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卷 第十一章

张单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金振中说完这话,手中用力的扔出了一颗手榴弹,“砰”,手榴弹在宛平城下炸开把两个太刀师团的士兵也送上了西天。

“痛快。”梁中国喊道:“金营长,什么狗屁太刀师团全让他会回家吧。”

梁中国边说边用力扣动着扳机,子弹从捷克式轻机枪的枪口中连连吐吐射倒了一大片太刀师团的士兵,驻守宛平城上的一二九团的士兵耳边响起了“砰,砰”的枪声和轰隆的爆炸声,在这里的二十九军的士兵大多参加过喜峰口战役,他们靠着这些声响回想起了长城抗战的情景,那一年他们手里拿着简陋的火器和破旧的大刀和日军血拼,终于赢得了自九一八事变以来的首次胜利,虽然他们也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但是他们觉得那样自己无愧于一个中国军人的称号,他们虽死犹荣,可以顶天立地,面对全中国的老百姓,即使去死也可以含笑九泉,也起码不用天天受日本人的气,可是自从二十九军进驻平津以来,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认为和日本人妥协可以顾全大局,这些热血军人就要天天和日本人虚蛇妥协,所有的士兵肚子都憋着一股气不能释放,异常的窝火,直到今天,二十九军的上峰终于给他们机会让他们爆发了,他们都觉得自己的热血在沸腾,同时他也清楚自己和日本人开战,他们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他们有家儿老小,他们也不想死,只是在世界上除了活着以外,还有比生命更重要,那就是国家,还有比死更可怕,那就是当亡国奴,他们肯为自己的信念而战,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誓死也要保住自己的国家。

在中国,中国军人的学历不高,他们不少人当兵也是为了混口饭吃,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三民主义,什么叫做新民主义,他们更不知道国家高层那些政治之道,然而他们却深深的明白什么叫做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国家主权不容侵犯,他们肯为国家义无反顾抛头颅,洒热血,比起殷汝耕这些读过书的高知识分子,结果到头来却当汉奸,前者比后者实在是可叹可敬的多。

驻守在宛平城上二十九军的军人,他们心里是激动无比,可以打日本人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结果,他们当中不少人在心中正默默的高唱一首歌——可恨日本太野蛮,出兵三岛间,侵略我江山。不畏死,讲牺牲,大刀逞威风。遗尸横遍野,草木一片红,杀得倭寇丢魂丧胆,从此吾愿从。

这首歌是二十九军的军歌,自从喜峰口一战,二十九军名扬天下为全中国人所知,这首豪迈破敌的歌曲便成为二十九军的军歌。

就这样,号称日本精锐部队的太刀师团这一个大队的兵力遇上中国雄师部队二十九军,前者这次进攻宛平城就这样被后者打得不能前进一步,不能越雷池一步。

终于,二个小时过去后,这次日军进攻宛平城一共花了三个小时,本来日军认为拿下宛平城是件手到擒来的事情,可就在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一一零旅一二九团第三营的士兵心中抱着视死如归的精神和不屈不挠的心态之下,中国军人还是艰难的把日本的太刀师团田横大队的士兵给了击退了。

太刀师团他们难以置信自己这次进攻宛平城居然会失利,但是事实确实如此,这次他们进攻宛平城的锐气已经被二十九军的士兵给击失去,无法造成野火燎原的猛势,也没有他们训练之时造成的狠劲,所以再继续进攻宛平城也是强攻不下,反而会损兵折将,实乃是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有味,故此田横大队的大队长虽然被肖臻发射出来的子弹给击穿了额头送下了战场,但是田横大队的中队长还在,他见己方的部队进攻势头已经尽丧,于是就忙拔出太刀口中高喊撤退,忙鸣金收兵。

驻守在宛平城上一二九团的士兵见太刀师团的士兵整齐有序向后撤退,刚开始他们还怀疑正是日本人疑兵之计,当日本士兵也在他们射击的范围之内时,他们还射击枪杀敌人,但是当日本人完全撤退出自己的射击范围之时,他们才彻底的停止射击,还警惕的看着日本人耍什么把戏,一直到日本人一路撤退到原地,他们才欢呼跳跃起来,庆幸自己击退了日本的进攻。

吉星文等自己手底下的士兵欢喜够了,他忽然大喊道:“弟兄们,东北三省是哪一国的地方?”

所有在宛平城上雀跃的士兵都停下脚步,立定战好,大喊道:“是我们中国的!”

吉星文又道:“东三省被日本占去了,你们痛恨吗?”

驻守在宛平城上一二九团的所有士兵再次大喊道:“十分痛恨!”

吉星文最后大喊道:“我们的国家快要亡了,你们还不警醒吗?你们应当怎么办呢?”

驻守在宛平城上一二九团的士兵响亮的回答道:“我们早就警醒了,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同奋斗。”

“弟兄们,这是《国耻歌》的内容,每年九月十八日“国耻日”这一天,我们二十九军全体官兵规定只吃一餐饭,每个战士得到的馒头上,还清楚印着“勿忘国耻”四个黑色大字。”吉星文点了点头,道:“今天虽然不是九月十八日,但是我认为必须要唱这首歌,因为你们确实做到了‘团结一致,共同奋斗’,刚才我就把号称日本无敌部队的太刀师团给击退了,他日本人天天来挑衅我们,认为我们中国人是好欺负的,不堪一击,而我们用事实证明我们二十九军不是泥涅的部队,我们二十九军一定可以战胜日本的太刀师团,给我们败在太刀师团手底下的中国士兵报仇!给死在太刀师团的老百姓报仇!给太刀师团糟蹋过的姐妹报仇!”

驻守在宛平城上一二九团的士兵胸口涌上一股怒火,这股怒火就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其他的中国人,更是为了整个中国,他们放声大喊道:“报仇!报仇!!报仇!!!”

吉星文安排完宛平城上的军事防卫完后,他叮嘱完后在此城的所有一二九团的士兵要小心防御,小心日本人再次攻击宛平城后就进入宛平城内的指挥所,一二九团第三营营长金振中和梁中国与肖臻三人也随吉星文而走。

指挥所内,里面还有坐在指挥所内翻译电报的电报员和站岗士兵,站岗士兵见到吉星文和金振中来了以后赶紧敬了一个军礼。

一名电报员见吉星文进来了,立即站了起来,前者还把手里的两份文件交给后者,然后道:“团座,我这里有两份文件,一份是南京蒋委员长对您的嘉奖令,一份是中共通电全国抗日的宣言。”

吉星文对那个电报员,道:“你说一下蒋委员长嘉奖令的主要内容。”

电报员道:“团座,二十九军的司令部已经把您固守宛平城,打击日寇的事情汇报给了委座,委座除了对您是大加赞赏以外还,还提出‘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还致电宋哲元军长、秦德纯副军长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梁中国一愣道:“什么,南京蒋委员长对有团座的嘉奖令,还同意打击小鬼子的嚣张气焰了?”

肖臻也觉得奇怪,道:“是呀,蒋介石不是一直对日本妥协吗,这次是什么让蒋介石的态度来了大转弯,居然也主张对日本来硬的。”

金振中笑道:“你们管什么是什么改变了蒋委员长,你们不是一直嚷着要抗日吗,反正委座肯让你们你们抗日不就行了。”

梁中国道:“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张学良、杨虎城、周恩来同宋子文及后来参加的宋美龄经谈判达成了停止内战,停止‘剿共’一致抗日等六项协议。二十四日晚,蒋介石会见了周恩来,表示以人格保证接受六项协议,并邀请周恩来到南京就国共合作直接同他谈判,看来蒋介石真的遵守他的诺言。”

肖臻叹道:“我今天才觉得蒋介石是我们中国的委员长,他要是早这样我就不用游行示威反对他了。”

吉星文则是又问道:“那共产党的宣言说了什么?”

电报员回答道:“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

吉星文笑道:“看来共产党的反应还挺快的。”

电报员又道:“对于日本人进攻宛平城各方面是反应积极,我听电报传闻说,在四川,僵持整整两天的川康整军会议,参加整军会议的将领们本来各怀鬼胎,这时却被这消息震惊激怒,在外侮面前,一切新仇旧怨都已变得不值一提,与会者同仇敌忾,纷纷高吼:‘我们愿率所部,参加对日作战!’面对这一群激动的将领,会议无需继续,匆匆通过了整军决议,何应钦宣布散会,于是何应钦顺利地宣布了整军会议决议,实现了川军的国家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