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保守党崛起正欲掀翻现任首相布朗

chenjin2003 收藏 0 59
导读:工党溃败 唐宁街10号告急   历史如此地相似,1995年,布朗与布莱尔联手帮助工党压倒性地战胜了保守党。今天,类似的情形再现,但双方却调换了位置。当年意气风发的布朗,如今犹如日暮西山,对手卡梅伦却一如当年的“两布”—年轻、有锐气,更具杀伤力的是,他在民众眼里代表了“变革”,一如美国的奥巴马。岌岌可危的布朗政府,即便坚持到明年春天的大选,他们的未来也只能寄希望于奇迹发生。   时代周报记者 顾锦生 综合报道   《天方夜谭》的序幕,舍赫拉查德王妃面临着黎明即被处死的厄运,于是,她每天夜里给

工党溃败 唐宁街10号告急


历史如此地相似,1995年,布朗与布莱尔联手帮助工党压倒性地战胜了保守党。今天,类似的情形再现,但双方却调换了位置。当年意气风发的布朗,如今犹如日暮西山,对手卡梅伦却一如当年的“两布”—年轻、有锐气,更具杀伤力的是,他在民众眼里代表了“变革”,一如美国的奥巴马。岌岌可危的布朗政府,即便坚持到明年春天的大选,他们的未来也只能寄希望于奇迹发生。


时代周报记者 顾锦生 综合报道


《天方夜谭》的序幕,舍赫拉查德王妃面临着黎明即被处死的厄运,于是,她每天夜里给残暴的国王讲一个故事,夜夜相继,用1001个故事保全了自己的性命。戈登·布朗的首相生涯与此十分相象,他为英国民众编织了一个个美妙的故事,日复一日,尽管大多数故事的结尾让人失望,但新的故事总能及时跟上,因此工党大臣们的“造反”似乎总显得选错了时机。但不同的是,布朗可能等不到1001夜般的圆满结局。这次,5名大臣一周内辞职、工党在地方选举和欧洲议会选举中惨败带来的震荡,超出了任何故事所能弥补的程度,而且,民众从他那里听不到翘首以待的故事—改变英国。


几名重臣接连挂冠


尽管布朗在重组内阁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不会动摇,不会离开……我会继续工作。为国家服务比考虑自我更重要,甚至比服务党派更重要。”但大臣的辞职信、75名议员的“串联”邮件以及大多数英国媒体粗体的标题表达的显然是截然不同的声音。


6月4日辞职的就业与养老金大臣詹姆斯·珀内尔在辞职信中直言不讳地抨击了布朗:“现在我相信,如果你(布朗)继续领导工党,很可能只会提高而不是降低保守党的胜算。因此我建议你下台,给工党夺取胜利以一线希望。”在他之前,卫生大臣休伊特、儿童和青年事务大臣休斯、内政大臣史密斯、社区与地方政府大臣布利尔斯以及布朗最亲密的盟友、内阁办公室的汤姆·沃森先后辞职;在他之后,国防大臣约翰·赫顿亦挂冠而去。


伤害更深的是75名议员逼迫布朗下台的“造反”电子邮件,在这次被称为“布莱尔派数码阴谋”的联名活动中,受到羞辱的不仅是布朗,还有工党。内讧的受益者,不会是议员们心仪的工党新首相(如果造反成功的话),而是虎视眈眈的保守党。


而各色各样的报纸封面,“布朗辞职”的呼声此起彼伏。“布朗像是一头受伤的公牛……高傲、自大,似乎没有意识到深入肩胛的道道伤口。”《太阳报》评论说,“‘行尸走肉’的可怕标签就是,他仍然走动着。”《金融时报》在其报道中称:“戈登·布朗经历了政治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周后,依然屹立。问题是,他能否继续执掌英国。”即便同情布朗和工党政府的《卫报》也在社论写道:“布朗和工党的悲剧是,改革的时机已经错过了。”


布朗不为所动,在新闻发布会上,他誓言完成两年前接任首相时的“任务”,同时表示自己的政府拥有“值得自豪的成绩”。诚然,即便《卫报》认为“留存的内阁成员像是人质一样抱成一团”,但同时对于布朗是“罪魁祸首还是受害者”也存有疑虑。


布朗有苦劳无功劳?


确实,布朗执政初期,因处理突发事件有力,其领导的工党的支持率一度升至40%,英国《世界新闻报》的民意调查显示,53%的人认为布朗最适合领导英国。


布朗两年来,一个个承诺和他亲力亲为的执政作风也确实给英国人带来过希望。


上任伊始,布朗便表示将建立一个“眼睛向下”的“谦恭”政府,改变布莱尔时代“自上而下”的“沙发政治”。他提议放弃或限制几个世纪以来一直由首相拥有的包括宣战权在内的12项权力,交由议会最终决定。在住房、教育和医疗保障体系等方面,布朗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并针对工党和政府内部不断发生的丑闻,制定新的大臣“行为准则”。


外交方面,一如他对于经济的务实,布朗刻意与美国保持了距离,第一次出访去了德国。


或许有评论说布朗过于死板,但没人否认他的勤奋。在财政部“白墙”后面隐藏了10年的布朗,搬入唐宁街10号之后,便马不停蹄地工作以“完成自己的任务”。布朗执政两周后,《泰晤士报》评论说,他保持了“亢奋的节奏”,惟一的问题是“现在只是开始”。半年多之后,前社区大臣布利尔斯(刚辞职的那位)在回复一份报告时称,布朗每天只睡两至三个小时,身体几乎“透支”。有说法称,布朗首相书房的灯每天亮到凌晨两三点,到了五点又开始办公。


布利尔斯在被问及是否认为布朗工作过于投入时,她说:“令人高兴的是,圣诞期间他休了两周的假,与家人一起过节。”


兰卡斯特大学的心理与健康系主任卡里·库伯说,布朗的个性决定了他是个有紧迫感和有抱负的人。他说:“让这些人放松下来很难。这与布朗首相的苏格兰长老会出身(布朗出生于一个苏格兰长老会牧师家庭)可能也有关系,他们所信奉的是,没有耕耘,就没有收获。”


曾经的政治神童


1951年2月出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布朗,3岁时,全家搬到一个叫做柯卡尔迪的小镇,这里也是布朗成长的地方。小镇外的海滨,总是停泊着许多货轮,它们为埃克森石油公司的乙烯工厂运来原料,同时运走用于制造塑料袋、涂料、防冻液和汽车零件的化学产品。


这些船比300年前,还在孩提时期的亚当·斯密—这个小镇之前最有名的人物—坐在岸边静静看着的要大得多。但它们传递了同样的贸易和市场信息,这最终成就了他的《国富论》,这部书也奠定了他作为现代经济学之父的地位。


这些信息也被布朗所领会。


布朗长成一个小男孩时,柯卡尔迪所依赖的煤矿和油布产业已经趋于没落。不过,昔日的社会价值理念留存了下来。“这是一个保留友好的古老风俗的地方。”20多年前移居柯卡尔迪的朱迪·汉密尔顿说,“在只有7万人的这个地方,人们仍然彼此熟识。戈登·布朗在这里平易近人,上次选举时,人们纷纷从家里走出来和他合影。”


威夫流浪(Raith Rovers) 足球俱乐部是彰显这种社区团结与忠诚最好的地方,尽管它的鼎盛时期距离现在已经非常久远,在这个位于小镇中心的球场,儿时的布朗经常和哥哥们在半场休息时免费进场看球。


对苏格兰足球如数家珍的布朗,今天仍然不时地出现在这个小球场的看台上。“上个赛季,他看了差不多一半的主场比赛。”俱乐部社区和商业经理约翰·德赖斯代尔接受采访时曾说。当俱乐部出现财政困难时,布朗找来了当地的投资商。但每次他出现在球场,他的安保人员总是焦虑不安,因为布朗一直坚持坐在当地居民当中。这些人对他来说,不仅仅是选民,而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人。


11岁时,当大部分小伙伴们还在看卡通画时,布朗和哥哥就办起了一家报纸,每期10个版,用复印机印制几百份,一开始每份3便士,后来提价到6便士。这份报纸对于英国政治理念的讨论,从中甚至还可以看到布朗如今政治理念的影子。


这份报纸最大的成就是独家采访了美国宇航员约翰·格伦,那是1963年。当时布朗写信给美国宇航局,信中提出了一系列关于美国首次太空探索的问题。曾经绕着地球转过三圈的格伦竟然给12岁的布朗回信做了解答,让布朗的哥哥吃惊不已,“他就是这么有信心。”


布朗父母的家乡法夫对他的影响则较为复杂,这块土地从黑暗的中世纪开始便是一个独立王国,它的占领者向来以标榜与其他苏格兰人不同而自傲;他们性格中最特出的一点便是“执拗、不屈和自大”。法夫的人向来被认为既是要好的朋友,又是糟糕的敌人。


布朗不服输的性格曾被认为与一起意外有关。16岁那年,布朗升入爱丁堡大学,但在与中学的老师们打橄榄球比赛时不幸受伤。左眼视网膜脱落,三次手术均以失败告终,最后彻底失明。他的哥哥约翰说,眼睛受伤的黑暗经历让布朗更加坚定地做事。但据拯救了布朗右眼的医生赫克特·乔拉透露:“之前的报道有误……左眼因为当时的技术限制,手术成功率只有30%。我给他右眼进行的手术很成功,完全恢复了他的视力。但一只眼睛,会影响一个人对于视觉深度的判断,这会影响接球或驾车。尽管仍然可以合法开车,但他从来没有这样做。”对于约翰所说的撞击事件对于布朗个性的影响,乔拉不以为然:“我不这么认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充满自信的年轻人,他很勇敢,能够继续他的生活。”


与布莱尔的恩怨情仇


这一起意外也确实没有影响布朗的大学生活。他的网球打得好,会演奏小提琴;他外表英俊,很受女生们的青睐,尽管平日里有些不修边幅,经常将脏衣服塞在床下面。他成为学校历史上第二位“学生校长”及校董会主席,其地位仅次于爱丁堡公爵。21岁的布朗,发起诸多社会活动时已经有了一群热情似火的女生在后边支持,号称为“布朗甜心”。与她们相比,“布莱尔宝贝”只能算是后起之秀。


当布莱尔在牛津痴迷于拨弄吉他时,布朗正与爱丁堡当局对簿公堂,最终赢得了主持校董会的权利。


但正是这个同样不修边幅的托尼·布莱尔“窃取”了可以属于布朗的10年。“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剧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生动的诠释。


1983年6月,进入英国议会下院的布莱尔和布朗首次相遇,两人共用一个办公室。有同事认为布莱尔更谦和一些,而布朗书生气更浓。据称,工党“老当家”约翰·史密斯1994年突发心脏病去世时,布朗与布莱尔都有希望竞争党魁一职。当时,布朗在社会上的受欢迎度不逊于布莱尔。据报道,他总能收到成摞成摞的明信片,以至于心生厌倦。“这封您最好看一下,”他的助手一次说道,“是您母亲寄来的。”


1994年5月31日,布莱尔和布朗在格拉尼塔饭店举行了著名的会晤,据说布朗同意放弃竞争,给布莱尔继任工党领袖让路。作为回报,布莱尔同意在适当的时候退位,支持布朗出任首相。


但这一等就是10年。


信奉亚当·斯密自由主义经济理论以及一直寻求社会公平的布朗,认为世界上有两种财政部长,一种是失败者,另一种是及时退出者。自从尼古拉斯·范西塔特(1813年-1823年任英国财政大臣)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位英国财政大臣能像布朗一样,持续如此长的任期。


但10年带给他的除了尴尬的首相位置,还有一堆再也无法掩盖的问题。


英国最古老的大学圣安德鲁斯大学哲学教授约翰·霍尔丹说:“布朗的悲剧就是长久等待的座位到自己手上时,一大堆问题也已浮出水面—伊拉克、美英关系、欧盟宪章、高利率下的经济发展问题、房价濒临崩溃、政府债券价格下滑、养老金危机、上院亟待改革等等。”


上任伊始,60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几乎让整个英国陷于瘫痪。而自由主义经济带来的次贷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彻底粉碎了布朗在此前10年中树立的“经济能手”形象。


布朗政府的岌岌可危,有时运不济的因素,但更多的是政治与时局使然。在他宣誓就职的前一天便有媒体预言了他今天的窘境,作者一共罗列了10个理由—他是昨日之人,布朗成为首相只是因为工党内部没有其他的人可以与他竞争,他上台是通过与布莱尔达成的秘密协议,而不是通过激发工党和国家的新计划打动选民;他信奉过时政治,布朗倾向于用过去的政治裹住自己,保护自己远离政治的不确定性;他是政治懦夫,布朗的传记作者汤姆·鲍尔在书中说:“一个关键的未解之谜就是布朗似乎缺乏勇气。在他职业生涯中的决定性时刻,他从来都不能伸张自己的利益。”;他是新殖民主义者,他将自己对于非洲的援助标榜为新“马歇尔计划”,等等。


据称,在工党遭遇大溃败,政府分崩离析的情况下,布莱尔通过友人透露,布朗的执政表现令人失望,他的人格有缺陷,加上谎言不断,现在陷入政治风暴是“咎由自取”,预估终将会下台。


或许,布朗的命运在他搬进唐宁街10号时便已注定。现在,他只能等待奇迹发生。


保守党崛起 卡梅伦正在掀翻布朗


时代周报记者 顾锦生 综合报道


英国保守党领袖戴维·卡梅伦总是尽量避免流露出自傲的神采,尽管他领导的政党几乎“夺取”了唐宁街10号以外的所有地方,尽管他本人被认为是下任英国首相的不二人选。


因为倘若如此,对于一个42岁的政治神童来说,将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在党争白热化的英国政坛,容不得半点闪失。被人昵称为“自大狂”(Lord Snooty)的卡梅伦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自然不会犯此类错误。尽管他在政坛蹿升的速度惊人,2001年当选议员,4年后即坐上了保守党党魁的宝座;但从一开始,他便表现得极为老练。


他成为保守党领袖的第三天便在下院碰到了时任首相的布莱尔,“你曾是未来”,他当时有些讥讽地对布莱尔说。现在,布莱尔已经远离权力漩涡,他的继任者布朗所享受的短暂蜜月也已成为历史,保守党愈发显得不可战胜。


这样的成功,一部分要“归功于”工党的失误和自乱阵脚,剩余的都取决于卡梅伦的发挥:他重新塑造了原本好斗的保守党,也重新将自己塑造成现代的领袖。“戴维非常契合现在的英国,”影子内阁成员戴维·威利茨说,“要使得政党更具竞争力,就不能将英国塑造成1958年的样子。”


下一次大选最迟要到2010年春天才能进行,卡梅伦20个百分点的领先也许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工党获得绝处逢生的机会或创造了一个经济奇迹。但是,任何还记得1997年工党上台情形的人,都会意识到现在正在发生着深刻的政治和社会转变。


要解构这些转变,理解保守党全面的领先,最合适的方法就是研究卡梅伦。作为英国国王威廉四世的直系后代,他身上流淌着贵族血液,尽管这经常成为对手攻击他的理由之一。但是,这给了卡梅伦拓展社会空间的优势,而且,他也理解放低姿态搞好公共关系的重要性。他经常奔走于全国各地,与选民握手交流;并在自己的博客上定期上传视频,其中包括他的家庭生活。他还允许一家杂志的编辑迪伦·琼斯追着他采访了一年,最后成集的《卡梅伦谈卡梅伦》一书中,从高层政治到底层文化,他无所不谈。


尽管他不时露面,平易近人,演讲时无需讲稿或提示板,但他仍然是个谜。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由于他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以理性而自豪,他拒绝将自己的观点归结为某种政治神学—即所谓的卡梅伦主义。


他同时也是个自我保护意识很强的人。《卡梅伦:新保守党的崛起》一书的作者弗朗西斯·艾略特花了18个月研究和观察卡梅伦,但仍然觉得他独一无二。“我认为描述卡梅伦个性的最佳词语是‘玻璃’,平滑、冰冷,如此毫无瑕疵和光滑,以至于让人忘记它的存在,直到你想穿越它时才会发现。”


他温文尔雅外表下面隐藏着旺盛的斗志。曾经与卡梅伦争夺保守党党魁的戴维·戴维斯说:“戴维拥有所有关键的技能。他善于在下院表现,擅长在电视上表演,政策和外交方面有专长。他没有短处。”


卡梅伦的人生轨迹似乎并不曲折。他出生在伦敦一个股票经纪人的家里,优裕的家境使他如同很多富家子弟一样,通过伊顿公学、牛津大学这条英国的权贵之路走向社会。


1988年,刚出校门不久的卡梅伦便进入保守党的政策研究部门,为撒切尔夫人和梅杰两任保守党首相提供咨询、准备讲稿。从1993年开始,他给时任内政大臣的霍华德当了一年多的特别顾问。2003年,霍华德就任保守党党魁后,立即提拔卡梅伦做了党的副主席。


现在,工党式微,保守党在野十多年后,迎来了翻身的大好时机。他的对手、现任首相布朗已经处于风雨飘摇的境地,不排除工党临阵换帅的做法,新任内政大臣艾伦·约翰逊据说是热门人选之一,可惜年纪偏大。但另有说法称,现任外交大臣米利班德也有望接替布朗,他的年纪与卡梅伦相仿。在需求改变的英国,这两人之间或许会有一战。当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卡梅伦的赢面无疑大很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