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预备队员的苦涩人生[蓝剑军团](阅兵征文)

湘雨阁 收藏 70 5636
导读:人的一生中,有的事就像是流星,一闪而过就永远消失在记忆的天河外;可有些事却像是自己的影子,嵌刻在身心里就是几年、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30年前所发生的那一段阅兵训练中的故事,和故事所引发出来的一个战友的从军往事,时至今日仍然让我喜、乐、疚、忧似乱麻一样地交织在一起,在我生活的情感区域里永存了那份拂不去、抓不着的丝丝歉意与深深的眷念。 自从毛泽东主席的一声呐喊:“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庄严宣告新中国成立了的那天起,我军便将隆重的阅兵列为国庆大典的一项重要内容。从1949年开国大典上的骡马方队,到

人的一生中,有的事就像是流星,一闪而过就永远消失在记忆的天河外;可有些事却像是自己的影子,嵌刻在身心里就是几年、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30年前所发生的那一段阅兵训练中的故事,和故事所引发出来的一个战友的从军往事,时至今日仍然让我喜、乐、疚、忧似乱麻一样地交织在一起,在我生活的情感区域里永存了那份拂不去、抓不着的丝丝歉意与深深的眷念。

自从毛泽东主席的一声呐喊:“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庄严宣告新中国成立了的那天起,我军便将隆重的阅兵列为国庆大典的一项重要内容。从1949年开国大典上的骡马方队,到经过三十五年建设后的1984年的陆海空多军种方队,演变到1999年建国五十周年的多兵种、多特种部队的方队,他们在鲜红的“八一”军旗指引下,带着南昌城头的弹雨,带着长征路上的风尘、带着抗日烽火的硝烟,带着雄师过江的浪涛,带着边疆还击的战果,簇拥在飘扬的五星红旗下,在祖国人民心中最神圣的地方——天安门广场,迈着雄壮的步伐,不断地向世人宣告:中国正在日益走向强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当看到人民军队日新月异的巨大成就时,让我情不自禁地又回到了那70年代最后一年的中越边境。1979年2月,我所在的部队从广西水口关、布局一线对越南实施了现代化条件下的自卫还击作战,这是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局部战争,也是维护地区和平的有效战役。经过激烈的28天战斗,我们胜利凯旋而归。在接踵而至的各级英模报告、遍地慰问演出、部队庆功颁奖的热烈气氛中,扩建边防师的组建工作也随之浮出水面。广西方向由41、42、43军分别组建三个边防师,42军三个师各组建一个团(一个炮兵营,其中152炮连、122炮连、高机连;三个步兵营,其中每营一个100炮连,四个步兵连,每一个步兵连是三个加强排另加一个炮排)为一个边防师,根据当时各部队补充兵员充裕的情况,我们边防师是满员组建,于6月份开到了一个边境县境内的,并快速换防,迅速替换了野战军。

9月初,为了庆祝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也为了庆祝边防师组建,师决定搞一次阅兵。原则上是以二线营连为主,一线连队只是派员参加,一个营一个方队。

在国庆30周年的前夕,这帮新时代的边防军人又将聚集在“八一”军旗下,用年青的生命去践行对祖国的承诺,向人民表达守边御敌的决心。在这些才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们的心目中,又将有一次充分展示一分自豪感的机会。因此,各连队的申请书、保证书又向2月份参战时期一样,荡漾着一股涌跃的激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炮营参加阅兵人员很快就确定下来,我和我们连队的另个31人经过多次挑选,终于成为能代表刚刚组建不久的全营新面貌参加阅兵的方队的成员。被选进的我们在营首长们的指挥下,信心百倍,斗志昂扬。首先,是连续几天的立姿训练。立姿训练所练的是军人的基本姿势、个人仪表和身体素质,其方法采取由站立一次半小时增加到一次一小时,善于配合的教导员还会在不定时地从一侧将铜锣敲响,或者是组织几个兵故意在后面大声吵架,训练我们的注意力是否集中,直到“回头率”降至为零。紧接着就是正步齐步,临时班长们砍来木棍从背部的腰带里插过一直顶到后脑袋,要不就是靠在墙边站挺力;课余时间是把红砖绑在木棍上练挥臂,有的晚上睡觉也用背包带将双腿捆绑着克制“罗旋腿”等等;再后来就是各种队列转法以及综合预演。7月24日离正式阅兵还有七天,营长宣布了正式方队名单,我和我们连队的四班长因在站姿训练中各晕倒过一次而被同时列为预备队员。

这个来自广西山区农村的四班长姓黄,1977年1月份入伍,组建后我们相处的3个多月中,因我是连部兵,与他并无交道可打。只在20多天阅兵训练中多次听到连长表扬过他的个人素质良好,军事技术过硬,管理也很有一套。然而,这次阅兵中他却被定为五名预备队员之一,让大家都感意料之外。不过我们仍然还是在方队的最后一列参加训练到7月30日。

阅兵,是展示我军勇往直前的英雄气概,展现武装力量的建设成就,树立民族自信心和人民自豪感的一种重要形式。一般而言,阅兵包括两部分,一是阅兵式,即阅兵者从受阅部队队列前通过,进行检阅;二是分列式,即受阅部队列队从检阅台前通过,接受首长们的检阅。

7月31日清早,我们乘坐解放牌军车,经过11.5公里的行程到达指定地点——师教导队操场。检阅台上的后墙上正中是“八一”军微,两边是各五面崭新的红旗,台中央是一排用深红色布铺就的首长们坐席,在检阅台两边不远处的水泥杆子上各安放了一支高音喇叭,“严格训练,保卫祖国”八个鲜红的大字分别用八个单独的水泥墙竖立在操场一侧的一排线上。所有军人方队、民兵方队都在检阅台正对面一边集结,前来观礼的地方百姓们都检阅台的两侧白石灰线外。8点25分各方队按要求集合完毕,我们预备队员也集合在指定的区域里随时待命。我出于无奈的心态,偷看了一下站在我右边的营预备队员第一个首选队员的四班长一眼,只见他穿了一套崭新的卡几布军装,戴着一双粗白线手套,眼睛里似乎有一小颗泪花在转动,一种失落感挂在他那微黑的脸膛上。此时我才意识到,我们俩的命运好象联在了一起,大在“同是天涯沦落人”之酸酸溜溜的伤感之心。

十多台不同型号的吉普车成纵队一路开进了操场,喇叭里就响起了“迎宾曲”,刚等首长们坐下,师参谋长就向参阅方队下达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整理队伍后他一个标准军人的向后转,跑步到检阅台前,面向一个老年军人敬礼并报告:“报告副司令员,边防第*师参加阅兵仪式的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在副司令员同意继续进行后,副师长就宣布阅兵式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响起来了,军区首长、师首长、地方专员、县领导走下检阅台,“同志们好!”““首长好”;“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响彻山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分列式在三名护旗手扛着军旗前进的步伐中拉开帷幕,各方队都是整装待发了。突然有一个干部跑到我们前面叫上他们的一名预备队员跑步入列,换下另外一名脸色发白、汗水淋漓的战士,不到五秒又有一人被换上去了。我们营的五名预备队员当时的心里应该是一个想法:“我们营为什么没有要换的?”。

我们营的方队在副教导员和我们连长的引导下,随着副教导员的口令从踏步、齐步转正步,一路走向检阅台,我们所有的预备队员都在为自己的方队紧张得流汗,那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简直让人发慌。一直到军歌“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向着最后的胜利,向全国的解放”;一直到“各部队带回”,才明白我们不在方队里。

回营房的路上,我和黄班长坐在车尾的一角,听着战友们对阅兵时的感想和一些什么“紧张得只想拉尿”“谁慢了半步”等等的高谈阔论,我们俩谁也没有说话。晚上连队会餐,我有意地专注着黄班那一桌,黄班长和以前没有很大的区别,还是和班里战友喝汽水。晚饭后我特意去了他们班住的那个房东家,他很客气地和我聊天,并且叫我到外面陪他走走,我愉快地答应了。我们来到了村外的山边,望着那片黑黑的小树林对我说:“这片林子,在明天的朝阳来到后,他们是光明的一片”,我没有作答。他将一个军用挂抱放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此时我才发现他背了挂包,感觉到有点异样,只见他从包里拿出一包花生米和一瓶子白酒,招呼我坐下并说:“你是连部的,平时也没空和我们在一起,要不是这次阅兵训练,我俩也只是认识而已,可现在我们一起当了一回光荣的阅兵式预备队员,也认识了你这个朋友了,来我们喝一口”,他把瓶子递过来,同时也把另一只手伸过来,我俩击掌,我的另一只手也接过他的酒瓶子,并试着喝了一口,我对他说:“黄班长,你人好是大家公认的,军事技术也好,连长经常表扬你,这次没有参加到正式的阅兵方队,其实也没什么,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他沉默了一会又说:“可能吧,再好也败在了这次了,也许这次的失利不止就在这个表面上呢。我是农村的,家里有三个兄弟,我是老二,三间土房子和一对永远吃不饱饭的父母,他们在期待着我做出点什么来。眼下就有一批要进教导队的名额,会不会因这次受到影响呢?你和我不一样,你文化滴水平高,和连队领导关系又好,而我呢,只能靠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去争取,每个上进的机会都不能失败,一旦错过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我听了心里也是为他有些担忧,还好,我们一直聊到快熄灯才返回,他也将那瓶“桂林三花”的大部分灌进了喉咙。

第二天早饭时,连长对指导员说:“四班长早操后晕倒了”,指导员问是否送去卫生队,连长说早饭后叫人送去检查。后来又知道了要住院治疗。

“国庆”过后的第三天,指导员要我把黄班长等3人的选送到教导队学习的表格送给团干部股,过几天后我也因为学习离开了连队。

两年后,当我回到团部报到后,下午急忙赶到了我的老连队,虽说连队住进了新的两层楼房,干部只有原司务长调到后勤处去了,其它的都在。连长、指导员热情地接待了我,聊了一些过去的事,当我问到原来的黄班长时,连长、指导员都没有立即回答我,过了好几分钟后,副指导员才对我说:“小黄他死了,是死于一次意外事故”。我的心一紧。

一餐饭我们吃了近三个小时,也将黄班长的后来情况搞清楚。80年2月份,黄班长和另外一名班长被批准去师教导队学习,也就是说作为预备干部进行培训,时间是6个月,当他们从教导队学习回到连队后,团部就开始填表了提干报告送到师部审批,为他们进行身体体检,个人政审,家庭调查等,眼看着四个袋的军装很快可以穿上了。可到了12月份,中央军委的一道“取消从战士直接提干,军队基层干部必须经过军队院校系统学习,毕业后才能提拔,各种培训机构出来的战士不得直接提干,已经批准了的停止任命”,就如晴空下的雷,炸裂了许多战士的梦,也如六月中的雪冷却了一代人的念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兵退伍工作开始了,营连队领导考虑他是战斗骨干,又是训练尖子,而且是有良好的管理水平,想留他继续朝志愿兵方向发展,但他不同意,连队只好将他定为退伍军人名单中的一员上报到军务股。

正当他准备行李,悲感万分地研究返乡后的计划时,营长、教导员找到他,将师作训处的一个通知内容转告给了他,并和他谈了近一个上午的话。情况是这样的:师部根据上级指示,将在春节前对边境地区的长期和临时炮阵地和目标进行实地定位,并建立各种坐标、集火、射击等诸元,师作训处汇同教导队一起完成,教导队点名叫他参加。就这样,他背起行装,辗转边境的山谷,行走在有可能设置炮阵地的地方,一圈转下来就是两个月。

1980年2月15日,是中国传统的除夕日,也是部队传统的会餐日。团参谋长、司令部协理员、教导员应邀来到连队与战士们一些起共度佳节,并给连长指导员透露了一个好消息,决定给黄班长转成志愿兵做为连队的司务长。这个消息确实让连长、指导员给几位首长频频多敬了好几杯酒,并把黄班长叫到连部那桌敬了各位领导,作为“预备司务长”的他,也没有忘记给连队几位首长们一一敬了酒。

当新年的钟声敲过不久,黄班长也因喝酒过多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卫生员急忙向连长、指导员报告,送到团卫生队,又直转师医院。当一屡新年晨光照射到他的病床上时,可他却再也睁不开那双一直渴望的双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双眼有点潮湿的副指导员讲完这些后,约好第二天清早去陵园看望这个和我只有三个多月交情的战友墓。

我叫了一个同乡战友开着他们连队的通讯车,从团招待所出发到老连队接了副指导员,二排长也向连队请了假,决意要陪我们一同前往。初秋的天空,白天的阳光仍旧象火一样毒辣,可一到晚上便尽显温柔,在这里的夏季温差保持在15度。一路上,我们谈着部队这两年的变化,他们都说:精兵、发展多兵种是我军必由之路。这与我在学校学到的是一致的。一直聊到县城,右拐一个湾前行了3公里便是烈士陵园,他们顺着围墙外将我带到边上的小丘上,副指导员指着三座并排的麻石坟碑的最靠围墙的那座说:那就是黄班长。我走了上去,轻轻地抚摸着那块树底下略显冷冰的石碑,真是感概无限。二排长说道:就因为那次事故,连长、指导员都受了处分,团领导也写了检查,最可怜的是黄班长到最后也进不了陵园。我的心再次沉降下来。

这三座坟整齐排列着,与1米来高的围墙里面的相比,很是孤寂。他看到里面的烈士墓地整齐有序的小堆大方块,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阅兵式。如果他不是兴奋贪杯铸成终身遗憾,或许他会有一个很好的人生拓展空间;如果他要是按时复原回家,回到那个小山村里生儿育女,或许他会享尽男耕女织田园式的幸福生活;如果他赶在那道命令之前从战士中直接提了干,或许他的人生又是另一幅光环;如果那次我们不是一起当阅兵预备队员,或许他根本不会走进那个无比忧虑的深渊;如果他要是战死于79年的2月,或许他早已在另一个世界里混出了一片天地。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就全部都是多余的了。

而今,一队队小车前往吊唁,一队队老兵肃立在陵园里,一队队红领巾飘移在烈士的坟茔间,那不就是在检阅吗?而我们的黄班长却永远只能带着几个战士在那方队外站立着,做着他那与希望只差丝毫就可以重叠的美梦,继续做着他那很不情愿的永远的预备队员。

本文内容于 6/11/2009 8:16:11 PM 被湘雨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