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医院被杀害的子弟兵

人民军队忠于党 收藏 7 2104
导读: 解放初的广州,有座名闻遐迩的中央医院。 在那座神圣,庄严的医院医疗大厅里,各种病人及身穿洁白工作制服的医务工作者川流不息。1950年春天以后,人们不断看见有成车的解放军伤病员被送到这里来。 当时,在东南沿海的马祖,金门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岛屿上,人民解放军追歼溃退的国民党残余军队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大批解放军伤员源源不断地从前线运下来,纷纷住进了广东,福建两省的一些大中城市医院。他们接受着祖国各界人士的慰问,在这里进行积极的治疗。当然,有幸能被送到广州市中央医院这样的大医院的,除部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解放初的广州,有座名闻遐迩的中央医院。

在那座神圣,庄严的医院医疗大厅里,各种病人及身穿洁白工作制服的医务工作者川流不息。1950年春天以后,人们不断看见有成车的解放军伤病员被送到这里来。

当时,在东南沿海的马祖,金门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岛屿上,人民解放军追歼溃退的国民党残余军队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大批解放军伤员源源不断地从前线运下来,纷纷住进了广东,福建两省的一些大中城市医院。他们接受着祖国各界人士的慰问,在这里进行积极的治疗。当然,有幸能被送到广州市中央医院这样的大医院的,除部分是因为伤势特别严重,其他一些医疗设备和技术较差的中小医院无法接受的重伤员外,还有那些在战斗中表现特别突出的功臣。

就是他们,这些在沿海前线各个岛屿的战斗中,为了新中国的事业英勇负伤的解放军干部战士,这些开创了新纪元的功臣,却成了伪装隐蔽在这座著名医院里的各种匪特所猎取的对象。

曾献余,福建前线解放军某部二连排长。一次,他所在团奉命驾驶木船抢占位于长江口外的列岛时,冒着岛上国民党军队密集的弹雨,带领全排第一船登上滩头,在后续部队因雾大,与他的船拉开了距离,一时无法跟上的情况下,全排30多名战士坚守滩头阵地三小时,打退了岛上国民党军队的十多次反扑,最后终于守住了滩头阵地,为全团部队登上敌岛创造了条件。


上级领导机关授予曾献余所在排“滩头第一船”,他个人“二级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在战斗中,曾献余本人全身五处负伤,其中一颗子弹贯穿了骨盆,整个阴部及身体下半部呈严重血肿。来到医院后,院里立即组织最有经验的医生对其实施了手术,进行抢救。

可是,这天晚上,曾献余手术后送进病房输血时,却被人偷偷地拔开了输血管。

等到该病房值班的护士上完厕所回来时,一滩鲜红的血液浸透了曾献余剩下雪白的床单。曾献余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了。


曾鸣涧,福建前线解放军某部侦察班长,在大陈岛附近某无名岛屿搜缴国民党残匪的战斗中,不幸遭到暗堡藏敌的机枪扫射,全身多处中弹,四根肋骨被子弹打断,伤势十分严重。


段雨东,福建前线解放军某部战士。在一次部队追歼国民党残部的战斗中,在腹部受伤,肠子溢出体外的情况下,毅然将流出的肠子缠绕在手里的枪托上,跟随部队一起奋勇冲上了阵地,后来再次被顽抗的敌军子弹击中,终于倒在了部队冲锋的道路上。段雨东所在的连队全体干部战士,将段雨东和其他伤员一起送回大陆进行抢救时,含着眼泪对上级有关部队的卫生人员说:“求求你们,一定要想法把他救活,一定要把他救活!他今年才刚刚十七岁!”

曾鸣涧,段雨东被送进广州中央医院,经过手术抢救后,被安排在院部统一特护病房内。一天早晨,院里巡查的医生突然发现,房里的输液架横倒在地上,曾鸣涧,段雨东在特护病床上,全都被人用被子死死的裹住了头,两人已经在夜里窒息而死了。


杨仲明,福建前线解放军炮兵某部团参谋长。在一次部队与地道国民党军队激烈的炮战中,敌方打来的一发炮弹落在该团指挥所附近仅两米的地方爆炸,指挥所胸墙被炸塌,正在指挥战斗的团长方先胜当场牺牲,杨仲明,全身多处被弹片炸伤,左腿膝盖上方,右腿膝盖处被弹片齐刷刷削去。他被送进中央医院后,经过截肢,抢救,近两个月时间,伤口已基本愈合,院里为他特配了手摇轮椅。由于一时还没来得及为他调换病房,他只好继续住在住院部三楼上。每天,他可以坐上轮椅,自己在楼上走廊里来回进行一些活动。


可是,一天傍晚,杨仲明摇着轮椅刚刚走到走廊尽头,正准备掉转头过来时,突然被人从背后猛击一掌,将他连同轮椅一起掀到了楼梯下。这位在1933年就参加了革命,一生立过六次大功,负伤十多次的老战士,终于被摔成了严重的脑震荡,经医院组织抢救无效,当晚死亡。

血淋淋的惨案,竟这样接二连三地发生在广州中央医院这个以救死扶伤为宗旨的神圣殿堂,这是何等的触目惊心!这对从前线下来的英雄战士又是一种何等残酷的凶杀!

是谁,究竟是谁敢这样残忍,这般猖狂?

经过我公安部门的艰苦机智的深入侦查,终于破获了这一系列的谋杀大案,原来隐藏在医院的军统特务以医护人员的身份作掩护,组织“广州人民反共救国总队”的行动大队贯彻所谓的“隐蔽待机,杀一个少一个,一旦蒋介石在台湾开始反攻大陆,立即在广州市内举行大规模武装起义相配合”的方针。

这些忠实的特务走狗虽然穷凶极恶,但在中国革命的大潮中他们的理想只能是春梦一场。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