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81

過山風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URL] 081 爱瑞斯,黑地滋,罗曼客和佐愉民四个来到附近的那艘旧木船跟前,发现船的底部已经陷入了淤泥之中。信鸽和风无畏想要帮忙,也赶了过来。 “幸亏上次没把它当柴火烧了!”信鸽庆幸道,“要不然这次就惨了!” “真倒霉!”罗曼客抱怨道,“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


081



爱瑞斯,黑地滋,罗曼客和佐愉民四个来到附近的那艘旧木船跟前,发现船的底部已经陷入了淤泥之中。信鸽和风无畏想要帮忙,也赶了过来。


“幸亏上次没把它当柴火烧了!”信鸽庆幸道,“要不然这次就惨了!”


“真倒霉!”罗曼客抱怨道,“这艘破船陷到泥里了!这下我们有活干了!”


“我想它已经陷在那好几个月了!”爱瑞斯说,“我们先集中力量把船头抬起来!这样我们还可以省点力气!”


六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艘旧木船抬到了祭坛上。


“我……我的天哪……”罗曼客喘道,“可把我累坏了……这该死的破船!风小姐,您没累坏吧!?”


“我还能坚持!”风无畏正坐在祭坛的地面上。


“那就好……”罗漫客道,“我说爱瑞斯……你在给谁打电话?”


“我在给墨镜和信鸽的另外两个手下发信息!”爱瑞斯说,“我告诉他们马上到祭坛上来!”


“是吗……这太好了。”罗曼客有气无力地说,“别忘了通知吉针。我现在还真有点想这个笨蛋!”


秦保军来到爱瑞斯跟前,和颜悦色地小声说道:“爱瑞斯阁下,您辛苦了!”


“这没什么!”爱瑞斯说,“佐愉民干得也不坏!”


“阁下过奖了!”秦保军低声道,“相信在阁下的领导下,我们大家一定会精诚合作,创造出一个多赢的局面!”


“但愿如此!”爱瑞斯说,“你打算跟我们一起下去吗!?”


“哈哈哈哈!”秦保军假笑几声,“如今歹人已将此地重重包围,不下去也不行喽!”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下面有多危险!”爱瑞斯说,“所以我希望到了下面以后我们能够行动一致!”


“那是当然!”秦保军说,“我一定严格约束臣下,请阁下放心!”


爱瑞斯:“太好了!”


这时艾思特睿雅来到了祭坛边。她一眼就看见了正在兴致勃勃地抢登木船的罗曼客。


“伙计们!”罗曼客站到船头,煞有介事地对船下的众人说道,“伟大的冒险就要开始了!你们怎么还慢吞吞的!是我太勇敢了,还是难道你们已经被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吓破了胆!?”


“您可真悠闲哪,罗曼客大人!”吉针站在船边,抬头对罗曼客说,“但愿此行会给您留下美好的回忆!”


“这是当然的!”罗曼客道,“下面一定全是财宝!啊,如果我把这次冒险写进我的自传里,一定能获得文学大奖的!”


“这完全有可能,罗漫客大人!”吉针说,“反正我们浪漫协会的文学大奖多得是,您就使劲拿吧!”


“得了,吉针!”罗漫客说,“你得承认你在嫉妒我!你永远都不可能在文学上有所造诣!因为你的词汇一向都是那么的贫乏!”


“我可没嫉妒您,罗漫客大人!”吉针说,“我压根就不屑于拿那些破奖!我要拿就拿诺贝尔奖!有上百万美圆呢!”


“哈哈,是吗!?”罗漫客说,“尊敬的吉针先生,恕我冒昧,您凭什么拿诺贝尔奖!?就凭您的那些枯燥无味的闲言碎语吗!?”


“就凭我耳闻目睹的那些风流韵事,罗漫客大人!”吉针低声说道,“那些为了摆脱世俗婚姻关系的束缚而做出的伟大抗争!评委们最欣赏这种东西了!当然,这些事都无一例外地发生在您的身上


,罗曼客大人!”


“我不准你写,吉针!”罗漫客气急败坏地说道,“这会侵犯我的隐私!”


“我才不在乎您准不准呢,罗漫客大人!”吉针说,“总不能因为您的一句话就埋没了一个文学大师吧!?再说我也不会直接用您的姓名!我会说,这些故事都是几十年来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事件


!出于对个人隐私的尊重,我有意隐去了当事人的真实姓名!”


“你这个该死的!!”暴跳如雷的罗曼客冲到船边,伸出双手去抓站在船下面的吉针。“我要把你撕成碎片!!”


吉针赶紧后退,让罗曼客抓了个空。


看了罗曼客的可笑举动,爱瑞斯掐着腰,和身旁的艾思特睿雅对视着,略显疲惫地笑了起来。


过了几分钟,除了爱瑞斯和信鸽的两名手下,所有的人都登上了祭坛。


“好了,爱瑞斯先生!”信鸽一边收起手机,一边对站在祭坛中央的爱瑞斯说道,“我的两个手下已经出了包围圈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大家站稳了!”爱瑞斯转动了“神像”,祭坛在隆隆巨响中沉入地下。


秦保军的一颗心也随着这巨响震颤着,直到祭坛终于停在了无声的黑暗之中。


黑暗中亮起了一道光,是风无畏打开了她的手电。


秦保军本能地靠到了爱瑞斯身旁,对爱瑞斯说道:“爱瑞斯阁下,我们现在在地下吧!?”


爱瑞斯:“是的!”


“此洞通往何处!?”秦保军指着那条通道。


“我不知道!”爱瑞斯说,“好了,艾思特睿雅,信鸽,你们俩到前面去侦查!吉针、墨镜、黑地滋、罗漫客、佐愉民,我们一起把这艘船抬到前面的湖边去,快点!其他的人留意后面的动静!”


木船被抬到湖边之后,众人陆续上了船。爱瑞斯和吉针用两根船桨把船撑进深水里。罗漫客、吉针、佐愉民和爱瑞斯四个人各执一桨,在罗漫客的口号声中齐力摇动。船头缓缓割开水面上漂浮的一


大片黑色的腐烂枝叶,朝着湖的另一端口驶去。风无畏感觉越来越冷,所以系上了领口的扣子。这里非常闷,也非常静,就像一个坟墓。手电筒发出的白色卤光如果投在湖边的洞壁上,就在上面投上一


个明亮的光环;如果射进幽深的湖底,就被无尽的黑暗吞噬得无影无踪;如果转向头顶的石锥,就在掠过的水滴上划出一串串闪动七彩光芒的珍珠。


孔英文突然开口道:“如此美景令吾诗兴大作!今有诗一首,还望诸位雅士指教!”他清了清嗓子,颤颤巍巍道:“大秦━━”


风无畏一听开头就知道又是一些不堪入耳的东西,赶紧用双手捂住耳朵。


这时,船底突然传来咚的一声,船身随之轻轻颤动了一下。


罗漫客,秦保军和孔英文不知道是什么在水下撞击船底,吓得大声惊叫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