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醉后寒假 104 不见喧哗

枪通条 收藏 4 1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山城的冬天不是很冷,不过象康饶生如此快地飞驰而去,倒也感受到些许寒风刺皮的感觉。 还有十来天就是春节,外出务工、读书、经商、为官以及外嫁的人们,也已经开始陆续地回到了山城,于是那些出人头地了的车将平时冷清的街道塞得满满的。 康饶生驾驶着那辆年老的豪迈125,狂按着喇叭在车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没有上大路,而是顺着村内的小路穿到了旁边的开发区。

“颠鸡!”不一会,康饶生就到了颠鸡家门口,不熄火地坐在车上朝屋里喊到。

“哎呀,细康子回来了呀!进来坐会!”颠鸡的妈妈是一个开朗的中年妇女。

“阿姨好!颠鸡呢?”康饶生熄火下车,把车随便架好,走进屋去。

“阿叔好,嘿嘿,阿王,你们也来了,”康饶生见颠鸡的爸爸还有他的几发小打着招呼,“鸡哥人呢?”

“咱鸡哥人缘好,出去应酬没回来!”阿王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膀,其余几个人也点头表示赞同。

“你们几个兄弟要说说他,二流子一样,昨天晚上回到家,除了睡觉在家,一醒来就不见人影,到现在还没回来!”颠鸡的妈妈给康饶生倒上一杯茶。

“谢谢阿姨!”

“哎呀,阿姨啊,你不知道啊,鸡哥最大,我们说不了他!”阿王表示没有办法。

“就是啊!”几个发小也随声附和。

“阿生,你们同学几个说说!”

“好,我会说他的,“康饶生笑着说,“是不是不听话可以打啊?”

“哈哈哈,那鸡哥的女朋友们还不把你海扁至死?”

“哈哈哈,尽瞎说,你们和阿叔聊着,阿姨去忙会!”

“好!你忙吧阿姨!”康饶生摸出烟,弹出一支,递到颠鸡的爸爸面前,“阿叔,抽烟!”

“细康子还是好这口呀?”颠鸡的爸爸伸手接过,点着,“细康子一直都是抽双喜?”

“恩,就好这个味儿!”康饶生又把烟伸到阿王他们几个面前。

“不会!谢谢!”其他几个人康饶生不熟悉,见人家说不会,又把烟递到阿王前面。

“来,抽我的!”阿王拿起桌上的红色五叶神,抽出一支递给康饶生。

“呵呵,谢了!”康饶生笑小,把烟弹回包装里面,接过阿王的烟,点着。

“你这个阿王,还没开始上班,抽这么好的烟!”颠鸡的爸爸数落着阿王。

“呵呵,叔,这不是过年么,再说了出门应酬什么的,太差了也拿不出手!”

“太假,还没出社会就假成这个样子!”颠鸡的爸爸半开玩笑地说,“学学细康子,到哪里都是软双喜!”

“呵!”康饶生笑笑,不说话。

“真正抽烟的人,都会有自己喜好的味道,你小子是什么烟好抽什么!”

“嘿嘿!”

“抽自己的烟,让别人自己抽自己的!”康饶生突然冒出一句。

“不行啊,我以后要在机关混的,不能学你这么潇洒!”

“呵呵!”康饶生不可置否地笑笑,这时康饶生的手机响了,“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在哪呢,我在你家!”康饶生走出门外,“哦,那好吧!”

“阿叔,阿王,几个兄弟,我走了。”康饶生回到屋内,打个招呼准备离去。

“鸡哥还没回来呢!”

“他让我先去老地方,呵呵,他等下回来,说和你们先坐会。走了!”

“好走啊!细康子!“

“拜拜!“

山城的冬天不是很冷,康饶生把油门轰到80迈,倒也感受到些许寒风刺皮的感觉。

还有十来天就是春节,外出务工、读书、经商、为官以及外嫁的人们,也已经开始陆续地回到了山城,于是那些出人头地了的车将平时冷清的街道塞得满满的。

康饶生驾驶着那辆年老的豪迈125,狂按着喇叭在车龙中穿梭前进,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速度,眼睛不时地左顾右盼,希望车里坐有漂亮的妹妹,嘿嘿……

在学校的时候有同学问康饶生家乡是什么样的,康饶生就用了一句话来形容:从城西骑摩托车到城东,把眼睛闭上,把油门转到最底,如果你害怕就睁开眼睛,城东就到了,如果你不害怕,那么对不起,你已经出了市区到了别的县。这个时候就会有抬杠的同学又问,那从城北到城南呢?康饶生也不气:哦,那你按照同样的办法,如果你没被大卡车撞死的话,闭睁两次眼睛就可以。

所以按照康饶生的速度,不出五分钟,就到了酒吧下面的停车场。车场的管理员是认识康饶生的,远远看到他骑着车过来,早已把大门打开,康饶生也不停车,进门一个急转就把车停在了老位置上。

“小生哥,什么时候回来的?”管理员其实挺喜欢这个似乎有点吊儿锒铛,但实质上很有礼貌的大男孩,所以见了康饶生总会聊几句。

“嘿嘿,阿伯,早上五点到的!”康饶生停好车后从口袋掏出双喜,弹出一支扔了过去,给自己也点了一支。

“你小子烟瘾大了啊!少抽点,对身体不好!”管理员一边说一边瞅了瞅烟上的字,“哎呦,红双喜咧,好烟呢!”

“也不是什么好烟啦,六块五一包,习惯了这个味道!”这确实不是什么好烟,康饶生的许多同学包括刚才的阿王从来都对这烟不感兴趣,觉得太便宜丢了身份。

“你还怕家里人啊?”管理员觉得象这样经常出来玩的小伙子,应该谁都不放在眼里吧,怎么会不敢在家抽烟呢?

“嘿嘿,阿伯,我不喜欢窝里横!不和你聊了,我先上去了,拜拜!”

说完康饶生提起那一大包冷冻鸽子,然后一个潇洒的转身,用脚轻轻勾开了虚掩着的人行通道的门,闪出停车场去,留下管理员若有所思地夹着烟站在那里点了点头。

康饶生耸着肩膀,将空着的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一晃一晃地走进餐厅,里面的座位大概坐了有三分之二。

“先生,请问有订位子吗?”门口的咨客很礼貌地跟在康饶生后面问道。

“没有呢!”康饶生四下望了望,兄弟们还没到,也不见舅妈。

“那您是坐里面还是坐露台?”

“露台好了,准备张五个人的桌子!”

“好的,这边请!”康饶生随咨客来到露台,没有风,不冷,正合适,“您先坐会!”

“先生你好,请问是吃饭还是喝点什么?”不一会,一个戴着啤酒促销肩带的服务生走到康饶生桌旁,微笑着将一杯白开水放在桌上,然后将餐牌递给康饶生。

“先来支KW,一碟鱿鱼丝!”康饶生把鸽子放在脚边,用余光瞄到了那肩带上的KW字样,于是习惯性的叫了瓶KW。

“啤酒马上来,鱿鱼丝需要一点时间,请您稍等一会,谢谢!”

“好的,谢谢!”

不一会儿,冰冰的啤酒与晶莹透亮的啤酒杯,就已经摆在了康饶生的桌子上,不几分钟,刚烤好的还带着热气的手撕烤鱿鱼也做好了。

十点多一点了,兄弟们还没到。

康饶生也不急,就这么一个人坐着,一根一根地嚼着优裕丝,小口小口地喝着冰啤酒,呆呆地望着江面。

“想什么呢?装深沉呢?”康饶生的舅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他的旁边。

“舅妈!没呢,就是发呆!”康饶生挠了挠头。

“你的朋友还没到?”

“恩,都是迟到鬼!”

“呵呵,上午去我家了?”

“是啊,你和表妹出去逛街了。”

“明天去我家吃饭吧!”

“哦,看吧,不知道家里要不要帮忙。”

“呵呵,老康儿规矩就是多!”

“呵呵,一般一般啦!习惯就好!”

“怎么样,半年没回来,家里变化大吧!”

“这几年一直都在变化啦!不过这条街这半年完全变了样。”

“以前刚建好这个商圈的时候,地址偏颇,所以来的人少,才允许做酒吧生意。”

“呵呵,也是,那时真是乱。”

“对啊,讨钱的、卖艺的,烧烤的,小贩,小混混,妓女,什么样的人都有。”

“呵呵,不能把卖艺的、小贩什么的和那些混混,妓女还有假装的乞丐放一起的。“

“怎么样,可以吧?”舅妈指了指餐厅。

“主题变了,由纯粹的酒吧变成一个清幽的音乐餐厅,也可以说是清吧,有中国菜也有西餐,有啤酒也有高档的洋酒,就是没有了喧闹,没有了制造气氛的大功率音响以及摇色子的声音。装修以朴素风为主,却从精细的做工中无处不显露着贵族的典雅气息,开放式的吧台与餐桌,没有雅间没有雅座,追求的是人人平等,合理的布局又让每个餐桌都有相对独立温馨的环境。有钢琴表演,有吉他演奏,有小提琴演出。柔和的灯光,配合着自然大方的黄鲸,加上优雅的音乐,让人有种清幽的感觉,能让人从进门的一刹那开始心平气和。公道的价位,良好的服务态度,即使是点一碟花生米一杯白开水坐一晚,也不会遭受白眼,相反服务员还会不时过来加上免费的白开水。这个经营路线让酒吧在段时间内再次享誉山城,每天总是高上座率,有一家人享受天伦,也有爱人的密密私语,有三三两两聚会的打工者,也有谈生意的商人,有找个安静地方看书聊天的学生,也有闲着没事干来听音乐的所谓富婆富姐。”

“哎呀,看不出来呀,我的外甥还这么有眼力呀,刚来一会就看出门道来了,说起来也一套一套的,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嘿嘿,朋友说的,对了舅妈,这露台是政府统一规划的?”

“是,为了市容市貌,还有方便管理什么的,都是统一规划的,看起来整齐!”

“恩,也不错啦!起码这不是三不管地带了。你看那电瓶警车,十分钟就过一辆!“

“也是,顺了很多!“

“呵呵!“

“对了,你的实习单位怎么个情况?”

“在找,联系中!“

“哦,要不然去你舅公司吧,我去和他说!”

“舅妈你知道我这个人的,有人撑腰就夹不住尾巴,没几天就要上天的!”

“要不然到餐厅帮忙吧。”

“哈哈哈,请我收钱呀?”

“也行啊,起码自己人不是,我放心!”

“那还不如每天晚上来表演几首吉他呢。”

“吉他?你?算了吧!就你那两下骗女孩子的招数。”

“呵呵,要不咱试试?”

“还真有进步?”

“呵呵,不弹唱了,改弹古典和独奏。”

“老百姓可是喜欢流行多一点。”

“其实象餐厅这样的,吃饭时间段还是多点古典方面的好。”

“九点以前都是钢琴和小提琴,九点后基本上是来喝酒什么的,以吉他为主。”

“进去看看?”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样的看家本领。”

“说走咱就走,哦对了,鸽子!”

“小妹,把这个拿厨房去!”舅妈招来一个站露台的服务员。

走进餐厅,只见表演台上的小帅哥正在深情款款地弹唱一首《吻别》。康饶生心里轻轻的笑,小帅哥的歌唱得确实不错,每个节拍及旋律都唱得非常的准,就是那吉他的弹奏有点让内行笑话,这不禁让他想起床头柜里珍藏着的《广州文艺》,那是一本80年代出版的杂志,里面有一篇文章,讲的是当时吉他青年的奋斗历程,有人象小帅哥这样为了生活而用C大调混口饭吃,也有人一心苦练技巧走实力派路线,康饶生很佩服文章里那个弹古典的前辈,卡尔卡西和塞戈维亚几乎能倒着弹,泰戈尔的《阿尔汗布拉宫的回忆》也照样抡得绵密。

康饶生突然间又沉浸在那个意境里:前辈坐在树林里弹着《颤抖的秋叶》,旁边有着一位温柔地依偎在他肩膀上的心上人,静静地听他弹奏,享受无言的浪漫,此时悠扬的音乐就是两人共同的言语。

“来,上去试试?”舅妈把康饶生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指了指表演台。

“试试?”康饶生调皮地朝表演台那边歪了歪头,“有什么好处先?”

“真能弹古典,第一,今天你们一帮兄弟的消费算舅妈的,第二,没找到工作前每天晚上给你安排时间弹吉他,待遇和他们的一样,小费你自己拿着。”

“你说的啊!”

“我说的,反正如今的人也喜欢附庸风雅,越是听不懂的越爱装懂,深怕自己被人认为不够高雅。”

“好!有古典琴吗?”

“没有,用这个琴弹得出古典,也算一个考验!”

“好吧!”说完康饶生就走到表演台边,等着那小帅哥结束表演。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