有多少螃蟹,我全都买下。


老渔民这一听来劲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于是,与这个穿着游泳裤,一身湿淋淋的大胖子聊了起来。他讲到了渔民合作社不是怎么好,社内也很不团结;家里日子过得很紧巴,不宽裕。如果今天打的这些螃蟹不能换回点钱,晚饭米还不知道在哪里。


毛泽东认真地听着,不时地点头。


老渔民看着这个大胖子还蛮有点同情心的,讲着讲着就来了话题,甚至连与老伴的一些趣事儿也讲得津津有味——因为讲多久都没关系,打上来的鱼虾都被这个大胖子给包下了!


毛泽东很高兴,他毕竟了解了很多有关合作社以及一个普通百姓家居的真实情况。小船靠岸了,毛泽东有些诡秘地眨了眨眼,示意孙勇他们掏钱,买下了老人所有的螃蟹。孙勇有些不解,怎么主席今天有喜事要请客呀,也用不着买这么多的螃蟹虾米呀?老渔民高高兴兴地划船走了,当毛泽东在第五浴场请身边全体工作人员吃螃蟹时,这位老渔民还不知道他今天的螃蟹为什么卖了一个好价,也不知道卖给了谁。李敏、李讷听了今天餐桌上的螃蟹竟附着了这么个故事,感到老爸的自由也还有价,竟可额外地换来螃蟹吃,便笑着打趣道:“值了!下次给你更多的自由,以便换点海蜇来!”




(就这一次,大家吃了很多的螃蟹。买螃蟹的钱后来毛泽东都结清了。)


(二)


毛泽东的第二次没有被人认出是在1961年前后,有关当事人的回忆没有说出具体的日子。但说出了基本时间、事实和地点。


这位不识毛泽东的人,是一位商店的服务员。


毛泽东每次去湖南,大多数都住在省委蓉园。那一次,毛泽东走到了女子商店,拟为女儿李讷买一条头巾。毛泽东看了好几件,颜色和款式都觉得不太满意。但女儿的事,在谁都是大事,毛泽东于是执着地选着。那时也没有超市,每换一次,都得由服务员左左右右的递拿。加之那是个商品短缺的时代,商店的服务员地位比干部还高还牛气。又因为天气冷,(应该是2月的那一次),毛泽东穿的戴的,都把他最本质的特征给掩盖了,服务员楞是没有认出他来。且服务员恋着那火炉,这样,拿的次数多了,人服务员不干了,抛东摔西的,长沙女人的那种辣劲也出来了。


毛泽东有些无奈,而且多少也有些愠怒,东西没买成,肚子里倒灌满了气。卫士跟上来了,也不敢说什么,怕引起不好的反响。毛泽东也示意卫士不要吱声,他自己在大堂里寻找着什么。终于,他找了要找的东西:挂在柜台前侧的一个《意见簿》。卫士立即递过笔,毛在《意见簿》上留下了几个字:“服务态度应改善。”


毛泽东没有签上自己的大名,如果签了,估计那位服务员会有些不愉快发生。毛泽东在卫士的拥护下,只得快快地离开了那一家商店,但心情应该是不快乐的。


看来,不被人认出来,也不见得就自由。


(三)


第三位不识毛泽东的人有些特殊。所以,这里只能说是半个。


但这“半个”人,不像前面的服务员或渔民,这一位可算得上是真“不识”。之所以说只是“半个”,是因为他原来不仅是毛泽东的同学,而且在毛泽东赴重庆谈判时,还去看过毛泽东的,彼此之间还谈得很好。


但这一位的“眼瞎”甚于“心瞎”,算是瞎到了家,甚至有些无聊的地步了。


也许人们不相信会有这样的故事发生,认为眼见着毛泽东大器已成,还会“不认识”他毛主席毛泽东?


还真有这样的人。


这一位大姓“孙”,名“亻良工”(单人傍加个“良”字)。早年在一师读书时,他与毛不在同一个班,但是同年级。因为毛泽东在校的影响,这位孙同学结识了毛。后来,各奔西东,毛泽东在延安成就了大业,孙同学在国民党政府里也混过大大小小的职事,并随着蒋介石的政府一起到了重庆。毛泽东赴重庆与介石先生谈判,孙同学以校友的身份,来毛的寓所看望了毛泽东,表现出了对毛的景仰之情。但是,重庆谈判并不成功,毛泽东一离开重庆,这位孙同学就在重庆的报刊上大写文章,连篇累牍,谩骂毛不讲信义,旗帜鲜明地把谈判破裂的责任按国民政府的口气,一古脑地往毛泽东头上推。毛泽东到了延安,一大摞的报纸就放在他的窑洞里,看了孙同学的文章,觉得这人真是不咋的,太不道义,懒得再理他。


紧接着,人民解放军的强大战力,让国民党的军队一败涂地,四年不到的一点时间,就连滚带爬地溜到台湾那个小岛上去了。可能这位孙同学职事混得不太高,还轮不着蒋先生给他一张去台湾的船票,因而来不及跑,或者跑时出了点情况,没有跑成,这一不小心,就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好家伙,他倒记起毛泽东起来了:“找毛泽东去!”


我们来看毛泽东是怎么说他的这位孙同学的:


“这一位呀,我一离开重庆,他就写文章骂。等到全国逐渐解放,我到了北京,他却屡次写信来。我因为他太无是非标准,太反复无常了,没有回信。”


毛泽东此时的听众是他的好朋友,一师的同学周世钊。周世钊听到孙同学的无聊,便说:“这样的人,嗨,你别再理他就是了。”毛泽东接着说:“这事还没完哪。他见我不回信,不死心,却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来信。”


周世钊说:“你看你看,是不是你又回了他的信呢?”毛泽东哈哈大笑道:“你以为哟?他这样勤快地写,我也只好勤快不回了!”


说完,两人不禁大笑起来……


这位孙同学虽然只能算“半个”不识毛的人,但较真地说起来,“不认识”的水平真是到家了!!!


3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