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工龙泉剑 雏鹰初飞 十六章 日人淫蛮烧活人 国人忍怒如路人

秦少文 收藏 0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2.html[/size][/URL] 十五 火车开得越来越快。李昆武这时才发现,除了大山东、龙泉剑和杨小琴,其他的几个人都不在他的眼前。他有些着急,起身交待说:“这些人到哪儿去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看。” 李昆武走进了另一节车厢,看见刀手和李平安也正在转悠。原来,他们在卖票的时候由于是分开买的,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2.html


十五


火车开得越来越快。李昆武这时才发现,除了大山东、龙泉剑和杨小琴,其他的几个人都不在他的眼前。他有些着急,起身交待说:“这些人到哪儿去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看。”

李昆武走进了另一节车厢,看见刀手和李平安也正在转悠。原来,他们在卖票的时候由于是分开买的,因此没有买成同等的车票。有买的是一等车厢或二等车厢,而多数又买的是最廉价的四等车厢的,这样众人就被乘务人员给驱赶到了不同的车厢里了。

为了集中到一块儿,这些人又不得不在车厢里调剂和补票。忙活了半天,总算是把人聚拢齐了。小山东靠在椅背上长出一口气,说:“这下舒服多了。”

李昆武看见大家从连日来一直哭丧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喜悦的表情,他的心里也觉得很是轻松。同时他又怕这些人太高兴了会一不留神走了马脚,所以他又极扫众人兴地提醒着说道:“都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去,相互尽量不要说话。”

火车已过锦州站,再往前约有大半天的时间就能到沈阳了。杨小姐提醒李昆武说:“你们早点做好准备吧,别到时间了着急。”

李昆武问龙泉剑:“考虑好了吗,怎么下车?”

龙泉剑说:“没有。车上这么多警察,车门又是锁着的,也不可能从窗户里往外跳。”

“那我们只有来硬的了?”

“到时候看吧,还早着呢,再想想。”

又一个车站过去了。火车启动不久,车上又开始最后了一次查票。等查票的走了以后,不一会儿突然从车厢的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紧接着众人就听清楚了是有人在高声大叫。

声音越来越近,车厢里的乘客都向厢门口探头观望,只见两个刚才查票的和三个穿日本和服的日本人正抬着一个中国人向这里走来。那个中国人一边用恐惧的声音高喊着:“我有票,我只是找不到了,我有票。”一边将身子使劲地往下坠着,希望能够摆脱出来。

由于被抬着者的拼力挣扎和车厢通道的狭窄,那几个日本人也是停停走走、踢踢踹揣、打打骂骂、歇歇抬抬地往前艰难磨蹭着。

李昆武听不明白怎么回事,就问龙泉剑:“怎么回事?”

龙泉剑轻声地说:“他们要把那人扔到锅炉的炉膛里去。”

“为什么?”

“因为他没有车票。”

“那就是说要把这个人给活活烧死?!”

龙泉剑没再说什么。

“什么,就因为没有车票,就要把人给烧了!”坐在对面的杨小琴吃惊地说。

杨小琴的话正好被刚走过来的那几个日本人给听见了。其中一个穿和服的满脸黑疙瘩的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朝杨小琴喝道:“没你的事儿!”

杨小琴刚要说话,被李昆武给压制住了。

满车厢的人都没有人敢再出声。就这样,众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走出了这节车厢。

为什么日本人在我们的国土上如此的嚣张,为什么我们被日本人欺负着却不愿反抗。此刻车厢里一片寂静,大家都在沉默着。刚才的那一幕——国人的哀号和倭寇的狂妄就像烙印般深深地刻在中国乘客的心头,它使人沉痛,使人默然。

正在众人心头感到压抑的时候,那三个穿和服的日本人从前车厢大声地说笑着又折了回来。就在他们欲穿过车厢而经过龙泉剑的身边时,那个满脸黑疙瘩突然看见了杨小琴,只见杨小琴也正用怒视的眼光在盯着他。

黑疙瘩突然站住不走了,他嘻皮笑脸的凑到杨小琴面前说:“刚才是不是你要多管闲事啊,来吧,我们把正事儿办完了,你要说什么都好,我们愿意听你说话。”

另外俩个好像很急,示意黑疙瘩别待在这儿快走吧。黑疙瘩不但不听反倒吆喝坐在杨小琴旁边的大山东,让他起来到一边去。那两个穿和服的也就不管黑疙瘩了,丢下他继续往车厢后走去。

大山东坐着没动,他在看李昆武的指示。李昆武暗示他让开,他这才显得极不情愿的慢慢地晃着膀子离开了座位。那黑疙瘩就急忙一屁股坐在杨小琴的身旁,拉起杨小琴的手就要抚摸,嘴里还在不停的嚷着:“小姐,你说话呀,你的小手好软啊。”

杨小琴连忙使劲地把手抽回并极力地往后躲着,可黑疙瘩却不停歇地继续纠缠着。整个车厢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只听见黑疙瘩的狂叫和亵语。

李昆武原期望那黑疙瘩只是要坐下来说几句话若没人搭理就走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没有廉耻。眼看杨小琴已无退路地在向他和龙泉剑求救。他身边的龙泉剑也在不停的扭脸看他,希望他快拿出主意。看来不制止这个黑疙瘩,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于是,他探身向前拍拍那家伙的肩膀说:“先生,别闹了,你们的人还在前面等着你呢。”

黑疙瘩转身怒喝:“少管闲事!”

龙泉剑也劝道:“算了,快走吧。”

“你们的,都给我坐好,不然我把你们也扔到火车炉子里去。”黑疙瘩目中无人地咆哮完了,以为因为不敢所以也就不会再有人来多嘴,就又转向了杨小琴,准备继续开心。

黑疙瘩的这一句话把李昆武等众人给惹怒了,再想努力压着的火到此时也弹压不住了。李昆武大喝一声:“东洋鬼子,你来试试!”

刚刚面向杨小琴的黑疙瘩还来不及听清楚李昆武说了什么,就被眼前的杨小琴给吓得不敢动了。只见杨小琴的手里正有一只乌黑锃亮的小手枪在端对着他的胸口。杨小琴怒目而视地说:“再动一下,要你的命!”

“我不动,我不动,小姐,你先把枪放下好不好。”黑疙瘩说着缓缓地把两只手向上抬着。

“滚!”杨小琴大骂一声。

那黑疙瘩正要慢慢起身,龙泉剑急对李昆武说道:“不能让他走。”

“干掉他!”李昆武声音不大的从嘴里迸发出命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