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醉后寒假 103 三个女人一条街

枪通条 收藏 12 6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老康儿跑没影后,康饶生象是获得了大赦,长吁了一口气,直接就把自己丢进了老康儿坐的沙发里,把脚架到了沙发扶手上,此时的康饶生完全没了老康儿在时的正经样,吊儿锒铛地窝在那里。 “妈,你要管管我爸,成天打麻将,他血压受不了的!”康饶生说着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象平常那样胡乱地按着前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正儿八经地坐在沙发上,给老康儿续了点茶,给自己倒上,坐在那里边吹着热气边哧溜着。

“兰妹儿,来喝茶!”老康儿招呼着直接坐在房间里电脑前面的兰妹儿。

“哦!”兰妹儿走到柜子边,拿来自己的茶杯,康饶生给她倒了点。

“好啦,我喝完了!”兰妹儿喝了一口,又跑到电脑前面继续QQ。

“哎呀,阿生回来了呀!”铁门外出现一个人头,老康家是那种老式的房子,会客室其实就是一进门的走廊,因为是用自己的地建的房子,所以走廊也比那些商品房的房间宽,于是就用来做会客室。

康饶生站起来去开门,知道后面还有人来,没把门关上。

“三叔!”康饶生礼貌地打着招呼。

“几点到的?”三叔一边进门一边问。

“早上五点!”康饶生机械地回应着,这个问题及回答今天起码重复了十几次。

“三叔,喝茶!”康饶生拿出个玻璃杯,给三叔泡上一杯茶。

“呵呵,年轻人精神挺好!”

“睡了一天了!”老康儿在一边插嘴。

“康师傅,开工,哎呀,阿生回来了!”

“哦,细叔公、阿二伯、阿飞哥!”康饶生和进来的几个族人打着招呼,泡了两杯茶,倒了一杯白开水,给每个人端过去。

“哈哈,阿生还记得阿二伯不喝茶!”阿二伯笑着接过白开水。

“嘿嘿!”

“阿生啊,有没找你的好朋友啊!”细叔公的大侄子和康饶生同年的发小。

“没有,他没回来吧!”发小儿一家三口没在村里住,搬到市里去了。

“明天就回来了!”

“呵呵,那我明天过去!”

“好了,你坐啊,我和你爸开工了!”

“阿妹儿,你自己玩啊,呆会陪你妈看看电视再出去!”老康儿交代了一句,几个人把麻将桌搬到小天井里,立刻“噼里啪啦”开起工来。

康饶生受不了这样的吵杂之音,端了杯茶进到客厅,把门关上,打开电视,胡乱地按着前进键,到处都是什么晚会什么节目,不好看。

不一会,康妈收拾完,也倒了杯茶来到客厅。

“妈,把门带上!”康饶生见康妈没有关门。

“呵呵,吵到了吧?”

“二十几年啦,习惯啦。妈,你要管管我爸,成天打麻将,他血压受不了的!”康饶生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胡乱地按着前进键。

“说了不听的,别人还以为你爸多怕你妈呢,他就会在人前做样子!”康饶生的老妈不满道,

“叔叔他们今年不回来了?”

“是,你奶奶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不方便坐车,所以不回来!”

“哦,那改天有空视频一下好了。”

“今天打电话去你叔叔在家不?”

“在,就是他接的电话!”

“和奶奶讲话了没?”

“讲了。”

“知道你是谁不?”

“恩,啊了好久,说是阿生!”

“呵呵,就记得你们小孩子的名字,我们全部不认识!”

“在学校打过去,也经常不知道我是谁的。”

“多给你叔打打电话什么的,他可是一直都很疼你的。”

“这个我知道啦!”

“虽然他和你爸不太对脾气,但是对你没话说,大人的事不要理那么多,你小时候身体不好,他一发工资就去买人参回来熬汤给你喝!”

“这个我知道啦,小时候医眼睛的时候,去叔叔家住,婶婶也天天买猪肝和枸杞熬汤给我喝,我都记得的!”

“那就好!”

“呵呵……”

“对了,小华也回来了,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小华是和康饶生从小玩到大的唯一的女朋友,虽然算不上青梅竹马,却也是关系不同一般,每次寒暑假,小华知道康饶生回来都要过来陪生哥哥聊一晚。

“不用了,她知道我回来了,她会来的!”康饶生在老妈面前那绝对的放松,对于老妈的意见什么的,也敢于不执行。

“恩,估计等下她也就会过来,对了,什么时候去你阿婆家吃个饭?”

“明天或者后天吧,刚回来,不敢老是不在家吃饭!”老康儿不喜欢康饶生不在家吃饭,出去玩可以,要回来吃饭,回来过夜。

“叮咚……”

母子两人正在咸一句淡一句,东拉西扯的时候,门铃响了,同时传入屋内的,还有小华那独特的带着男孩子味道的大嗓门:“饶英姨,我来了,开门啦,阿生哥哥,开门啦!”

“阿妹儿,去开门!”老康儿没空起身,叫唤着康饶生去开门。

“死丫头,叫什么叫,吵死人鸟!”康饶生对于比自己小一岁的小华,不自觉地就顺出来八零年后的说话语气。

“哎呀,阿叔婆也来了!”康饶生看到小华的妈妈站在后面,赶紧打着招呼。

“什么时候到的?”每次小华的妈妈,哦不,村里人一见康饶生回来,第一句问的都是这句,很多次康饶生都想对他们说:“各位叔伯兄弟,三姑六婆,能不能来点新鲜的?”

“早上5点到的家!”不过康饶生也知道村里人淳朴,心理虽然有点什么,但嘴上还是甜甜地回答,“叔婆进来坐,喝茶!”

说罢,给两人倒上茶水。

“告诉你多少次了,是伯母!”康饶生从小就嘴甜,从不吝啬称呼,但是从小就喜欢按自己的想法乱称呼人,对此饶英也是完全没办法,只好每次都提醒一次正确的辈分称呼。

“嗨,阿英啊,这有什么关系,现在这么有礼貌的年轻人很少了,叫什么有什么所谓,就叫叔婆!”小华的妈妈从不介意康饶生叫她什么,从小就这么叫,大家都习惯了,再改反而别扭。

“哈哈哈,对对对,哈哈哈!”每当这个时候康饶生总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啊,你叫我妈叔婆,你叫我爸阿伯,那我爸要叫我妈什么?”小华眨着烟,坏笑着挤兑康饶生。

“靠,你个死丫头,不想活鸟!”康饶生说着就一个大飞脚踹到了小华的屁股上。

“没礼貌,都告诉你这么大人了,不能象小孩子的时候那样玩!”康妈有点生气了。

“嘿嘿,没事,习惯就好,反正生哥哥也从没把我当女孩子,我也从没把他当男孩子!”

“我晕……”

“生哥哥,实习单位找好了吗?”小华收起玩笑的态度,认真地问。

“没呢,你叔同意让你生哥自己先找找看,实在不行再说!”

“阿叔同意你自己找哦?”小华很惊奇老康儿没干涉康饶生的想法。

“就是一个态度,不是不给你机会自己找啊,是你找不到,找不到就要听家里的!”康饶生一语道破老康儿的机关。

“知父莫如子啊!”

“哈哈哈,阿叔婆不愧是老三届的高中生,厉害!”

“不如叫你叔叔帮你在他那边的政府安排个活吧,清闲呢,这样有时间写论文什么的!”小华虽然还有两年才毕业,但是对于前途的事她比康饶生想得更多,是一个外粗内细的女孩子,“临时工也可以转正式的呢,考公务员也方便点啊!”

“哦,我不太喜欢政府机关,虽然钱不少,待遇也好,不过不自由!”康饶生压根就没想过要去做什么公务员。

“我说阿生啊,你叔在H市那么吃得开,找个清闲的好工作,对你对你爸你妈都好啊,将来找媳妇也容易点!”

“就是就是,瞧你个又胖又矮的样子,不找个好工作,哪会有人要!”小华不放过任何一个挤兑康饶生的机会。

“我看你啊,才是要担心了,大大咧咧的没个女人样,放男人堆里绝对没人怀疑你是女的!”康饶生马上用十几年的老道路打击小华,然后坏坏的笑。

“切,我才不在乎呢,嘿嘿,不过生哥哥,你要好好考虑工作的事!“

“他就是这样,从小就不愿意听人说!“康妈见有人帮腔,也赶紧做思想工作。

“我没听?我没听我就去学画画了,我没听我就去学法律了,我没听我就去学哲学了,我没听我就不会学会计了!”说到不听话这个事,康饶生就一肚子火,老康儿可是扼杀了他不少的兴趣爱好。

“好好好,你听话,我看你能搞找到什么样的工作!”

“生哥哥,你不去政府,那叫你舅舅给你安排下啊,反正你以前也去帮忙过不是?”

“哎呀,烦不烦呀,三个女人一条街!我先自己找,我不想再麻烦我叔我舅他们了!”

“麻烦什么呀,反正是你舅舅自己的公司?”叔婆好不容易插了一句进来。

“对啊,去舅舅那里上班,不用试用期,还可以当小皇帝,不过不是这么回事!”

“要不先去帮你舅妈照看餐厅也好,反正你这么能说!”叔婆又出个主意。

“对了,你什么时候去餐厅,把你舅妈要的鸽子带上去,在冰箱冷冻柜子里!”康妈突想到嫂子交代的事。

“行了,我知道了。我呆会上去看看,要不要收钱?呵呵!”

“不用,你舅妈每个月底来结算一次。”

“生哥哥,我们要去超市,你去不?”小华站起来,拍了拍康饶生肩膀,

“不用叫他,他不会去的!”康妈拉起小华的手就往外走。

“哎呀,舅妈我和你一起出去!“兰妹儿见康妈要出去,起身拎起包,“阿生哥再见!大舅,我走了!”

“好,路上小心!”老康儿交代着兰妹儿。

“叔婆再见,小华再见,猪头妹再见,路上小心啊,妈,买点可乐回来吃!”康饶生把康妈他们送出门,不忘叫康妈买点可乐。

“可乐不买,橙子汁可以买!”

“哦,有饮料喝就行,哈哈,谢谢老妈子了哈!”

“要出去,就把门锁好,你的那份钥匙放你床头了!”

“哦,知道了,我等下去餐厅!晚点回来,给我留门啊!”

“不许喝酒啊!”走远的康妈回头交代!

“哦!”康饶生应着,转身进了屋里,把门关上。

“阿生古啊!”康饶生刚进屋,就听到前门二姑丈在喊,老康家很奇怪,平时都走小门,摩托车进出也是小门,一般是从村外来的客人才会图方便走前门。

“哦,来了。”康饶生跑到前门,把二姑丈和二姑让进屋,“二姑丈!”

“嘿嘿,今天去出货了,没见到你,过来看看!”

“这么早就打烊了?”老康儿见妹夫来了,高兴地打着招呼,“你坐啊,我不起身了,有人要送钱,我也没办法啊,阿妹儿,泡茶!”

“阿康师傅一出手,那把把十三幺!”二姑丈和老康儿开了个玩笑,坐在会客室。

“二姑丈喝茶!”康饶生给二姑丈泡了杯茶,转身要给二姑也泡一杯。

“阿生我自己有杯子!”二姑赶紧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杯子,康饶生往里面倒了点茶,加上点开水。

“你爸真是茶神!”二姑丈很喜欢开玩笑。

“你们走路来的呀?”

“不是,你表弟开车送我们来的,他去同学家,顺路!”

“哦,没去打麻将?”

“打算来看看你,顺便看看这里有没有‘脚’。”

“脚啊,有啊,等一下,马上有人来!”老康儿听到康饶生他们的对话,马上拿起手机,“喂,我二妹来了,你再找个人一起过来打推倒糊。”

“哈哈,你爸是十三生产队的老大!”二姑丈又开起了玩笑,“我走路上,遇到有事都报你爸的名号,没人敢动!”

“呵呵,他就是打麻将的老大!”康饶生故意压低了声音。

“怎么说你爸呢!”老康儿就喜欢打麻将和下象棋,只要在做这两件事就心情大好,康饶生不过分的玩笑他都不会在意。

“哎呀,二姐和二姐夫来了!”不一会,两个族人直接就进了没关上的前门。

“呵呵,四叔、辉叔!”四叔和康饶生一家是同系的,所以叫得比较亲。

“哦,阿生什么时候到的!”四叔问道。

“早上五点!”机械地回答。

“你不打麻将吗,很少年轻人不打麻将的!”四叔很奇怪,康饶生似乎从没打过麻将。

“不打,你们打吧!”康饶生泡好茶递过去,又从杂物间搬出一张麻将桌,摆在走廊上。

“现在的年轻人不是上网就是泡妞!”辉叔开着康饶生的玩笑。

“姑丈二姑,你们打啊,我出去玩!”

“细叔公、二伯、三叔、四叔、辉叔,你们玩啊,我出去玩了!”

“爸,我走了!”康饶生打完招呼,穿戴好,准备出门。

“洗完澡再出去,你妈好洗衣服!”

“不了,回来再洗!”

“早点回来!”

“哦!”

“不要喝太多酒!”

“哦!”康饶生把前门关好,到餐厅把冰箱里的鸽子拿到摩托车上,把安全帽扣在上面,推到门坪,回身把小门也关好,又匀速驶了出去。

和乌鸦他们约的老地方,就是舅妈经营的亦吧亦餐的餐厅。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